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这个弟弟有点甜(八)
    江无言愣在当场。

    那男人面容清秀,看着年纪并不大,身上不着寸缕,还布满暧昧的痕迹。

    祁涵脸色煞白,硬着头皮解释:“阿罗,我就是随便玩玩,我真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他扑上前要拽苏锦书,被江无言拦住,一把推开。

    似乎是连碰他一下都觉得脏,江无言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你恶心不恶心?随便玩玩就玩这么大的?啊?”

    他忽的反应过来:“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骗婚?”他听说过有许多同性恋,害怕家里父母的反对和舆论的指责,会伪装成异性恋,骗女人结婚,骗子宫,等孩子出生了,照旧在外面玩。

    女人就算知道了,看在孩子的面上,也只有忍气吞声,吃个哑巴亏。

    他对同性恋没歧视,喜欢谁是每个人的自由,但不敢担当,还要搭上一个无辜女人的幸福,尤其这女人还是他放在心尖上的阿罗姐姐,他就不能忍了。

    祁涵眼神闪烁,不敢和他对视。

    苏锦书抽泣一声,忽然好像再也不想在这个屋子里待上一秒似的,拔腿就走。

    江无言指着祁涵的鼻子警告道:“给我滚远点!不许再污了我阿罗姐姐的眼睛,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说完又狠狠踢他几脚,紧紧跟上。

    苏锦书走得飞快,到门口拦停了一辆出租车,上了后座。

    江无言赶到,也钻了进去。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苏锦书,安慰道:“阿罗姐姐,你别哭,你别哭了,他那样的人渣,不值得你这样。”看见她流眼泪,他的心都变得皱巴巴的。

    苏锦书再也忍不住,埋头在他肩上,放声痛哭。

    温热的泪水很快浸湿他的衣服,江无言木呆呆的,心疼和窃喜轮番出没,来回撕扯。

    左手轻轻环上她的肩膀,不敢用力,温柔地拍了拍:“阿罗姐姐,别哭,我送你回家。”

    苏锦书声音沙哑:“不,我要去酒吧。”

    她对司机报了个地址,是本地最火的一条酒吧街。

    江无言自然舍命陪君子,莫说是陪她去喝酒,就算她这会儿要他去砍人,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酒吧里灯红酒绿,人影缭乱,嘈杂得很。

    江无言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亦步亦趋地跟着她走到吧台,看见她点了两杯鸡尾酒,端起自己的那杯一饮而尽。

    接着,她脱掉外面套着的深蓝色开衫,将绳解开。

    乌黑的长披了满肩。

    里面是件乳白色的吊带,胸口处抽绳设计形成的皱褶,将本就丰润的曲线凸显得越勾人,下面穿的是黑色的鱼尾半裙,脚踩着黑色绑带小高跟。

    本来贤妻良母的气质,这样稍稍一改装,瞬间变得色气满满。

    江无言喉结微动,忽然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不远处传来声口哨,他抬眼看过去,见一个留着络腮胡的成熟男人,正对着苏锦书举杯。

    侍应生端了杯血红色的酒过来,道:“小姐您好,这是那边那位先生送您的酒。”

    苏锦书抬眼轻轻一瞥,眼尾还带着哭过后的潮红,妖冶如狐。

    男人差点捏碎手中的酒杯。

    她嘴角勾了勾,伸手去接酒。

    被江无言一把抢过。

    江无言将自己手里的酒递给她,道:“阿罗姐姐,你想喝酒的话,就喝我的,不许喝别人的。”

    又咕哝道:“谁知道别人的酒里有没有加什么东西。”说着狠狠瞪了那男人一眼。

    苏锦书不以为意,将酒喝尽,像一尾鱼滑入舞池。

    有一种女人,长相未必多么风华绝代,但她站在人群中央,总是能夺去所有人的目光。

    摇曳舞动,举手投足间,全是风情。

    江无言紧紧跟在她身旁,驱散一拨又一拨的狂蜂浪蝶,心累得无以复加。

    “小哥哥,可以请你跳支舞吗?”一个扎着五颜六色脏辫的女孩子搭上他肩膀。

    他正要拒绝,余光扫到一个男人已经凑到苏锦书身边,连忙回身护住她,用杀人的眼神逼退那人。

    苏锦书喝了不少酒,又跳了许久的舞,细汗渗出,轻声喘息着伏进他怀里。

    江无言连忙如获至宝地捧住,半抱半托地带着她往外走。

    “阿罗姐姐,天很晚了,我送你回家好不好?”酒吧太嘈杂,他附在她耳边低语。

    猝不及防被扑了满鼻的暖香。

    勉强压住心底的绮念,他见她醉得神志不清,索性不再顾忌那许多,弯下身将她拦腰抱起。

    这是他第一次抱她。

    小时候,只拿她当个温柔可亲的大姐姐,她会做很好吃的饭,会关心他冷不冷,热不热,会耐心去理解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是比父母还重要的存在。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情愫慢慢变了质。

    少年情窦初开,心里眼里只装得下她一个人。

    可她什么都不知道。

    如今,那个男人作死,他心里却在想,这是不是自己日日夜夜的祈祷见了效,终于得到上天的垂怜?

    她是他的心劫,他早已病入沉疴,走火入魔。

    一路抱她回家,抱进房间,抱到床上。

    奇怪,丝毫不觉得累。

    兴奋得要狂。

    脸上却还要装作正人君子的模样,试探:“阿罗姐姐,我们到家了,你醒一醒好吗?洗把脸再睡。”

    苏锦书轻皱峨眉,脸颊往枕侧偏了偏,沉睡不醒。

    江无言又喊了几声,看她还是没反应,欲盖弥彰地道:“那我……那我帮你洗,好不好?”

    卧室昏黄的灯光打在她脸上,衬得她的肌肤越莹润如玉。

    他眼神闪闪亮,去兑了温水,将毛巾打湿,屈身蹲在床前,轻轻为她擦拭。

    着迷一样看她秀致的眉眼,看她小巧的鼻尖。

    擦到嘴唇的时候,他的动作慢下来,手指从毛巾里探出去,小心翼翼摩挲。

    那里的触感很软,像质地上好的丝绒,滑腻温暖,里面藏着雪白的贝齿。

    他受了蛊惑,一点一点凑上去。

    像衔住盛放的花瓣,一寸寸吮过去,滋味妙不可言。

    她昏昏睡着,全然不设防,在他动作时还微微张开口,像无声的邀约。

    江无言自然却之不恭。

    吻着吻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将她压在了身下。

    苏锦书似觉得有些重,轻轻哼了一声,以手去推他。

    他已经停不下来,伸手捉住她手腕,禁锢在头顶。

    吻到她气喘吁吁,吻到他浑身疼。

    脑子中最后一根弦好歹没有断,堪堪拉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