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露从今夜白 > 章节目录 吻痕
    咖啡馆里很静,只有音乐流淌的声音。盛嘉霆在赵白露对面坐下,看了她两眼,低声说:“陈主任让我过来时,只说了是住院部的同事,没想到是你。”

    赵白露搅着勺子,仿佛对咖啡有无限热切,低着头快把整张脸都埋进杯子里。

    她和盛嘉霆点头之交,只听说是个温和的人,和她同龄,家境不是很好,是偏远农村来的,父母都不在了,还有个正在上高一的妹妹。

    王爱湘说这些的时候她根本没往他身上想。

    现在是一点多,今天难得出了太阳,他们临窗坐着,在阳光照射下她能看见盛嘉霆放在桌上的双手,指节分明。

    沉默。

    赵白露在心里数着数,在数到大概五十三下时,盛嘉霆忽然说:“你等我一下。”

    赵白露抬头,张嘴想问怎么了,只看见盛嘉霆匆匆从门口离开的身影。

    她滞了滞,有些跟不太上他的节奏。

    过了大概五分钟,盛嘉霆又出现在咖啡馆门口,这次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

    他重新回到桌边,掏出了袋子里的东西,赵白露瞥过去一眼,是一条很长的丝巾,嫩黄底色,图案是紫红的花朵,质量估计不是很好,看上去就和地摊上二十块买来的一样。

    特别、特别、特别丑。

    然后,在赵白露一脸呆滞下,盛嘉霆探过半个身子,将这条巨丑无比的丝巾围在了她的脖子上。

    “??”

    他凑过来时,两个人靠得很近,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消毒水味,还有他的呼吸吹拂过来,让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在他围到第二圈的时候,赵白露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腕。

    她皱眉,有些抗拒地躲闪:“你做什么?”

    “我没有恶意。”盛嘉霆温柔地说,他松开手,丝巾松松垮垮地挂在赵白露的脖子上,配上她的丸子头和牛仔连体裤,有一种诡异的滑稽感。

    他看着她,抱歉地说:“店里只有这种款式了,匆忙之下没来得及选,不好意思。”

    盛嘉霆偏过头对她微笑,笑容里有着绅士的风度,说道:“其实我是被逼的,陈主任带过我,我不好意思拒绝她。在来之前想过无数个借口,只是没想到原来大家都一样。”他狡黠地眨眨眼,“你男朋友很爱你。”

    赵白露愣住了,她抓着丝巾的一端,茫然地看着他。盛嘉霆无奈地摇摇头,手指在自己的脖子侧边点了点。

    她跟着这个动作,伸出手去摸了摸,顿了一秒,接着幡然醒悟。

    这这这——

    赵白露慌忙扯过丝巾,将脖子上的吻痕遮挡得严严实实,她脸颊涨得通红,一方面因为羞赧,一方面觉得丢了面子,两种情绪一冲击,嘴里下意识就骂了声:“这个混蛋!”

    盛嘉霆看向赵白露,眼里还是包容,像看着一个手忙脚乱的小女孩。

    盛嘉霆:“你瞒着他来的?”

    赵白露语焉不详,打着马虎随便应了一声。

    盛嘉霆无奈一笑:“我也是瞒着沛沛来的,如果她知道我相亲,一定会生气。”

    赵白露捂着脖子要说点什么,盛嘉霆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哑然失笑,对赵白露扬了扬手机,上面“沛沛”,两个字醒目。

    他说:“还是被这个鬼灵精发现了。”

    赵白露干巴巴地嗯了一声。

    盛嘉霆接起手机,还是温柔得能掐出水的语气,话里话外无限宠溺。

    “嗯,就是主任介绍的一个同事,不算相亲,认识一下新朋友。”

    “马上就回医院了……”

    “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别闹了,人家有男朋友。”

    “知道了,好好考试,少玩手机……”

    挂了电话,盛嘉霆看了眼赵白露,对她笑笑:“我妹妹是个小管家婆,我经常拿她没有办法。”

    赵白露点点头,她手里还在搅拌咖啡杯,但是杯里的咖啡已经冷却,她只是无意义地机械动作着。盛嘉霆低头看时间,问她:“我载你一块去医院?”

    赵白露捂了捂丝巾,犹豫着摇摇头。

    盛嘉霆:“你可以先回家整理下,我在这儿等你。”

    赵白露:“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

    盛嘉霆耸耸肩,笑道:“陈主任说咖啡馆就在你家楼下。”

    赵白露哦了一声又没话讲。

    盛嘉霆但笑不语,他给人的感觉非常舒服,将见面的尺度把握得很好,既让你感觉到他的热情又不会觉得他太过逾越,和他相处是一件很省心省力的事情。

    但赵白露无法否认,她对盛嘉霆没有感觉,从始至终她都神游天外,不过庆幸的是盛嘉霆也应当对她没什么感觉。

    有了他的贴心和赵白露默认的“男朋友”,相亲宴就这么不了了之。

    在开车去中心医院前,盛嘉霆还对她说了一句话。

    “到时候还要麻烦你,”他温声细语,开玩笑道:“麻烦你对我‘看不上’。”

    赵白露笑了,她和盛嘉霆接触不多,但短短时间内已经领略足了他的温柔和风度,生活本质上是辛苦的,美好的人总是让人觉得亲近和放松。

    显然他做到了,虽然这和心动无关。

    所以她也难得开起玩笑,说:“你把最艰巨的任务丢给我了。”

    “抱歉长官,”他在耳边敬了个礼,“但是属下真的无能为力。”

    赵白露笑得更深。

    车辆载着他们,缓缓往中心医院方向驶去。

    ……

    来到中心医院,盛嘉霆去停车,赵白露去更衣室换衣服。

    一出门,便呆立原地。

    贴门站着的是一个女人,身材瘦长,五官明丽,一双眼睛大且明亮。因为稍稍上了年纪,眼尾有些细纹,但不难看出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这是她们的护士长刘慧丽。

    更衣室位于走廊尽头,落地窗下正是停车场,刘慧丽指了指楼下,直接问:“小赵,刚才是盛医生送你来的?”

    赵白露不明觉厉地点点头。

    刘慧丽又笑着问:“你和盛医生在交往?”

    赵白露摇头,刘慧丽是护士长,平时待她还算不错,绩效成绩都尽量公平公正,她对她还算亲近,于是将相亲的事简单向她提了提。

    刘慧丽:“所以你和盛医生不是那么一回事?”

    赵白露哭笑不得:“都是巧合。”

    刘慧丽啧啧摇头,“我说小赵,你长这么漂亮,怎么没有男朋友,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赵白露真是怕了,她现在听到类似相亲的字眼浑身都冒汗,忙推着护理车往前走,边走边说:“谢谢姐,但真的真的不用了。”

    刘慧丽跟上来,又问:“小赵是有喜欢的人了?”

    赵白露说:“没有。”

    说完怕她追问,赶紧补充一句:“而且现在我也不想谈恋爱。”

    “长得这么好看,怎么……”

    赵白露心想,我长什么样我还能不清楚嘛。

    全世界只有她亲妈王女士真心实意地觉得她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她毫不在意地挥挥手,随口道:“慧丽姐你也很漂亮。”

    刘慧丽一顿,表情有些不自然,但眼角绽放出喜悦,柔声道:“我年纪大了,比不了你们了,现在的男人喜欢的都是年轻小女孩。”

    赵白露僵住,立在原地转过头,语气莫测地说:“是吗。”

    刘慧丽一怔。

    赵白露不置可否,仿佛刚才问的话只是幻听,她推着护理车,慢慢往前走去,脸上没什么表情。

    ——

    骚哥不在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小赵的感情还是懵懵懂懂的,这俩人一开始绝对不是双箭头,别误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