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我本是女娇娥(八)心痛
    这时,管家惊慌地跑过来,跑得太急没看清脚下的石头,“噗通”一声绊倒,在地上滚了几滚,狼狈地爬到刘太师跟前。

    “太师!太师!季棠上门来了!”

    刘太师微微吃惊,却仍有些不以为意:“让他等着,等老夫办完事再去见他。”

    “不行啊太师!”管家想到季棠杀人的样子就觉得胆寒,连忙摆手,“他从大门一路硬闯进来,已经杀了好几个人,恐怕很快就要找到这里……”

    “什么?”刘太师眉头一竖,“竟敢在我府里杀人?岂有此理!”说着就要折身去前厅会一会季棠。

    他走了几步,又回头从地上捡起苏锦书那件蓝色外衫,计上心来。

    一边走一边吩咐左右:“找!翻遍整座假山也要把那小贱人给我找出来!扒干净捆起来送到我床上!”他还就不信了,这世上还有他弄不到手的人。

    季棠已杀至垂花门,鲜血将他的紫色衣袍浸透,沉甸甸的,散着浓郁的血腥气。

    他整个人犹如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眼眸红,杀意越浓重。

    “季太傅这是做什么?”刘太师呵呵笑着,身上的中衣散乱,露出干枯灰败的凶膛。

    “要人。”季棠冷漠回道,他手中的剑正在此时ca进一个侍卫的骨缝里,难以拔出,他干脆伸出玄黑色绣螭龙纹的朝靴来,踩在那人身上,借力将剑用力抽回,兵刃擦过坚硬的骨头,出令人牙酸的铮鸣声。

    刘太师将蓝色的布料握在手中,放在鼻下细闻,神情陶醉。

    季棠剑眉微敛,心下暗沉。这衣服他认得,早上出门时恰和她撞上,她还腆着脸在他面前转了一圈,问他好不好看。

    他当时只觉拿这人不知如何是好,冷哼一声径直离去,没想到——

    轻薄的衣衫下摆已经沾满污渍,他到底来迟了一步。

    心下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那陌生的感觉令他一时喘不上气来。

    刘太师笑了笑,意有所指:“季太傅,东西已经脏了,你还要么?”

    又给了他个台阶下:“季太傅权倾朝野,想要什么样的没有?实在不必执著于这么一两个无关紧要的人,今日我不问而取是不大合适,但你肆意屠杀我府中侍从也有失分寸,不如我们两相抵消了,如何?”

    季棠心中雪亮,刘太师虽不及他势大,但手握吏部、户部,门生也多官居高位,事已至此,他再硬扛着只有两败俱伤这一种可能,全然没有必要。

    可是……一想到她这会子可能正在哪个角落里哀声哭泣,那张嘚瑟无赖的脸上再也看不见笑容,他就觉得心痛难忍。

    手腕一旋,将长剑横在刘太师面前,他冷声道:“既然刘太师已经用过,还请尽快归还,我带了人就走,绝不多言。”

    “你!”刘太师眼睛微眯,万万想不到那人竟在季棠心中有如此分量。

    季棠忽地一笑,笑容却毫无温度,更显yin森:“或者——我自己进去找也是一样。”说着手指轻叩鲜血淋漓的剑身,出虎啸龙吟之声。

    刘太师无端觉得不寒而栗,有一种直觉告诉他,如果今日不让季棠如愿,季棠说不准会不管不顾真的杀了他。

    他僵持许久,挥挥手命下人把苏锦书带过来。

    不多时,衣衫凌乱形容不堪的苏锦书脚步虚浮地走过来,她看见季棠眼睛一亮,一直拼命压抑着的惧怕和紧张这时候突然翻上来,脚下一软,跪坐在冰冷的地上。

    季棠快步走过去,将外衫脱下披在她肩上,拦腰将她抱起,转身便走。

    第一次现,她竟然这样娇小,身子也轻得吓人,好像轻轻一用力,便可以将她捏碎。

    走过死尸遍地的庭院,他低声道:“闭眼。”

    她听话地阖上双目,睫毛微颤。

    府中护卫们已经赶过来接应,还驾了他惯坐的马车。

    将她小心放在车里的榻上,他沉默半晌,道:“今天的事情,我会封口,你……便当此事从未生过。”

    说是这样说,他心中却不大确定,哪个读书人受得了这样的折辱?更何况对方还是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

    手指轻轻捻动,他又惜字如金地补一句:“我一定给你个交待。”那刘太师欺人太甚,这笔账无论如何要算个明白。

    苏锦书和刘太师周旋了半日,身心俱疲,一句话都不想说,歪头倒在他肩上,睡了过去。

    季棠呼吸微顿,转过头看她的睡颜。

    平素舒展的眉头这会儿紧紧皱起,睫毛安静如蝶,栖息在眼眸上,小巧的鼻子下方,是有些苍白的嘴唇。

    这个样子的她,狠狠攫住了他的心,竟让他觉得怜惜。

    多年来古井无波的心,悄悄动了一下。

    为什么总是为她破例?

    更何况,她还是个男儿身。

    回到府邸,他不忍叫醒她,小心翼翼抱她下马车。

    仍在苦等的张清迎上来,看到这情态唬了一跳:“这……这是……”

    他面上泛起悔恨交加之色,自责到无地自容。

    季棠不知为什么,看他不大顺眼,冷冷道:“这是本官的家事,本官自有章法,来人,送张主簿回去。”

    他径直抱她回了自己的卧房,又叫了水亲自为她擦脸。

    着手解她脏污的衣襟时,苏锦书清醒过来,挣扎着起身,薄脸微红:“大人,我自己来。”

    季棠还以为她是因刘太师的事有了心理yin影,不再勉强,只不放心地道:“我在门外等着,你有事就喊我。”说着出门回避。

    等了许久不见动静,再推门进来,现她已经换好中衣昏睡过去。

    季棠放心不下,在外隔间的榻上小寐,时不时过去看她一眼。

    到半夜,苏锦书起了高烧。

    季棠火急火燎地催人去请郎中,又亲自绞了帕子敷在她额上为她降温。

    苏锦书昏昏沉沉间,顺着他手上的凉意往他怀里钻。

    季棠略犹豫了片刻,便坐在床前,将她半抱半搂在凶前,手指还温柔地整理她湿透的丝。

    不一会儿,她便说起胡话。

    “不……不要过来!”

    “大人救我……大人……”

    “季……季棠……季棠……”

    过一会儿又说:“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这话倒是毫无由头,令人全然摸不着头脑。

    但声音柔弱,还带了些难言的凄楚。

    季棠头一次尝到心疼的滋味,紧紧握住她手,一遍又一遍安慰她:“我在,我在,我在这里。”

    晶亮的泪水从她紧闭的眸子里流出来,每一滴都重重砸在他心上。

    他深吸一口气,又吸一口,到底按捺不住,狂乱地低头去吻她眼睛,将咸涩的泪水一一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