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我本是女娇娥(十)妖女
    死者的死状确如张清所说,血ro俱无,面目全非,空荡荡的骨架子凄凄惨惨地躺在华丽的衣物里,十分可怖。

    “除了死状,两个受害者的背景有没有相似之处?”苏锦书问道。

    “有。”张清眼神灼灼,显然是和她想到了同一处,“死者皆为豪富,城南那个是皇商之子,这位则靠着祖荫锦衣玉食,是京中有名的纨绔子弟。”

    他想了想,又去问死者哀痛yu绝的母亲:“老夫人,敢问令郎昨日去了哪里?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耄耋苍苍的老夫人仔细回忆:“他昨日照常去了鹳雀坊赌钱,后来……后来应该就直接回来了吧。”

    小厮在一旁补充:“禀报太太和两位大人,少爷他……昨天还去了天香楼。”

    “天香楼?”张清皱眉思索,“好像……城南那名苦主在死前也去过天香楼。”

    天香楼是京城最负盛名的青楼,每日里迎来送往,十分热闹。

    两人又细细查问一番,没有现其他可疑之处,便决定亲自去往天香楼一探究竟。

    护卫听到苏锦书要去的所在,面色古怪,想劝又不敢劝:“这……这个……”若是让他家大人知道他们送公子去了青楼,怕不是要扒了他们的皮?

    苏锦书察觉到他想歪,眉眼弯弯:“你想哪里去了?我们是去查案。”同时去游玩一番,长长见识,说起来,她前世今生还从未去过烟花之地。

    护卫这才松了一口气,恭恭敬敬驱车将二人送到目的地。

    此刻天色尚早,整条花街都冷冷清清,街面上一个人也看不见。

    两人往天香楼里走了两步,苏锦书复又折转回来,对护卫道:“小哥,能不能借我些银子?我回府便还你。”她囊中羞涩,口袋中那几钱银子估计还不够在这里喝盏茶。

    护卫连忙奉上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这是大人特为公子备的。”

    苏锦书接过来,手感很轻,打开来看,全是一千两金额的银票,厚厚一摞。

    她深感满意,收起荷包进门。

    张清yu言又止,最后挤出一句:“那季棠对你倒是不错。”他想起上次季棠抱着苏锦书的情态,一股违和之感泛上心头。

    “辛兄弟,我提醒你一句,季棠持身不正,摄威擅势,门下走狗众多,实在不是什么善与之辈,你最好离他远点儿,以免近墨者黑……”他好意提醒。

    苏锦书神色未动:“自我入京以来,每每听人在我耳边说起他如何行事张狂,如何排除异己,可却从未见过他戕害人命,抑或做哪怕一件劳民伤财的举动,比起人言,我更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张清愣怔半天,追上去和她争辩:“就算他没有亲自做过恶事,可那些贪官污吏确实出自他门下,为害四方,人神共怒……”

    苏锦书回视他:“你怎么知道,那些贪官污吏是真的忠心于他呢?”

    事实也是这样,季棠位高权重,许多官员和他素昧谋面,便胆大包天在地方上打着他的名号鱼ro乡里,他鞭长莫及不好约束,待那些官员落马后,污名便算在了他头上。

    而随着他名声愈差,那些官员们便愈敢与他攀扯,形成恶姓循环。

    偏偏季棠行事无羁,从不在乎这些声名,也从不解释,时日久了,谣言便成了事实。

    所有人都忘了,他曾经临危受命,挽大厦于将倾;他曾经肃清朝野,还天下一片清平;他曾经披肝沥胆,潜心辅佐幼主。

    他若愿意,先帝身逝时便可取而代之,何至于到如今这人人不齿的境地。

    落拓疏狂的外表下,竟然藏着副光明磊落的君子骨。

    张清果然完全不信:“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这是被他蒙蔽了双目……”

    正说着,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从楼上传来:“两位公子大驾光临,仙仙有失远迎!”

    二人抬头看去,见一位身着纯白留仙裙的绝美女子手持纨扇,轻移莲步,像一朵流云缓缓而下。

    随着她一步步接近,苏锦书心下微惊,这样美丽却又清纯无瑕的容颜,和她所处的场所格格不入。

    那名唤仙仙的女子站在两步之外,一双含情目紧紧盯着苏锦书不放,眼波流转,yu语还休。

    张清日日受苏锦书的美色荼毒,竟对这女子的美貌视而不见,公事公办道:“仙仙姑娘,我等乃大理寺官员,城西生一命案,死者名唤刘默,据悉昨晚曾来过天香楼,所以前来问问姑娘是否还有印象?当时他和何人在一起?有无异状?”

    仙仙略作思忖,天真一笑,指着苏锦书道:“我记得那人,但我只想说给这位公子一个人听。”

    张清不由无语,求助地看向苏锦书。

    苏锦书摸了摸鼻子,笑得温文:“那么,仙仙姑娘借一步说话可好?”

    仙仙含羞带怯地带他进了一个香气浓郁金围翠绕的雅间,刚阖上门便依偎过来,媚态横生,竟像变了副面孔:“公子,我对你一见钟情,有心想以身相许,不知公子答不答应?”

    她的声音柔媚得好像能掐出水一般。

    苏锦书不着痕迹地往后躲了躲:“姑娘一片美意,可惜在下已经心有所属,还请姑娘见谅。”

    “这样啊。”仙仙面露失望,也不多纠缠,松开了她去点香炉,一股如兰的清雅香气散出来,合着这屋子里本有的味道一起,熏得她头昏脑涨。

    “姑娘,你昨晚见到刘默时,是什么情形?可否与我详细分说?”苏锦书重提正事。

    “唔,他当时一个人过来喝花酒,本来是由芍药接待的,可当时我正好下楼,他看见我就扑了上来,一个劲纠缠不休,好不烦人。”仙仙的蔻丹轻敲玲珑精致的鎏金小香炉,神色娇憨。

    “后来呢?”苏锦书揉了揉太阳xuan,打点起精神追问。

    “后来么……我实在却不过他的好意,便跟着他回家啦!”仙仙忽露出一个有些诡异的笑容。

    “嗯?”苏锦书思绪有些打结,反应了一会儿,浑身一凛,“你说什么……”

    仙仙笑吟吟地挥了挥衣袖,果然见那比谪仙还要好看的公子“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她伏下身来,手指轻轻拂过苏锦书的脸庞,低喃:“虽说这么快就被你们追查过来,导致我不得不换个地方,在此地的经营谋划全都毁于一旦,令我很不高兴,可得了公子这样神仙似的人,不知怎么的,又有些欢喜呢。”

    说着,她往床底探去,摸到一个凸起,轻轻旋转,只听“咔嚓”轻响,墙壁裂出一条暗道。

    她不费吹灰之力地将苏锦书轻飘飘扛在肩上,脚不染尘,鬼魅一样闪身进去,暗道又悄无声息地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