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蒹葭 > 章节目录 番外 不复(下)
    正殿四角的金漆雀顶在烛火下粼粼然。东宫衣摆的海水牙子上一根根边角银线反勾着暗底素花,少年神色清淡,静谧的像水。

    灯光像是抹在地砖上的水纹,一晃一晃的,细雨沥沥时节,显得分外温暖。

    东宫扬手示意所有人退下,羽林卫便松开傅开书,将他掼倒在地。然后整齐划一的将右拳紧握抵在心口,倒退出庭院外。

    司殿宫女觉得东宫毕竟是个孩子,单独和傅开书放在一起不安全,很是犹豫的站在原地。

    东宫嗤笑一声摇摇头,“嬷嬷下去吧。想动本宫,他想都不要想。就算本宫出了什么意外,还多的是弟弟们呢。”

    司殿宫女依言退下。

    灯火白惨惨的,徐九的血从砖头缝里蜿蜒过来,湿红了傅开书的半边身子。傅开书也挨了几棍子,却并不致命,忍痛屈着身子跪在廊阶下头。

    东宫淡淡开口,声音让傅开书心头一跳,“傅开书,你家老爷子身体怎么样?”

    傅开书被徐九一阵阵的血腥味呛得晕,脑子却还清醒——东宫这是要算傅家老爷子抗旨的帐罢!

    老爷子不食周粟,还不接大周皇帝的旨,皇帝心里指不定窝着大火,让东宫借机作呢!他一个傅开书的命不值什么,可今晚只要说错一句话,或许就会给傅家带来没顶之灾。

    傅开书连忙回禀,“太子殿下,我家老爷子体力不济,精神也不好,一口饭要喂几遍才能吃到嘴里。他年纪大,脑子也病积糊了,别说字儿不认得,怕是床都起不来。老爷子他不是故意违背陛下的好意,实在是身体不济,难以能胜任文书院的工作……请殿下明鉴。”

    四周的宝菱蜜合花账子花瓣一样垂下来,挡着风,东宫清艳的小脸藏在灯火的暗影里头,“这么严重?难怪不能接父皇的旨。说来也可笑,你家老爷子病成了这样,怎么还不死呢?”

    傅开书听了心里激灵灵的一个寒蝉,血嗡的一声全都涌到了头上,就听那东宫微微接着笑道,“本宫说错了么?老人家过了古稀之年,饭吃不到嘴里,水喝不到肚里,话也说不清楚,这不就是往生之兆么?本宫倒没听过谁家老人这副德行了,还能拖着活这么多年。更何况,你家老爷子活的有意思,病成这样还能把吏部尚书拒之门外。怎么,脑子病积糊这事儿还分人呢?抗旨的时候就病积糊,骂吏部尚书的时候就回神?你家老爷子这是揣着明白当糊涂,不把我父皇放在眼睛里?”

    傅开书抖如筛糠,团团缩缩的看着膝上拽成一团的波丝绸配帉,手心里头全是湿汗。

    东宫端着羊乳茶,捏着鹤喙长柄瓷勺搅了搅,拌上红糖低头一口一口喂着膝上的沉岚,“岚儿,大哥哥以前教你读三国史,你最喜欢哪一段?”

    二皇子笑嘻嘻翘着二郎腿,一口羊乳茶,一口从母后手里抢来的点心,美滋滋的,“岚儿最喜欢司马懿装病戏弄曹操那一段。曹操派人请司马懿来府中任职,司马懿恨曹操篡权独裁,便自称患了风痹病,逃过曹孟德宣召!……司马老贼胆子好大,敢给曹操抖机灵!”

    东宫欣慰的摸摸弟弟的头,漫不经心,“……傅开书,你说,你家老爷子是不是心存司马懿之志呢?”

    地上冷,那寒意一阵一阵往骨头缝里头钻,傅开书只觉得头顶有千斤重,连抬起来看一眼滴水下头挂着的红瓢宫灯都不能,灯火的颜色红的褐,乌沉沉的一片照在背上。

    这东宫如此清艳干净,看上去简直像个极秀美的女孩子,睫毛细长,眸色深凝,哪知道竟然如此棘手,如此深沉可怕,不愧是周天子从小带在身边的儿子!

    傅老爷子作为南楚旧臣,托病拒绝周天子的旨意,其实为的不就是那点子读书人面子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读了忠孝礼仪,就要忠君爱国。老爷子仗着自己是闻名天下的鸿儒,不买皇帝的帐,只不过是清高罢了……可是这么一顶司马懿的帽子扣下来,傅哪里家顶的起!

    司马懿嘴上清高,恨曹氏篡权,可他自己却在日后成了更大的逆臣!东宫这么说,就是暗指他们傅家心存篡位之心,这可不是卖弄清高的罪名,是大逆不道!

    傅开书咬紧牙关,格格的抬起脖子,看向那个不到十岁的小东宫。

    沉家的人真厉害,太子不过十岁就有如此心机,皇帝陛下也春秋鼎盛,大周朝就像一个蓬勃而强大的新生命,而旧南楚则像破碎的风烟一样,泯然化成看不见的氤氲,变成回忆,永远停止在了史书中。

    傅开书喉咙一酸。自己虽然早早就中了状元,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故国山河破碎,他却只会写些之乎者也的文章,无力挡在北周大军的铁蹄前。

    想起当初三甲放榜的那一天,他的名字高中榜。状元,多么尊贵的荣耀,是对他一生所学的肯定。然而那天,中榜士子们却毫无笑颜,人人表情凄风苦雨。

    百无一用是书生!

    同样的土地,换了江山之主,傅家现今的地位和旧南楚时不能比,事已至此,他只盼东宫顾念着点傅家世世书香的名声,别下手太狠。

    “殿下明鉴,傅家绝不敢有这样大逆不道的念头,老爷子他是……是真的病了……”

    东宫不耐烦的看着他,“少拿病糊弄本宫。今日不杀你,你带着本宫的钧旨回家。明天一早,本宫要看到你家老爷子上朝任职。若真生病了,就抬着来!”

    让老爷子出山任职?傅开书想到家里老爷子的执拗,顿时满头大汗,冷津津了一身。这旨意比杀了他还难受,老爷子一辈子认死理,皇帝的圣旨都敢不接,吏部尚书上门都碰了一鼻子灰,他有何能耐能把老爷子劝出门?

    傅开书慌乱摇头,“千岁明鉴,老爷子糊涂、性子执拗,不愿意的事情,谁劝都不行……”

    “执拗?”东宫挑了挑红润嘴角,轻轻反问了句,眼睛沉如深晦的湖水。

    檐下的水滴子丁玲玲响,一旁蜜合提花帐子旌旗般在风里撕扯的飒飒作响,东宫放下沉岚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下来,停在徐九流开的血迹边沿。

    “是,你家老爷子的确执拗。本宫听说他不食周粟,还每天关起门来锄地种菜,”东宫冷笑,“看着有气节,可惜,书读的多,也不过是个沽名钓誉的东西!”

    傅开书惊然,“千岁……”

    “不吃大周的米,难道还不喝大周的水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傅家的院子也是大周的地盘,每滴水、每颗草都属于大周……不食周粟,这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

    “真的骨头硬,就该和故国同生死。汴梁城门破的时候,多少南楚士子投水自尽,舍身殉国。你家傅老爷子怎么不去?不会是嫌水太凉吧?”

    傅开书无地自容,张口结舌的看着东宫,连不能直视的规矩也忘了。身边徐九的血腥气臭的他一阵阵恶心,月亮孤惨,东宫的脸在月色下有种莫名心惊的阴魅。

    老爷子德高望重,向来是天下士子的榜样。东宫那嘴堪比血刀子,这话一出,连皮带骨的剔掉了傅老爷子的颜面,连他这个傅家儿孙都说不出反驳的话!

    东宫笑吟吟的绞起双臂,“你家老爷子不是执拗,他是想让我父皇亲自去请他!摆出如此高姿态,不过就是想卖个好价钱!”

    “既想要忠于旧主的好名声,又想要新主子重用,当婊子还舍不得扔牌坊么?什么鸿儒?不过就是皇帝愿意捧着,乖乖当个喉舌罢了。你不愿意干,多的是人愿意干。开几家书院,挂上个人名,写几本书,作几好诗,不到一年就能造个鸿儒出来。想跟我父皇玩三顾茅庐、自抬身价的戏码,本宫看他还没掂清楚自己的分量!”

    傅开书面色苍白如纸,和死人没有两样。

    湿寒的鲜血浸透了膝下的绸裤,这一瞬间他宁肯去死,也不要听到这些赤裸裸的羞辱!那些话一字一句都是如此残忍,直接戳破了傅家脸面,刺得心头鲜血淋漓!

    他想起傅家祠堂里头宇文治的牌位,想起家里悬挂在高堂上,传了几代的四个明晃晃的大字——“之死靡他”。

    傅家的历史和南楚一样长。打从南楚开国的那一天,傅家就在汴梁扎根,为南楚皇室著书立传。

    一代一代,有人物志、有皇室杂记、有本纪、还有列传……南楚皇族历史记录在傅家人的笔头上,那一本接着一本,是笔尖上传下来的深情,刻肌刻骨。

    然而,傅家人要吃饭,要活下去。仰赖着傅家的,还有那么多的学生,那么多的亲族,他们都要生活。不但要活,还要活的好,傅家人想继续在新的王朝立足,同时保持书香门第的名声和清贵。

    东宫的话说的人那么痛,痛的傅开书无法反驳。他闭上眼,咸涩的液体滚在喉咙,不用力克制的话就难以压抑住。

    读书人大概是世上最虚伪的人种,什么都抵不过那一张薄薄的脸面。东宫话说的太通透,剥掉了傅家那张名叫风骨的画皮,所谓的鸿儒之家也不过如此,待价而沽,在用另一种方式向新皇卑躬屈膝。

    东宫将衣袍下摆甩上膝盖,用一种优雅的姿势蹲下来,垂面看着傅开书,柔声道,“你家老爷子的那点心思,父皇早就看透了。这一套你们玩不起,想保住傅家,就让老爷子趁早去跟皇上低头。”

    傅开书艰难的将额头抵在东宫脚面前的冰冷地砖上,“草民这就回去转告千岁的意思……”

    东宫浅笑柔声,那薄皮杏眼一扬,顷刻就有了极似周天子的神色,“傅开书,你要转告的不是本宫的意思,而是命令。不愿意当文书院院正,那就给本宫爬着进来,从编修当起!否则本宫就封了傅府,让你们活活饿死。不食周粟?本宫就成全你一家的气节……这江山姓沉,天家有令,还轮不到你傅家说愿不愿意!”

    ******

    宫门已经下钥,傅开书只有呆在庭院里等着天亮时回家。他自然是不敢站着的,只能跪在石台下头。

    黑夜冷风飒飒,早有内侍来把他身边的徐九拖走,抬上担架蒙上白布,等着天亮送出去。

    地上的那滩血被水一冲立刻了无踪迹,值夜的太监取了白布细细擦拭地面,把每个地缝的暗红色痕迹都扣干净,洒上香砂,来回打磨。

    头上雷声滚滚,内侍们眼尖腿勤,知道东宫要留傅开书的命,便好心取来了伞给他,更给他递了一盘点心和热水。

    傅开书苦笑,哪怕肚子不饿也只好硬塞。这算是东宫的赏赐,不吃就是抗旨。他取了一块点心就着温水细细吃着,嘴里涩的苦——原来大周的粮食和水,和南楚的也并无区别。

    ……原来所谓的不食周粟,也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

    雷声划破天际,东宫正殿里面熄了烛火,宫女们放下香桃木椽子上的银钩,落下一层层月光色的帷幕。

    一片静谧,闪电将黑色泥金地面映的青,东宫睡得正沉,突然就听到啪嗒啪嗒的声音,连忙支起手臂撩开帐子。

    黯淡的光线里,小小的身影站在大殿门口,像是一团会蠕动的被子。司殿宫女提着石榴灯弯腰在一旁,那一大堆被褥动了动,朝他跑过来。

    “大哥哥……”小三皇子沉彦的头伸了出来,奶奶弱弱的声音带着哭音。伴着雷声阵阵,小家伙雪一样的脸上带着小小的泪珠,手里抱着比自己人还高的被子。

    东宫连忙下床,跪在地上将幼弟裹好,柔声道,“怎么着?”

    “大哥哥,彦儿怕打雷。”小三皇子把脑袋拱进哥哥怀里,抽抽噎噎,小小的背脊都在抖。

    司殿宫女刚要说什么,东宫就挥手打断,将弟弟抱起,连人带被子搂上床。

    东宫的被褥有茉莉香息,温暖柔软,小三皇子拱在里头只露出一颗脑袋,肉球一样趴在枕头上。

    “彦儿不怕,大哥哥在。”东宫对于幼弟总有十分的温柔和耐性,他背靠在梨花木靠上,将弟弟从头到脚摸了一遍,确定他没有出汗,才拉过被子将两个人一齐裹严实了。

    小家伙吸了吸鼻子,依偎在哥哥身侧,觉得特别有安全感,连空气都是甜丝丝的,“哥哥,雷声好大,震得我耳朵痛,睡不着。”

    东宫抱着卷成一团的幼弟,轻轻摇晃,“嗯。睡不着的话,大哥哥教你背诗好不好?”

    小家伙不想背诗,转过头去把耳朵藏好。

    东宫叹气,深凝的杏眼慢慢浮起难得一见的宠溺和温柔,自顾自轻轻的念,“一夕骄阳转作霖,梦回凉冷润衣襟;不愁屋漏床床湿,且喜溪流岸岸深;千里稻花应秀色,五更桐叶最佳音;无田似我犹欣舞,何况田间望岁心。这是曾几的《苏秀道中,自七月二十五日夜大雨三日,秋苗以苏,喜而有作》……彦儿,蒙州大旱,已经干了六个月,那里的人,天天盼雨,天天盼雷呢。”

    小家伙露出两只黑亮亮的眼睛,“那就让蒹葭姨姨去下雨呀。”

    “蒹葭姨姨又不是司雨的,”东宫轻笑,揉揉弟弟柔软的心,“就算她司雨,天人之力也不能永久依靠,总还是要咱们自己想办法的。”

    “想什么办法?”

    “修运河、调漕运……”东宫顺便就给弟弟讲了讲农事。一字一句,细细认真,刚讲到太牢、少牢的区别时,小三皇子就开始揉眼睛打瞌睡,把打雷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大哥哥……嗷!”小家伙张嘴突然惨叫了一声,小脸皱的和酸橘子一样,张嘴吐出了一颗米粒似得雪白玩意儿。

    “唉,牙掉了。”东宫立刻伸出两根指头来伸进弟弟嘴里,微微掰开那柔嫩的小嘴巴,“来,大哥哥看看,你是掉了上牙,还是下牙?”

    是下牙。米粒珍珠一样,还沾着点血。东宫命人来把那颗小牙用杏黄色绸子包了。

    “搭个梯子,把三殿下的落齿放到屋檐上去。等三殿下的新牙长出来再取。”

    把弟弟拍睡了,东宫走出殿门,站在屋檐的滴水下,亲自看着宫人把那颗小牙放好了。大雨骤歇,深夜的凉气雾一样蒙在清瓷般的肌肤上,傅开书看过去,那小少年侧面的线条温柔的不可思议。

    ******

    清晨,宫门开了,傅开书在庭院里头跪了一夜,膝盖硬的打都打不直。

    既然已经注定要低头,那就干脆低的彻底一些。傅开书在见到东宫的时候,整肃衣冠行了君臣拜见的大礼,“草民回家,定然向老爷子转达千岁钧旨。不管老爷子什么态度,草民都任凭殿下差遣。”

    “你倒也通透。”东宫点头轻笑,走过来“听说,你曾是旧南楚的新科状元?留在家也可惜,来本宫身边做个洗马(正经官职。不是给马洗澡的!)罢。”

    傅开书立刻领命谢恩。东宫笑意加深,亲手扶起他,“如此,本宫日后便也要称你一声傅家哥哥,从此以后就是肝胆相照的兄弟,你也不必在本宫跟前拘礼。”

    傅开书苦笑。东宫千岁之尊,跟下人嘴巴上谦和,那是做样子。他要是头脑不清把这话当了真,那就是自己作死不长眼。眼前的这一位,不久前还威胁着要封了傅家,活活饿死他们满门,转头就亲亲热热的称兄道弟……敢信吗?

    皇帝要会说话,臣子也要会听话。谁家臣子也不敢听两句好话就飘飘然,不把皇帝当外人。这东宫,也一样是个惹不起的主。

    故此傅开书一点礼数也不敢省,趴伏在地上行九叩大礼,正式定下了君臣名分。

    东宫知道他是个心里有数的,淡淡颔,不再多言,“去办你该办的事吧。”

    ……

    朝阳照亮了湿润清凉的地板,傅开书的背脊都被夜晚露水蒙湿了,他挪动着僵硬的双膝,转身一步步走向宫门。

    汴梁宫里的青草还如旧时离离,然而触景生情,再也不是当初模样。朝阳照的白云浅红色的霞云,宫人们忙了起来,从他的身侧小跑着流过,宫墙一溜被雨水打的殷红,还是南楚时候的精致繁华,兴庆湖流沙湖堤,白鹤咽泳。

    傅开书从没有一刻如此清晰的认识到,江山易主。

    宇文氏的时代已经结束,云浮名散,这是一个海清河晏的时代,是属于沉家的天下。

    不久,朝中就传来了消息。傅家长孙,南楚时代的新科状元出任东宫洗马,代表傅家上书,对周天子俯。

    很快的,皇上御旨再下。这一次,傅老爷子打开了府门,颤巍巍的来到天子面前三拜九叩,接受了文书院编修的职位,终生兢兢业业的为大周编纂修书。

    大周朝开国的这一次小事,就如同水沫一样在历史中湮没了,谁也不会在乎风云激变中一家书香门第的浮沉。能在青史上留下一个名讳,就已经是无上的荣幸。

    傅开书一生都是沉乾的近臣,克勤克俭,毕恭毕敬。

    他不仅在朝中遵沉乾的命,在朝下也一样。

    东宫留在汴梁治楚,他跟着呕心沥血;东宫扫荡逆党,他一起跑前跑后;东宫理政,彻夜不眠灯火不熄,他就静静躬在门外;东宫闲了赏玩字画,是他去古玩街寻找稀世的孤本……

    然后,眼看着东宫长大。亲眼看着他和另一个人抵死纠缠;看他满城大索,倾巢而出捉拿那人;为他一马当先,冲散了那人的喜堂;在他大婚的时候,亲自在内务府张罗安排,力求尽善尽美。

    傅开书算是东宫的近臣,但他明白,自己并不是东宫心里信任的人。东宫不会拿个小小的洗马当回事,只不过觉得他养的熟,用得顺手罢了。所以,他一辈子的职位也没有升的很高。

    细细想来,他这一辈子对东宫说的最多的两个字就是“遵命”。

    不过,唯独一件事,他对东宫说了“不”。

    东宫为了平衡势力收拢人心,曾让他去娶青州盐商家的女儿,为盐课改制而铺路。他这辈子就这么一次,拒绝了东宫。

    东宫不以为意——他傅开书不愿意,多得是人愿意。

    ******

    ……所以其实,有些坚持,只不过是他自己一个人的罢了。

    人生路走到最后尽头的时候,家里的人问傅开书,他死后想要在碑上刻些什么,傅开书只是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最终留在石碑上的,不是傅开书的官位,也不是他的名号,亦不是他的传记,而是一片空白。

    这一生,有人尊他为鸿儒,也有人骂他骨头软。有人敬他才大如海,忠心耿耿辅佐主上,也有人骂他旧国才破,便转头对大周摇尾巴,当新皇的走犬忠狗,毫无读书人的气节。

    没关系,任人去说。

    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明白,他这一生多么矛盾,充斥着痛苦。

    没有人知道,比起傅家老爷子,他才是那个为南楚破灭而痛入骨髓的人,他是真的为了锥心泣血,夜不能寐。他就是这么一个迂腐的人,大周再繁华,始终不是他自小印在骨子里的故国,他活着,只是为了傅家。

    更没有人知道,他是多么高兴自己官职升的慢。只有这样,他才能时时刻刻在东宫身侧服侍。

    是啊,谁能想得到呢?那年灯花如昼,他和徐九战战兢兢的来到东宫青石台阶下,那个清艳冷峻的少年慢慢的转过身来,袖口挽在手腕间,清瓷一样的白皙肌肤,莞尔一笑。

    顷刻间,神为之夺。

    从此,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