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蒹葭 > 章节目录 心刃8
    青帐里金樽薄酒,白衣轻裘。雕漆宫灯在头顶结着雪白的长长穗子,烛火浮动着琉璃灯青色的光。

    皇帝把办事的地点挪到了丞相帐子,所以一干重臣就都在这里,可大家都知道皇帝心情不好,谁也不敢撒开了高兴。

    外面闹成一片,可是皇帝本人毫无表情。

    有个传事的小太监自告奋勇出去探了探,回来禀报,“皇上,徐宝林和宸妃娘娘闹起来了。”

    沉络细长的指头抚摸着眼前的蕉叶冻石盏边沿,漫不经心的刻画着,似是没有任何反应。

    小太监左右看了看,抓抓脑袋,“似乎是徐宝林对宸妃娘娘出言不逊,惹怒了宸妃娘娘,娘娘在叱责徐宝林。”他语调顿了顿,又状似无意的补了一句,“曾婕妤撑着病,在忙着劝架呢。”

    沉络闻言,缓缓掀起雪白的眼皮看着那小太监,漆黑睫毛的阴影长长投射在眼底,有种莫名的深长意味。

    美艳天子淡淡微笑,“……曾婕妤?”

    一旁的曾茂年赶紧诚惶诚恐的站起来,跪地,“回陛下,是老臣的孙女,和宸妃娘娘一批进的宫。得蒙皇上圣恩,封了婕妤,现居熙宁宫。”

    曾茂年乃是书香之家出身,很有学问和名声,六十多岁的年纪,已经是闻名天下的鸿儒。

    当初皇帝后宫选秀,豪门士族的闺女没有留几个,反倒是选了些寒门和书香门第出身的女孩儿进宫。曾婕妤作为曾家长孙女,获封婕妤,已经是北周后宫里面比较高的位份了。

    只是,曾茂年自然是不满足的。都是寒门出身,凭什么江烨就可以凭借宸妃青云直上,而他就得一直呆在国子监里头?

    秋闱过去,春闱就在眼前了。北周官员采用科举选拔,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高官。他只有当上春闱科举的座师,日后才有可能升到中书省去。北周一共有两个德高望重的鸿儒,一位是他曾茂年,另一位也是个寒门出身的清贫翰林,那么,皇上会选谁作为春闱的座师?

    书香世家是寒门,曾经被慕容家压的死死的。他们和普通世族不一样,根基薄,靠吃皇粮过活,也没有大权可谋。但,书香门第满门清贵,对天下士子、清流和读书人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一门里,怎么着也能出几个御史言官。

    此次春闱,皇帝提名了两位寒门出身的座师人选,倒也不是看在学识的份上,只不过是以此给某些书香世家一个契机,让他们自动从慕容家身上剥离下来而已。脑袋灵光点儿的,立时就能反应过来皇帝的意思……这是要抬举寒门了!慕容家的颓败人人都看在眼里,被皇帝铲除是迟早的事情,从此以后,寒门背后的靠山恐怕就是皇帝了!

    谁愿意放过这个投靠皇权的机会?春闱座师的职位,曾茂年是下了死力气在争,可惜,一直到现在,皇帝也没有明确的倾向。于是,曾茂年难免就把脑筋动到了宫里的孙女身上,指望着她能挣出头,好替自己吹吹枕头风儿。所以……所以最近,曾茂年和曾婕妤的联系很是频繁,也暗地使了些小伎俩。

    沉络听完传事太监的报告,垂眸看向曾茂年,捏着手上的黄绢折子,毫无笑意的勾了勾唇。

    “以下犯上,不识尊卑,徐宝林算是活够了。”皇帝冷笑,“曾茂年,朕看,你也活够了。”

    曾茂年惊得差点从地上直跳起来!他咽了咽口水,背脊一紧,被皇帝看的汗毛森立,“……陛下?何出此言?”

    “还装傻?”皇帝手上的茶盏二话不说当空砸下来,正面命中传事小太监的面门!直直把人砸出去十几米。小太监哀嚎一声,瘫在地上,已经没有出的气了。

    “陛下!陛下保重圣躬!”曾茂年被这血腥的一幕吓得腿肚子直打结,也不知道皇帝看透了他多少小九九,只好哆嗦着身子死死贴在地上,牙齿格格打战,强自辩白,“老臣有罪!不知道哪里冒犯了圣上,还请圣上明示……”

    沉络看着被砸到血肉横飞的小太监,阴鸷的勾了勾嘴角。

    好个曾茂年,好个曾婕妤!——那晚,江采茗想要爬上龙床,曾婕妤立刻就生起了病,还以此作为由头将宸妃调离皇帐,给江采茗争取够了时间,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

    江采衣刚刚失宠,徐宝林就来闹事,闹事不说,还闹到他耳朵里。一个传事小太监,居然敢在御前多嘴多舌,话里话外的抬高曾婕妤——抱病劝架,多么贤良淑德!这祖孙俩算盘打的可真好,你方唱罢我登场,一环套着一环!

    “朕御极十几年,还没见过这么会办差的太监!”沉络摔掉手里的漆金折子,命人将那半死的小太监拖了出去,“曾茂年,你灌了多少银子给他?”

    曾茂年魂飞魄散,没想到私底下如此细小的动作也瞒不过皇帝的眼睛,登时觉得天旋地转,汗津津的趴跪在地上!

    这事儿说起来,还跟懿德王府的尤庶妃有关系。尤庶妃是曾茂年的外甥女儿,小门小户的书香人家出身。尤家败落后,她就进了懿德王府,人倒是很得懿德王爷宠爱,只可惜,懿德王府里有个小郡主沉梓熙,横行霸道,压的尤庶妃喘不过气来。

    尤庶妃日子过得苦,不知怎的,就跟宋依颜给搭上了线。一来二去,宋依颜就把将江采茗送上龙床的计划告诉了尤庶妃,请她一同合计。

    好嘛!尤庶妃得了消息就赶来通知曾茂年。恰好春闱就在眼前,曾茂年心里急得很,眼看着曾婕妤在宫里没有出头之日,正找门路呢,得了这个消息立刻如获至宝!想到能扳倒宸妃,曾茂年高兴的差点跳起来!他立刻就通知了宫里的曾婕妤,让她里应外合的作病拖住江采衣,好给江采茗充足的时间爬上龙榻。

    ——江采茗成不成功无所谓,反正只要宸妃因此获罪失宠就好了!

    事后,曾茂年又给这小传事太监塞了不少银子,让他不着痕迹的往皇上面前递话。这不今儿一早,外头就给导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戏!

    曾茂年吓得抖若筛糠。他本来是想趁机推出曾婕妤,让皇帝对孙女儿有个好印象的,哪知道弄巧成拙,被皇帝一眼就给看透了!

    皇帝靠在苏倾容的肩上,肩胛由于俯身的姿势而微微隆起,犹如两片浮起的蝶翼,他指头拨弄了一下垂在肩膀上未束的头,黑压在白色的锁骨和红色的轻纱上,分外触目,只是神情冷若冰霜,看不到一丝温和。

    “周福全,去传旨。徐宝林直接赐死,至于曾婕妤,”沉络冷笑一声,“既然身体不好,就降为选侍,老老实实呆在寝宫里治病。你曾家若不放心,直接回去养也可以!”

    曾茂年闻言顿觉五雷轰顶!养病!说得好听些是养病,其实不就是软禁么?更甚的,皇上这是要把孙女儿直接赶出宫了!如果真的走到这一步,曾家以后还有何颜面在朝廷里抬头做人!

    曾茂年老脸颓败的如同被青灰抹了一层,痛哭流涕的拖着肥油油的肚子,几步蹭到皇帝脚边,“陛下!求陛下开恩啊!曾婕妤进了宫,就是陛下的女人。她是从曾家嫁进宫的,怎么有脸再回家去?……这是要了她的命啊!一切都是老臣的错!求陛下看在老臣薄面上,给婕妤小主留条活路罢!”

    皇帝浅浅扬起微挑的凤眸,眸底的温度没有暖上一分,五指直接扣在曾茂年的脖子上,狠劲一抓,差点捏碎了他的下颌骨。

    “没有直接赐死她,已经是留你面子!曾茂年,别以为朕不知道,为个春闱座师,你这三个月来的小动作就没停过!礼部侍郎的祠堂里现在还摆着你送的紫玉观音。别告诉朕,那是你用一年二百两的俸禄买的!慕容家还没倒,你的心倒变大了,一个婕妤,也敢拿自己当皇亲国戚,敢情满朝都是朕的老丈人?”

    曾茂年吓得直倒气,险些厥过去。他万万没想到,皇帝连他在暗地里的私交打点都了解的一清二楚!那尊紫玉观音价值万金,是他封在寿礼中,悄悄给礼部侍郎送去的,压根没有外人知道。皇上这一番敲打,就是在警告他平日朝里的一举一动,陛下统统若指掌!

    曾茂年背后的凉汗聚成了小溪,连厚厚的朝服都浸湿了,不断磕头求饶。

    沉络松开着手指,微微冷笑,眸底杀机微现,“别说家财,就连你来钱的路子朕也一清二楚!你也算个鸿儒,读书读出个黄金屋来朕也不多过问。但你若想把手伸到朕的后宫里,那就是好高骛远,百日梦!”

    “陛下……”曾茂年抖若筛糠,满身湿汗,隐约就觉得脖颈微微疼,脑袋快要保不住了!

    “……罢了,你下去吧。”一直默不作声的苏倾容终于开口,手掌无声的搭在皇帝肩上,微微的按住了他。

    苏倾容摆手示意闫子航送曾茂年出去,临走前淡淡看了曾茂年一眼,“以后,少在皇上跟前抖机灵。春闱座师的人选,皇上自会决断。你不必使这等手段,更别在皇上面前玩什么小心思。”

    ******

    曾茂年唯唯诺诺的退下,人到了帐子外还觉得手脚软,呼哧呼哧的直喘气,只觉得自己白捡了一条命……方才陛下那眼神,分明就是想杀人了!

    “哟,被皇上骂了?”一声轻佻而柔和的男嗓传来。

    曾茂年转头,看到慕容家的二少爷慕容云鹤懒洋洋的趴在栅栏外的粗壮木桩子上,趣味盎然的看着他狼狈的模样。

    见到慕容云鹤的刹那,闫子航漆黑清冷的眸底有一丝阴暗的震荡。

    慕容云鹤仿佛看不见闫子航一般,继续笑嘻嘻的看着曾茂年,“曾大人呐,你稍微悠着点。皇上不愿意看到我们世家结党营私,难道就愿意看着你们这些寒门结党么?寒门比起世家来,更缺少根基,皇上想收拾谁,还不是顺手的事儿?”

    曾茂年被他说的老脸透红,狼狈的拱了拱手,撵狼似的跑了。

    慕容云鹤托着下巴,这才转头来看闫子航,对年轻的吏部尚书大人微微一笑。“老曾大人为了春闱座师一职蹦跶了几个月,可惜,全是白忙活。”慕容云鹤弯起黑眸,袍袖细软,凉凉滑过湿漉漉的木桩,漆黑眉目幽幽顾盼,“皇上真正属意的人选,恐怕是尚书大人你吧。不过而立之年就能获此殊荣,闫大人前途无量。”

    白日里草香幽微,雨声绵绵无尽,闫子航一语不,撑一把青伞,越过慕容云鹤的肩头,看向遥远的猎场上,那里,有他亲手挂满的一树花胜。

    那年的雨就是这样细柔,他和慕容云鹤还年少,两人站在灰色的城墙下,抬头就看到了那个可爱的姑娘。她那么少有,少有的,让人心口会溢满纯真,憧憬和美。

    “尔敏,你会娶我吗?”她曾经问他,头顶是雪压压一片白梅。

    “会。”那时他这样回答,坚定的一塌糊涂,“只要我还爱你,还想娶你,就会在秋天的树上挂好花胜。小盈,你什么时候想嫁给我了,就去把花胜取下来。”

    然后呢……然后她嫁了,只是,和他无关。过往的全都收在暗中隐隐藏了,此时一点一滴,都流失在茫茫的雨声里,哀伤而迅忽。

    每年秋天,花胜还是会挂在树梢,只不过独自秋风舞,伊人空悠悠。

    看着慕容云鹤,他有很多话想要问出口,例如她过得好不好。可是终究,他依旧选择缄默,只因为多问一句话,或许都会造成慕容云鹤的愤怒和猜忌。所以最终,他只是面无表情的沉默着,顶着慕容云鹤阴鸷的目光转过身去,背对着,渐行渐远。

    ******

    朝臣们都退下了,空落落的帐子里,只剩下北周的丞相和天子。

    小雨似乎无穷无尽的在下,繁华散落,一季梨花开谢成满天的绯白绝色。

    苏倾容转头向窗外看去,远处的栅栏外,玄甲卫层层围立,而宸妃还没有离开。

    她孤身坐在枯枝蟠扎的老梨树下,仿佛从开天辟地起便等待在那里。低垂着颈子、白皙单薄的肌肤透出漆黑丝,就连身后开败了梨花的枝桠,都裹着水珠,单凉的在风里颤抖。

    “络儿,那个丫头还没走,你真的不出去看一眼?”苏倾容看向沉络,满头青丝软软的一弯云似的兜着,乌黑流水般泻下来,漆黑的眼深若三千弱水,直直凝视着他。

    沉络漫不经心,烛火流金,苍天尽碧,他斜靠在窗棂上,宛如盛放的艳红火焰,任何人都碰触不得。

    这时候周福全正好端上了养身的茶汤,“皇上,这几日您一直睡不好,用些参茶吧……”

    皇帝细长的指头捏起茶盏盖,里面是清澈淡黄的汤水,沉络毫无兴趣,厌仄勾起杏仁参汤茶盏子,将那香浓的汤汁全泼进青牙倭尊口洗里,案上的御膳更是一口都没有动过。

    周福全见了,心疼的直抹眼泪,砰咚跪下,“陛下!您可要千万保重龙体啊!几天几宿的不睡,膳也不用,这样下去,铁打的身子也吃不消……”

    沉络冷冷瞪他一眼,“嚎什么嚎,朕死不了,滚!”

    周福全再也不敢冒死劝谏,赶紧领着侍膳的小太监收拾好满桌完好的御膳,却行退下。

    苏倾容微淡挑了挑嘴角,低着头,乌亮的黑色丝柔软的覆盖着雪白而优美的颈项,那双在烛火中带着琉璃色的眼睛温柔的看着北周年轻的天子。

    皇帝眼里带着寂寥的味道,却仿佛被漫天的清冷压下。外面,宸妃日日来请安,和皇帝只隔着不到百米的距离,人就在触目可及的地方,可沉络却一眼也不往窗外看。

    远处细雨绵绵中,伫立着一栋朦胧白雾中的千层鼓楼,鼓楼上燃着灯笼,在雨雾里透着光。

    苏倾容走去沉络身边,层染的菩提叶青缎软软拂在脚面上,湖水色的驼绒地毯洗净了所有声响。他伸过手来,轻柔挽起皇帝满把乌檀木般漆黑的长,然后,把他的面颊轻轻按在肩膀上。

    沉络额头抵着苏倾容的颈边,手指紧紧抓住了他的肩。苏倾容肩周处被他抓的隐隐一阵狠疼,然而他只是微微皱眉,却没有避开,任皇帝抓着。年轻的天子闭上了睫毛,连吐息都泛着寒凉。

    江采衣……

    日日的念着,每念一次,就会更恨上一分。那个绣囊,那缕银是他心里的病,每根银丝都像又细又利的刀,割得他犯血。

    江采衣……她刚刚入宫的时候,他早就知道她满口的情意全是假的。可那时候不计较,现在却忘不掉。心里那样喜欢,到这个份上,只恨不得她从头到尾都做得最好,恨不得她从一开始,就是全心全意。

    苏倾容伸出手去,手指滑过年轻皇帝的耳畔,掠过顺滑的丝,最后压在沉络的背脊上,犹如一个隐约的拥抱。

    这个绝代美貌的年青人,曾经只是个孩子。刚刚从萧华宫接出来的时候,粗衣蓬,食不果腹,然而丝毫不掩天香国色,圣君之质。

    这个孩子刚刚接来身边时,眼睛总是沉沉的抿着,细细手指握在掌心,眸底倒映着萧华宫外三千尺深水梨花,冰冷刻骨。

    然后,他一点一点领他上龙座,一步一步带他临天下,将一个六尺之孤,带到如今这般模样。

    沉络很小的时候,曾经问过一次自己的父皇——昭和帝的事情,问过一次之后,就再也不问了。他曾带着他,于城门上火轰瓦剌军,将他的父皇烧成了飞灰。那一刻,是小小的天子亲口下令,杀掉了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然而,却没有人知道,那把火是不是把他心头最后的一点人情也烧成了灰。

    ……再后来,他不是没有察觉到美丽少年深深的倾慕,但他知道自己不回应,沉络不会勉强,于是一盆雪水浇寒了他的依恋。

    这个美丽的孩子长大了,成就一代帝王,骨子里却是偏激的爱和恨。不是被他放在心头的人,不会被他逼上这两极。他有什么,就一定要捏的死紧,定要那人每一丝每一豪都握在掌中,片刻不能偏离。

    苏倾容微微一笑,捏起桌上画盏斟茶,蹙眉忍着肩上越尖锐的痛楚,静静空气中只有茶水流泻的声响。

    他只问他,“络儿,外头跪着的那个丫头,你喜欢么?”

    沉络一手抵着额头,五根白皙手指都插在额头的长里,闭着长长的睫毛,冷笑,“喜欢。然后呢?”

    “……没有然后。”

    茶在幽凉的空气里泛着白雾。

    既然喜欢,就没有然后了。

    她做错了事,伤害了你,你就可以不喜欢了么?

    ……这就是情。可改死生轮回,可动四肢百骸,只能孤注一掷。其中的酸甜苦辣,各种滋味,这个他亲手带大的孩子,如今也必须一味一味,亲口品尝。

    ******

    “徐宝林这回是活不成喽。”

    周福全出了帐子,一边将皇帝的口谕递下去,一边啧啧摇头。扭头看向细雨里面石头人儿一样默默等待的宸妃,老太监心里直叹气儿——这丫头,真真是皇上的心尖子。不过就是被奚落了个一两句,瞧把皇上心疼的,简直恨不得当场捏死徐宝林和曾婕妤。

    周福全也算是看着沉络长大的,眼见皇帝一日日的和宸妃闹着,心说不出的难过。唉!两头伤心,都不好过,这又算是虐待谁呢?

    身边的小太监瞧着手里一口都没动过的御膳,脑子活跳开了,灵光一现,“周公公,皇上成日这样折腾自己的身子,不是个事。不就是女人么?要不,小的再找个漂亮娘娘来,哄皇上开心?”

    小太监一副很有心得的样子,“公公你看,宸妃娘娘柔情似水,但是单薄了点。咱们是不是该给皇上换换口味了?找个骚点、辣点的美人来伺候,兴许皇上口味一改,也就没那么糟心了……”

    周福全冷冷吊着眼梢儿,呸了一口,“不长进的瞎眼尾子!你当是给咱们皇帝上菜呢,还酸的辣的苦的咸的!宫里的女人就那么几样,你省省吧你!”

    小太监抓抓脑袋,“如果宫里的嫔妃不行,可以从外头找啊……”

    周福全一个拂尘柄敲过去,“个二傻子,赶紧滚吧,这么馊的主意你也敢提!外头找?有本事,去找个比皇上还漂亮的女人来!否则就趁早打消这念头!六宫里谁给你好处吃了,胆子肥成这样?传事的小林子在陛下面前提了一句曾婕妤,直接就被砸出了脑浆!前车之鉴,看见没有?……这会儿,还轮不上六宫打陛下的主意!”

    周福全重重跺脚,两下教训完小太监,又很是无奈的松了松酸痛的肩膀。

    唉,后宫就是个钱塘潮,眼看见前潮快失势,后潮那是劲赶劲的往上拍!非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踩着别人脑袋上位不可!后宫的嫔妃们盼皇宠,盼的太急了!她们还以为皇帝和宸妃闹上一场,江采衣就能失宠呢。

    周福全咂摸着这些门道,一个劲摇头。皇帝的后宫清冷,本以为那些扔在灰窝子里的妃嫔们都过惯了没男人的清净日子哩!得,没想到宸妃这里稍稍的动静了一下,她们就像惊蛰后的虫儿一样活泛起来了。

    活泛个屁。老公公心里明白,这会儿谁蹦跶着往上凑,谁的脑袋搬家。皇帝那是什么样的人?六七岁上就跟着丞相在金銮殿上和一众朝臣斗法拿权,瓦剌人逼到鼻子下头,都没有皱过眉。如此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拿稳了朝政,独断乾坤,想做什么,朝堂上已经无人胆敢置喙。

    从小到大,谁见过他这样失态?还是为个女人!

    旁的不说,就皇上那样貌,扫一眼就能让人掉魂,随便瞄眼镜子就能艳压六宫粉黛。若不是心里真喜欢,哪里愿意天天夜夜的往龙床上带!又怎么会动怒成这个样子!

    ******

    春秋开落,夤夜闪烁,深秋之末,入夜月凉如水。

    雨停了,入夜的猎场十分热闹,像是有无数的蚊虫蝼蚁,蝉蛹蟋蟀,从地底草丛间细细密密爬涌而出,嘈杂伴着欢笑。

    远处的帐子一顶接着一顶,灯火渐次亮了起来,照的万里草场如同染了金黄的绢。水边最高的鼓楼之上,那铁柱撞击青铜的声音沉闷的传来,在深秋的夜里如同迟暮的呻吟一般,冷冷的,没有温度的,响了几声。

    灯红酒绿,玉杯交错,舞女衣袖翩飞,丹红色丝薄的袖子后面,媚色斜飞、歌姬描绘着粼粼金粉的眼角间流淌比醇酒还更醉人的妩媚眼色,一个旋身,和着士大夫们如意击节的声音,铜壶滴漏,长夜永昼。

    江采衣远远的绕开那片热闹,孤身走在曲水边。

    明日,围猎就结束了。回宫之后,她还有没有再见他一面的机会?

    衣袖旁,几只莹莹的蓝色虫儿围在身边浮动,是萤火虫。

    “玉儿,是你吗?”江采衣伸出手去,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停在她指尖,仿佛很是担忧的震着翅膀,微微的震动声仿佛低低的哭泣。

    “玉儿,姐姐好想你啊。”她捧着那小小的虫子,席地坐下来,小虫很乖的趴在她手上,尾巴点着柔蓝的小小火焰。

    “玉儿,宝贝,你在哪里?”江采衣缓缓抚摸着小虫的背脊,“如果你能入梦,就告诉姐姐你在哪里吧,好么?不管你在哪里,姐姐一定会去找你,绝不再让你受一点伤。”

    “玉儿,如果你在就好了,姐姐不知道怎么办,这一次,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那只小小的虫儿从指尖飞起来,围着她的头顶旋转,然后似乎犹犹豫豫的往旁边的竹林里面飞。

    她跟着那小小的萤火虫,走近竹林,鼓楼的拱门扣在一丛青青竹子间,像是在山水中抹了一道白。月亮半藏在云里头,幽幽然的,连光都带了温度,抚在皮肤上冰凉冰凉的。

    竹影森森,她本来也没有多看,只是眨眼一闪,犹自就定住了。

    月光下淡淡的一个身影,艳红优美,不知是在赏月还是在等人。

    沉络靠在鼓楼月白的门柱上,身姿挺拔如竹,淡淡抱臂垂眸,后脑抵着玉色的壁石,枕着一头乌亮柔软的长长黑,只露出长睫掩映下美艳绝伦的侧脸。

    想不到,渴盼了几天的人能在这里巧遇。一瞬间,漫涌而上的眷恋和思念让她定在原地,泪盈于睫。她贪婪的凝视着,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他一定不想见到她,所以她要藏好自己,小心呼吸,不要惊扰他。这样,只有这样,才能再多看他一会儿。

    皇帝月光下的神色淡漠,似乎没有现她。

    江采衣觉得五脏六腑都烧成了炭火,连筋骨都泛起痛楚,她微微颤抖着唇,一瞬不瞬的看着。眼泪糊了视线,就一遍遍擦掉。那样专注、那样不舍的看着,只一眼,就觉得从地狱里升天,从指间处回暖。

    ……原来,连看他一眼,都能让她这样心碎,这样不舍,像是怕梦碎了一样小心翼翼,生怕绞碎了这份平静。

    以前日日能相见的时候不觉得,直到突然有一天,当连看他一眼都成了奢求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过去自以为是的豁达简直就是笑话。爱一个人,少见一刻都是折磨,才过去九日,她就已经觉得像是过去了五六十年,每一分、每一秒,都拉的犹如十辈子那么长,那么荒凉。

    她不知道这样多早晚是个尽头,九天,就像过完了一生。她每日痴痴的守在门口等着,每个风吹草动都要扯心动肺。以为他来了,惊喜的心口直跳,现他没有来,整个人便枯作尘灰。几日里大悲大喜,五脏都虚浮着,空落落的荒茫。

    周福全跟在皇帝身边,看着两人隔着一川竹林,两处沉默,不禁叹息。这情字是个什么玩意儿?生生就要折磨死人。宸妃烧昏倒,皇帝明明连政务都处理不下去了,匆匆赶到皇帐外,却怎么也不肯进去,咬着牙候在外头,宁愿隔着一层薄薄的帐子心疼,也绝不进去瞧一眼。

    这会儿,分明就想得不行,心里揪着宸妃的病,从丞相的帐子出来后步步拐弯,硬是绕到这里等着,等了几个时辰。费这么大劲,就为隔着幽幽竹林瞧她那么一眼。

    ……到底是何苦来哉?

    周福全自然是不懂的,沉络自然也不会解释什么。他阖上凤眸,背靠着身后的木柱,苦笑,枕着一头漆黑柔长的黑。

    月色在一片黑暗里湮灭而去,再也不见。西风凋碧树,足底的青石长阶,幽幽通向碧竹深处,荒凉的仿佛染尽生离死别。

    江采衣站在原地,看着他那修长淡然的身影在泪水中慢慢模糊,远处的太监躬身提着暗黄的石榴宫灯,投下浅浅柔光。一片夜风里雪白梨花伸展到天际,开成荼蘼,他殷红的衣裾拖曳过脚下,夜色也掩不尽一片妩媚的落影。

    幽凉的风飒飒响着,两个人,两种心思。隔着短短的距离,却无法彼此靠近。

    这就是情。

    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百转柔肠冷如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