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我本是女娇娥(十五)兴味
    季棠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迟疑道:“我看着皇上长大,好歹也有些情分……”

    苏锦书知道一时半刻无法说服他,索姓不再多言。

    季棠从花瓶中掐一朵盛放的白玉兰,ca于她鬓角,见她并不抗拒,遂问:“你的闺名是什么?”

    “辛卿。”她答。

    “卿卿……”季棠念着,看她俏脸微红,自己不知怎么也局促起来,“家中可还有长辈?”

    苏锦书回答:“只剩几个旁支亲戚,父亲过世后,早就不来往了。”

    “那么,我设计令你诈死,悄悄回归女儿身,正式嫁我可好?”他问道,同时又承诺,“你放心,你父亲枉死,我必定拿李成献的命来偿还,此事不必你出手。”

    苏锦书咬唇不答。

    季棠有些着急:“我可以向你保证,府中只有你一名主母,绝不纳妾,也绝不眠花宿柳,你若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出来,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到。”

    在以为她是个男儿身时,他都能克服心理障碍,对她心动不已,更遑论如今现她的真实身份,又有了夫妻之实,真是恨不得立刻把她娶进家门。

    本来无yu无求的一个人,头一次迫切地想要得到什么,便因此多了许多人间烟火气。

    苏锦书却摇了摇头。

    季棠皱眉:“为什么?”

    他一时想左,声音变了调:“难道……你已经有心上人?”昨夜生那样的事,虽不是他所愿,但他也不敢说完全没有私心。

    甚至于,心里是隐隐欢喜的,高兴上天给了这样的机会,让他把她永远留在身边。

    可如果她已经心有所属,他……

    不,他应当也不肯轻易罢手。

    苏锦书失笑:“我没有。”

    婢女端了新煎好的药进来,季棠接过,亲自一勺一勺喂她。

    药苦得很,苏锦书整张脸都皱巴起来,却显得生动许多,似乎又是他熟悉的那个样子了。

    喝完药,又含了蜜饯,她这才缓缓解释:“大人,你我皆不是受世俗约束之人,昨晚……也是迫于无奈,才累了大人牺牲自己救我,我心里已经很过意不去,怎么能拿这个要挟你负责?”

    季棠被她逼出心里话:“不是负责,是我心悦于你,想要和你厮守终生。”

    他这辈子没说过什么情话软话,这句话说得生硬无比,却见她眉眼舒展开来,盈盈一笑。

    “那么,等大人功成身退的那一天,我再嫁给你,可好?”

    季棠愣了愣,问:“你不信我可以全身而退?”

    苏锦书道:“我自是希望可以有那么一天,可世事未必尽如人意,既然大人执意于此,我便祝大人心想事成。”

    季棠还待再说,有个小太监过来宣陛下口谕,召苏锦书觐见。

    他拒绝道:“卿……辛录事刚刚脱险,身ti不适,你替她向皇上告个罪,就说等大好了再去拜见。”

    小太监额角滴汗,这可是圣命,谁敢拒绝,他讪笑道:“皇上说了,辛录事务必去一趟,如果走不动路,就用软轿抬过去。”

    他想起临来之时,皇上说这话时眼底泛起的兴味之色。

    季棠yin沉地盯着小太监,直将他盯得两股战战,这才开口:“皇上召辛录事所为何事?”太蹊跷了,不由得人不疑虑。

    小太监都快哭了:“这……皇上所思所想,岂是我等敢妄加揣测的?求太傅大人不要难为小的,小的真的不知道啊!”

    季棠垂下眼帘,略思忖片刻,便道:“罢了,本官陪她同去,你先在门外等上一等,我们整理一下衣冠。”

    苏锦书自始至终不答话,等小太监出了门,才微笑道:“真是天威莫测,不知道皇上召见我这么个小人物是为了什么。”不管是好奇还是敲打,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季棠找出官服递给她:“别担心,有我在。你有没有力气自己更衣?”

    她摇摇头:“还是有些乏,要不大人喊婢女进来帮我吧。”

    季棠不肯假手于人,亲自帮她穿戴,手却很有分寸地尽量不碰触她身ti:“以后无人的时候,喊我季棠。”

    “大人没有表字么?”她配合着他的动作,脸颊蹭过他凶前微凉的衣料,那里绣着只振翅yu飞的仙鹤。

    “没有,我是贱奴出身,无父无母,不知本姓,这名字还是自己知晓了些事理后,随便取的。”说起那些悲惨不堪的过往,季棠面色淡淡,心里却有些紧张。

    大岐门第之见甚重,因着他出身低贱,即使后来战功赫赫,官至太傅,仍有许多门阀子弟在背后非议鄙夷,十分不齿。

    她会不会看不起他?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苏锦书却念了一句诗经,“大人的名字,寓意很美好。”

    季棠的心软下来,给她穿戴完毕后,抱着她上了马车。

    车行至御道,便被拦停,二人转乘软轿,由小太监引路,一路前行。

    越往里走,季棠越觉得不对。

    他喊停那个太监:“这不是去太和殿的方向。”

    太监解释道:“回禀太傅,皇上这会子在养心殿。”

    季棠皱眉:“皇上从不在自己的寝殿接见外臣。”养心殿属于后宫范围,连他亦很少涉足。

    太监为难:“这……这是皇上的旨意。”

    装神弄鬼!季棠有几分不耐烦,到底没有再多说。

    到了地方,他被拦在大殿外,皇上身边那个精明外露的大太监笑眯眯地说:“太傅,皇上只请辛录事一人进去,还请您在偏殿稍待。”

    苏锦书望了季棠一眼,神态娇弱地被两个宫人扶了进去。

    季棠眼底迸出一丝怒气。

    她跪在空荡荡的大殿之上,明黄色的帐幔低垂,空气中有淡淡的龙涎香气,所有宫人俱退了下去,寂静无声。

    约摸跪了有小半个时辰,才有一人掀开帘幕走进来,同样明黄色的靴子进入她低垂着的视线。

    她伏下身:“微臣辛见青拜见皇上。”

    “你抬头。”清越的声音从她头顶上方响起,极具迷惑姓。

    她微抬起身,视线上移,看着龙袍上张牙舞爪的金龙。

    皇上仔细打量她,见她眉宇间虽带病气,却不颓丧,反而有种羸弱之美。

    上次在大殿高台上远远看她,只知她美,却不知竟然美到如斯境地。

    甚至可以说,凌驾于他后宫万千美人之上。

    怪不得将冷硬怪诞的季棠迷成这样。

    仿佛被蛊惑了似的,他伸手抬起她下颌,迫她与他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