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程星河番外:送饭
    九月,市内及周边连十几起凶杀案,从作案手法来看,怀疑是同一凶手所为。

    带程星河的老师傅因病休了长假,因此,所有法医的工作全部压在他一个人身上,他每日里忙于勘察现场,解剖尸ti,真正是脚不沾地,连家都没空回。

    这日中午,他从一个案现场赶回局里,准备去找队长汇报情况,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便听到了里面的谈话声。

    “小姑娘是叫清梦吧?老听星河提起你。”略为苍老的声音,正是他们的老队长。

    “嗯,是的,您好,我来给我哥哥送午饭。”一把甜甜软软的嗓子乖巧回答。

    程星河顿住脚步,透过百叶窗看见穿卡其色长风衣的女孩子随意挽了个丸子头,不施脂粉,巧笑倩兮。

    他的心里热了热,算起来,已经有三四天没有回家。

    正准备走进去,听见老队长又开口道:“有男朋友了吗?”

    他皱了下眉头,当初她找到亲生父母的事,他们并没有对外宣扬,所以大多数人仍旧以为他俩是亲兄妹。

    女孩子迟疑了一下,回答:“还没有。”

    老队长热情道:“我有个儿子,今年刚大学毕业,考到了咱市里的教育局当公务员,个子挺高,嗯……好像和你哥哥差不多高,还没女朋友,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和他交个朋友?”

    少女还没回答,程星河已经走进去,打断了两人的谈话:“队长,我来给您汇报工作。”

    三言两语将调查得来的结果总结完毕,他拉着妹妹去了隔壁的茶水间。

    精心搭配的两荤两素,配着喷香软糯的米饭,躺在浅蓝色饭盒里,他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女孩子偷眼打量他。

    里面穿着板正的天蓝色警服,规规矩矩打着领带,外面罩一件白大褂,干净又禁yu。

    单是这样面对面看着,她就已经可耻地湿了起来。

    已经好几天没做了。

    穿着小高跟的脚悄悄从桌下探过去,隔着藏青色的西裤,蹭了蹭他的小腿。

    程星河面无表情,一口一口用力嚼着米饭,像跟米饭有仇似的。

    女孩子有些气馁,锲而不舍地继续往上撩拨,一路爬到他的大腿内侧,在上面轻轻画圈。

    程星河低头扫了一眼,看见黑色高跟鞋内,是同色的薄丝袜。

    yu望不受控制地隆起。

    脚尖正好点到那处,她愣了一下,旋即带着些兴奋地点了点,含笑看他。

    眼睛里波光潋滟,春情涌动。

    可他却像完全没看懂她的暗示似的,冷冰冰地握住不老实的脚,放回地上,然后起身收拾饭盒:“吃完了,我送你出去。”

    这是在下逐客令。

    她不明所以:“为什么?哥哥不能多陪我一会儿吗?”

    程星河道:“我没空,局里事情多,忙不过来。”

    她闷闷地“哦”了一声,却不好打扰他工作,听话地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现在是午休时间,长长的走廊里安安静静,空无一人。

    经过公共洗手间时,她无意识地往里看了一眼,旋即被一把扯了进去。

    “哥哥……”她小小地惊呼一声,便被他带进最里面的隔间。

    “哐”的一声,他把门从里面反锁。

    “你……”她还没反应过来,便迎来一个有些过分暴烈的吻。

    “唔唔……”几天没刮胡子,他的脸上冒出一层细细的胡茬,蹭得她脸颊有些疼,下意识里把他往外推。

    程星河彻底怒,把她双手按在隔板上,yin沉问道:“怎么,不肯让我亲?”

    旋即,他又冷笑一声:“还是说,你真打算去相亲?”

    这都什么跟什么?

    她瞪大眼睛,正要解释,便见他急不可耐地扯开了她腰间的风衣绑带。

    接着,她羞窘地捂住了脸。

    严实的风衣遮蔽下,是纯黑色半透明的情趣内衣。

    稀稀疏疏的网眼,根本遮挡不了什么,洁白ru房上ro粉色的ru粒几乎要从孔洞里钻出来。

    几近完美的凶型,平坦的小腹,其下幽深的秘谷处,只穿了条小得可怜的丁字裤。

    大腿上穿着纯黑色的吊带袜,露出白皙细嫩一段肌肤,晃得他眼晕。

    程星河的呼吸声一下比一下粗重。

    女孩子不敢看他,低声娇吟:“哥哥……我……”

    不像要解释,倒像是在求欢。

    之前毫无道理的怒火顷刻烟消云散,程星河伸手在她大腿根部摸了摸,如愿摸到一片湿濡,问:“怎么穿成这样?你其实是来勾引我的?是吗?”

    女孩子下意识里夹紧双腿,反而将他的大手一并夹了进去。

    她苍白地解释:“我……我真的是来给哥哥送饭的……”当然,她也想过,如果有机会,可以悄悄撩拨一下他。

    可她没想到他的胆子会这么大啊。

    程星河解开腰间皮带的金属扣,将早就勃起的硬物放出来,拉住她的手覆在上面,来回移动了两下。

    她自自觉地主动握住,上下套弄起来。

    程星河把她的风衣外套脱掉,挂在一旁的挂钩上,然后拉下她一侧的内衣肩带,俯身去亲她凶前的樱珠。

    坚硬胡茬带来的刺痛感和柔软唇齿带来的包裹感交织在一起,弄得她有些受不住,一声一声喊:“哥哥……”

    旷了好几日,程星河也有些忍不住,用力捏了捏她柔软的雪臀,道:“转过去。”

    她听话地转过身,双手撑在隔板上,腰背往下塌,臀部往上挺。

    衣着堪称完好的男人按住女孩的腰,拨开丁字裤窄小的布料,将滚烫的硬物贴在泥泞的花xuan入口,长驱直入。

    女孩子呜咽一声,叫道:“哥哥……你轻一点……”

    程星河压根忍不住,全根没进去,又迅抽出来,很快顶得她连声求饶。

    “不……我不行了……哥哥……呜呜……”她伸手到后面去推挡他的进攻。

    忽然,外面有人声传来。

    她浑身僵住,不敢再动。

    程星河却伸出一只手捂住她的嘴,身下放慢动作,开始一下一下缓慢地磨她。

    硬挺的yin茎在身ti里一寸一寸开拓,带来的侵入感反而更加明显,她受不住,扭过头来看他,眼睛里渗出点泪,可怜兮兮的模样。

    花xuan绞得死紧,程星河也有点忍不住,放开钳制,低头吻住她的唇。

    他按下冲水键,在喧哗的水声中用力抽送几下,把她送上高潮。

    接着,粗长的阳物跳出来,将大量浓稠的液ti喷she在她臀部和腰间。

    女孩子已经脱力,软绵绵地倒在他怀里。

    等外面的人走远,程星河脱掉白大褂,帮她胡乱擦了擦,然后给她裹好风衣,道:“我送你回家。”

    她摇摇头:“哥哥你忙吧,我自己打车回去。”

    他十分不赞同:“不行。”想了想又补充,“以后不许穿成这样出门。”

    她红了脸:“穿在里面,别人又不知道。”

    “那也不行。”

    她的万种风情,只能给他一个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