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这个弟弟有点甜(十二)
    祁涵怎么也没料到,苏锦书去捉奸那天,竟然悄悄录了视频。

    这视频一曝出来,覆水难收,回天乏术,迎合了网友的猎奇和窥探心理,热度居高不下。

    很快,身边人尽皆知,他声名狼藉,走在路上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几个合伙人纷纷撤资,公司也树倒猢狲散。

    没几天,这件事传到了林秀荷耳朵里。

    林秀荷急召他回家,他刚刚进门,便被几个彪形大汉制住,扭送到了一家私人精神病院。

    “妈!你这是干什么!妈!”祁涵崩溃地大喊,却动弹不得。

    林秀荷穿了身黑色的旗袍,面容平静,却有种诡异之感。

    她没有看最疼爱的儿子一眼,对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医生嘱咐:“孙大夫,我儿子有病,和他爸爸一样,是个同性恋,你可一定要帮我把他给治好啊!钱多少不是问题!”

    老先生慈眉善目,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们医院有过几十例成功治愈的案例,你儿子这病能治。”

    祁涵难以置信地说:“妈,我没病!这怎么能叫病呢?妈你清醒清醒!”

    林秀荷脸上的表情有些崩塌:“这不是病是什么?都怪你爸爸,他祸害了我还不够,还把这脏病遗传给你!我的命好苦啊!不行,你必须把病治好,我们祁家还指望着你传宗接代呢!”

    她又喃喃自语:“早知道,你之前带回家那个女孩,我就不挑剔那么多了,好歹是个女的啊,总比现在好啊……”她嘴里咕咕叨叨,转身自去了。

    祁涵大喊大叫,被一个壮硕的护工按住,用电棍击晕在地。

    老医生摇头晃脑:“这个患者病情很严重啊,小王,以后一天电击三次,如果情绪还这样激动,就再增加两次,注意观察。”

    祁涵被人像死狗一样拖了下去。

    一个月后,精神病院迎来了一位造访者。

    苏锦书穿了件浅蓝色的短款羽绒服,衬得面颊光洁如玉,眼神灵动至极。

    她坐在探视间等待,不一会儿,祁涵被两个男人带进来,坐在了对面。

    两个人之间,隔着厚厚的透明玻璃。

    祁涵早已不复当初精英人士的模样,头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油腻腻的覆在额上,整个人瘦了一大圈,露出高高的颧骨,双目无神,形容委顿。

    他眼珠迟钝地转了好几下,这才认出对面的是谁,跳起来高喊道:“贱人!贱——啊!”

    后面的保安一个电棍击翻了他,凶神恶煞:“老实点!”

    好半晌,他才从地上爬起来,手指颤颤巍巍扒在玻璃上:“阿罗!阿罗我错了!你帮我去求求我妈吧!让她把我放出来!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烦了,行不行?”

    苏锦书似怜悯似鄙夷地施舍给他一个笑容:“祁涵,这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

    “我哪儿错了?”祁涵眼睛里挤出几滴泪水,“我哪里做错了啊!喜欢男人是我的错吗?啊?”

    苏锦书摇摇头:“不,同性恋并不应当被歧视,真正为人所不齿的,是你脚踏两条船,并且意图骗婚骗子宫。”

    原来的故事线中,楚罗单纯地爱着祁涵,嫁给他后受尽婆婆的折磨却一直忍气吞声,直到后来生下儿子后,才偶然得知祁涵劈腿并双性恋的事实,受不住打击精神崩溃,同样被林秀荷送到了这家精神病院,饱受折磨。

    而祁涵呢?操着对精神失常的妻子一往情深的人设,拥着小鲜肉,事业名利双丰收,好不风光快活。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爱人的自由,如果你大大方方承认,我还敬你是条汉子,可你左右逢源,居心叵测,落到这样的下场也只能算咎由自取。”

    苏锦书不想在他身上继续浪费心神,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门外有个少年,正焦灼不安地等着她。

    寒假来临,江无言照旧跟着苏锦书回楚家过年。

    “真的不可以跟叔叔阿姨坦白我们俩的关系么?”他拽着她的手来回晃,像只撒娇的大型犬。

    “不可以。”苏锦书闭目假寐。

    “为什么?”江无言委屈脸。

    “因为你还小,现在说这个不合适。”苏锦书忽觉指尖痒痒,睁开眼看,现是他一根一根吻过她手指。

    “那什么时候才合适?”江无言不依不饶,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为他的睫毛刷上一片金色的残影。

    苏锦书看着恍如水仙的俊美少年,笑着安抚:“等你毕业以后。”

    “毕业的第二天,就去领证。”江无言一本正经地道。

    苏锦书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他的下巴,像蜻蜓点水,一触即收。

    江无言的眼睛立刻亮起来,紧扣住她的手,凑过来耳语:“阿罗,你一招我,我又想要了。”

    要知道,她随意碰他一下,他便会硬上半天。

    苏锦书一时无语,吐槽道:“说得跟你要过一样。”

    江无言看着年纪不大,没想到骨子里竟然十分传统,坚持不肯越雷池一步。

    却热衷于亲亲摸摸,时常把苏锦书撩得一身火。

    听到她这么说,江无言红了脸,低声道:“用这里也很好啊。”说着反复摩挲她的手指。

    苏锦书啐他一口,抽回手去。

    他又整个人贴上来。

    到了楚家,江无言跟到自己家一样熟稔,嘴甜如蜜:“叔叔阿姨,我来啦!咦?阿姨怎么又变漂亮啦?”

    说着又去拿礼物,七大姑八大姨个个有份儿,件件都费了心思,把楚父楚母哄得合不拢嘴。

    晚饭时,楚母忍不住又唠叨苏锦书:“阿罗,你和祁涵分了,我不怪你,是他人品太差,可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身边有别的合适的吗?”

    楚家过年离不了催婚二字。

    江无言竖起耳朵,多希望她能公开俩人的关系。

    苏锦书夹一块孜然羊排,啃得不亦乐乎,满不在乎道:“暂时还没有,不着急。”

    “怎么能不着急?”楚母忍不住唉声叹气。

    楚父突然插嘴:“对了,我那个战友刘哥昨天跟我提过一句,说他儿子从法国留学回来,还没女朋友,想找我给介绍介绍。”

    楚母闻言大喜,拍掌道:“是小晋那孩子吧?我记得他,小时候还经常来咱家串门来着,对了,他好像挺喜欢阿罗的,小时候经常给阿罗买零食吃……”

    她撺掇楚父:“你吃完饭赶紧给刘哥打个电话,约着见一见,我觉得这个合适……”

    江无言几乎要跳起来,维持着残存的理智死命给苏锦书使眼色,示意她赶紧拒绝。

    苏锦书不理他,他气得不行,在桌底悄悄蹭她鞋子,却被她轻巧地躲过。

    忍无可忍打算自己开口时,苏锦书才搁下手中的筷子,不急不缓道:“算了,爸,妈,我和晋哥一直有联系,拿他当亲哥一样待,我俩不来电的,不要白费力气了。”

    楚父楚母一脸遗憾,又唠叨了几句,方才罢休。

    半夜,苏锦书正熟睡时,感觉到一双热乎乎的手臂从背后搂住她的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