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不爱皇帝爱厂公(十二)人间
    夏日午后,两个小太监在檐下窃窃私语。

    “今日都要了两回水了,这会子又……厂公大人也真狠得下心,娘娘那样玉做的美人,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大人这样磋磨……”一个小太监感慨道。

    另一个小太监给了他个爆栗:“你不想活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叫娘娘,大人不爱听,要称呼小姐,知道不知道?”

    隗礼手眼通天,将南塘殿内的事瞒得滴水不露,只有他们这几个心腹知道,苏锦书早成了隗礼的一片逆鳞,是绝对不能得罪的祖宗。

    说错话的小太监连忙打了一下自己的脸,笑道:“谢五哥提点,不过,五哥你说,咱们这没根的男人,和女人在闺房之间是怎么作乐寻欢的啊?”

    那被称为五哥的太监斜睨了他一眼:“想知道?要不你去问问大人?”

    “哎哟,这我哪敢?”

    二人自在那里小声议论不止,而凉意沁沁的宫室内,苏锦书正汗透里衣,丝凌乱,浑若没有骨头般瘫在隗礼怀里。

    她有气无力地去抓他的手,求饶:“阿礼哥哥,不要了……”

    娇艳的花瓣一张一合地抽搐着,吐出一股又一股透明的水液,把他的两根手指牢牢含住。

    隗礼手下不停,甚至着意加快了度,时不时用指尖顶弄再熟悉不过的敏感点,口中冷淡地问她:“还说不说气话?”

    这两日,二人生了些口角,今日话赶话说得急了,她竟赌气说要回河北的老家去,他气得一魂出窍二魂升天,狠下心要给她点教训。

    她眼角都被逼出泪来,四肢绵软地在他怀中挣扎,却根本逃不出他的魔掌。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浑身颤抖着,口中出破碎凌乱的哭音,在他手下一败涂地。

    隗礼紧紧抱着她,良久,低声道:“小姐,你若哪一天心生悔意,我不拦你。但请你记得在离开之前,先拿把刀子捅死我。”没有得到,没有尝到过温暖倒还罢了,如今事已至此,他如何还撂得开?

    苏锦书缓了好半天,这才回过神来,没好气地蹬了他一脚:“你都知道是气话,还这样较真,好没意思。”

    隗礼没有做声,伸手拿过一柄玉势,放在手中把玩片刻,然后就着她身下的泥泞往里送。

    苏锦书下意识里浑身一抖,立刻服软,双手紧紧抓住他胳膊不让他作乱,一迭声道:“阿礼哥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说气话了,你饶我一回吧……”

    将她像婴孩一般抱起,他走到巨大的铜镜前,坐在太师椅上,然后强制姓地把她双腿分开。

    被迫坐在他膝上,她有些慌乱,   后面是他坚实的凶膛,下意识里想往前挺,却被他的手臂牢牢箍住。

    “小姐,你看看镜子。”他撩起她汗湿的丝,轻嗅一口,淡雅微甜的味道涌进鼻腔。

    睫毛胡乱地颤着,她依言看向铜镜,朦胧的镜面倒映着一副yin靡景象。

    衣衫不整的美艳女子以最羞耻的姿势靠在男人怀中,红唇微张,yu拒还迎,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泛着好看的粉色,玉腿大开,汁液横流。

    “啪嗒”,她听到液ti滴落在青石地砖上的声音。

    脸羞得通红。

    隗礼将她身上最后一件纱衣往下扯,含住圆润雪白的肩头,在上面轻轻啃噬一口。

    他没有用力,被咬的地方泛起酥酥麻麻的怪异感,她难耐地呻吟了一声,将头往后仰。

    “小姐,仔细看着,别躲。”他一手爱怜地抚过她的下巴,然后轻轻捏住,迫使她目视前方,另一手探向她凶前。更多好文来qun*85.62.67.743

    镜子里,左边玉ru已经脱出衣料,一览无余地暴露在空气中,右边却还躲在轻纱中,勉强遮羞。

    说遮羞也不准确,因为纱质极薄极透,穿着竟比不穿还要勾人似的。

    情动之下,红果早已凸起,含羞带怯地把轻纱顶起一个弧度,邀人采撷。

    一只大手覆了上去。

    略显粗粝的指腹毫不留情地捏住最敏感的尖尖,缓慢摩挲撩拨。

    娇吟从她的口中逸出,纤腰开始不耐地左右扭动。

    有更多水液淌到他的衣袍上,流到地上。

    她喘息着,像条脱了水的鱼,娇娇地喊:“阿礼哥哥……给我……”

    他再度拿起玉势,眸光痴迷地盯着镜中紧紧偎依在一起的两个人,然后将其一寸寸送进她ti内。

    看着通透的白玉在她鲜嫩的花xuan中进进出出,耳畔盈满她的低泣和求饶,他有些控制不住,低下头狠狠吻住她。

    一晌贪欢。

    事毕,两个人相拥而卧,直到暮色四合,更声敲响,他忽然开口:“今年各地大旱,乱民四起,我看这情形,恐怕不大好。”

    她并不慌乱,问道:“那么,你有后路没有?”

    隗礼紧了紧手臂,道:“有,只是,你愿不愿意同我隐姓埋名,彻底抛却……这个高门贵女的身份?”他知道是他自私自利,可就算她不愿意,他也会强行带她走。

    孰料她粲然一笑:“愿意是愿意,但往后余生,你可要好好待我,对我不离不弃。”

    他的眼中瞬间蕴起无限亮光,唇角勾起:“那是自然。”

    十一月,江南江北流民暴动,渐成气候,大批反民一路北上,直攻京师,沿途收拢人马,竟有愈演愈烈之势,各地驻军兵败如山倒,士气低迷。

    皇上见势不好,携后宫佳丽及文武百官向北方逃离,意yu迁都,韬光养晦的四王爷露出其真实面目,带重兵围皇上于骊山脚下,列数其昏聩无能十六大罪状,废其皇位,取而代之。

    御前心腹隗礼忠心耿耿,为报皇上宠信之恩,服毒自尽,一代权臣竟落得个仓皇潦草的收场。

    新皇文韬武略,雷厉风行,率兵马收复失地,重整河山。

    几年过去,叛乱平复,百姓富足,转眼已换了人间。

    春初,郊外一条官道上,徐徐走近一辆并不起眼的马车,前后左右皆有护卫随侍,正前方的高头大马上坐着名俊朗的玄衣郎君。

    郎君面貌上佳,可惜眉宇间太过yin沉,看着凉沁沁的,令人心头毛。

    忽然,马车的窗户处伸出一只素白的手,半张芙蓉面探将出来,轻声喊了句什么。

    那方才还冷冰冰的郎君立刻调转马头,迎了过去,俯下身来细听那女眷说话。

    听着听着,他竟笑了起来,眉目柔和至极,眼睛里的冰凌全消,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