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蒹葭 > 章节目录 毒蛛7
    “什麽!”宋依颜险些捏碎了座椅扶手,抢先一步站起来,尖利喝问:“不可能!那堆草料明明就是有毒的!赤豪吃了才会暴毙────”

    罗大夫淡淡挥挥手,“外头那堆草料里面确实有砒霜,可是赤豪吃下的草料却是干净的,就是一般的饲料而已,并没有毒。”

    一片嗡嗡的感觉围拢过来,无论宋依颜方才多麽胸有成竹,这会儿也隐隐头皮麻,以她以往的经验来看,定然是大事不妙了────

    江烨无法置信,脸色铁青,重重怒叱,“你们查清楚!草料里有毒,怎麽赤豪吃下去却没毒了!”

    几个大夫将赤豪的肠胃从马肚子里拖出来,绞开,用银针试了又试,那银针始终明亮,不曾变色。

    一位白胡子大夫缓缓摸着胡须道,“侯爷,中砒霜而死的牲畜的确会口吐白沫、四肢抽搐,骨骼隐隐黑,可是赤豪的骨头是白净的。另外它的胃、肠子,我们都剖开检查过了,它腹中残留的草料我们也查验过,一点毒也没有,赤豪根本就不是中毒而死的。”

    怎、怎麽会?

    宋依颜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惊慌失措的和小程、江采茗对视一眼。

    小程牙齿打战,缩头缩脑的瞄向莺儿────怎麽会?草料里他掺好了砒霜,可赤豪吃下去却突然无毒了?

    莺儿笑吟吟的走过来,在宋依颜面前站定,施施然抱起双臂,“意外麽?大夫人?您让小程在赤豪的草料堆里掺了砒霜,可是,今天我拿给赤豪的草料,根本就不是从那个草料堆里抱来的!”

    她弯起眼睛,眸子里面流动着恶毒的水,转头看向江烨,“侯爷,奴家忘了告诉你,今天我去抱草料时,觉得赤豪的草料有些湿了,便去普通马匹的饲料堆里抱了一捆喂给赤豪。所以说,我根本就没有给赤豪下毒啊!”

    小程啊的一声吞口唾沫,瘫软着坐在了地上!

    马匹所用的草料全部堆放在马厩外面,他当时开口让莺儿去抱草的时候身处马厩里,看不到外面的情形,所以莺儿究竟是从哪里抱来的草料,他根本没有亲眼看到!只是理所当然的认为她必然会从赤豪专有的草料堆里抱回一捆来,哪里知道……哪里知道她抱的根本就不是赤豪那堆!

    这……这……他哪里想得到!

    “小的……小的冤枉夫人了,哈哈……”小程抹过一头一脑的油汗,牙齿打战,双腿不断哆嗦。

    “冤枉?”莺儿吊起美得令人心悸的美眸,“没这麽简单吧?我抱来的草料是没有问题的,可赤豪却暴毙了,那是什麽原因?还有,究竟是谁给赤豪的草料堆里面下了砒霜呢?!”

    ────情况又完全倒转!

    莺儿变成了审判者,阴影下笑容恶毒而阴冷,看的宋依颜和小陈腿脚虚软,差一点昏厥过去!

    ******

    江烨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怒火,这侯府都成了什麽样子了!各种阴谋诡计层出不穷,简直没个安生的时候!

    “大夫!赤豪到底是怎麽死的,你们查出来了没有!”

    江烨暴怒至极,再也不耐烦坐在座椅上,直接起身在马厩的院子里来回烦躁的踱步。

    宋依颜脸色极其难看,牙齿都开始格格挤压,遍体寒毛根根竖立起来。

    这个莺儿的表情和巫蛊案那时一样,甚至更加阴沈,如同数九寒天的冷血,冷冽透骨,又带着必胜的傲慢。

    偏生莺儿紧紧盯着宋依颜的眼睛,一字一句,娇盈婉转的缓缓给江烨暴躁的情绪添柴浇油,“侯爷,奴家方才提醒过您,您忘了巫蛊的事情了麽?有人一直想要至奴家於死地啊!若不是奴家今日侥幸没有去抱那堆掺了毒的草料,恐怕就要被人诬陷,丢命去了!奴家没命了不要紧,可是侯爷真的该好好想一想,究竟是谁要借着害死赤豪来诬陷奴家!”

    江烨从阴暗的烛火处慢慢转头,冷冷的盯着宋依颜,那目光冷若爬虫,如同一弯平静的湖面下隐藏着暴怒汹涌的浪涛,下一秒锺就是洪灾灭顶!

    草料有毒,而莺儿却并没有把毒草喂给赤豪,这就说明莺儿根本就没有动手去害死赤豪的动机!

    那麽,那堆掺了砒霜的草料肯定不是莺儿动的手脚,显然是有人打算借刀杀人!

    有巫蛊之案在前,这个人除了宋依颜……简直不作第二人想!

    宋依颜面上的血色一下子褪的干干净净,然而她惊慌的环顾了一下,在莺儿的目光中竟然恐惧的退了两步,怒声尖叫道,“莺儿!你不要对侯爷乱说!”

    莺儿“嗤”的轻笑一声,“大夫人,奴家怎麽乱说了?奴家抱来的草没有毒,可是那堆草料却的的确确掺了毒!赤豪也的的确确死了!那麽是谁杀的?是谁掺了毒想要害人?”

    宋依颜竭力保持嗓音和目光的稳定,手指却难以自持的慌乱颤动,转头看向江烨,她强自镇定开口辩驳,“夫君……夫君你不要这样看我,这件事和妾身没有关系……妾身,妾身从来不靠近马厩,根本就没有机会对马儿做什麽呀!夫君如果不相信,可以去妾身房里搜查,妾身那里干干净净的,根本没有什麽砒霜!”

    莺儿挑起眉角,“大夫人,你不来马厩,不代表你不能下毒!您何需亲自动手?马厩里马夫那麽多,您随便买通几个,掺毒杀马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夫君!”宋依颜嘶叫,扑在地上,方才的高贵矜持全数崩溃,“夫君,妾身是清白的呀!莺儿心里对妾身有怨,就把所有脏水往妾身身上泼!草料里面有毒,不代表就是妾身下的毒啊!”

    赤豪对於江烨而言意义完全不同,代表着他和慕容尚河的合作关系!江烨对於赤豪的重视不亚於官印!如果被江烨认定是她害死了赤豪……决然不是禁足就能打的事情,这一次说什麽也不能让这个罪名落在自己的身上!!

    江采茗也扶着母亲跪下来,失声大哭,宛若一朵娇弱的凌霄花,“爹爹,爹爹你不要冤枉了娘亲,说不定……说不定是莺儿故布疑阵,先用砒霜迷惑爹爹你的眼睛,再杀死赤豪的!赤豪明明没有吃下砒霜,却暴毙了……说不定,说不定是莺儿用了别的法子!”

    宋依颜连忙点头,她也不知道为什麽赤豪明明没有吃下毒草,却突然暴毙了!

    整件事情都仿佛隐藏在一个迷雾中,让她完全看不到方向。院子里的灯火在黑暗中透出一线阴暗淡黄,冷毒飘渺。

    ******

    那边围着赤豪验尸的大夫们终於结束,缓缓站起身来。

    白胡子骡马大夫叹息一声,回禀江烨,“侯爷,这赤豪是……是被热死的。”

    “热死的?”江烨听了,心中疑窦丛生,有些不可置信的膛大黑眸,“大夫,你是说,没有人害赤豪,它只是被热死了?”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虽然夏日暑热,可是马厩里面都是名驹,布置的十分阴凉,其他的马匹都没事,怎麽单单赤豪就被热死了?!

    宋依颜闻言松了一口气。热死的,那就代表它是自然死亡,虽然不能借此扳倒莺儿,可这责任也怪罪不到她宋依颜头上,这一局,应该算是过去了。虽然没有达到原先预计的效果,可也伤不到她自己。

    “不。”老大夫淡淡摇了摇头,“赤豪是热死的,但是并不代表没有人害它。恰恰相反,害它的人使用的手法十分巧妙。汗血宝马是极为罕见的骏马,许多人都不了解它的习性,如果不是专业的骡马大夫或对汗血宝马有所了解的人,是不会现赤豪真正的死因的。”

    老大夫顿了顿,反问江烨,“侯爷,你知道,汗血宝马为什麽会叫’汗血宝马‘麽?”

    江烨深吸一口气,勉强按捺心底怒涌,“汗血宝马可以‘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奔跑度极快,是天下度最快的骏马。不仅如此,它在力奔跑时,浑身所流的汗液里会混着少量的红色血浆,所以才称为‘汗血宝马’!”

    大夫点头,“的确。然而侯爷有所不知的是,汗血宝马之所以能风驰雷电,比所有马匹的度都快,是因为它的肌肉散热方式和其他马匹完全不同!这世间凡是奔跑度快的动物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跑得越快,体温上升就越快!豹子如此,汗血宝马亦是如此!因为度太快,所以汗血宝马奔跑时的体温远远高於其他马匹!因此,汗血宝马会渗出血汗,以此来给高热的身躯散热!”

    江烨眉目圆睁,“大夫!你是说────”

    “没错,”老大夫点了点头,白眉下的眸光厉若寒刃,斩钉截铁的下了结论,“有人给赤豪吃了止汗的药物!这种药物不是毒,银针测不出来,却可以让赤豪无法排出汗液,活生生热到憋死!”

    这话,老大夫说的咬牙切齿!他一生都在为名驹看病,马匹在他心里的重要性无与伦比,他天性喜爱这种高雅俊丽的生物。

    而汗血宝马,更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名品,他如何能够容忍有人如此暴殄天物,戕害如此名贵珍惜的马匹!

    江烨几乎捏断了手指────果然,果然还是有人居心叵测,弄死了赤豪!

    眼看大猎将近,最近赤豪的训练十分紧凑,每天几乎都要跑满一百里,如此力,却无法排汗,肌肉几乎都被高热腐蚀了,自然承受不住,就此暴毙!

    远远的莺儿冷笑一声,笑声即轻且软,比耳畔的风还要低柔,却恶毒的淬了毒,丝丝缕缕的,仿佛有毒的蛛丝,让宋依颜难以呼吸,只觉得头皮沈沈痛,不安感觉如同漆黑的墨晕染上整颗心脏。

    ******

    “来人!查!就算把侯府翻个底朝天,本侯也要查出来是谁用了这等恶毒下作的法子,要陷本侯於不义!”

    江烨的面孔在灯下扭曲的如同恶鬼,心头涌上一阵滔天的怒火。

    宋依颜和江采茗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如此阴滚的怒意,不禁吓得两股战战────她们丝毫不怀疑,那个下药的凶手将会承受多麽可怕的刑罚!

    莺儿抱着双臂在一旁添油加醋,“是啊,害死赤豪的人心思也忒阴毒了,居然搜肠刮肚想出这麽个法子。看来在草料里下毒的也是这个人,一招杀不死赤豪,还要第二招、第三招,非要陷侯爷於不义!”

    江烨冷冷的看了莺儿一眼,再冷冷的扫向宋依颜,启唇下令,“除了各房各院,女眷也要搜!”

    说罢,宋依颜、江采茗、莺儿、碧波等几个人就被带入一个围起来的帐子,被数个丫鬟妈妈们挨个搜查了一番。而管家也带着无数小厮翻查各房各院,几乎要将整个侯府倒腾个底朝天!

    这一次搜查,江烨没有任何偏颇,无论是妻子、女儿还是妾室,统统不放过,一定要抓出真凶!

    ******

    检查完毕,丫鬟妈妈们重新帮夫人小姐们整理好衣冠,鱼贯而出。

    莺儿唇边噙着笑意,转头笑觑了宋依颜一眼,那一眼,充满了嘲弄。在昏黄的灯光下,绿树照的惨白,那笑意娇艳耀眼的令人感到无比突兀恐怖。

    宋依颜、莺儿等人将身上佩戴的香囊等物都统统解了下来,盛在一个盘子里递去江烨面前,他挨个翻看,却没有现任何不妥。

    一个十分精致的锦绣坠袋有些眼生,江烨拿起来口朝下倒了倒,竟然倒出了一大袋青绿色的丸子!

    “……这是谁的?这些丸子是什麽?”江烨问。

    碧波赶紧福身,“回禀侯爷,这袋子里装的是夫人近日在吃的补药,唤作清凉丸。夫人前几日身子不舒坦,就一直在吃,这东西是给女人补身美颜的,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呀!”

    一旁的老大夫却突然按住江烨的手,皱眉,“侯爷,这东西可否让老夫看看?”

    ******

    虽然心里没鬼,宋依颜还是从头到脚说不出的虚软紧张,总觉得有什麽惊天动地的事情要生!

    老大夫将清凉丸检查了又检查,放在嘴里咬了咬,又嗅了嗅,缓缓的,抬起了头,“回禀侯爷,这个清凉丸,恐怕就是害死赤豪的罪魁祸!”

    宋依颜的脸色刻变得惨白,额头冷汗密布,几乎要昏过去,“不可能!老大夫,你莫要乱说!这些清凉丸不过是我美容养颜的药物,向来都是我自己在吃!我一向闭门不出,连马厩都没有来过,怎麽能和我扯上关系!”

    老大夫面色不悦,猛地一沈,“侯爷,我给马儿看病至少也有几十年,您若是不信,尽可找其他人再验!这些清凉丸虽然有美容的功效,可是里面含有大量止汗成分,寻常女子吃了可以肌肤清凉,夏日里也能保持冰肌玉骨,但是汗血宝马吃了就会阻止身躯排汗,活活憋死它!方才我闻了闻,清凉丸的药味和赤豪皮肤下的隐隐气味是完全一样的,赤豪一定吃了同样成分的止汗药物!”

    江烨的胸口如同风象风箱暴怒起伏,猛然转身,“去查!所有的水桶、草料、豆饼都查一遍,看看那清凉丸被下在什麽地方!”

    他咬牙切齿的狠狠瞪着宋依颜,眼珠子红的几乎冒血,“大管家!去大夫人的梅居搜一搜,看看她还藏了多少清凉丸!”

    ******

    “夫君,不是我啊,真的不是我啊!”宋依颜惊骇欲绝,拼命地抖颤着嘴唇爬到江烨跟前,匍匐哭泣,“夫君,妾身是被冤枉的!妾身从来没有来过马厩,就算是真的想要下药,也没有机会啊,夫君你要明察!”

    莺儿银铃一般的笑声沈沈晃悠过来,“大夫人这话可说岔了,您人虽然没来过马厩,可是您经常在花园里散步晃悠!所有马匹的饮用水都是从花园的水井里打来的,如果您要在水井里做文章,那……?”

    江烨一脚踢开宋依颜,“来人,去花园的水井检查!”

    不到一刻锺,几个小厮和大管家都回来了,大管家手里抓着沈甸甸一大包袱药丸,“回禀侯爷,小的在大夫人房间里找到了大量清凉丸!还有配制清凉丸的药方!”

    派去花园的小厮也回来了,“侯爷,水井验过了,井里被人投了大量清凉丸,整口井水里都含有这种药!”

    ******

    宋依颜头蓬乱,手心湿腻的几乎把不住地面,江采茗惊慌失措的抱着母亲的身子,背心热辣辣地沁出了一层汗水,恨不得将莺儿抽筋剥皮,油烹火煎!

    “爹爹……你,你不能就这样冤枉娘亲!如果,如果赤豪真的是因为喝了下清凉丸的井水死掉的……为什麽其他马匹都没事?”

    老大夫淡淡的瞟了宋依颜一眼,叹气收拾药箱,“县君,那水虽然是所有马匹都在喝的,可是,普通马匹排汗并不像汗血宝马这麽剧烈。虽然清凉丸对普通有所影响,但绝对不足以致命,唯独汗血宝马……任何止汗的东西都等於要它的命!”

    莺儿走去江烨身边,满意的看到江烨脖子、额角都密密麻麻盘亘着指头粗细的青筋,显然已经暴怒到了顶点!

    她咯咯轻笑,“侯爷,这下药的人可真阴险。居然能想到在井水里投清凉丸,这麽一来,人喝了井水没有影响,其他马匹喝了井水也不要紧,唯独就害死了咱们府里唯一的汗血宝马!如果不是今日骡马大夫现了,谁会想到这种女子闺房里美容养颜的东西也能用来祸害他人!”

    “你血口喷人!不是我啊!夫君!害死赤豪的绝对不是我!”宋依颜尖叫着爬去江烨脚下,江烨垂眸冷冷地给了她一个耳光,几乎打歪了她的半张脸!

    莺儿冷笑,“不是你?大夫人,你怎麽敢说不是你?难道买药的人不是你?配药的人不是你?清凉丸的方子不在你手上?管家方才还搜出来了大量的药丸……赤豪是因为清凉丸死的,不是你害死它,又会是谁!侯爷,这件事最好确定不过,只要您派人去大夫人常抓药的药铺问一问,自然知道大夫人是不是经常去抓药配制清凉丸!”

    罗大夫闻言叹息一声,回禀,“侯爷,不用找人去药铺,老夫就可以作证。清凉丸的方子,大夫人前几日就找老夫和几位太医一起看过,夫人确实拿方子配药来吃了。当时老夫也告诉过夫人此药可以清凉止汗,只是老夫没有想到,夫人不仅自己吃,还……”

    末了,他摇摇头,长叹一声。

    莺儿在黯淡灯火中微微弯起美目,眼角眉梢流光溢彩。

    没错,井水里面的清凉丸自然是她偷偷投入的,只是,她那里如今干干净净,一颗药丸都没有,连药方都在宋依颜手中,无论如何也赖不到她身上!

    更重要的是,宋依颜疑心方子有问题,为了保险,曾召集了好几位大夫前去会诊。如今这些大夫就个个都是人证,证明了宋依颜的确在配药、吃药!

    宋依颜,宋依颜,今日你无论如何,没法脱身!

    ******

    “不,不!”宋依颜闻言只觉得陷入了万丈深渊,被粘腻的蛛网死死缠紧,眼前的莺儿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只走来吞噬掉她的毒蛛!

    宋依颜此刻再也不见往日里空谷幽兰的模样,面色惨灰,蓬头乱,浑身衣裳早已跌在泥地里,满身脏污的大声叫着,一边拼命挣扎,“夫君!妾身是被陷害的!妾身从来没有给井里投过什麽清凉丸啊!”

    她突然想起什麽似的,回身恶狠狠的盯着莺儿,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是莺儿!是莺儿干的!她也有清凉丸,她也会配啊!妾身的这张方子就是从莺儿那里偷来的!”

    事到如今,就算要她承认偷盗他人财物,也非说不可了!比起害死赤豪的罪过,偷盗只是个小小的罪名了!

    莺儿一手挽着江烨的手臂,委屈的泪花滚落,“侯爷,大夫人怎麽总是要诬陷奴家!大夫人,既然你说清凉丸的方子是从我屋子里偷来的,那麽请问是谁偷的?”

    碧波膝盖一软,慌忙跪了下来,“启禀侯爷……这方子,这方子的确是奴婢从莺儿夫人屋里偷来的!奴婢也是一时糊涂,想要为大夫人调理身体才会去偷,这张方子真正的主人是莺儿夫人,侯爷,大夫人是冤枉的!”

    莺儿微笑挑眉,“碧波,你说方子是从我那里偷来的?请问,谁看见了?”

    脑中一道冷光劈过,碧波身上一软,瘫了下去……完了!

    既然是偷来的,自然不会有任何人看见,根本无法作证!

    莺儿趁胜追击,“既然没人看见,你怎麽敢血口喷人来诬陷我?我可从头到尾就没有听说过什麽清凉丸,碧波,你是大夫人的贴身丫鬟,你的话根本不能作数!”

    宋依颜见碧波不顶事,眼中精光一闪,瞬间抓着江烨的衣摆一手指向莺儿,恶狠狠的眸中出荧荧红光,“是她,夫君,真的是她!吃了清凉丸的女人,在夏天肌肤也会清凉无汗,夫君,你看看莺儿!她身上清清爽爽,一滴汗也没有,她也有清凉丸啊!”

    莺儿笑眯眯的从衣襟里拉出一块通体晶莹、碧绿剔透的圆形玉璧在宋依颜眼前晃悠,“大夫人,看好了哟,这碧玉叫做‘寒冰玉’。奴家之所以能够肌肤润泽、清凉无汗,都是因为佩戴了这块玉的功劳,和那劳什子‘清凉丸’可半点没有干系!”

    江烨勃然大怒,一甩脚就将宋依颜踹开!“事到如今,你不但没有半点认错之心,还要继续诬陷别人,你这心肠,真是毒如蛇蝎!”

    ******

    被利用了。

    她被莺儿利用了。

    先是巫蛊,再是赤豪的死,莺儿一环环将她的脖子送入绞索,收绳夺命,避无可避!

    完全无可辩驳,完全没有死角。

    宋依颜瘫在地上,空茫无助的看着黄豆一般的风灯挂在树梢,隔着灯罩一点朦胧晕黄,鬼火一般凄惨,胸口的脉搏律动渐渐变缓,血液里仿佛有无数虫咬蚁噬浅浅的激荡,在无尽黑暗中永远灭顶。

    江采茗无数的话堵在喉咙口,却什麽也说不出来,人证物证丝丝入扣,还有什麽翻身的余地?她泪盈盈的望向江烨,却看到的是父亲近乎於狰狞的神色!

    “一个字都别想求情。”江采茗还没开口,江烨已经抢先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挤出声音,“滚回你自己的闺房去,如果你不想落到和这个贱人同样的境地,就滚!”

    江烨从来不曾这麽疾言厉色的和女儿说过话,宋依颜强压下心口的剧痛,拼命伸出手胡乱在空气中摇动,不断哀求,“夫君!夫君!都是妾身一个人的错,和茗儿没有关系,你不要凶她……她可是你最疼爱的女儿啊!”

    “滚开!”江烨扭曲着脸将宋依颜抓开,狠狠掼在地上!他毫不留情,眸子怒的红,声音冷峻而阴滚,“来人,把二小姐带回闺房,从此以後,如果她还敢来看这贱人,就不是本侯的女儿!”

    江烨满目嫌恶的看着宋依颜,一想到她这麽多年来的善良温柔都是假象,皮相下净是恶毒蛀虫,真真是一只骷髅恶鬼!而他竟然还宠爱了她那麽多年!她带出来的女儿……是不是也和她一样是个表面光鲜,内里败絮破败的毒妇!

    江烨怒火上头,连带着看江采茗也觉得面目可憎,不能入眼!

    江采茗哭道,“爹爹……爹爹你要相信娘亲啊,咱们府里一直平平静静没灾没难的,都是这莺儿入府後,才会这样……”

    莺儿厌恶的看了江采茗一眼,都这样了,这位柔弱纯洁的二小姐还不忘拖她下水麽?

    “二小姐,您说话小心一点。从前府里平平安安的,那是因为大夫人自己独大,整个晋候府里也就大夫人一个女人,侯爷连个妾都没有,大夫人自然不需要整治谁。哦……我想想,貌似侯爷身边并不是一直没灾没难吧?奴家听说,多年前,衣妃娘娘的亲生母亲、侯爷的故夫人和玉儿小姐都殁了,这不是灾、不是难?奴家觉得十几年来,府里没有争斗,恐怕是因为大夫人用了各种法子把别人都挤兑走,挤兑死才会这样吧!”

    这话顿时引起了江烨对於翠秀的愧疚和对宋依颜更大的愤怒!

    想当初,就是因为宋依颜昏倒、宋依颜生病、宋依颜替玉儿定亲,才导致翠秀血崩离世,玉儿小小年纪就撒手人寰!

    宋依颜,宋依颜,现在想来,这些事都和宋依颜有着不可撇清的关系!

    这女人,简直就是画皮包裹的剧毒蝮蛇!

    宋依颜哭着不依不饶爬回去,却被无数小厮按住,他们丝毫不留情……巫蛊害人,药死赤豪,这位大夫人算是彻底完了!

    几个人用力将宋依颜痉挛的手指从江烨衣服上撕开,铁钳一样的手掰开她的十指,力气之大,甚至将她的指头掰断了!

    剧痛顺着手指直窜上头,宋依颜痛的直晕,一面摇头一面摇撼着身子,“夫君!夫君!你不要分开我和茗儿,她是我的命啊!”

    “大夫人,您还是先担心担心您自个儿吧!”莺儿嗤笑,“巫蛊案,侯爷对您手下留情,那是顾及几十年的夫妻情谊!您不但不感激,还用这等恶毒的法子将赤豪害死,用来诬陷我!大夫人,您明知赤豪对侯爷有多重要,失了赤豪,侯爷会被慕容大人猜忌甚至疏远!而您,为了一己私欲,就将侯爷陷入这样被动的境地,你但凡替侯爷多考虑一分,都不会做出如此天怒人怨的事情!”

    这番话顿时将江烨的愤怒煽动至最高峰!

    莺儿十分了解江烨,哪怕他看穿了宋依颜的真面目,只要宋依颜不对他自己造成实质性伤害,他始终不会忍心真正伤害她!

    而这一次,宋依颜在明知赤豪重要性的情况下药死了汗血宝马,等於是丝毫不顾及他的难处,明知故犯,给江烨造成了极大伤害,他不可能不愤怒,他不会再对宋依颜留一丝情分!

    果然,江烨眸子里连半丝怜悯都没有,冷冷的盯着宋依颜,“把这个贱人给本侯关在马厩里!永远不许放出来!害死了本侯的汗血宝马、还企图诬陷他人,这贱妇其心可诛,不得好死!永远都不许她踏入正门庭院一步,否则,就给本侯赶出大门去!”

    一个小厮微微犹豫,“侯爷……这,把大夫人关到马厩……不甚合适吧?……”

    “谁说她是大夫人!?”江烨转头怒叱,“从现在开始,这贱人再也不是本侯的妻子!将她给我关进马厩,休妻文书……本侯很快就给她送来!”

    说罢他咬牙切齿的转身逆风而去,看都不愿意再看这个女人一眼!

    ******

    宋依颜一个情急,直直跪了下去,眼看江烨连脚边的灰尘都不屑轻扬,不禁崩溃的大哭起来,嘶声呼唤,“夫君!夫君,你说过要对颜儿一生一世、永不相负的啊,你怎麽能休弃我,夫君,夫君!”

    江烨连回头都不屑,冷冷怒哼,“这句话,是本侯从前那个心地善良的宋依颜说的,不是对你这个蛇蝎妇人!”

    宋依颜爬动间撞翻了马厩侧面的尿桶,一股子尿臊气劈头盖脸泼向她,令人闻之欲呕。

    莺儿挥退了四周的小厮,笑吟吟的走上去,一脚踏上宋依颜的後脑勺,将她连口带鼻踩进腥臊的马尿中!

    “大夫人,让我来告诉你一个道理。”莺儿声音脆如银铃,双眸红,莺儿不愿意叫这个女人宋依颜,宋依颜是她早逝的小姑姑的名字,不是这个女人的名字,“防人之心不可无,害人之心,不、可、有!”

    说罢,不等宋依颜抬起头,她边将脚底挪去宋依颜的肩膀,生生踩裂了她的骨头!

    尖利的凄凉嘶叫响彻小院,却没有一个人前来救她。

    风灯静静的,树叶静静的,连风都是静静的。

    宋依颜满嘴污浊屎尿,呜呜堵着嗓子嘶叫,“你是个魔鬼,魔鬼!……”

    “我是。”

    莺儿抱着手臂,垂下脸静静的俯视她,“你说的没错,我是魔鬼。”

    我的世界早就瓦解了,坍塌了,充满痛苦和绝望,不可能走得出来。

    我所有的慈悲,所有的忍让都随着我亲人的死亡而消失,所以我决定拉着我最痛恨的人共赴地狱!

    “宋依颜,你的苦日子总算来了,我会好好‘照顾’你,你看着啊……”

    一身红衣,将莺儿背後的弯月似乎染成了血色,死一般的沈重通红,铁一样的腥锈黯淡!

    再怎样的繁华,都要归於红尘。

    再怎样的美貌,都要输给时间。

    再怎样的富贵,都会化作泥土。

    再怎样的罪恶,都会用血洗涤。

    举头三尺有神明,且看苍天饶过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