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蒹葭 > 章节目录 大猎6
    沉络俯视着对面山下乱成一团的人海,所有士兵以宇文靖为中心,像潮水一样的散开,空出一个圆形。中间的银甲太子被一杆长枪整个贯穿,血水迅漫涌了一大滩。

    雷宇晨伸手将面朝下栽倒在地、已经气绝的宇文靖翻过来,眼睛在看清人脸的瞬间骤然一眯。

    “所有人不许动!”他咬牙切齿的狞笑,将掷出去的刀剑拾起来,直直冲入太子卫队,厉眸扫视一圈后,抓出一个参将打扮的人护在身后,“叫金吾卫来!其他人扔掉兵器,都过来,给我好好保护太子……再出这样的事,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

    话音刚落,大半的羽林卫已经自动自的涌上来,丢掉所有兵器,空手环在雷宇晨周身,将两人护在肉墙中心。

    见情势稳定,雷宇晨才按剑向那参将打扮的人下拜,“太子殿下受惊了,外臣立刻护送您回观猎台。”

    目睹这一切的画兰站在石山腰上,黑眸骤然凝结成冰!

    ……宇文靖!方才他杀的是……

    “亏得尔敏多准备了一个替身。”沉络冷笑着交叠双臂,凤眸斜斜瞄着下方黑压压的人墙,“看来,南楚还是有人才啊。”

    宇文靖不住的望着那个被一枪扎透,倒在草地上的替身,浑身阵阵寒颤冷透背脊……若不是闫尚书细心,特意安排了个替身穿他的银甲,骑他的马……只怕此刻那具尸身就是他宇文靖本人的了!

    这么想着,膝盖就有些软,宇文靖很没出息的紧紧靠着雷宇晨,连一尺的距离都不敢离开。

    ……身边带了两千南楚精兵,自己的安危却要靠北周的将军保护,宇文靖惊魂未定的同时懊恼的一塌糊涂,只觉得丢脸丢到家了!

    苏倾容手指笼在柔软的青碧色衣袖中,唇畔寒冷的笑意如冬雪中的寒莲,他从身侧一位金吾卫的箭囊中抽出五支羽箭,抓过一把弓箭,瞬间五支羽箭流星破月,直直冲向石山山腰而去!

    “啊!!”

    正要跟着下山的羽林军们整整齐齐的排着队,正走在山腰处五人宽的道路上,顿时就被凌空俯冲而来的羽箭给逼得连连后退。

    五支羽箭直直扎在路面上,轰然直透坚硬石土,连地面都跟着微微震动。羽箭入石三分,犹如一幅牢固的栅栏,将这一队羽林军给挡在山腰。

    “这一队羽林军不许下山。”苏倾容淡淡的命令,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扬起,做了一个姿势,“召来他们的队正和主簿,带上名册、画像,上山去挨个比对,看看羽林军里头混进了什么东西!”

    苏倾容转头,和皇帝的目光微微相触,沉络浮起一丝自嘲的笑意,斜身靠在椅侧,“或许朕也该查查,朕的御驾随从里,少了谁?”

    ……

    画兰抹抹满是沙土的脸,吃惊的凝视着前方扎透了石头的羽箭。他藏身乱军之中,指尖按着微微跳动的心口,从压低的睫毛下冷恻恻的看着对面山头上的北周丞相和皇帝。

    宇文靖竟是替身!竟是替身!

    他酸的几乎要咬碎了牙齿,恨恨瞪视着前方阻挡自己下山的羽箭,手指几乎要拧碎。

    ******

    宇文太子虽然受惊,然而毕竟只是有惊无险,沉络直接宣布九白之猎结束,除了石山上羽林军,所有将军全部带着自己的猎物返回观猎台前,向皇帝汇报成果。

    慕容云烈等几家世族将军歪嘴斜眼的,恨不得生啃了雷宇晨!……他们一队队的身上满是白粉,一看上去就是败军残将德行,狼狈不堪的站在观猎台前,顶着慕容尚河失望的目光和皇帝意味深长的凝视……娘的,脸皮真是丢尽了!

    偏偏雷宇晨下了场就变成笑脸将军,生怕人家心里不够痛苦似的,哈哈哈哈拍慕容云烈的肩膀,“慕容将军,承让啦承让啦!!你这次虽然没有保住白驼,可是表现也还不错啦,日后多多磨练必成大器……别难过别难过——”

    慕容云烈的表情像是吞了苦胆:你他娘的别扯着嗓子嚷嚷,我就没那么难过!那么大声干什么,你是怕皇帝陛下听不到,还是怕旁边阁楼上的女眷听不到!!!!!!

    世族军兵卒们则郁闷的挤在一起埋怨……讨厌,明明都是北伐军的兵,凭什么我们就被分给世族啊!看看人家羽林军多威风,我们又不是不能打,凭什么就倒霉催的跟了世家呢?!跟着这种统帅上了战场,存活率还是百分之几呢!

    先是被雷宇晨欺负玩,再又听着自己的兵卒在背后碎嘴插刀,慕容云烈和世族将军们狼狈不堪,尴尬的垂乖乖站在观猎台的一侧,羡慕嫉妒恨的看着皇帝陛下嘉奖雷宇晨和其他几位有所斩获的将军。

    雷宇晨和九门提督等人步上观猎台,兴冲冲的接过皇帝亲手赐下的御酒。

    观猎台四周拱卫的铜铸神兽,烈阳下闪着青铜色和黑铁的冷光。

    高台上燃着浸染艳红的石榴花,马声嘶鸣,草色青青直铺天野,兽口喷着火红与白雾交织的风烟。

    皇帝于观猎台上封赏众将,嫔妃们也不闲着。

    观猎台的一侧不远处设了个低矮的小台,全用樱桃木搭建,是沉络专门建给江采衣,让她看热闹的台子,装饰的很是精致。

    樱桃木小台藤萝绕梁香,青杏黄梅朱阁,鲥鱼苦笋玉盘。彼时刚刚落了一层薄薄的小雨,小雨初晴,水风清,流霞明,小台上还有雨水湿润的微微柔湿气息,阑干和铜兽上的雨珠在阳光下闪亮。

    江采衣坐在专设的小案后头,手指抓着一柄镶紫晶银鹤嘴壶,安安静静的自斟自饮。

    正热闹的时候,大地微微震动起来,似有什么沉重而庞大的物体缓缓移动,众人立刻转身回望。

    远处,一头巨大的白象甩着鼻子,被几根粗壮绳索牵扯着,乖乖向观猎台前走来。

    白象身侧是一匹俊烈的枣红骏马,雄健踏风,逆风看去鬃毛烈烈,竟然有种狮子的错觉。

    雷宇晨张大嘴,几个将军也都很吃惊。

    ——竟然有人抓到了白象!

    以往的九白之猎,抓白马和白驼的多,却没什么人去抓白象。一方面,白象不好制服而且笨重,带着难移动,真要去抓白象,其他猎物都甭抓了;另一方面,寻常马匹容易被白象唬住,不肯上前,很难围捕。

    江采衣眯起眼,看着枣红骏马上的江烨。

    江烨身姿挺拔,而江采茗亦跟在随猎队伍中。她穿着浅粉色的猎装,清灵气质中有丝难得的可爱和娇俏。

    江烨一抖缰绳几步冲近观猎台阶下,下马跪地抱拳,“吾皇万岁,臣俘获白象一头,献于吾皇!”

    众人纷纷散开给那巨大的白象让道,白象的长牙利矛一般高高弯起,在阳光下有着蓝田玉的色泽,巨大粗糙的前腿缓缓每一踏下,地面就是一阵石子乱蹦。

    “白象啊……晋候居然猎来了白象……”

    “这玩意可不好抓,今年的白象尤其壮,靠几位护兵搞定白象,晋候还是挺有本事的嘛。”

    私下里,窃窃细语不断。不少人惊羡的看着江烨。因为慕容尚河的不信任,江烨并没有分到多少正牌军,这头白象是江烨带着护院和护兵抓获的,的确是有本事。

    然而无论如何,抓获白象是极大的荣耀,江烨此举,算是给灰头土脸的世族军们挽回了一点面子,顿时,观猎台上的几位世族家主脸色都好看多了。

    ……这个时候,他们倒纷纷愿意承认江烨是世族的一员了——江烨的斩获就是世族的斩获——我们的白马和白驼虽然被雷宇晨抢了,却还落得一头白象,世族也没有丢脸丢到家不是?

    因为白象难于捕猎,所以这个猎物的含金量很高,皇帝是一定会予以封赏的。

    沉络微微一笑,抬手示意江烨平身,“自古白象难猎,爱卿能捕获巨象,可算是拔了九白之猎的头筹,朕和宸妃面上都有光彩。”

    台下一片哗然。

    雷宇晨的猎物最多,江烨的猎物最大,那么谁拔得头筹就得看皇帝怎么评判了。而陛下一开口就将头筹划给了江烨……哎呀哎呀,这又是看在宸妃娘娘的面子上呢!

    江烨实在难以承受皇帝陛下这种见缝插针的挑拨,眼见着慕容尚河在台上的脸色瞬间转阴,他连忙重新跪下,“启禀陛下,捕获巨象并非微臣的本事,而是,而是因为有这匹汗血宝马!”

    他拉来身侧红烈烈的汗血宝马,“陛下,这宝马名曰‘赤豪’,乃慕容大人赠与微臣,此马日行千里不缀,巨象当前也敢冲……捕获白象,不是臣的功劳,实则是这匹汗血宝马的功劳!是慕容大人的功劳!”

    红马似乎是在喝应江烨的话一样,长声嘶鸣,高高扬起前蹄又稳稳落下,顿时获得一片赞声。

    慕容尚河当初将赤豪送给江烨,自然是希望江烨能在大猎上出彩,替世族争争风头。江烨亦十分识趣,不仅捕来了白象,更在皇帝面前将慕容尚河拉出来一同沐浴荣光。

    慕容尚河笑吟吟的点头深深赞许,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连日来对江烨的不满和猜忌也轻了不少。

    沉络颔,手指漫不经心的轻梳耳畔的青丝,“那么,江爱卿想要什么赏赐?”

    微挑的漆黑凤眸扫了扫江烨弯折的背脊,慵懒的在他身后规规矩矩跪着的江采茗身上一扫而过。

    江采茗顿觉得呼吸都要停止了。只那么微微一眼,就让她连脖子后的汗毛都激动的竖了起来,娇躯似被烈火爱抚过一般微微颤。

    她大着胆子微微抬起荷瓣一样小巧精致的脸庞,眷恋的眼波偷偷望上御座。

    好近,好近啊……

    蓝天鲜润的像要滴下水来,初晴雨后,风送满长川,碧瓦烟昏沈柳岸,红绡香润入梅天。

    黄金御座压在漆黑的长毛丝毯上,胭红的石榴花瓣丰满若丝绒,红艳艳的落了一地,她的瞳眸似要被这一片渲染盈天的红艳灼伤。

    皇帝陛下红衣乌,绝世美貌,几许细腻青丝散落在耳垂下,透出来的肌肤白皙的惊心。形状美好的修长指头交叠着,被阳光镀上薄金,衣摆下贴着漆黑的丝毯,是烈日下最浓烈的一抹艳红,硕丽之花开得飞扬跋扈……始终是她梦里的颜色。

    繁华如烟,倾城如画。

    江采茗总在梦中追逐这一样的红。她的梦中总是大雾绵延万里,那片艳红的衣角总在雾里穿梭,像是裹着红锦的火焰,而那片红总是一次又一次将她落在身后。红艳衣角上绣着金龙,滚着明艳的丝线,渐渐隐没在茫茫的雾气里,愈行愈远。她茫然拔步追赶,却迷失方向,她一直跑一直跑……

    每每惊醒,总是泪流满面。

    鼻尖贴着地面,似乎都能恍恍惚惚的闻到清妍的海棠香息。石榴花瓣被风吹的如同流火冉天,周围有琉璃锺,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龙笛鸣,鼍鼓击,皓齿歌,细腰舞,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

    而那片梦幻中的艳色,就在前方,从来不曾如此接近。

    江采衣见状,微微从案几后站了起来,手指紧紧抓着手中的酒壶,深深吸了口气,再屈身坐回去,隐隐咽下喉中带着苦味的涩意。

    只听江烨拱手恭敬回道,“臣沐受陛下天恩已极,实在不敢再愧受陛下任何赏赐……此次捕象的法子,其实是臣的小女儿想出来的,臣厚颜斗胆,恳请皇上把这恩典赐给臣的小女儿罢!”

    说罢,笑着转身将江采茗挽至御前,“茗儿,莫要害羞,给陛下讲讲你怎么捉到白象的?”

    江采茗落落大方,羞涩看了沉络一眼后,脸上飞上两朵红霞,甜着声音娓娓道来。

    江采茗用的其实是潮州地猎户捕象的法子——象鞋。

    在一块厚厚的木板上,凿出一个仅能容下象足的深坑,把一个锋利的铁锥,锥尖向上,嵌入坑底,最后,将坑口四周凿成光洁的锅状的斜坡。这样,象鞋就完成了。

    将象鞋悄悄地埋入土里用草掩蔽,然后驱赶白象走向陷阱。等白象不慎踩住于象鞋,势必滑入深坑,白象身躯沉重,加上象鞋中锋锐的铁锥洞贯其足而不能自拔,顷刻之间,它就会扑倒在地上。

    潮州人将这时的大象称做“着鞋”,即是说大象把象鞋穿好了。将受困的大象围上几天,众人一哄而上捆上索,就算是制服了。

    ******

    江采衣握着酒杯的手指微微抖,如果不是她力气小,差点就捏弯了手上的盏子……让江采茗讨封赏!?江采茗会要什么?开口要求进宫?还是要求联姻仁嘉郡王府?

    好一招移花接木!

    无论江采茗开口要什么,嫔妃的名分也好,郡王府的婚事也好,对于皇帝而言都是不值一提的东西,他定然不会在猎场上当众拒绝,抹一个小女孩的面子……江采茗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推掉慕容家的婚事!

    一旦沉络允了江采茗的所求,就是慕容尚河也不能开口反驳。

    江采茗,顶多扣一个轻狂的名头,却可以堂而皇之躲在圣旨后头逃掉慕容府的亲事。这责任,就算是顺水推舟转嫁到了皇帝身上……无论慕容尚河怎么愤怒,这件事都和江烨以及江家无关。

    ……这父女俩,真当她死的不成?

    江采衣袅袅站起身,观猎台下,江采茗还在莺声燕语,没人注意到江采衣打开了一旁熏笼的盖子,扔了一包香料进去,又用小银勺拨了拨,让香料烧的快点。

    江采茗能在心爱的男子面前一展才华,激动的停不下来,却没有注意到一旁站着的红色汗血宝马不安的刨了刨前蹄,鼻子狠狠喷响,乌黑的眼睛慢慢弥上红色。

    “……臣女就埋好象鞋,用野果和甘蔗堆引白象来到陷阱……啊——!”正在侃侃而谈的江采茗突然惊声尖叫,身侧的赤豪也不知怎么回事,骤然疯似的腾跃而起,直冲江采衣的小台而去!

    汗血宝马快如闪电,蹄如雷霆生铁,一眨眼就踏上了江采衣所在的小台台阶,扬蹄踢碎了她面前的案几,紫檀木制小几被巨大冲力踢上天,碎成狂乱散扬的碎片!

    ……观猎台上,只有宸妃一个人!

    顿时惊叫声一片,无数宫女都瘫在了地上,尖叫声沸反盈天,御前侍卫都在观猎台周围,一时半会儿哪里扑的过去?

    江采衣唇瓣露出丝丝冷笑,反手扳过早早放在熏笼畔一缸的香油,狠狠推倒,自己就地一滚,堪堪避开了飞踏上头的马蹄!

    骏马被香油滑到,侧身翻倒在地,马蹄继续狂暴踢踏,捣毁瓷器桌椅一地。

    江采衣急促呼吸着,抓着身侧的阑干勉强起身,似乎是极为惊恐瞪视着那匹倒地的汗血宝马,整个人蜷缩在角落里无力的颤抖。

    嘉宁面色如土,左右喊人指着汗血宝马,“来人呐!这马怎么会突然疯直冲娘娘去!这马!这马根本就不是红色的!……怎么回事!?”

    倒地的汗血宝马身上沾染了香油,原本枣红的马毛竟然褪了色,红色混在油里流下来,露出了雪白的底色。

    ……这,这竟然是一匹白马!

    江采衣用袖子掩住上挑的冷笑唇角,趁乱瞄向观猎台前的江烨……管束坐骑不力、未驯化好就带上猎场、御前纵马行凶差点踢伤嫔妃……随便哪条都够江烨吃一壶的。父亲,方才的荣耀,你现在好好接着!

    对了,你方才说什么?这马是慕容尚河送的?那么纵马伤人的罪名,慕容尚河也顺便担待一份儿罢。有福同享,有罪也要共当对不对?

    还有,你该怎么向慕容尚河解释,好好的赤豪为何会突然变成一匹白马!

    江烨浑身冷汗,噤若寒蝉的瘫软在地,大脑一片空白……这马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疯似的攻击江采衣?

    江采衣、江采衣、未来的皇后、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差点被刚刚立功的宝马踩死!

    观猎台上慕容尚河老脸扭曲,狂怒的青筋在额上蹦跳,死死盯着那匹掉了色的汗血宝马——赤豪是枣红色,这匹马却是白色,这马根本就不是赤豪,江烨这贱人竟然带了一匹野马来猎场,还把白马涂成红色糊弄他!

    看看伏在地上抖哭泣的宸妃,慕容尚河七窍生烟,惊着了宸妃,皇上决然不会善罢甘休,而马是他送给江烨的,论起罪来,慕容家也逃不了干系!

    一片混乱还未熄灭,烧焦的油味、刀枪碰撞声、尖叫哭泣声连成一片。有布帛溅上了油和火星被风吹上天,在混乱中落在白象身上,烧着了象尾。

    原本静静呆立在一旁、温驯的白象骤然被刺激,甩鼻上天,猛地出一声令人心颤的嚎叫!

    白象尾整个裹在橘红色的火球里,巨象吃痛,越甩尾就越是烧得厉害。白象沉闷地嘶吼,尖锐凄厉如闷雷滚滚砸上心头,泰半人都被这嗥叫声震得难受之极,死命捂住耳朵,它疯一般挣断手臂粗细的绞麻绳索闷头狂奔开来,庞大巨掌重重踩上小台,一路铜尊倾倒滚散,被踩的四分五裂,木碎铜瘪。

    侍卫们竖起的刀枪在厚厚的象皮前毫无作用,白象沿着白马踩踏过的道路一路冲撞上去,直直逼上小台,巨大的阴影顷刻罩上了江采衣!

    嘉宁红着眼睛撕心裂肺的尖叫,“娘娘——”

    白象巨掌踩碎了小台的地面,樱桃木的小台犹如地震般直接坍塌下去,江采衣紧紧抓着身侧的阑干,地面却一阵狂摇,她脚下一空,眼看就要失足跌落在象掌之下——

    “前排撒网!后排弩箭齐射!”

    耳畔听到厉声叱喝,江采衣眼前红衣一闪,只听到呼呼风声,剧烈甩动的粗壮象鼻从身侧掠过,她身子骤然一轻,被闪电一样抓上上空!

    “陛下——”江采衣的身体贴在沉络怀里,被他抱着拔地而起,腾跃向后。

    沉络拦腰抓起江采衣扔进旁侧混乱的侍从中间,顺势抽过两柄长刀飞身踏上狂奔的象头,在疯象要撞碎旁侧的阁楼瞬间当顶劈下长刀,在短短两尺距离中劈出了破空厉啸!

    飒然箭鸣,鲜血喷洒。

    白象疯狂摇动着巨大头颅,薄薄刀锋被这动作狂力扭弯,脆弱的像是两片树叶。混乱的侍卫们一涌而上,试图撒开大网绊住白象,然而网子太薄,疯的白象披着火焰硬是横冲破大网,踩的满地狼藉。

    沉络冷冷盯着象头,衣袂如风,双臂叫劲,将两柄长剑狠力深深送入白象头骨,直穿象脑!

    “不许过来!”沉络转头对一旁的江采衣厉声喝止,白象轰然撞上阁楼柱子,阁楼猛一阵狠摇才抵消了那股猛烈冲力,连带撞碎了插入头部的长刀!红衣帝王束的玉簪脱落,墨玉似的柔亮黑泼上后背,红衣被象血染得一片腥湿。

    白象疯狂抽搐,剧痛令它更加癫狂,长长的獠牙将阁楼的地板活活戳出了两个洞,尖锐嗥叫似要撕裂天际,江采衣满面是泪,惊恐的仰面看着那修长的红影飞几个闪跃,白皙五指刀锋一般伸出红艳衣袖,利刃一般挟着劲力直插而下,深深没入白象头顶,彻底击碎了它的头骨!

    电光火石的瞬间沉络抽手闪开,白象七窍齐齐喷出漫天血雾,轰然一声扑倒在地,阁楼出吱呀声,无数琉璃瓦砰砰砸下,碎在地上。

    ******

    “皇上……”众臣噤若寒蝉,一片片跪下去不敢吭声,废墟狼藉上一片死亡般的沉寂。

    沉络站在巨大的白象尸体一侧,接过周福全递来的白绢擦干血淋淋的手指,淡淡扫了江烨一眼。

    江烨浑身颤抖,和慕容尚河一起青着脸跟着跪在台阶下,先前的荣耀恩典什么的提都不敢提。见皇帝抬脚走来,他惨白着脸正要开口请罪,立刻被帝王一记窝心脚踹翻在地,浑身抽搐,嘴唇白,疼的捂着心口直冒冷汗。

    “陛、陛下……”这一脚没怎么留情,江烨嘴角都泛血沫了,江采茗抽泣着伏跪在一滩血腥中,抖得如同风中落叶,连来扶父亲一下的勇气也没有。

    沉络看也不看这父女两人,越过江烨,弯身把地上的江采衣给抱了起来。指尖的血色染红了江采衣的衣服,她颤抖着抓住沉络的手臂,“陛下……”

    “你闭嘴。”沉络淡淡打断,抱着她扭头吩咐雷宇晨,“带人把这里收拾好,肇事的白象和马拖下去烧了。江烨和慕容尚河暂且押下,待朕问罪!”

    “……遵命!”

    江采衣一路心惊胆战的窝在沉络怀里,不住偷看他的神色,目光却只敢在他优美的下颌上偷偷瞄一下。

    皇帝身后跟着一溜太监宫女和侍卫,大家却都知道皇帝正处在大怒边缘,个个静悄悄的,大气也不敢出。

    气氛沉闷压抑的让人呼吸不畅,江采衣稍微动了动,却现他的手臂钢铁一般,还警告的紧了紧,她登时就再不敢乱动。

    一进皇帐,落下帘子,沉络立刻松手把她扔在柔软的地毯上,转身洗净指缝中殷红的象血血丝,眼底毫无笑意,“吓到了?身上还软么?”

    毯子又软又厚,江采衣被扔上去的时候只有点受惊,却并不疼,赶紧手脚并用从地上支起身子,“臣妾没事……”

    “没事?”美貌的皇帝陛下缓缓转过身子,长睫下的阴鸷凤眸仿佛刀刃的锋线,将手中的锦帕冷冷摔在地砖上——“那就爬起来给朕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