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隗礼前世番外:花钿委地无人收
    大宁十三年秋。

    宁清帝已经连续三日没有上早朝了。

    事实上,自从三年前得了贞美人——如今的贵妃娘娘之后,他便渐次荒废朝政,沉迷宫闱。

    朝臣们起初还很乐观,想着皇上不过是一时兴头,再美的女子看久了总有腻的那一天,到时候再慢慢劝他回转也不迟。

    可谁也没想到,宁清帝这次竟格外的荒唐,整整三年过去,非但没有厌烦,近来竟迷恋到后宫佳丽三千,却独宠她一人的地步。

    有御史冒死进谏,说皇上纵情于声色,是亡国之兆,惹得宁清帝勃然大怒,差点将那人当场杖毙。

    最后还是贵妃娘娘出面求了情,说是今年大旱,到处闹饥荒,应以修身积福为要,不宜再造杀孽。

    可朝臣们没谁会领她的情,背地里还要说她是掩袖工谗,狐媚惑主,天降的妖孽。

    晚间,明亮的灯火下,眉目艳丽得惊人的美人正低头沉静打络子,桌上摆了几十道精致丰盛的菜肴。

    门出一声轻响,一人形如鬼魅般飘了进来,躬身站于她身后。

    美人并未抬头,温婉笑道:“隗礼,皇上可有说什么时候过来?”

    男人yin沉微哑的声音恭敬回答:“回禀娘娘,皇上被几位大臣堵在勤政殿,一时脱不开身,命我带话给娘娘,请娘娘先用饭。”

    燕莲贞摇摇头:“我一个人用饭有什么趣味,还是等皇上过来一起罢。”

    又举起即将收尾的络子给他看:“隗礼,你看我打得好不好看?”

    两只活灵活现的蝴蝶依偎在一起,好不恩爱。

    男人僭越地抬头看她一眼,进宫三年,她渐渐长开,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倾国倾城的惑人风姿,怪不得皇上越撂不开手。

    可她的眼神却依旧是纯洁天真的,不谙世事,内里满是对心上人的倾慕和思念。

    不等她察觉,他便飞快地重又垂下头,回道:“好看。”

    燕莲贞掩嘴而笑,一派纯粹的欢喜。

    璀璨的步摇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曳,闪动无数华光,晃得人意乱心慌。

    隗礼yu言又止。

    燕莲贞已经下了逐客令:“隗礼,你不必守在这里,下去歇着吧,这些菜也先撤下去,等皇上来了再热。”

    隗礼应声退下。

    他并未走远,而是站在门外的廊下,仰头看四周密密匝匝的宫墙。

    那宫墙高得很,好像连一只飞鸟都飞不出去。

    夜色渐深,宫女们举止有素地守在左近,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打扰这位杀人如麻的厂公大人。

    不多时,一个小太监小步跑过来,凑到他跟前低声道:“大人,不好了,奴才刚从勤政殿过来,听说皇上接到密报,江南江北流民造反,已经把当地的大小官员一锅端了,如今正往京师这边而来!沿路的官兵竟像没有还手之力似的,且战且退,兵败如山倒,听那意思好像根本撑不了几日!”

    隗礼下意识回头望去,今晚这顿饭,恐怕是吃不成了。

    他垂眸道:“我知道了。”

    小太监是他的心腹,闻言有些捉摸不透他的意思,小心翼翼问:“大人,您不是早就有所准备?您和娘娘提过了吗?娘娘是怎么个意思?”

    他们大人未雨绸缪,早就预料到会有今日,据他所知,至少准备了两三条后路,所以他并不是很慌。

    可皇上和那一众朝臣就不一样了,他过来的时候,平素斯文儒雅的帝王惊慌失措,堂堂一个真龙天子,竟然连点宁为玉碎的风骨都没有,一迭声喊着要迁都。

    那些大臣们也都是没什么用的,都这节骨眼了,还在吵闹着奸妃误国,请皇上处置贵妃娘娘,好像如今这大厦将倾的乱局全都是一个弱女子造成的,杀了她就能力挽狂澜似的。

    啧,长年随侍在隗礼身侧,他多多少少也有些清楚,这位娘娘的姓子最是绵软和顺的,还有些善良过了头,莫说祸乱朝纲,就是有什么人因为忤逆顶撞了她而被隗礼按宫规处死,她也要哭上好半天,自责得要死。

    因为这个,他们大人这两年都不敢随便杀人了,就算实在忍不住,也只能偷偷摸摸地cao作,不敢让娘娘知道。

    隗礼道:“我没有提,她不会答应的。”他准备的几条退路里,全都少不了让她死遁出宫这一条,可他看她的模样,早已是情根深种,绝不肯抛下皇上跟他走的。

    “啊?那、那怎么办啊?”小太监有些着急。

    怎么办?掩在宽大袖子后面的手指用力握紧。

    左不过陪着她,她死,他跟着死,她活,他便跟着苟活下去。

    没有第二条路。

    三日后,皇上携后宫佳丽及文武百官仓皇出宫,向北而逃。

    不日,四王爷带兵谋反,困皇上于骊山脚下。

    随行数万武将公然抗命,拒不出兵,逼迫皇上斩杀妖妃。

    皇上掩面而泣,不忍亲自动手,派隗礼送毒酒过去。

    天上忽降大雨,隗礼双手青白,死死端着托盘,连伞也不打,一步步往后殿去。

    雨水将浑身淋了个通透,双腿被厚重的布料裹挟,每走一步都滞涩沉重。

    燕莲贞坐在梳妆镜前,长委地,一尘不染的白色里衣包裹住她窈窕的身躯。

    听见门响,她并未回头,柔柔弱弱道:“是隗礼吗?过来帮我梳妆罢。”

    她应当已经知晓一切,却比他想象的还要平静。

    隗礼将托盘放在一旁,走到她身后。

    活是做熟了的,一双巧手在如鸦青丝中交绕叠挽,不多时便梳好一个轻盈妩媚的堕马髻。

    他拿起花瓣形状的金箔,在她额间贴出一朵梅花,又为她画了远山眉,点了朱红色的口脂。

    今日的她,格外美艳,像一朵花开到最盛之时。

    一切终了,他咬了咬牙,越矩地扶住她的双肩,低头耳语两句。

    他说:“娘娘,我已将壶中毒酒换成假死的秘药,您放心饮下,晚些时候,我想办法把您送走。”

    她含笑摇了摇头。

    眼睛亮得惊人,她的态度柔软却坚定:“我已做了决断,皇上为了我抛家去国,牺牲良多,我自然也可以为他去死。”

    隗礼试图点醒她:“皇上本就无心于国事,贪图享乐,即使不是您,也会有别人,您以为他真的用情深重吗?他若真的在意您,便不会……”

    燕莲贞用眼神阻住他接下来的话,她笑道:“隗礼,你对我的一片忠心,我很感念,但我意已决,不必再劝。”

    她站起身,将朱红色绣满白芙蓉的华丽衣袍覆上身躯,意态优雅地抽出墙角挂着的佩剑。

    剑声铮鸣,隗礼没有回头,轻声问:“小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

    美人干净利落地将剑横于颈间,从容赴死。

    她当然知道自己只是这场荒唐闹剧的牺牲品,什么国破家亡,什么饿殍遍地,和她有什么相干。

    可为了那个多情帝王的疼惜和爱怜,她愿意担这个骂名。

    听到她倒地的声音,一颗泪落了下来。

    她终归是不记得他的。

    他在她的人生中,连个过客都算不上,充其量是块平淡无奇的背景板。

    他回过头,捡起沾满她鲜血的利剑,毫不犹豫戳进自己心窝。

    她死之后,他的生命,再无意义。

    额间花钿脱落,跌进血泊里,她间的翠翘金雀,也委顿于地,黯淡下去。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