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露从今夜白 > 章节目录 同学会修罗场
    时间倒回前一天晚上,a市一中2010届十班同学会。

    赵白露和尤嘉宁到时,现场已经喝得火热。

    她进去时蒋奕洲正在给孟妍晗倒红酒。

    赵白露凉凉地看了他们一眼,什么话也没说,默默走过去坐下来。倒是尤嘉宁一脸不忿,经过他们身边时冷笑一声,暗骂:“狗男女”。

    赵白露低头倒了杯可乐,有些疲惫地说:“别管他们。”

    尤嘉宁挨着她坐下,倒了酒,同一桌的副班长田菁琳和班长潘伟杰两个人忙着对名单。潘伟杰一手一个手机,冲田菁琳喊:“这怎么还少了?还有十班那几个,老李头也联系不上,这老头搞什么?”

    他身材圆润,大冷天的还一脑门子汗。他用力一抹,扯着嗓子喊:“少了谁?快吱一声!”

    田菁琳听不下去,一把推他后脑勺:“潘伟杰你脑子里装的是脂肪吗?人都没来,鬼跟你吱声?”

    潘伟杰摸摸脑袋,才反应过来,说:“是哦……那我们班还有谁没来?”

    有人应:“陆沉沉和周恪一。”

    应声的是个寸头男,赵白露转过头看了眼,发现那不是十班的同学。眼熟倒是挺眼熟,她想了想,好像是隔壁九班的一个男生。

    尤嘉宁皱眉:“怎么还有别人?”

    田菁琳说:“昨天老李头突然说的,正好九班也要开同学会,两个班都请了他,他哪边都不好意思拒绝,干脆让我们把同学会放一起办了,反正来的人也不多。”

    一中的九班和十班是名义上的隔壁班,但教室却分别在走廊头尾,只是因为大部分教学老师都相同,因此两个班还算亲密。

    而老李头,正是十班的班主任,兼两个班的语文老师。

    尤嘉宁:“昨晚怎么没通知?”

    田菁琳苦笑:“老李头这想一出是一出的性格又不是第一天了……别说了,快帮我打电话联系下人。”

    尤嘉宁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认命地掏出手机打电话。

    赵白露默默倒了杯可乐喝着。

    她今天心情实在不好,前阵子刚换到住院部儿科,今天帮一个小朋友吸痰的时候被他使出吃奶的劲踹了一脚,正踢中膝盖骨,有几分钟走路都哆嗦。护士长安慰了几句,可惜没什么用,自从决定要来高中同学会以后她的心情就没有好过。

    现在再看对桌那对男女,心情更差了。

    蒋奕洲没有留意到赵白露,他的眼神黏糊,全放在孟妍晗一个人身上。赵白露余光看一眼,不得不承认那眼神看着确实还挺深情。

    她突然有点后悔昨天答应来同学会的决定。

    口袋里手机一震,她拿出来,看到有新的微信消息发过来。

    【薛雯:宝贝儿别难过,贱人自有天收。】

    她冷着脸把手机反扣到桌上,动静有点大,“啪”的一声后半个包厢的人都看了过来。

    赵白露皱起眉头说了句“不好意思”,转过头——

    和蒋奕洲的眼神隔空撞到了一处。

    蒋奕洲一愣。

    谁都没先移开目光。

    蒋奕洲和十八岁时毕竟不一样了,穿了件休闲装,肩宽腿长,袖口挽起来露出截手腕,腕上的表在灯下折射出微光。

    他的气质里少了些少年人的轻狂,多了些青年人的稳重。

    赵白露看着他,漠然地笑笑,生动地用自己的表情诠释了什么叫“皮笑肉不笑”。

    蒋奕洲看见了,似乎有些激动和不敢置信,他站起身,口型张成一个圆,看起来像是“白”的发音。

    然后他的手臂就被人用力抓住了。他低下头,顺着那只手看到了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睛,和眼睛的主人。

    孟妍晗微微笑着:“奕洲,你怎么了?”

    ……

    尤嘉宁打完了电话,看向后方,正对上蒋奕洲坐下后瞥来的一眼。

    她回头,若有所思地看着赵白露,提醒道:“好马不吃回头草啊。”

    顿了顿,又说:“更何况那不是草,是屎。”

    赵白露:“你能不能别在饭桌上恶心人。”

    尤嘉宁叽叽歪歪哼了声。

    赵白露垂眸,闭了闭眼。

    她知道尤嘉宁在担心什么,但事实上自从高考后她和这两个人就断了联系。无论是蒋奕洲还是孟妍晗,在当年吵了一场毫无转圜余地的架后,他们就消失在了彼此的生活里,几乎再没见过面。

    “我再说一遍。”赵白露放下杯子,尽量心平气和:“我和蒋奕洲已经过去了。”

    尤嘉宁拿眼睛斜她:“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哦。”

    “……”

    赵白露无语地拿手把她脑袋怼开。

    “诶,来了。”潘伟杰惊呼道。

    两个人从赵白露身边走过去,牵着手坐到她的对面。

    两个人都很瘦,穿着情侣外套,女的梳了个高马尾,化着淡妆。男的像是匆匆忙忙赶过来,打扮有些凌乱,但不掩脸庞清秀。

    周恪一替陆沉沉拉开椅子,抬头看见赵白露,笑道:“赵护士,好久不见。”

    赵白露说:“今早医院刚见过。”

    “我知道。”周恪一温和地笑笑,一本正经地看着她:“但这种气氛不说这四个字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周恪一是a市中心医院的儿科医生,和赵白露算是同事。

    他以前是个胖子,没想到后来减了肥长得还挺清秀,赵白露时隔多年在医院再次见到他时差点认不出来。

    “嗯,”赵白露撑着脸,心不在焉地说:“好久不见。”

    周恪一笑笑。

    人大致齐了。

    两个班的同学会正式开始,大家都是奔三的人,和十七八岁时就是不一样,一水儿放得比谁都开,没多久大家都七荤八素,醉得妈都不认。

    白炽灯打在桌上,和窗外的夜光融合,包厢里牛鬼蛇神,群魔乱舞。

    “周恪一陆沉沉你俩这是修成正果了?”

    “牛逼,周恪一牛逼!”

    “这波不亏!自产自销,肥水不流外人田。”

    “……情敌还有五秒到达战场,请做好准备。”

    “老子想到了一本书的名字——《纯情小胖子和他的冰山校花》。”

    潘伟杰抱着包厢里的ktv音响,对着话筒鬼哭狼嚎,从《小幸运》唱到《我终于成了别人的女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声泪俱下道:

    “我靠,陆沉沉!你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漂亮!不愧是老子暗恋过的女人!都是胖子你当初咋没看我一眼,你看我一眼,我们就会有故事……”

    田菁琳听不下去,筷子一甩上去就是一记佛山脚,把他直接薅地上去了。

    “胖子你给我安静点!”

    潘伟杰从地上一个鲤鱼打挺,指着田菁琳的鼻子吼:“你个娘们说谁胖子呢!老子有九块腹肌!”

    田菁琳不屑:“鬼才信。”

    潘伟杰直接把她的手拉过来按在自己肚子上,不服道:“不信你摸!”

    这一嗓子把吃饭的、喝酒的、醉倒的、唱歌的统统叫了起来,整齐划一地看着他们个方向。

    田菁琳以前和潘伟杰闹腾惯了,直接一巴掌拍了上去,隔着衣服发出闷闷的肉响。

    “胖子你骗人,九你个头!就一块!”

    “你懂个毛线!”潘伟杰把衣服一撩,露出大片白花花的肚皮,他笑眯了醉红的眼睛,摸着自己都是赘肉的肚子说:“九九归一懂不懂!”

    “……”

    “……”

    “……”

    包厢内一阵爆笑。

    好好的两个班级同学会吃成了一锅大乱炖。

    赵白露看着眼前的情景,有点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

    尤嘉宁忽然凑过来,低声说:“你看孟妍晗。”

    她看过去。孟妍晗仍端坐着,只是态度变得有些奇怪,有点扭捏,又像害羞,还带着明显的激动和期待。

    这是怎么了?

    尤嘉宁低声说:“有人来了。”

    谁啊?

    赵白露看着眼里写满“看热闹”三个字的尤嘉宁,她迅速打量了周围一圈,幸灾乐祸地说:“只有蒋奕洲那桌有空位了。”

    啥玩意?

    赵白露一脸茫然,尤嘉宁却眼见着越来越兴奋,她掐着手指,伸长脖子望着门的方向。

    受她影响,赵白露没忍住也慢慢看了过去。

    这一眼真是不得了。

    赵白露一愣,被来人给惊呆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场景了。”尤嘉宁不无欣慰道,捧着杯子悠悠喝了口红酒,看着来人迈步走来,环视一周,如她所愿地在蒋奕洲身边坐下。

    那一桌的气氛霎时风云诡谲。

    赵白露脑子里闪过三个字——

    修、罗、场。

    我前男友和抢了我前男友的前闺蜜和抢了我前男友的前闺蜜的前男友。

    如果加上她的话。

    齐活。

    寸头男看向来人,登时乐了:“顾律师来了?!”

    他喝得有些醉,一把把人搂到桌边,硬实的手臂肌肉上奇形怪状的刺青纹身纵横,唾沫星子横飞:“妈的顾今夜你今天穿成这样,嗝,够骚气的啊……”

    尤嘉宁推了推赵白露:“看见没有?”

    赵白露点点头。

    看见了。

    瘦削、却不瘦弱。一件黑色的丝质衬衫,领子用暗红色的线包边,袖口处和右边领口绣着精致的同色花纹,红花盛开,妖冶地像曼珠沙华。

    更吸引人注意力的是他的手指。

    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只是——

    “一二三四五六七……”尤嘉宁低声数着,惊叹道:“七个戒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