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我本是女娇娥(十八)起事
    宽大的白玉砌成的浴池内,引的是乐瑶山中的温泉水,朦朦胧胧的白气氤氲,模糊了眼前的视线。

    将苏锦书放进水中,季棠也跟着跳下,把她身上的衣物尽数除去。

    两个人缠吻在一处。

    吻着吻着,季棠把她往深水处带。

    苏锦书怕水,紧张地将双腿盘上他的腰,纤长的睫毛上沾满了水雾:“季棠,你做什么?”

    季棠伸手托住她的雪臀,把她往上举了举,始终坚挺的物事对准她的蜜xuan,笑道:“自己吃进去。”

    她面红耳赤:“你……”

    他作势继续往里走,吓得她死死揽住他:“不要!我害怕!”

    “那就听话。”季棠含住她软乎乎的耳垂,命令道。

    “我……”她迫于他的yin威,只能妥协,委委屈屈地把他的硕大一点点往里吞。

    好在有温水的润滑,倒不算太艰难。

    吞到一多半的时候,季棠突然松了手,臀部在重力的作用下忽然往下,把ro茎整根含了进去。

    “呜……”她抽泣一声,“季棠,你……怎么这么长啊……”顶得她好难受。

    季棠低笑着,再度托起她,一上一下开始缓慢抽送。

    身ti适应之后,快感侵袭,将酸麻尽数驱散。

    她开始觉得身ti最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弄得她好痒,不由哼唧道:“季棠……用力一点……”

    季棠深呼出一口气,把她翻转过来,按在玉石壁上,抬高她的臀,一下一下ca进去,毫不留情。

    在他凶猛的冲撞下,她的腰渐渐塌下来,手指吃力地抠住墙壁,固定被他顶得一晃一晃的身ti。

    极致的侵占和攻略,卷去她所有思考的能力,没顶的快感之下,她只能被动地承受他所有的爱与yu。

    “季棠……季棠……”她神智不清地念着他的名字,身子忽然一颤,被他送上高潮。

    他眼眸通红,像不知餍足的兽,稍微停顿下来感受了一会儿她甬道内的绞缩,等她缓过来气以后,又开始动作。

    她有气无力地求饶:“季棠……轻一点……”

    他轻拍了一下她高高翘起的臀:“小狐狸精,真难伺候。”到底ti谅她年纪小,略微温柔了些。

    等他折腾完,午膳已经变成晚膳。

    没过多少日子,朝中风向渐变。

    季棠一改往日懒散随姓的态度,对政事诸多干预,偏偏又有着辅政大臣的名号,谁都说不出半个不字。

    刘太师照常往府里弄美少年,只是听说近来入府的,眉眼全部都很像季大人的新宠,甚至还有一个八分像的,受宠得很。

    不过,没几日,刘太师竟然在同御两男时,得了马上风,当场没了命。

    无独有偶,又过了两日,皇上暗地里的心腹李成献竟然在夜晚归家时,离奇落水,等捞出来的时候,已经没了气息。

    由此,季棠一人独大,越如日中天。

    皇上如临大敌,密召幕僚商议对策,忙得顾头不顾尾,自然也就把苏锦书暂放在一边。

    一月后,几位权臣并禁军统领秘密拜见季棠,言称皇上刚愎自用,目光短浅,为社稷之计,意yu扶季棠上位。

    季棠品了品手中的桂花酒,似笑非笑:“几位大人,这可是杀头的罪过。”

    郭统领言辞切切:“太傅大人,大岐本就在您手掌之中,我等眼看着您鞠躬尽瘁,呕心沥血,心中万分钦佩,如今不过是请正神归位,何罪之有啊?”

    常尚书也附和道:“正是这个道理,想来皇上也会感念太傅教养之恩,心甘情愿禅位于您的。”

    几人车轮战一般表着忠心,季棠听了半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笑道:“既如此,那季棠便却之不恭了。”

    又一月,皇上前往登天台祭天,重臣良将皆随行。

    登天台共有六千余阶,皇上为表诚意,徒步而上。

    季棠及几名“起事”之人俱在随行之列。

    行至半途,随行的几十名侍卫忽然将皇上围在了中间。

    他们拔出刀刃,对向那个他们本应效忠的君王,异口同声道:“昏君当道,民不聊生,属下等愿冒天下之大不韪,匡扶正道,另立季太傅为新主!”

    皇上怒不可遏,对着身着紫衣闲庭信步的季棠道:“季棠,你这是要造反吗?”

    季棠但笑不语。

    “乱臣贼子!你敢!”皇上往后退了一步,撞在大太监身上,被大太监小心扶住。

    郭统领、常尚书等人越众而出,笑道:“请皇上禅位于太傅大人。”

    “你们——你们!”皇上气得抖,指着季棠,“季棠!先帝临终时是怎么跟你说的?你都忘了吗?”

    季棠挑了挑剑眉,一句话都不想和他多说,挥了挥手:“动手。”

    然而,本该对准皇上的刀刃忽而全部转向他。

    皇上冷笑:“季棠,你想不到吧?这不过是朕设的一个计罢了!郭统领他们,实则是朕的心腹。”

    他振振有词:“朕不过是想试探你一二,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有这等狼子野心,实在是其心可诛!”

    常尚书道:“太傅大人,对不起了!我等誓死效忠皇上,绝不会与你合谋做这种大逆不道之事。”

    郭统领恶狠狠下令道:“把季贼给我拿下!死活不论!”

    季棠低低笑了两声:“演完了吗?”说完,他拍了拍手掌。

    几百全副武装的精兵忽然从山石后面冒了出来,将皇上等人团团包围。

    皇上脸色突变:“你——你们——”

    季棠道:“郭统领等人意图挟持皇上,造反篡位,把这些乱党拿下!”

    “你颠倒黑白!你……啊!”郭尚书正在怒骂,被旁边的兵士一刀斩断头颅,鲜血四溅,喷了皇上一身。

    皇上的脸色苍白如鬼,躲在郭统领背后,止不住的颤抖:“快!快保护朕!朕给你们升官进爵!”

    伴随着凄厉的唿哨声,空中一只破云箭雷霆万钧而来,直中皇上后脑!

    他话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脑子像被摔到地上的西瓜,“嘭”的一下破裂开,红的红,白的白。

    自诩不凡的帝王,就这么草率地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像个荒诞至极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