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这个弟弟有点甜(七)
    这段戏一放出,在网上掀起新的热潮。

    “妈呀好变态!可是好喜欢!”

    “漆黑的屏幕映出我猥琐的笑容……”

    “阿罗别求饶了好吗?听得人狼血沸腾,怎么还会放过你xd”

    甚至有人不满于广播剧中一笔带过重点的含蓄,将前几集中二人的对话剪辑出来,配上各种音效和语气词,做出一段开车音频,放在了时下最火的一个二次元网站上。

    瞬间点击率奇高,跃升至页的热门推荐。

    江无言听过后,做贼一样将视频悄悄下载到手机里,无事便要翻出来循环播放。

    这日,录音结束,江无言送苏锦书回家。

    “你今天有点不在状态,那段戏回去再琢磨琢磨,我们明天再录个版本看看。”苏锦书对他交待。

    “好。”江无言近来沉默寡言许多。

    苏锦书叹口气,揉揉他的头:“录完就该抽身出来,不要入戏太深,知道吗?”

    时隔多日的亲昵,令江无言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用力点点头。

    “阿罗姐姐,我……我有点累,不想回学校了,今晚可以在你那里过夜吗?”他怕惹她讨厌,已经许久没有留宿,心里想得厉害。

    苏锦书犹豫了一下,点头同意。

    晚上,洗过澡,苏锦书换上纯白睡裙,对正刷牙的江无言道:“无言,我手机找不到了,借你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江无言含糊不清地说:“我放在客厅茶几上了,密码是我生日。”

    他漱着口,忽然想起来什么,大惊失色地往外跑。

    苏锦书正好奇地点开那段暂停状态的视频。

    不可描述的声音响起。

    “姐姐,你明明很喜欢这样的,为什么不肯承认?”少年的声音恶意满满。

    “你……你放开我……”女声抽抽噎噎,正是她自己的声音。

    接着是一连串剧烈的肉体撞击声,这是网友从别的地方剪辑过来的。

    江无言一把抢过手机,手忙脚乱关掉音频,一张脸又红又白。

    “我……阿罗姐姐,我就是随便听听,我……”他尴尬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苏锦书面色复杂地望他一眼,甩手进屋。

    是夜,江无言坐在她卧室门口的地上,以手挠门,委委屈屈地道歉。

    “阿罗姐姐,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别生我气好不好?”

    “我就是看别人剪辑的挺好玩,才下载下来听了听,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阿罗姐姐,你跟我说句话好不好,我心里真的好难受……”最后几乎带了哭腔。

    门终于打开,苏锦书叹气,轻轻推他:“今天什么事都没生过,快去睡觉。”

    青春期的男孩子自尊心强烈,点到为止,不适合明说。

    江无言郁闷地躺回沙上,暗地里把自己骂了个半死。

    不久,祁涵前来求和,一通做低伏小,软语温存,赌咒誓说自己可以搞定林秀荷。

    苏锦书也不和他多计较,大大方方下了台阶,两人和好如初。

    过了几日,江无言正上课,忽然接到苏锦书的电话。

    “阿罗姐姐?找我有事吗?”他立刻偷溜出去,语气里掩饰不住的雀跃。

    “无言,可以请假陪我去个地方吗?”苏锦书的声音有些低哑。

    江无言道:“没问题,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他飞快赶过去,看见她穿了一身黑,还戴着口罩,神情严肃。

    他意识到出了大事,忧心忡忡道:“阿罗姐姐,你怎么了?”

    苏锦书没答话,拉住他就走。

    一路拽着他进了家高档酒店,走到前台处,她说:“开一间大床房。”

    “什么?”江无言表情惊悚,五官抽搐。

    苏锦书瞥他一眼:“带身份证了吗?”

    傻呆呆地交出身份证,看着苏锦书刷了卡开好房,扯着他上楼,他一双脚好像飘在云里,晃晃悠悠。

    就算做梦,也不敢做得这样荒唐。

    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他问:“阿罗姐姐,你这是……”

    苏锦书一言不,带他去了五楼。

    江无言看看手中的房卡,忍不住道:“阿罗姐姐,我们的房间是3o2,在三楼……”

    苏锦书忽然握住他的手。

    冰冰凉凉的手指搭上来,他下意识接住,用体温去熨帖。

    神魂颠倒地跟着她往前走,不管前路,不问来由。

    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甘之如饴,在所不辞。

    走到5o9房间门口,苏锦书犹豫了下,按响门铃。

    好半天,才有人警惕地问:“谁啊?”是个男人的声音。

    苏锦书看江无言一眼,江无言福至心灵,正正经经道:“先生您好,我是客房的服务生,恭喜您成为我们酒店第一万名住客,我们准备了份小礼物想送给您。”

    男人不疑有他,打开一条门缝。

    苏锦书阴测测看了一眼,正是祁涵,他什么衣服都没穿,只在腰间裹了条浴巾。

    祁涵此时看见来人,脸色大变,立刻要关门,被江无言反应极快地以肩抵住,将缝隙撬得更大。

    苏锦书身量娇小,闪身钻进去,往里面冲。

    祁涵连忙回身去追,嘴上急喊:“阿罗你听我解释!”

    江无言此时已经隐约明白此行的目的,深恐苏锦书吃亏,紧随其后。

    三人前后脚走到卧室门口。

    床上,一个人无处可躲,缩在被子里抖。

    满地凌乱的衣物和卫生纸团,一看便知方才经历了怎样一场激战。

    江无言大怒,指着祁涵道:“你他妈就是这么对我姐姐的!你配得上她吗?”

    心底同时漫上狂喜,一边高兴一边唾弃自己的卑劣。

    苏锦书嘴唇白,浑身直抖,泪眼盈盈:“祁涵,你……你竟然……”

    祁涵见事情败露,一边惊慌地往床上看,一边跪倒在地上,抱住苏锦书的腿忏悔:“阿罗,我错了!我是一时鬼迷心窍,就干过这一回,求你原谅我吧!”

    苏锦书摇头,眼泪随着动作落下来:“事到如今,你还在骗我!我已经跟踪过你好几次,每隔几天,你都会来这里开房,每次开的都是5o9号房,不然我也不可能抓个正着,祁涵,你太过分!”

    她又指着床上的人说:“你如果移情别恋,告诉我一声就是,我绝不会纠缠你,为什么非要脚踏两条船呢?还骗我说想要娶我,何必呢?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害我?”

    江无言见不得她哭,抬脚狠狠将祁涵踹在地上,跺了好几脚,又过去揪躲在被子里的人。

    那人反抗剧烈,拉锯了好半天,最后江无言用出了吃奶的力气,终于把被子掀开。

    里面竟然是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