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这个弟弟有点甜(十一)
    江无言想要去追,回身看了看衣衫不整的苏锦书,到底留了下来。

    红着脸解开她腕间的禁锢,又帮她整好衣服,他愤愤道:“都怪我,我不该在楼下等你,应该直接上楼找你的。”

    又道:“不对,我没事回什么学校,以后必须寸步不离守着你。”

    自那天把话说开后,江无言不敢逼得太紧惹她反感,反而比之前克制守礼了许多,不敢再留宿,努力学着做个完美体贴的男朋友。

    今天这件事却令他觉得后怕,早知如此,他绝不会顾忌那么多,赖也要天天赖在这里,确保她安全无虞。

    “以后我上完课就过来找你,晚上留在这儿睡沙。”他当机立断。

    然而,人的恶意,永远是无法估量和揣度的。

    第二天开始,微博和知名二次元网站上同时出现一个爆料帖,楼主自称是楚罗的男朋友,两个人在谈婚论嫁之际,他忽然现楚罗出轨,和新人江无言借合作之机搅合在了一起。

    除此之外,他还诬陷说楚罗滥交,之前屡次劈腿,借美色上位,排挤同行,人品极差,并上传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说得有鼻子有眼。

    祁涵或许是请了专业的代笔,帖子写得情真意切,字字泣血。

    他另外花钱收买了几个和苏锦书不太对付的同行,公然指责苏锦书耍大牌,眼高于顶,私德有亏。

    舆论一时哗然。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吃瓜群众永远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谁管你是真有其事,还是空穴来风。

    江无言看到这些言论,当时气得把手机摔在地上,屏幕四分五裂。

    他抢过苏锦书的手机:“阿罗,不要看了,他们都在胡说八道,不要放在心上。”

    话是这么说,可他自己却比谁都介意。

    晚间,他在微博上出声明,称自己确实喜欢苏锦书,且一直在追她,目前还没有获得她的芳心。

    文末,他a祁涵,说道:“谢你吉言,我也希望我能尽快追到阿罗,好好守护她一辈子,另外,贼喊捉贼,我今天也算开了眼。”

    意有所指。

    《心魔》的原班人马也纷纷出来力挺,称苏锦书性格温软,从不与人争斗,业务能力也是有目共睹,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苏锦书的粉丝闻风出动,和黑粉们厮杀在一起。

    江无言虽出道不久,因为高颜值和萧佐人设自带的流量,粉丝数量也极为庞大,且其中多数是他和苏锦书的cp粉,此刻更是磕了鸡血一样前来助阵。

    网上一时热闹至极。

    更有许多粉丝隔空喊话二人:“在一起!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苏锦书了一段时长五分钟的视频。

    正是那日的捉奸现场。

    视频里,能清晰听到女孩伤心至极的质问和哭喊,看到祁涵丑恶的嘴脸,江无言的维护与心痛。

    最后一幕,被子拉开,里面藏着的人虽没拍到正脸,却还是能看出来,竟然是个男人。

    剧情反转得猝不及防,众人都哑了声。

    苏锦书写道:“我问心无愧,却也不愿任人中伤,是非黑白,一看便知,另外a江无言,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么黑暗的一段日子,如果你愿意,我们试试看?”

    正窝在沙上和黑粉撕得难解难分的江无言看到这条微博,立刻呆住。

    在黑暗里坐了三分钟,他木楞楞地起身,走到苏锦书卧室门口,敲了敲门。

    苏锦书很快打开门,浅粉色的睡衣睡裤,长微乱,神情温柔。

    江无言低下头,小心翼翼抱她入怀,下巴搁在她颈窝处,一时竟然哽咽。

    “我说的可是一辈子哦,少一天都不行。”他的声音沙哑,有什么湿湿的东西坠下来,落在她肌肤上,热得烫人。

    苏锦书回抱住他,轻抚他后背,一下一下,像在安抚什么小动物。

    他忽然力,握住她的腰,把她扛到床上。

    绵长到窒息的吻。

    吻到她昏,他趁虚而入,右手轻巧地探进去,沿着纤巧的腰身往上爬。

    触到一团绵软,他的呼吸窒了一窒,低声问她:“没穿内衣?”

    苏锦书斜睨他一眼,风情泼洒出来,勾得他慌:“睡觉呢,穿什么内衣。”

    犹如懵懂的孩童,初次探索从未抵达过的禁区。

    他在她身上逡巡,整个人兴奋得要疯掉。

    越来越放肆。

    大着胆子将她的上衣整个推到胸部上方,他看着白到近乎光的两座玉峰,还有峰顶肉粉色的茱萸,不由呆住了。

    呆了不过片刻,便立刻埋头进去,毫无章法地热情舔弄吮吸。

    一边舔一边表感言:“好甜……好软……”

    苏锦书脸颊通红,难耐地在他身下扭动,弯眉微微蹙起,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模样有多招人。

    他的手指终于解开了她睡裤上的带子。

    那次窘迫的经历后,他回去偷偷下了很多女性向的小电影,观摩学习了很久,这时总算派上用场。

    苏锦书伸手去阻拦,欲拒还迎:“不行……”

    江无言一遍又一遍舔她耳垂:“不做,我只是想投桃报李,也帮帮你……”

    她微微喘气,收回推拒的手,侧过脸去,恨不得将脸埋进枕头里。

    他将她的睡裤脱下,双腿分开,折成“m”形,然后凑近隐秘处细细观察。

    靠的距离太近,温热的呼吸喷在花穴附近,引起她轻轻的颤抖。

    将眼前所见和看过的理论知识一一对比,江无言试探性地伸出拇指,轻轻按了按贝肉之中那颗凸起的肉珠。

    “是这里吗?”他小声问。

    一边问一边小心摩擦顶弄。

    苏锦书难耐地想要并拢双腿,却被他阻止住。

    刚开始手法十分生涩,到后来便渐入佳境。

    食指浅浅探进花穴,做出抽插的动作,时不时还在穴口附近的皱褶软肉中抠挖,每一下都带出一股清透的粘液。

    同时,拇指按着肉珠,借着湿液的润滑前后滑动,度越来越快。

    女孩子细细的呻吟和抽泣声渐渐响起来。

    有些忍受不住,她的双腿拼命往回缩,却被他的身体牢牢挡住。

    白生生的脚泄愤似地踢踹他的腰。

    他将她右脚抬高,低头一口含住嫩白的脚趾,用力吸吮。

    同时手下重重一按。

    双重刺激下,女孩子呜咽一声,腰身挺起,达到了高潮。

    高潮中的穴口一下一下大力收缩着,将他的食指紧紧咬住。

    江无言凝神感受了一会儿这种奇妙的感觉,等到她高潮的余韵散去,这才依依不舍地收回手指。

    粘液随着他的抽离,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银丝,靡丽非常。

    将指头上沾着的她的体液吞吃入腹,他俯下身,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心底又酸又涩,又欢又喜,轻柔地吻去她脸上的泪水,问她:“哪里不舒服吗?”

    哪里是不舒服,简直出乎她的意料。

    被一个孩子弄成这样,饶是苏锦书也不由有些脸红,她翻过身背对他,闷闷道:“我要睡觉了。”

    江无言不依不饶地缠过来,从背后搂住她的腰:“阿罗,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我全改。”

    苏锦书又羞又窘,却躲不开他的纠缠,索性自暴自弃:“没有,你做得很好。”

    没想到他越来劲,蹭着她耳朵道:“那我们再来一次?”

    “…………”苏锦书彻底败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