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这个弟弟有点甜(十)
    苏锦书推他躺在地上,自己坐在他双腿间,将汗湿的头理在耳后,轻声道:“放松。”

    怎么放松得下来?

    细滑纤巧的手指拉开深灰色的内裤,里面早就挺起来的小家伙热情地跳到了她掌心。

    江无言咬牙忍住差点脱口而出的呻吟,他是男子汉,怎么能像女孩子一样叫床呢?

    可是……真的好舒服……

    双手握成拳头,贴紧大腿,他的眼睛睁得圆圆的,一动都不敢动。

    软乎乎的指腹按住同样软乎乎的龟头,在其上慢吞吞地揉捏打圈,时不时轻轻点过铃口。

    未经情欲的身体根本经不起心爱之人这样撩拨,他粗喘着气,那个小口很快分泌出透明的粘液。

    手指蘸着粘液,将整个龟头都涂得湿漉漉,滑腻腻,她低下头来,檀口轻轻舔过。

    “不……不行!”江无言惊呼一声,挣扎着半坐起身,然后看到温柔婉约的女孩子,冲着他妩媚一笑。

    他咽了咽口水,小声道:“不要……”

    “真的不要么?”苏锦书又舔一口。

    硬到不行的肉茎随之热情地摇了摇。

    江无言面红耳赤,低低道:“不要舔……那里脏……”

    他舍不得。

    苏锦书没有再刺激他,手掌下移,握住滚烫的肉茎,开始上下动作。

    短短的几分钟,像过了一整个世纪,他在幻象中看到浮生掠影,白雪惊鸿,看到琉璃火,灯花堕,看到穷尽自己所有想象力也想不出的无边美景,四时风月。

    最后,他轻轻颤抖着,回归于她指尖。

    他大口喘息着,像缺了水而濒死的鱼。

    这才现,两个人的身上都是一塌糊涂,不忍直视。

    羞耻心回笼,脸腾的烧了起来。

    再看看她黏糊糊的手,更是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苏锦书嗔他一眼:“刚才不是很会说?现在怎么了?哑巴了?”说着站起身来,去卫生间洗手。

    江无言只觉无地自容,红了脸穿好裤子,追过去帮她洗。

    小心翼翼地问:“阿罗姐姐,你……你这是答应我了么?”他拿捏不准她的态度,患得患失。

    苏锦书洗完手,将擦手的毛巾掷在他身上,不置可否:“看你表现吧。”

    江无言傻站在洗手池旁,愣了许久,终于反应过来,狂喜跃然脸上。

    随着《心魔》的持续更新,情节越跌宕起伏,相应的,在网上的热度只增不减,不断引热烈的讨论。

    苏锦书和江无言也跟着水涨船高,收获了大批粉丝和关注度。

    今年的冬天很冷,初雪早早落下,进而滴水成冰。

    祁涵又一次过来求复合,把准备去图书馆看书的苏锦书堵在家里。

    捉奸事件后,他来求和过许多次,都被苏锦书拒之门外,冷眼相对。

    随着苏锦书的名气越来越大,他也越来越后悔,以前只觉得她是在小打小闹,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出色,朋友说,她做配音的收入只怕比他还要高上许多。

    这让他怎么舍得放手?

    “阿罗,我真的只是一时糊涂,你再给我个机会行不行?求你了,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份上,原谅我好不好?”祁涵眼眶通红,头也乱糟糟的,看来这阵子过得并不好。

    苏锦书微微锁了眉:“这不是感情的问题,这是性向的问题。”

    祁涵扣住她手腕,挤进客厅,神情诚挚:“不是的,阿罗,其实……其实我是双性恋。”

    苏锦书讶然。

    “所以……所以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也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祁涵低下头,看见她胸前的山峦迭起,不由眼神微微一动。

    他确实是个双性恋,虽然相对来说更喜欢男人,但对女人也会有反应。

    她除了性格有些清高之外,别的地方再挑不出毛病来,是个很理想的结婚对象。

    至于那天那个男孩子,是他最近新搭上手的,刚刚上大一,十分乖巧柔顺,很招人。

    两边他都舍不得。

    相恋四年,阿罗生性保守,两个人竟然从来没生过什么。

    如果生米煮成熟饭……她不想原谅也只能原谅他了。

    思及此处,他不动声色地又往里迈了一步,反手关上门。

    “阿罗,我可以证明给你看,我有多喜欢你。”他脱掉身上穿着的大衣,挂在玄关的衣架上。

    苏锦书皱了下眉,往后退了一步,警觉道:“你要做什么?”

    祁涵轻舒手臂,将毛衣脱掉,又去解衬衣的纽扣,微微笑着道:“我思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办法,能让你原谅我。”

    苏锦书一动不动,手悄悄伸在后面,拨通了一个电话。

    脸上现出失望的神色,和他对话拖延时间:“祁涵,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强迫我有什么意义?我已经不爱你了。”

    祁涵摇摇头,一步步向她逼近:“阿罗,不要自欺欺人,你肯定还爱着我。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害怕我是在骗婚,我今天就让你成为我的人,证明给你看我对女人也有反应,好不好?”

    “你乖乖的,不要反抗,我不想伤到你。”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雅,说话间,已将衬衣脱下,露出微微的腹肌。

    苏锦书迫不得已,只能一步步往后退,脚撞到茶几一个趔趄,接着被他捞在怀里。

    她奋力挣扎,大声呼救。

    祁涵将她压在地毯上,男人得天独厚的力量把她困得死死。

    他解下皮带,把她双手捆在头顶,像残忍的野兽凝视自己的猎物,低低笑出声。

    “阿罗,我要开始了。”说着,他将她乳白色的毛衣推了上去。

    大门在此刻被轰然推开。

    看见屋里的情形,江无言的神色从焦急转为暴怒,飞扑过来拽起祁涵,一拳将他打翻在地。

    祁涵吃痛,两个人迅扭打在一起。

    苏锦书挣扎着坐起身,冷声道:“无言,不要打了,快报警,我要告他强奸。”

    祁涵动作停顿了一下,被江无言趁机揍了个半死。

    他惊慌地爬起来,倒打一耙:“好啊!我就看你们两个不对劲!还说什么姐姐弟弟,说,你们是不是早就搞到一起了?”

    没想到苏锦书轻轻一笑:“对啊,我们早就睡过了,这绿帽子你戴得开不开心?”

    祁涵呆住,旋即大怒。

    “你这个贱人!平时还在我面前装贞洁烈女,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你……”他还没骂完,被江无言狠狠踹中要害,疼得哀嚎一声,缩成虾米。

    江无言伸手掏手机:“喂,11o吗?我要报警……”

    祁涵见势不好,飞快逃窜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