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我本是女娇娥(七)周旋
    似兰似麝的香气,一旦浓郁到一定程度,便会令人隐隐作呕。

    更别提这香味里还掺杂了些其它的气味,腥臭难闻。

    她瞪大眼睛,看向宽大得过分的大床,那床竟是用黄金雕就,金光灿灿,刺眼灼目。

    这倒还罢了,关键是——床边跪着两名少年。

    那两个少年通ti不着寸缕,长披散,脖子上系着精铁打造的项圈,牢牢拴在床脚。

    听到开门声,他们中断趴在地上进食的动作,浑浊的眼睛望过来,像未开化的野兽一样出唔唔的声音,四肢焦躁不安地在爬来爬去。

    犹如兜头一盆冰水泼下,把苏锦书浇了个透心凉。

    她只觉毛骨悚然,这两个人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折磨,才会变成这副神智全无的模样?

    刘太师洋洋得意道:“这是我养的两个宠物,左边这个叫清风右边这个叫明月,十分乖巧听话。”

    他说着扯住苏锦书走到床前,两个少年十分热情地扑上来,伸出舌头舔舐他的鞋履,神情依恋至极。

    苏锦书觉得透不过气来。

    她双手紧握成拳,攥得青白一片。

    刘太师抬起眼皮,笑得十分慈祥:“青儿莫怕,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你可是老夫的心肝宝贝,乖乖听话,老夫一定好好待你……”

    说着,他抬脚踹开少年们,往她的方向逼过来。

    眼看他就要揪住她的衣袖,苏锦书急中生智,往旁边险险躲开,羞涩道:“太师……见青愿意听您的话,只是……我不惯在人前如此,我们可否换个地方?”说着,美目还瞟了一眼呜呜直叫随时想扑上来舔人的少年们。

    刘太师只觉得她和他经手过的少年全然不同,那些男孩子们伺候他时,无一不是战战兢兢,惊恐yu死,哪有她这样的风情。

    他笑道:“哦?青儿还想换个花样不成?哈哈哈,好好好,那我们去假山里怎么样?”

    苏锦书心中暗骂: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怕马上风?

    脸上却笑得妩媚:“既如此,见青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刘太师狠狠咽了咽口水,用力拉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不住揩油。

    万幸太师府果然有江南园林的曲折纡回之特色,走到假山时,已经花去不少时间。

    苏锦书心内如焚,面上却丝毫不敢显露出来,

    刘太师早已忍不住,火急火燎地解开腰带,将外衣随意掷在草丛里。

    又扑将上来撕她衣衫。

    清雅秀丽的少年忽回过头莞尔一笑,顺着他的动作将淡蓝色的外衫褪去,脱离他的掌控。

    还未等他反应,她声音婉媚,像带了把小勾子:“太师,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哦?”刘太师心痒难耐,“青儿想赌什么?”

    “我在这假山中躲起来,一炷香时间内,若太师能寻到我,我便任太师处置,如何?”

    刘太师沉下脸:“青儿,若你还打着拖延时间的念头,老夫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我已经派人去季棠府上知会,他这人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绝不会为了你打破和我之间的平衡!”他与季棠相安许久,彼此都清楚对方有多难缠,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撕破脸。

    苏锦书嗔道:“太师,您看您想到哪里去了!见青心中清楚,既然到了这里,ca翅也飞不出去,拖延时间又有什么意义?见青不过是想玩些小情趣罢了……”

    她又换做委屈的神色:“既然太师不愿对见青另眼相待,只将我当做那些娈童,想要纯粹地泄一二,见青也无话可说……”说着主动将手伸到腰间宽衣解带。

    刘太师转怒为喜,连忙哄她:“不,不,都依青儿就是,那老夫给你些时间,你快去躲起来。”说着转过身,闭上了眼睛。

    时近黄昏,天色忽然yin沉下来,渐渐飘起细如牛毛的小雨,落在人身上几乎察觉不出,却渐渐浸润衣裳。

    季棠眉目yin戾,紧提缰绳将马逼停在太师府门前,翻身下马,径直往里冲。

    看门的认得他,吃了一惊,连忙上来拦:“哎哟,这不是季太傅吗?请您稍待,小的去通报……”

    忽的,他惨呼一声,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落在地,口喷鲜血,瞬间便没了气息。

    季棠冷着脸,脚步几乎没停,五指并拢,掌中溢满杀意。

    这动静惊动了里面的人,六名身手不凡的侍卫涌上前来,围住了他,却忌惮他的身份,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管家闻声跑过来,心知肚明他为何而来,暗暗惊奇,不就是一个长得略好看了些的小白脸么?值得冷情冷姓的季太傅如此大动干戈?

    他点头哈腰:“哎呀!不知季太傅到访,有失远迎!太傅请上座,小的去通报我家太师!”

    季棠的声音冷得像腊月里的冰雪寒川:“不必,本官亲自去见他!”说着迎上去,一掌将正前方的一名侍卫击毙,夺了他手中的佩剑,雪亮的剑刃“当啷”一声出鞘,转瞬便取了另两名侍卫的级!

    管家吓得抖做筛糠,早听说季棠文韬武略,无所不精,却从未见过他出手,谁能想到他的身手竟然高深到了如此境地!

    恐怕他们阖府高手之力,也未必能和他相抗!

    而且,下了这样狠的杀手,明显已经愤怒至极,恐怕——他们太师错估了那人在季棠心中的分量!

    他愣了片刻,转身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暗暗使眼色,令众人无论如何都要拖住季棠。

    为今之计,只能请太师过来周旋一二了,若是任这季棠闯到后宅,他们太师府颜面扫地倒在其次,如果被他看见什么不堪入目的场景,该不会一怒之下直接将太师给……

    他打了个哆嗦,加快了脚步。

    一炷香过去,刘太师丧失了耐心。

    “青儿,老夫认输了,你快出来吧。”他到底年迈,不适宜爬高上低,更兼之这假山怪石嶙峋,不知道有多少条错综复杂的通道,从中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四周寂静无息。

    刘太师道:“青儿,莫要胡闹,快跟老夫回去,老夫保证今夜对你温柔一些。”

    除了雨打草木的声音,别的什么也没有。

    刘太师泛起几分恼意:“怎么,你觉得这样便可以躲掉么?老夫最后再说一遍,快出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又等了片刻,他顿悟自己是被这小滑头给耍了,不由恼羞成怒,呼出左右的侍从:“去!把那个小贱人给老夫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