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公主驾到(六)
    他已经打定主意,如果她说更喜欢南初,这会儿他就直接出去把那人一剑杀了。

    苏锦书装模作样地沉吟半天,一直到沈沅几乎要暴起的时候,这才忍不住笑出声来,将头埋在他怀里拱了两下,软软道:“我自然还是更喜欢裕之哥哥啊。”

    沈沅僵住,心中的喜悦和身体的感知同时冒出来,按下这个浮起那个,不由惊慌失措。

    “快……快睡吧。”他讷讷地道。

    怀中的女孩不再说话,出浅浅的呼吸声,一眨眼便睡熟了。

    他保持这个姿势不敢乱动,像一块僵硬的木板,睁着眼睛挺到天色白。

    有人小声叩门:“公主殿下,陛下过来看望您了!”

    沈沅的身体更僵硬了。

    “公主,快醒醒!”他低声喊她。

    苏锦书迷迷糊糊地蹭了蹭他胸口:“做什么……我困……”

    “陛下来了,我们……我……”他急得额头渗出细汗,如果被陛下现他们两个人同床过了一夜,只怕会雷霆大怒。

    昨天的事情,他身上的嫌疑还没洗清,再加上今天这事,他这辈子都别再想娶她了。

    苏锦书睁开双眼,也有些慌:“啊?怎么办啊?”

    两个人兵荒马乱一通折腾,外面陛下的声音已经响起:“桃桃,醒了没有?寡人进来了。”接着,有脚步声响起。

    苏锦书咬咬唇,指指床下:“裕之哥哥,你先躲一躲!”

    沈沅立刻利索地钻了进去,十几年来丰神俊朗举止庄重的太子殿下头一次这样狼狈。

    苏锦书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父皇,怎么这么早过来看儿臣?”

    陛下爱怜地令她坐下:“昨夜寡人便想来看你,听人说你已经歇息,才勉强捱到早上,桃桃,你吓坏了吧?”

    苏锦书摇摇头:“只是一场虚惊,睡了一觉好了许多。”

    陛下面色威严:“寡人本来看那沈太子对你呵护备至,还曾想过把你许给他,经过昨天的事,哼!”

    床底下的沈沅闻言一惊。

    苏锦书已经撒起娇来:“父皇,那和他有什么相干?是我央他带我去骑马的,下手的另有其人,不能怪他。”

    陛下察觉到女儿的态度和往日不同,迟疑道:“桃桃,你今日怎么替他说起话来?难道你……”

    沈沅也竖起了耳朵。

    苏锦书脸色微红,嗔道:“父皇,儿臣还小,没有想过这些,只是他绝不会害我的!”

    将陛下送走后,她慌忙趴在地上往床底看:“裕之哥哥,我父皇走了,快出来!”

    沈沅爬出来,身上沾了些尘土,神情却极松快:“公主,你肯信我,我很高兴。”

    苏锦书微垂蝤,过了会儿低声道:“裕之哥哥,你以后可以唤我桃桃。”

    这两个叠字在他口中滚过几遍,方才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地吐出来:“桃桃。”

    桃李沐朝晖,春风入罗帷。

    相聚的日子,倏忽即逝,陛下寿辰过后,西齐来信催沈沅回程,直拖到不能再拖,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临走前,他专程来找苏锦书,递给她一个竹编的小篮子,篮子上盖着一块滚雪细纱。

    苏锦书疑惑地揭开,和里面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咪看了个对眼。

    那猫也就两三个月大小,双瞳一蓝一黄,十分美貌乖巧,怯怯地看着她,出“喵喵”的声音,奶声奶气。

    苏锦书一眼便喜欢上了,惊喜地抱出来,放在掌心轻抚,抬头对沈沅笑:“裕之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猫?”

    沈沅温柔地看着她:“我记得你小的时候养过一只,后来病死了,伤心地哭了很久。”

    那时候的她小小软软的一团,脸颊挂着泪花,让人直恨不得把这世上所有美好的东西双手奉给她,只求能换来她一笑。

    她渐渐长开,越来越美,隐隐有倾国倾城的风姿,他却越看越觉得心中慌。

    如果可以,真想一直就这样守着她。

    然而,西齐不比东周,他兄弟众多,犹如虎狼围饲,自己这个太子之位坐得并不算十分稳固,这次在东周停留这么久已经是极限,父皇多次来信,言语间已有不豫,他只能回去。

    “桃桃,你等我,最晚明年,我一定再来看你。”这段时日,两人相处融洽,他心中不知有多欢喜,然而在欢喜的同时,又愈加害怕一切是镜花水月,终成一场空。

    患得患失,关心则乱。

    苏锦书点点头,恋恋地一直将他送到宫门口,撒娇道:“裕之哥哥,你记得给我写信啊!”

    她的眼角瞥见一方玄黑色的衣角,在宫墙的转弯处徐徐随风飘动。

    沈沅到底没忍住,弯下腰来轻轻抱了抱她,柔声道:“我每天都给你写。”

    苏锦书乖顺地点头,招手送他上马离开,直到连影子都望不见了,这才神色郁郁地往回走。

    没走几步,便被南初拦住了去路。

    他的脸色颇有些难看。

    他本以为上次设计救下她后,一切便能回到前世的轨迹,她会不顾一切地爱上他,心甘情愿为他肝脑涂地。

    可是,除了自己的用度待遇有所提升之外,别的什么都没变化。

    刚开始,他以为是她害羞,不大好意思那么快主动接近他,所以很是耐心地等了一阵时间。

    可是,一个月过去,他渐渐沉不住气了。

    “公主。”南初声音阴沉,暗蓄风雷。

    换做前世,他摆出这样的脸色和口气,她一定早就被吓得六神无主,语无伦次。

    然而,苏锦书眨了眨眼,露出个客气的笑容:“原来是南初太子,好巧。”

    面对他的时候,和刚才对沈沅的情态,全然不同。

    南初心底涌起一股没来由的火气,几乎按捺不住,他努力调整好神色道:“很巧,公主这是要去哪里?”

    “本宫要去校场上课。”苏锦书道,她自感原身体质太弱,近来每日都会去校场练习射箭,同时修习一些基本的防身之术。

    南初皱眉:“公主金枝玉叶,自有护卫来护你周全,如何用得着亲自上场?”

    苏锦书摇头:“世事难测,以防万一。”

    南初正待再说,心中陡然一突,想起前世她死时的情状来。

    那时她接受不了他后宫诸多妃嫔,主动请入冷宫,他气她不懂事,便没有理会,只当她闹闹脾气,自己想通了便会乖乖回来。

    却没想到那些貌美如花的女子竟然心如蛇蝎,暗地里将她折辱而死,而她误以为这是出自他的授意,死不瞑目。

    如果……如果她当时有些自保的手段,应当也不至于落到那样凄惨的境地吧。

    他跟上她脚步:“既然如此,不如孤陪公主同去。”今世她对他的态度大不如前,他只有把暗地里那些计划先放一放,当务之急是要先谋取她的芳心。

    得到她的话,好处可就太多了。

    苏锦书见鱼儿已上钩,嘴角悄悄勾了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