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我的哥哥(五)兄妹
    程家住的虽然是老房子,到底位置不错,面积也不小,最终卖了个不错的价钱。

    程星河算了算,够支撑他们兄妹两个人读完大学了,省着点花的话,或许还有富余。

    办完了过户手续,他另租了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紧锣密鼓搬了过去。

    “为什么不租个大点的?”郑明一边陪他去二手家具市场淘沙床一边问。

    “省钱。”程星河对自己一向严苛,“我再有不到两年就该去读大学,所以租两室没必要,先在客厅凑合凑合就行。”

    一切收拾停当,程星河下厨,说要请郑明一起吃顿开火饭。

    郑明一听到他说要做饭就觉得牙疼:“哥们,咱定外卖行不行?我实在不想吃你做的黑暗料理,忒出人的承受能力。”

    又对乖巧看书的苏锦书说:“妹妹,你是怎么忍受你哥这数十年如一日毫无进益的厨艺的?味觉是不是已经被荼毒得失灵了?”

    程星河冷笑一声:“爱吃吃,不吃滚蛋。”

    “哎?你这人!怎么这么冷血无情?你这样对得起我鞍前马后掏心掏肺不求回报的一颗真心吗?”郑明觉得委屈巴巴。

    苏锦书忍不住笑起来。

    吃过味如嚼蜡的一顿饭后,郑明失魂落魄地飘走,世界顿时清静下来。

    夜深人静,程星河窝在有些窄小的沙床上,有些后悔。

    当时只顾图便宜,选了这张,却没考虑到自己这半年来疯长的身高,躺在上面连腿都伸不直,别提多难受。

    卧室传来响动,苏锦书抱着抱枕走出来,神情有些惊惶:“哥哥……”

    “怎么了?”程星河立刻坐起来,紧张问道。

    “我做噩梦了。”苏锦书咬咬嘴唇,“我害怕,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睡?”

    程星河犹豫:“不太好,要不我陪你说说话,等你睡着了再出来。”

    苏锦书不说话,抱紧小兔子形状的抱枕,泫然yu泣。

    程星河很快投降,带着自己的被子和她一同进了卧室。

    说了没两句话,女孩已经迅睡熟,嘴角还挂着得逞的笑。

    程星河怔了怔,想明白了她的用意,无奈地关上了床头灯。

    他家小姑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这么懂事,还这么窝心。

    真是没白疼。

    一切终于步入正轨,高二的课业已经很重,程星河辞去兼职工作,全心扑在学习上。

    苏锦书也没有松懈,一直保持着年级第一的排名,同时不间断地参加所有市级省级的竞赛,将奖杯拿了个大满贯。

    学校的众多领导更是把她当成了宝,恨不得放手心里捧着。

    郑茜和张蓓蓓自从上次的事后,嚣张气焰全消,在学校夹着尾巴走,再也不敢来招惹她。

    其他同学同样对她敬而远之。

    苏锦书并不在意这种孤立,她是来学习的,又不是来交朋友的。

    冬去春来,苏锦书所在的班上,迎来了一个转学生。

    楚瑜长得好看,姓格又温柔,行为举止十分有风度,很快成了许多女生的梦中情人。

    但他偏偏对苏锦书一人格外不同。

    苏锦书也不拒绝,这人在故事线里是原身的忠犬,默默守护了她一生,是全心全意喜欢她。

    “清梦,下雨了,我送你回家好不好?”楚瑜三两步追上她,撑开手中的大伞。

    苏锦书望了望细密的雨幕,略犹豫了一下,便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梦梦!”

    她对着楚瑜粲然一笑,笑得他失了神:“我哥哥来接我啦,再见!”说着跑进一个高个少年的怀中。

    程星河护着她往外走,不着痕迹地将伞往她这边倾斜,丝毫不管自己暴露在外的肩膀。

    “哥哥不是说今天要补课,没办法来接我的吗?”她好奇问道。

    程星河嘴角微抿:“下雨了自然要来接你,刚刚那个男生是谁?”

    同为男人,他自然懂得那人看着妹妹的眼神里蕴含了什么,当时就冒起一团火气,有种自己养了多年的白菜被人觊觎的愤怒和不安。

    偏偏又要照顾她的自尊心,不敢把话说得太重。

    “同班同学啊。”苏锦书今天穿了小皮靴,也不怕积水,反而有意往水多的地方踩,幼稚得很。

    程星河低头打量她,房子卖掉后,手头松快不少,他又是个宠妹狂魔,毫不吝惜地给她买了几身拿得出手的衣服,今天她便穿了其中一套。

    雪白色及膝的连衣裙,搭了浅绿色小外套,配上天真素净的脸,像株迎风而立的水仙花,确实有点太招人眼了。

    他暗自思忖,以后还是不要再给她买裙子了。

    口中小心翼翼提点她:“你还小,最好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学习上,不要为别的事分心。”

    苏锦书装傻:“什么事?”

    程星河一噎。

    是夜,苏锦书躺在床上,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召唤出了宋长安。

    “楚瑜是攻略对象吗?”她对着宋长安,语气冷得像冰。

    宋长安回答:“不是。”

    苏锦书微微皱眉:“那么,是江衍?”江衍此刻还未出现,但后来也和原身纠葛不断。

    宋长安yu言又止:“不是,你再好好想想,只剩下一次机会了。”

    苏锦书坐起身来,有些惊诧:“也不是他?”可在记忆里仔细搜罗过,确实没有别的可疑对象啊。

    她思索良久,脑子里闪过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抬眼看宋长安:“不会是……程星河吧?”

    宋长安点头。

    “……那他和我是亲兄妹不是?”这是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然而宋长安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综合目前所有的信息来看,是的可能姓非常大。”

    苏锦书无力吐槽:“你他妈的是在玩我?”

    宋长安面露受伤之色,沉默片刻,答:“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苏锦书冷静下来:“滚吧。”

    宋长安消隐在空气中。

    过了一会儿,程星河从浴室中出来,换了睡衣睡裤,头湿漉漉的。

    他见苏锦书面色不好,问道:“怎么了?”

    苏锦书想了想,问他:“哥哥,你还记得我出生时候的事吗?”

    程星河笑道:“记不太清了,只大概记得你那时候特别小,大概只有这么大。”他说着手比划了一下,“吓得我都不敢抱。”

    苏锦书心下微沉,勉强笑道:“我困了,睡觉吧。”

    程星河应了,将头快吹干,和她并肩躺在床上。

    被苏锦书勾起遥远的回忆,他神情充满怀念:“你小时候就特别乖,吃饱了不哭也不闹,好带得很。记得有一次不小心撞到了头,流了好多血,你疼得哇哇大哭,妈妈怎么哄也哄不住,我放学回来第一时间赶去看你,结果你一见我就笑起来了。”

    苏锦书没说话,安静地听着他说话,不一会儿便睡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