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蒹葭 > 章节目录 萤火10
    巨大御帐包裹住了数丈宽的巨大浴池,耸立起来少说也有四五层楼高,一点也不比宫阙的规格小,都是用最粗壮的沈香木一根一根楔著接了,才撑起这麽宏伟的一座浴帐。

    明黄虚纱一重一重随风微微摆动,吹来珠玉汤泉特有的,带点热火山石的湿润味道,整个浴帐周围因为温泉水的滋润,花枝开的特别好,雪白的枝条在风中轻颤,不时就有娇柔雪白的小小花瓣叠著一团一团的随风从浴帐帐底吹进去。

    宫侍们虽然不敢紧紧贴著浴帐帘外站立,却也不敢离得太远,里面怎样的欢爱喘息声音根本就压不住,侍卫们还好,宫女们听著纷纷血涌上脖子,个个粉光秀腻,羞答答的垂著脖子。

    浴帐里香豔的春色几乎透出门帘寸寸染红了月色天光,巨大的木撑上以薄薄金箔贴了绕柱而上的凤鸾鸟,鸟头在顶端俯瞰而下,烛火中闪著碧色粼粼的绿松石眼睛,似乎在认真注视著浴池畔的那一场抵死缠绵。

    碧水汤汤的池面上有乳白的轻雾滑过,烛火透过白雾,将浴帐里花木架上陈设的雪白小米桂都染上一层浅金的烟雾,无数细小甜香的米色桂粒就这样如蝶轻轻栖落在地板上。

    花枝春满郁金堂浅,暗影画帏帘,重重影,在浴池畔交叠。

    大红地毯已经被揉的凌乱不堪,少女白嫩的胳膊软而无力的被按在地毯上,偏头细细弱弱的喘息硬咽,显然已经难以承受太过剧烈的激情,咬著唇忍著要哭不哭,只随著身上帝王强悍暴烈的撞击动作而上下起伏,不断挺动交欢。

    “嗯……陛下……”嗓子火烫湿润,连叫声都似乎都被持续的挺动逼得无力细弱,采衣手指无力蜷缩了几下,就只能小口小口喘息,抬起眼睛朦朦胧胧看向沈络。

    沈络没怎麽耐心去脱衣服,只是食指勾著襟口扯开了几颗盘扣,撩开下袍就将她按在毯上剧烈地抽动起来,衣衫半滑落,丝质的朱紫色外衫落在身下承欢的少女赤裸身体上。

    “嗯……嗯……皇上……”

    红肿粗壮的巨大性器飞抽插撞击,连连纵欲抽戳,将少女腿间撞的一片湿润绯红,采衣声音越细软,带著小小的哭音。

    小手攥成拳头无力的打在沈络胸口,却什麽招数都奈何不了他,更阻止不了身下几乎要将她撕成两半的汹涌抽戳。

    “乱动什麽?”绝世美貌的帝王一手扯住她的细腕,边喘息便笑谑著反手折开,腰下狠狠一顶,就听到她好听的惊喘。优美腰臀她腿间纵身激烈起伏,撞击著胯下浑圆挺翘的丰满弹性圆臀,柔滑绸缎刮擦著采衣双腿内侧的肌肤,丝丝红热渐渐漫开在雪色肌肤上,“……吸这麽紧,不想要命了是不是?”

    结实优美的身躯嵌在雪白双腿间,他轻笑著,尽情的冲撞她艰难开敞的蜜穴,每一次抽戳都操干出大量花液。

    紧窒花穴艰难地吞吐著青筋盘错的巨大肉棒,肉体的冲击声音伴随著爱液的四溅异常清晰。采衣白生生的细柔双腿挣扎著踢腾了两下,就软软的无力瘫软下去。

    湿润滑嫩的蜜穴和虚软的四肢不同,紧紧吸吮,一径死死绞著几乎撑暴它的粗大男根,沈络唇瓣弯起,长长的秀丽手指伸入她的後脑,抓了一把青丝握紧,让她的颈子向後剧烈弯折,胸前饱满晶莹的雪乳也随著这个动作高高挺起,浪荡的晃动著。

    “啊啊啊啊────”後腰高高拱起,采衣难受的啼叫出声,剧烈喘息声交织著哭音。

    胸前汹涌跳动的乳球刮擦著他襟口的衣服,采衣一腿痉挛似的落在地上,一腿被他的手折起,弯折在腰侧,蜜穴承受著越来越激烈的冲击。

    尖锐快感从脚底的每一根神经带著流火窜上浑身,采衣浑身抖,粉嫩水润的脚趾因为剧烈的颤抖张开又蜷起。

    所有的感知,所有的灼烫,都沿著四肢百骸流窜到承欢交接的那一个点,她呜咽著去扳沈络的手臂,奈何却如同钢铁一样完全无可撼动。

    “陛下……呜呜……唉!唉!”

    揉著饱满的乳房纵情逞欢,沈络的动作益张狂,采衣难耐的狠狠咬住了嘴唇,浑身颤抖,於一片无法思考的混乱中,哭了出来。

    她哭得像个极小极小的孩子,抽抽搭搭的,黑幽幽的大眼睛含泪看著他,半是迷乱半是祈求,含著激情到了极处不知所措的泪水。

    沈络弯下身去,红唇沿著她的眉心、鼻尖、嘴唇滑动,停住唇间,撬开牙关狠狠的吮进来。

    “啊恩……陛下……太深了……停下……求你……求求你”

    一波又一波高潮渐渐凝聚成酒醉似的浓重红色,她迷茫而昏眩,喘息著,整个人都在颤抖,在他的手臂间抖得像冷风中的一株苇草。只觉得华丽浴帐化作了大块大块来回呼啸著的鲜豔色块,被他撬出来的细碎呜咽似乎是从什麽遥远的地方飘来。

    一波一波的狂潮在腿间冲击,浑身血液都涌上了额头,空气里弥漫著交欢的暧昧喘息和女子的娇吟浪啼,高潮蜜液像春水一样涌出,让他的抽动越狂烈顺利。

    灯火烟花里,放肆逞欢的美豔帝王凤眸愈明豔,雪肤朱唇,淡淡胭脂色抹上了白皙肌肤,显然在这场欢情里销魂到了极处。

    “啧……真敏感,真恨不得就在这里弄死你……”

    她听到他在耳边喘息,笑音放荡轻佻,她越是呜咽求饶,他的动作就越是放纵激烈。

    漆黑长落在她耳边,痒痒的,像一朵黑色的芙蓉在水流里散开而落,他美得似开到极为丰盛的牡丹,俯身吻著她带泪的眼皮、湿润的鼻梁。

    不断抽插的男龙被蜜水彻底沾湿,美豔的帝王充耳不闻她求饶的娇吟和轻泣,放任自己在柔软销魂的娇躯上倾斜欲望,任性驰骋,一手向下伸去,摸到她搭在腰侧的细瘦脚踝,然後抬起折弯。

    小小的脚趾蜷缩痉挛,雪白到近乎透明的趾缝间,夹著几线他凌乱散落的漆黑丝,强烈的色泽对比淫靡妖丽。

    侧头,他将她的腿抬到近乎於折断的弯度,牙齿轻轻细细吮噬著被染上淡淡晕红的小小足趾。长长睫毛垂下来,蹭上她颤抖的柔嫩脚背。

    那种放荡的品尝简直像把五脏六腑的魂魄都要勾出来一样,他一个轻咬她就一阵剧烈哆嗦。

    高潮中的花穴抽缩的越紧窒,像拳头一样紧紧吸攥著逞欲的男根,肉体拍打声清晰回荡在华丽的浴帐。

    “啧……”沈络微微皱眉,被她一阵又一阵的吮吸弄得欢愉不已,忍不住张开红唇紧紧咬住身下姑娘沾了泪滴的颈侧,任凭欲火张狂,性感腰臀用力耸弄抽插著柔嫩湿红的的小穴,次次尽根而入!

    锦瑟韶光,华灯幢幢,梨花荼靡开至,青萝满墙。

    狂烈的火焰几乎要将两人火焚成灰,无边无沿的蔓延开去。

    “啊……啊……啊……”采衣手指在哆嗦,嘴唇在哆嗦,浑身都在哆嗦,包括脚趾头都哆嗦起来。

    暗香浮动,美丽的男人刹那间眉眼盈盈处春水纵横,妖豔凝窒的令人抖。

    细细的腰肢柔弱的得让人担心,不知道一会儿会不会被他撞得折断了去。沈络愉悦的低笑著,贴著她的肌肤喘息,压下身去按著她的膝盖,将身下不断颤抖的少女干的几乎魂飞魄散。

    这样紧窒,这样湿润销魂。

    “真浪,要命的小妖精……嗯……”柔软的花穴像是情人的嘴唇一样困难吞吐著越来越涨大的欲龙。这样的交欢已经进入疯狂宣淫的层次,年轻的天子因为太过於剧烈的激情和欲望而紧紧绷起了背脊,下腹用力压著柔软娇躯鸷猛抽动,一阵阵难以控制的快感沿著背脊火烧一般席卷而上。

    “呜呜……啊……”江采衣掰不动他的手臂,泪蒙蒙的转过头去。看到他撑在耳边的手指,精致的黄金小龙手链在腕间盈盈金光潋滟,贴著肌肤荡漾,小龙的碧绿眼睛烛火中如同一汪碧水。

    沈络的袖口已经卷了起来,半卷在手肘,白皙修长的十指有著令人目眩神迷的骨节曲线,此刻因为激情用力绷起,扣在红毯上,玉白纠缠著鲜红,令人心神不宁。

    “采衣。”他唤著她的名字,白皙的颈侧和锁骨上有她轻轻吮过留下的,一个个豔如桃花的印子。长睫半垂,优美的阴影打在眼底的肌肤上,挡不住那妩媚春意从眼角丝丝逸出。

    “啊呀……嗯!嗯!……陛下……”柔嫩娇躯剧烈震动,采衣失神的微微张开小嘴哀吟连连,花穴在高潮中失控缩紧,快感一波波汹涌冲刷,绞的他不断销魂轻笑,越挺动下腹密集的连连抽插耸动。

    “陛下……啊啊……啊……”强悍坚硬的欲根快抽插著微微红肿的小穴,细长指头握住她摇晃的乳球,肆意捏弄,采衣连话都说不出来,被撞得摇摇晃晃,纤细的腰身忍不住想要向後缩去。

    粗大男性堵得柔嫩蜜穴满满的,强硬的撑开她,操弄她,远远过她所能包容的极限!雪白小腹上隐隐映出巨大龙根激烈耸动的行迹,被那样强悍的性器侵犯著,采衣很难合上两腿,就连稍稍收缩一下都万分艰难。

    他越来越狠,采衣的身体则越来越轻,越来越虚飘,似乎那个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而是被他随意操纵的一个欲奴。电击般的汹涌快感潮水样淹没过来,她只能无力的弯折著颈子,细细弱弱的求饶。

    “饶了我吧……皇上,求求你……”雪白的温润的情人,泪水已经湿透了鬓,甜腻魅人的声音哭泣哀求。

    “陛下……臣妾真的受不了……呜呜……”采衣忍不住就哭起来,扭头躲避著他低垂下来的吮吻。

    皮肤变得极其敏感,浑身软若春水,稍微碰一下都有被流火焚烧的感觉,偏偏他还不住的吻她,红唇沿著她的耳垂流连下湿润的颈子,再向下,再向下,一面律动一面喘息著咬噬那对饱满雪嫩的丰乳。

    真的受不了!

    江采衣虽然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可这身子却是极极娇嫩的,承欢重了一点儿就要娇气的哭著对他说不要。

    “被朕惯得越娇气了,嗯?” 看看身下的人缩著抖得一塌糊涂,沈络美豔的红唇角就微微凝了一点轻笑,“这样就不行了?朕还早得很呢!啊,真紧……再张开,让朕好好要你……”

    未竟的话语中含著风雨俱来的狂暴欲望,沈络眼波微微下移,盯著她湿嫩的蜜穴,强有力的下腹更狠的顶开她柔弱的双腿,连连挺动窄臀放肆的冲刺,巨大欲望几乎没有丝毫离开她的身体,次次尽根而入!

    美豔的帝王弯起漆黑双眸,指尖摸下去,抬起她被撞得来回摇摆的雪臀,掰开了那对丰满饱满臀瓣。

    淫靡妖娆的臀肉挤出指缝,留下青红色用力抓握的痕迹,他盯著那嫣红淫穴吮吸开合,透明的爱液被抽插的带了出来,顺著雪白的大腿往下,在凌乱的红毯上拧成淫靡的一滩豔丽痕迹。

    ******

    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暗香浮动,刹那光芒。

    沈络轻喘著微微支起身,伸手将漆黑的一握青丝拨去一侧,黑瀑一样低垂,蜿蜒在猩红的地毯上,直直流入红毯一侧清透的浴池水面,将颈侧的肌肤映的白皙灼人。

    烛花一动,漆浴帐里立刻绽开了烛红无限,浅黄色的温暖光晕漫漫弥漫而开,玉损琼碎,疏影横窗。

    浴帐外夜半时分格外地冷,更漏声也似胶住了一般,模模糊糊遥遥远远的传来,一滴,又一滴。鱼雁灯里一团烈烈的烛火渐渐熄下去,只微微地透出一点红光。

    “啊啊……嗯……皇上……” 采衣的双腿软软的跪在沈络腰侧,脱力屈膝,坚硬强悍的下腹不住拍打撞击著柔嫩的蜜穴,连她的臀肉都不住颤动。

    采衣两只手也掰不动他的一根指头,只得哆嗦著将他手臂上卷起的寝衣揪紧了,含泪娇喘。

    他的寝衣是朱紫的豔丽颜色,偏偏又有三分水色透明,随著剧烈的动作铺展开来,薄汗轻衣透,似血衣著地,未息飘颺,天付风流到骨,烛火中豔色透骨。

    沈络呻吟了一声。那柔软小手扳动他手臂的时候,有著柔软而娇弱反抗,细细弱弱的娇吟那样细柔那样甜美,身下的姑娘柔白的身体都被他撞的折了起来,在腰下哆嗦颤抖,间的几枚珍珠银钉因为剧烈的颤动滚在地上,出叮铃铃的清脆声响。

    “嗯……嗯……慢点……陛下慢点!啊!啊!”沈络的手臂上浮起青筋,漆黑凤眸中的瞳孔在疯狂的激情中骤然紧紧收缩起来,腰腹压著她急遽耸动疯狂泄,采衣几乎要被撞飞出去,羞耻的听著水穴被粗壮男根激烈抽插的淫荡声响。

    采衣的双腿连并一下都无法做到,那修长的的十指紧紧掐著她的臀肉压在胯下,力道大的几乎将她撞飞出去!

    采衣小口小口的吐著气,已经连挣动的力量都难以聚集。

    “瞧你的样子……嗯……”沈络喘息著,搂著她在地毯上跪坐起来。

    她满脸通红,双腿分在他腰侧,整个人软的像是一滩水,手臂柳条一样绵软的缠在他的颈子上,被他揽著纤腰,大开大阖的撞击交欢。

    帝王剧烈喘息,漆黑眸底是深不见不低的欲望,细细汗珠凝在额头,从颊侧顺著优美妖娆的曲线缓缓滑落而下,顺著颈子蜿蜒下小腹,湿润的锁骨因为剧烈的力量暴烈凸起,贴著薄薄的纱衣透出妖娆的让人惊心动魄的曲线。

    豔丽的朱紫寝衣都被汗水浸湿了,紧紧贴在性感优美的身躯上,妖靡淫豔不可方物的诱惑,如灯花暮雨牡丹夜放。

    想起头一次侍寝的时候,她像个惊慌失措却强自镇定的小鹿,绿衣红烛,连站都站不稳,在他的床榻里微微著抖。

    沈络微微眯起了凤眸,俯下身去含著她的眼睛,连微微颤动的睫毛都一并吮入唇瓣。

    江采衣,那个绿衣服的少女,太液池边只得君王淡淡一看,并未回顾。

    可就是这样意外,来到他身边的是她。

    多麽高兴是她,多麽愿意是她。

    啊啊啊啊啊!

    太激烈,太激烈了!

    饱满翘臀被握著,被迫来回迎合著他的激烈抽戳,采衣哭的厉害,最後的一分力气只能用来挣动双腿,虚软的脚跟蹭动著红檀地板,试图从疯狂的交欢中挣动出来。

    沈络一手将她的腰箍在手臂间,一手狠狠按著她随著耸动不断起伏摇摆的丰臀,将她整个人仰面半抱了起来,倾跪下身去,烈火似的驰骋抽戳,优美的喉结不断滚动,手指骨节隐隐白,聚集著令人恐惧的狂暴力量。

    挣动的小腿骤然被握住,沈络抓起她两只纤细的脚踝,折在胸前,这一下子娇嫩花穴再无任何遮掩,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的视线中,任凭暴涨的男根不断操弄,淋漓尽致的驰骋,纵情!

    “陛下!陛下!嗯嗯……”好大的力量,好疯狂的激情!他几乎在用强!

    雪白双腿间男人结实腰腹强劲狠命操干,粗壮欲根不断放肆进出!激烈拍打声带著蜜液飞溅的淫靡声响,放荡至极,羞红一地春杏。

    他要放纵到底,放肆到底,以往抱她的时候力量总是收敛了几分,今日骤然释放出来,远远过她能负荷的极限!

    采衣这才知道,往日床榻间皇上他有多留手!

    透明的薄纱随著两人越来越疯狂的交欢缠在双腿间,被蜜液淋得透湿,沈络急促喘息,神情迷乱,容貌妩媚,吐息轻吟之间在在魅人。身下紧紧收缩的淫嫩蜜穴像是无数张小嘴吮吸著他,那无上快慰刺激的欲望越积越高,优美流畅的背脊拱起,像是一张拉满弦的蓄势待的弓。

    采衣被平按在地上,沈络已经顾不得安抚她的挣扎,索性放开去,双臂压在她的头两侧,撑起上身,仰著美豔面容,压下全身的重量,胯下的力量变得更强更狠,暴虐的插干起来,一下比一下狠,在她几乎窒息的哀叫中重重戳到最里面!

    “啊啊啊啊啊────”暴涨的男性欲望越来越肿胀灼烫,细嫩肉壁强烈抽搐,不断挤压著他的粗长,采衣哭叫著著直到最剧烈的高潮疯狂袭来,全身颤抖著昏迷过去!

    被高潮中的蜜穴撩得热血沸腾,尖锐暴烈的快感袭上脊椎,豔丽的天子眯紧了凤眸,手指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微微扭曲痉挛起来,抓紧昏迷中的柔软身体,下身继续激烈的耸弄,几乎顶穿了她!

    十指收紧,将她来回抛动的乳球揉出了青红的指痕,美丽的帝王咬紧了压根,近乎於凌虐一般的疯狂挺动,性感腰腹在雪白双腿间一阵暴烈过一阵的抽插耸动!

    粗红欲望疯狂插入,疯狂抽戳,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撞击的间歇声几乎难以听清!粗大欲根紧紧抵住她红肿的花穴,享受她紧窒抽搐的同时连连狠厉冲刺,放荡而狂暴,毫不怜惜!

    紧缩的嫩穴被干的失控痉挛,绞的粗大男根前端溢出了兴奋的白液。

    殷红指甲狠狠掐入身下的红毯,豔丽的帝王额头紧紧抵著昏迷过去的情人,咬著下唇挺身大阖悍蛮冲刺,毫不停歇。

    空旷的浴帐里只能听到激烈的肉体交缠声,舒畅快感汹涌而来,顺著背脊流火一般窜动,剧烈抽戳後他紧紧按著掐著她的臀肉,疯狂冲击著激射出浓稠烫热的白液,满满涌入红肿痉挛的柔嫩蜜穴……

    花穴深处混和了晶莹蜜液与淫靡白浊的狼藉,随著男性抽出的动作流淌一地,粘腻的淌在两人交接的腿股间。

    ******

    “皇上……你……嗯……”腿间狼藉未干,采衣满脸羞红,赤身裸体的被沈络抱著,嘴边就抵过来了红润鲜豔的,犹如夜色牡丹一样豔丽的唇。

    柔软的舌尖深入唇瓣,他好耐心的垂著睫毛,托著怀里姑娘的臀,倾身在她唇上温柔吮吻著。

    滑腻的液体将两人下身都弄的透湿,整个浴池边都是疯狂放纵过後,带著麝香味的淫靡气息。

    沈络随手拎了一条红纱裹住她的後背,大红色的纱若隐若现,长长尾端垂坠在地上,一端卷在她腿间,一端滑落,露出柔嫩白皙的小腿。怀里的姑娘整个人纤纤细细的,像躺在柔软细腻的花瓣之中,白皙皮肤透著豔豔的粉红色。

    青梅落,水光帘影,小翠立横枝。

    沈络从红毯上起身,长披散在背後,将她软软的娇躯给抱在身上。

    采衣还没有从方才惊涛骇浪般的剧烈酥麻中回过身来,只觉得浑身上下都虚软若水,连脑袋都直不起来,歪头一下就枕在了沈络的肩上,鼻尖磨蹭著他又凉又滑,柔腻蜀绣一样触感的漆黑长。

    看她的头歪了下去,沈络轻笑著揽住采衣软倒在怀里的娇躯,将她稳稳搂在手臂间,然後弯过颈子去追吻她微微开启的唇,温暖的,香甜的,轻柔的。

    “陛下……你还,还要麽……”臀下抵著的男性欲望没有半分尽兴的意思,粗大肉棒上带著泄过後的腥香白浊,在她臀间浅浅戳刺著,灼烫的脚趾都要蜷缩起来。

    看她小心翼翼抿著嘴巴的样子,沈络由不得笑了起来,修长白皙的手掌隔著红纱,以那样温柔的姿态抚摸上了她饱满的臀瓣,轻轻抚摸,鬓边垂下的漆黑丝衬著漆黑的眼睛,分外妖豔。

    “才做一次就昏过去,日後夜夜春宵要怎麽渡?少不得要朕多调教调教。”

    “嗯啊……”手指像拨琴弦一样拨开她湿漉漉的花瓣,伸入紧合的蜜穴。

    柔软的嫩肉在粗大欲望抽出去的瞬间回缩,连进入一根手指都要用上几分力量才能撑开,内壁像是奶油一样柔绵用力的吸吮著指尖,方才射进去的白浊顺著修长的指缝缓缓流出来,淫荡的景象吓得采衣她连眼睛都不看睁开看一看。

    “朕要在每个地方要你一遍,直到尽兴为止。”湿润红唇衔住她的耳扇,细细咬噬那漆黑丝间透出的一点白嫩,幽然低魅的声响吹进耳朵,惹来一阵哆嗦。

    他的黑是湿润的,凤眼流转,朱唇含笑,正微微垂下眼,黑眸中盛放著魅惑的黑色花朵,沈沈的网一样蔓延开去。

    那一瞬间能将人眼都灼伤的绝顶美貌夺取了她的呼吸,迷茫间身下一凉,就被他放在旁侧的玉石鎏金大椅上。沈络折起她的双腕背在身後,高大优美的身躯抵上来,双手握在她的膝盖上,略略施力一分,就将她合起的双腿重新打开。

    “唉唉,陛下……”幽幽烛火中,脸上绯红一片的少女惊慌失措的想要并起腿,阻止这种这过分淫荡的姿势。

    她从来,从来没有如此大大开敞,将私密展示在他人眼前!

    “躲什麽呢?看仔细,看朕是怎麽要你的。”他撩开衣袍下摆,五指扣在她後脑上,强迫她低下头去眼睁睁看著娇嫩花穴被狰狞粗大的欲望寸寸侵入的淫靡景象。

    凤眸微微眯细,嘴角浅浅的挑了起来。

    舒透到骨子里的快感从她柔嫩花穴包卷上来的瞬间就袭遍全身。

    美豔的天子瞳眸骤缩,五指抓向采衣身後的椅背狠狠挺身,粗大欲龙整根狠狠塞入了狼藉斑斑的娇嫩蜜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