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修真小说 > 快穿之色授魂与 > 章节目录 逐梦娱乐圈(二)分手
    餐桌上,关焰手脚极麻利地往烧烤架上码各色肉品和海鲜,又按着苏锦书的口味多放了辣椒,每烤好一批,便用夹子夹起来堆在她面前的碟子里。

    他看着埋头大吃腮帮子被塞得鼓鼓的苏锦书,神色是不自知的温柔,却在她抬头看他的时候,立刻换成黑脸:“赶紧吃!吃完立刻回家,少在外面晃悠!被粉丝或者记者拍到你这副尊荣,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苏锦书嘟囔道:“我哪里有粉丝?记者都忙着盯那些大明星,根本不可能顾得上我。”

    关焰恨铁不成钢:“瞧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子!我跟着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眼看就要喝西北风去了!你能不能给我争点气?”

    他眼角余光瞟见一个男服务员屡屡往她的大腿看,脸色越难看,将旁边椅子上搭着的外套递给她:“再看看你穿的这都是什么?赶紧给我遮上!”

    苏锦书听话地盖住腿,不怕死地提要求道:“这个虾好好吃,我还想要!”

    “我上辈子欠你的吗?”关焰嘴上抱怨着,双腿却不听使唤地站了起来,去为她取虾。

    酒足饭饱,他双手抱胸,身体往后仰,审视着她的表情,问道:“顾辰的事,你是怎么打算的?”

    那男人在他看来,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可他怎么看不重要,关键还是她这个局中人放不放得下。

    他冷眼旁观她五年,知道她最是单纯天真,又怀着满腔痴情,只可惜所托非人,他有心拉她出来,却不知道她肯不肯。

    对面的她擦了擦嘴角的油渍,头一次严肃地回答他:“自然是分手。”

    “当真?”

    “当真。”

    “绝不后悔?”

    “绝不。”难得的干脆利索。

    关焰只觉前所未有的舒心畅快,嘴角却仍然绷着,道:“我记着你今日的话,如果以后你做不到,我便真的不再管你了。”

    苏锦书应了,由关焰送回经纪公司的宿舍,倒头就睡。

    第二天,她一直睡到九点,才起床洗漱,化了个淡妆,优哉游哉地到办公区找关焰。

    还没走到地方,便被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男人个子很高,身形挺拔,一把扯过她,把她拉到了偏僻的角落里。

    接着,他摘下墨镜。

    苏锦书如遭雷击,怔在当场。

    太像了。

    遥远的往事,如一缕旷古的微风,缓缓流淌过来,将她的心埋没。

    那年初见,他眨着双桃花眼,似有情似无情地扫了她一眼,笑道:“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苏锦书,好名字,你好,我叫郑嘉年。”

    那时候,她还没见过什么世面,傻乎乎地一头栽了进去,从此再难翻身。

    怎么会……怎么会和那个人的长相一模一样?

    眼前的男人咬牙切齿地捏住她的下巴,用了十分力道,她只觉得骨头都在咔咔作响,痛得要命。

    可这些还不及她心痛的万分之一。

    “鹿年年,可以啊!你不想陪张导直说就是,不声不响地放鸽子算怎么回事?你知不知道张导在酒店等你等到半夜,把我骂了个臭死?这下那个角色我是想都不要想了,你满意了吧?”好看的面容因着丧心病狂的表情,显得万分狰狞,早就失了原有的魅力。

    可苏锦书不知怎么的,一句话都说不出,眼睛紧紧盯着他,一眼不错。

    盯着盯着,眼角酸涩起来。

    每个人都有或光明正大或不为人知的一段执念,而郑嘉年,就是她命里的劫难。

    “说话啊!”顾辰用力摇晃着她,“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我,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你就是这么爱我的?鹿年年,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分手!”

    他知道对方爱他入骨,每每拿出这句话做杀手锏,总会令她惊慌失措,无条件就范。

    他心里算盘打得清楚,只要拿捏好她,让她去找张导赔礼道歉,多陪张导几个晚上,事情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

    还没等到她的回答,他便感觉到一阵剧痛从头顶传来,松开钳制她的手,摸了摸额头,摸到一手的血。

    “啊!”他惨叫一声,回过头来,看见手持棒球棍,脸色黑如锅底的关焰。

    “你!你敢打我!”顾辰暴跳如雷,却又顾忌自己的名声,害怕惊动旁人,不敢和他起剧烈冲突。

    “打的就是你!”关焰将神情恍惚的苏锦书护在身后,冷笑道。

    “好啊!鹿年年,我看你是真的不想和我继续下去了!从今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再也别来找我!”顾辰放狠话。

    她看着他的痴迷神情不是假的,所以他十分笃定,她绝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分手就分手,一个大男人在这里婆婆妈妈个屁,赶紧滚蛋!”关焰挥舞着手中的凶器,满脸嫌恶,“再不走我叫保安了!”

    出乎顾辰意料的,苏锦书自始至终缩在关焰背后,不一言。

    他迫于关焰的虎视眈眈,灰溜溜地离开,心里却十分自信,觉得苏锦书去找他求复合不过是早晚的事。

    毕竟,这样的戏码上演过不是一次两次。

    看着顾辰走远后,关焰转过身,捧起苏锦书的脸仔细查看一番,现除了红之外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随即恢复了不耐烦的表情:“你是包子吗?这么由着他作践?”

    苏锦书这才回过神,强笑道:“谢谢你,关焰。”

    关焰用鼻子哼了一声,道:“别忘了你昨天说过的话,要是再吃回头草,立马收拾东西滚出去,我不带这么没出息的艺人!”

    苏锦书轻轻点头,乖巧地跟在他身后进了办公区。

    她虽然长得美,却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演技差,心思简单,所以在公司毫无存在感,人缘也平平,一路走到关焰的办公室,竟然罕有人和她打招呼。

    进了门,关焰扯松颈间的领带,从桌上拿起一个文件夹递给她:“帮你接了部网剧,女一,你看一下剧本。”

    苏锦书接过,在他对面的沙上坐下,她今日穿了条优雅的高腰连衣裙,下摆一直垂到小腿,所有的美好都包裹在衣料里,只留出一截雪白的脚踝和一双细瘦的脚。

    鬼使神差的,关焰看了又看,觉得嗓子有些干。

    苏锦书一目十行,粗略浏览了故事梗概,这是一部轻喜剧,名为《宠妃升职记》,女主视角,讲述的是一名被培养为秘密武器的绝色少女,和皇上嬉笑怒骂、相爱相杀的故事。

    故事是好故事,不过对女主角的演技要求很高,这种快节奏的网剧,如果演技撑不起来,一不小心就会全面崩塌。

    “怎么,看不上?”关焰瞥瞥她的脸色,看不出什么情绪,拿捏不准她的态度。

    “没有,我接。”苏锦书斩钉截铁。

    她如今这样籍籍无名的处境,哪里有挑剧本的资格?这样好的剧本,不知道关焰在背后使了多大力气,她又怎能不识抬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