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逐梦娱乐圈(一)潜规则
    n市的夜晚,灯红酒绿,霓虹闪烁,好一派繁华盛景。

    市中心一栋五星级的地标酒店,一百一十八层高楼直通云霄,楼层外立面上悬挂着无数彩色星形灯饰,炫彩迷离,煞是好看。

    一个戴着帽子口罩,看不清面容的女孩子在门口徘徊了半个小时之久,不知为何迟迟没有进去。

    她穿着件纯白色的丝质旗袍,胸部高挺,下摆短短只到大腿处,侧边还开着叉,行走间全是潋滟的风情,惹得路过的男人们再三侧目。

    又过了十几分钟,她手中攥紧的手机忽的亮起,她垂下头来,看见上面显示的名字,忙不迭接通。

    “阿辰,我……”她还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便被对方大声斥责了一通。

    “鹿年年,你还没到房间吗?张导已经给我打了三个电话问怎么回事了,你在搞什么!”好听的声音,说出来的却是无情至极的话语。

    女孩子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阿辰,我不想去……”

    “为什么不想?你不是说你爱我吗?怎么连这点事都帮不了我?”男人仍然声色俱厉,毫无耐心。

    “阿辰,那个张导我见过……他都五十多了啊,和我爸爸差不多大,我真的不想去……求求你了,你那么厉害,以后肯定还能找得到别的机会的……”她软语央求。

    “去哪里找机会?鹿年年,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男人的咆哮声隔着手机屏幕都传出去老远。

    女孩子低低啜泣,不再做声。

    僵持了一会儿,男人平复下情绪,怀柔道:“年年,我们昨晚不是商量好的吗?张导手里那部戏汇集了最好的资源,肯定会大火,好不容易他竟然看上了你,许诺我只要你陪他一夜,就一夜,他就把男二的角色给我。”

    “你知道我的能力,只要我能接到这个角色,一炮而红不是什么难事,你就为了我,牺牲一次不行吗?”他按捺住脾气劝说她。

    女孩子抽噎着说:“可是……阿辰,我心里眼里只有你一个人,我的身子脏了,你还会要我么?”

    “当然,毕竟你是为了我啊。”男人此刻的话语甜如蜜糖,“我向你保证,就这一回,只要你帮了我,我以后一定一生一世对你好。你也是圈子里的人,自然知道娱乐圈有多难混,你又没什么演技,以后基本没什么出头之日,最后还不是只能靠我?咱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说是不是?”

    女孩子认真想了想,承认他说的话确实有道理,自己同为演员,在这圈子里混了四五年,无奈老天爷不赏饭吃,演技平平,至今也不过混个脸熟,确实不如长相演技都很出挑的顾辰有前途,他万事俱备,只欠缺个东风罢了。

    她咬咬牙,道:“好,我听你的,我现在就进去。”说完挂了电话,将本就压得很低的帽檐又往下按了按,低头走了进去。

    刚进大堂,她忽然感觉到头晕目眩,一头栽倒在地上。

    酒店的管理人员被唬了一跳,连忙围上来将她扶起,一边掐她人中,一边拨打急救电话。

    过了几分钟,女孩子悠悠转醒。

    她睁大极美的一双眼睛,谢过工作人员的好意:“不用叫救护车,我只是有些低血糖,谢谢你们。”

    方才混乱中口罩被摘掉,几个安保人员被她显露出来的美艳面容惊到,磕磕巴巴连道不用谢。

    苏锦书站起身来,坐在角落里的沙上,慢慢整理了一遍原身的记忆,暗暗叹了口气。

    原身人美身材好,偏偏没长脑子,竟然信了顾辰的鬼话,为他的前途做了踏脚石。后来顾辰果然一飞冲天,只是春风得意的他早将原身当做一段黑历史,弃如敝履。原身万念俱灰,自暴自弃,彻底跌落在泥土中,成了一个为人所不齿的陪睡女艳星,声名狼藉,最后染病而死。

    如今她穿了进来,自是不可能重蹈覆辙。

    她重新戴上口罩,走出酒店,正在想接下来是回经纪公司安排的宿舍还是去自己租赁的小公寓,便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风风火火跑过来。

    那男人浓眉凤目,长相十分周正,神情却冷厉非常。

    看见苏锦书从酒店里面出来,他一把将她扯住,劈头盖脸骂道:“鹿年年,你去酒店干什么了?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苏锦书吃痛,按住他如铁钳一样的手:“疼!你先放开我!”

    “你还知道疼?”男人气急攻心,手下越用力,“我倒想问问你,你刚才把自己卖了几个钱?那王八蛋到底有哪里好,让你这么自轻自贱?”

    苏锦书揪住重点,问:“你怎么知道我是为了顾辰?”

    男人滞住,总不好承认是自己不放心,在她手机上安了监控插件,他随即反应过来,怒道:“这不是重点!鹿年年,既然你这么鬼迷心窍,我想我也做不了你的经纪人了,从此以后你自谋生路去!”说着转身欲走,不知道为什么脚步却又缓了一下。

    她出乎意料地拉住了他的衣角,细声道:“关焰,我知道错啦,你别不要我。”

    盛怒建立起来的壁垒被她这一句话击得四崩五裂,关焰仍冷声冷气地道:“你错的何止这一次两次。”

    接着,他又回身拉住她手臂,把她往停车场带,边走边问:“那混蛋让你陪的是哪个人渣?你做措施没有?有没有被拍照拍视频?进房间和出来的时候,有没有被闲杂人等看到?”

    接着又沉着脸说:“一会儿你先在车里等着,我去给你买避孕药。”

    苏锦书哭笑不得:“关焰,我没有做那种事。”

    关焰深呼出一口气,嘴上仍然不肯饶过她:“是么?今天竟然带了脑子出门?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苏锦书低头道:“本来是已经答应了顾辰的,可事到临头忽然后悔,觉得没有什么人值得我做出这样大的牺牲,如果有那么一个人的话,他一定不舍得我那样。”

    关焰哼了声:“为爱而不顾一切的女人,最终可能感动的也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而已,你能开窍,真是可喜可贺,怎么,要不要我请你吃顿饭?”

    无视他的毒舌,苏锦书紧紧跟上去,接话道:“好,我想吃烧烤。”

    关焰无话可说,沉默半天,直到上了车,才恶声恶气地说:“吃吃吃,每天就知道吃!最后带你吃一顿,明天开始给我减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