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这个弟弟有点甜(二)
    深夜,卧室里的灯光未灭,江无言窝在窄小的沙上,长腿无处安放,心里更是抓肝挠肺。

    根本睡不着。

    女孩温柔的嗓音从门缝逸出来,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像温热的水层层荡漾,在夜色中弥漫开来。

    他知道,她这是正在主持某个知名电台的深夜故事。

    摸出充好电的手机,戴上耳机,熟练地调到对应频道,她讲的故事恰好接近尾声。

    “那天,风很轻,白云低低的飘在天空上,我躺在树下的躺椅上,回忆我的一生,忽然惊觉,原来我除了爱过他,别的什么也没做。”

    “可他也终究是离我而去了。”

    少女特有的甜美声线,带着淡淡的忧伤,仿佛轻描淡写,却又情深入骨。

    最后,她低叹一声,结束了这个故事:“今天的深夜故事就到这里,接下来是互动时间,欢迎大家拨打热线进来,和我们分享自己的感受和心情。”

    紧接着,电话就接了进来,一个有些粗犷的男声说:“阿罗小姐,我是您的粉丝,想要冒昧地问一句,您像故事里的女孩那样喜欢过什么人吗?”

    江无言噌的一声从沙上坐起身来,嘴里暗骂一句:“我草!”

    这不是明晃晃的骚扰吗?

    女孩怔了下,温柔不减:“喜欢过的……”

    苏锦书想起了很遥远很遥远的往事,云水苍茫,竟然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生过的事情了。

    甚至连那个人的面貌,都已经记不起来。

    男人有些失望地说:“这样啊,唉——阿罗小姐,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苏锦书已经回过神来,笑道:“不好意思,这属于个人隐私,我拒绝回答。”

    江无言咬住下唇,心想:我也想知道。

    想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想往那个方向靠近。

    互动时间结束后,苏锦书关掉设备,坐在床上了会儿呆。

    宋长安再次出现,道:“苏小姐,没想到你也曾经……”

    他猛然打住话头,自毁失言。

    出乎意料的,苏锦书竟然没有火,只淡淡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又不是生来就百毒不侵。”

    宋长安怔了怔,低声道:“你早些休息。”说完便自地消失不见。

    第二日,是个很好的天气。

    苏锦书大早上起来做了早饭,煎成花朵样式的鸡蛋,配上全麦面包片,另煮了玉米,一人一碗紫薯粥。

    男孩子风卷残云吃了个干净,捧着空碗说:“阿罗姐姐,我没吃饱。”

    “锅里还有,自己去盛。”苏锦书并不与他见外。

    “哎!好咧!”男孩子笑开,跳起来去盛饭。

    像个小太阳。

    出前,苏锦书递给他一个沉甸甸的袋子,道:“里面是我给你买的零食,还有防晒霜,明天就要开始军训了吧,一定要做好防晒,不要晒伤了,知道吗?”

    江无言开心至极:“阿罗姐姐你真好!”姐姐太温柔了怎么办,他一点都不想离开她。

    他想了想,小心翼翼道:“阿罗姐姐,我以后还可以来找你玩么?”

    苏锦书没说话,手伸进玄关处的柜子里翻了翻,拿出一把钥匙递给他。

    “呐,备用钥匙给你,想过来的时候直接来就行,不用和我见外。”

    江无言如获至宝,将钥匙紧紧攥进手里,笑得灿烂:“谢谢阿罗姐姐!”

    小尾巴一样跟紧她,去往学校报到。

    a大是她的母校,轻车熟路,不到一个小时便办完了所有手续。

    送他进宿舍的时候,寝室里已经另有两个同学并家长在里面。

    两个青春期的男生一见到温婉美丽的苏锦书,眼睛都亮了。

    有家长搭话:“这是你姐姐吗?你们父母怎么没跟着来?”

    江无言摇摇头,不动声色地挡住众人的视线,笑道:“我爸妈有事没过来,这是我邻家的姐姐。”

    他刻意把“邻家”两个字咬得很重,十分不喜欢别人将苏锦书误认为他亲姐。

    那家长已经转头教育自家孩子:“你看看人家,多独立,都不用家长来送……”

    那男生颇委屈:“明明是你们非要跟着来的,不然我自家也可以处理好……”

    苏锦书亲自帮他铺了床铺,又归置好东西,絮絮地嘱咐他应该如何照顾好自己。

    江无言享受地听着,甘之如饴。

    收拾完毕,苏锦书带他去食堂吃饭。

    已经到了饭点,食堂的人很多,在各个窗口排起长龙。

    江无言只觉不管他们走到哪里,都会牵引无数人的注目。

    他十分不高兴,恨不得用罩子将她罩起来,不许别人乱看。

    却浑然不知,其中有大半的目光,是朝向他。

    尤其是那些高学年的学姐,更是虎视眈眈。

    这么优质的小鲜肉,整个a大也不多见,偏偏又一点都不高冷,笑起来甜丝丝暖洋洋,谁看了不喜欢。

    排到一半时,忽然有人杀到。

    “阿罗!”声音温和,如陈年老酒。

    江无言回过头,看见一个只比他低一点的男生,含情脉脉地看着这边。

    苏锦书从记忆里搜罗了一下,认出这是同系的同学郑澜,后来保了研,依然留在母校,于是客气地微笑:“郑澜,好巧。”

    “不是巧合。”郑澜摇摇头,态度热忱,“我听他们说在校园里看见你,还以为是在诳我,怎么过来也不打个招呼?”

    江无言眯了眯凤眼,心里泛起敌意。

    苏锦书指指江无言:“我送弟弟过来报道,下午就走。”

    江无言咬文嚼字:“邻家弟弟,不是亲弟弟。”如果他有毛,这会儿早已浑身炸起。

    偏偏郑澜没眼色,随意瞟了他一眼,接着旁若无人继续聊天:“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总不接?你最近那个广播剧特别好听,我为了听那个还专门充了个高级会员……”

    他兀自喋喋不休,江无言已经不爽地撂下脸来,恨不得把他丢出去。

    忽然,郑澜停顿下来,问道:“对了,阿罗,你和祁涵分手了没?”

    苏锦书笑道:“没有啊,怎么,你盼着我们分手啊?”原身和祁涵是同班同学,大二便开始谈恋爱,到现在已经开始谈婚论嫁。

    郑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啊,等你们分了手,我才好趁虚而入啊。”

    竟然丝毫不加掩饰。

    江无言磨了磨牙,忍不住插嘴:“就算分手,在后面排队等着的人能排出八条街去,您可且等着吧!”

    郑澜愣了愣,这才后知后觉地现男孩子身上散出的浓浓敌意。

    苏锦书也不生气,亲昵地胡噜两下他的头,对郑澜笑:“小孩子胡说八道,你别介意。”

    这时队伍已经轮到了她们,她淡淡道:“郑澜,要么你到后面去排队?”

    听明白她话里的排斥之意,郑澜涨红了脸,讷讷地退了回去。

    江无言这才多云转晴,一边去帮她端餐盘,一边气呼呼抗议:“我不是小孩子了,我已经成年。”

    苏锦书考虑到他的饭量,给他又加了个鸡腿,打饭的大爷也青眼有加,给她俩打的饭满得快要溢出来。

    找到位置坐下来,苏锦书才道:“在姐姐眼里,你永远都是小孩子。”

    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江无言瞬间感觉胃口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