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露从今夜白 > 章节目录 玫瑰
    那边江夙刚下去,顾今夜就上来了。

    赵白露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整个人懒懒地不太想理人,刚才那股子辩论劲被江夙一盆冷水浇没了,她已经忘了自己想说什么。

    “我有点事,要先走了。”顾今夜走到她面前,低下头轻声说。

    话音未落,他的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赵白露注意到屏幕上三个硕大的字,是“孟妍晗”。

    她的一颗心突地冷下去,手指尖开始僵硬,躲避似的去摸奶茶杯,指甲紧紧抠着纸杯,划出一道凹痕。

    气氛突然从尴尬安静变得凝重诡异,赵白露喝了两口奶茶,醇香的味道溢出来,液体是奶茶专有的颜色,映不出她的脸庞,但她仿佛看到了一只可笑的孙猴子。

    她“啪”地放下杯子,猛地站起身往外走。

    顾今夜起身跟过来,问她:“你要去哪?”

    赵白露甩开他的手,“回家。”

    “我送你。”

    “不用。”她拒绝得干净利落,一秒都不想多待,一秒都觉得是煎熬。

    她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自尊心以后要如何安放。

    顾今夜叹了口气,一个转身拦在她面前,他的声音低沉,落在赵白露的头顶,像是安抚。

    “刚才的电话是工作上的事。”他摁断孟妍晗的电话,反手把通话记录给她看,排在孟妍晗下面的赫然是“李恒”,通话时间相隔才一分钟。

    赵白露愣了一下,有些不明所以,说道:“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左右他们俩又没什么关系。

    弄得她多小心眼似的。

    顾今夜没说话,默默把手机收起来,然后抬起头说:“我先送你回家。”

    顿了顿,又说:“我们的事以后再说。”

    梦境据说是人内心的反应。

    赵白露知道自己心理上的别扭,所以这些年来她生活得一直平心静气,只要不刻意去想,几乎很少会想起高中时候的事情。

    没想到就在见过顾今夜的这天晚上,她又梦到了九年前。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戒指。

    赵白露洗了澡,从洗手间里出来,坐在梳妆台上擦头发,正好椅背上放着件衣服,硌得她难受,她随手提起来把它丢开,没想到衣服里咕噜地滚出来一个戒指。

    “咚”地掉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一声,赵白露起初没看清,把它捡起来放到灯光下细看,只一眼就认出这个磨砂切片状的黑戒指属于谁。

    原来还放在她这里,忘记还给顾今夜了。

    这戒指看起来很低调,和他的风格不太搭,赵白露掂了掂,重量挺轻。

    她把戒指放到梳妆台上,拿起手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给顾今夜发微信。

    算了,下次见到他再还好了。

    赵白露收好戒指,转身去吹头发,她的头发才到锁骨,一下就干了。

    等吹干头发,她又开始擦护肤品。岁月对女人并不善待,她和所有奔三的人一样,有点儿害怕衰老,每晚护肤品都擦得很勤。

    她打开落地灯,凑近了梳妆镜,水乳还没打开,她先细细地端详起自己。

    赵白露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眼底的细纹,一道深的一道浅的,眼角下有晒斑,淡淡几点,在白净的脸上突兀且显眼。

    这张脸很熟悉,但也有点陌生。她的时间似乎过得很匆忙,没来得及反应,一下就从十八岁跳到了二十七岁,像按了快进键一样。

    镜子里的女人穿了套白底绿竹的棉质睡衣,宽松的衣服遮掩住了大部分的身体。但就算没穿睡衣,这具身体也不是纤细的,拆开看四肢都不胖,可因为胸前的曲线,却时刻给人一种丰盈的感觉。

    头发垂到锁骨下一寸,发色纯黑,脸蛋轮廓柔和,五官清丽。

    比不上陆沉沉惊艳,够不到孟妍晗清纯,连温柔都输了刘慧丽几分。

    别的人说她,都是第二眼美女,说她很耐看。

    什么耐看,还不是漂亮得不出众。

    赵白露嗤了声,关了落地灯,护肤品也懒得擦,扑到床上裹着被子闷头睡觉。

    窗户没关严实,夜风吹进来,凌晨时分,被子里的人慢慢蜷缩起身体。

    迷迷糊糊之间,她脑中的片段一闪一闪,仿佛回到了那个万物盛开的炎夏,她十八岁,有朋友,有爱人,过往可溯,未来可期。

    ……

    十八岁时,赵白露和孟妍晗一样,成绩都不太好。孟妍晗比她好一些,因为她是艺术生,学的美术,对成绩要求稍微低一点。

    孟妍晗是真正的江南水乡里的温柔小姑娘,五官柔和但并不寡淡,身材瘦而不柴,最可贵的是一身白皮,不是长期不晒太阳的苍白,是一种健康的天生的白里透红。

    很容易就让人想到春天这个含蓄又温暖的季节。

    她有很多追求者,却只有一个初恋,就是隔壁班的顾今夜。

    她喜欢规划未来,她说顾今夜将来想学法律专业,他报哪个学校,她就跟着报附近的艺术学院,总之不要和他分开。

    赵白露喜欢看孟妍晗对未来有所期待的样子,不像她,和蒋奕洲总是吵架,也没有别的理由,就是莫名其妙就吵起来了,闹个不停。

    蒋奕洲让她心累,她私底下很羡慕孟妍晗和顾今夜,所以她时至今日也没太想明白他们怎么突然就分手了。

    她只依稀记得那是三月还是四月的某一天,三校联考过后,高三的学生得了半天的假期,教室里的学生三三两两走得差不多了,蒋奕洲说他有点事晚些来接她回家,孟妍晗也不知去了哪里,偌大的教室只有她一个人。

    赵白露觉得很无聊,无聊的人总喜欢折腾点有的没的,奈何她是高三学生,再扑腾也扑腾不出什么水花,干脆翻了本语文笔记来看。

    看着看着,忽然顿住。

    赵白露侧头,门边一个人斜斜地倚靠着门框,一手捧着束红玫瑰,一手插在兜里。他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明明天气还冷他只穿着短袖校服,也不知道脸那么黑是不是给冻的。

    他伸手拨了拨玫瑰,走进来,走到她身边,手一撑就坐到了赵白露身边的桌上。

    赵白露:“她不在。”

    她认得这个男生,九班的顾今夜,她的同桌好友孟妍晗的男朋友。

    一位据说未来铁定要读法律专业不然就复读的学霸。

    顾今夜把玫瑰丢到身下的椅子上,转过身看了她两眼。

    赵白露疑惑地皱眉:“你看我干嘛?”

    顾今夜移开目光:“没干嘛。”

    她翻开笔记本,顾今夜坐在她身边,他们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坐在桌子上,说不出的怪异。

    赵白露翻了翻,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下。她指着玫瑰花,劝他:“你把这玩意先藏起来吧,被老师看到了要找你们麻烦。”

    顾今夜微微一顿,视线落在她脸上,又往下移,移到她面前摊开的本子上。那上面都是赵白露做的古诗词和作文句子摘抄,清秀的字迹写得整整齐齐,几乎没有涂改。

    顾今夜歪过头,对着第一行念出来:“戍鼓断人行,边秋一雁声……”

    嗓音有种这个年龄的男生特有的磁性,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音量偏低,有些沉闷。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赵白露睨他一眼,没有说话。

    顾今夜挑着眉,手指点在那句“露从今夜白”上,说:“挺巧啊。”

    这张脸挑起眉的时候,有种坏坏的痞气,和蒋奕洲的内敛太不一样。

    赵白露她知道他是在拿他们的名字打趣,于是抬起头,谁知正好撞进他眼底。她看见顾今夜眼睛的底色,深邃的黑,里面蕴藏着一种很复杂的情绪,她看不太懂。

    但她也不想懂,她只知道这是孟妍晗的男朋友,其他的都和她没有关系。

    窗外的阳光倾斜,洒在一高一低的两个人身上。

    顾今夜从容地从桌上跳下来,手插裤袋,悠哉地往教室后门走过去。

    影子在身后拖得很长,他突兀地出现,又突兀地离开,让赵白露一头雾水。

    “喂——”她冲顾今夜的背影大喊,“你的花……”

    他没回头,冲后摆手:“你要就送你了。”

    赵白露捧着花,几步追上去,说:“不行,玫瑰花只能送女朋友。”

    她把花强硬地往他怀里塞,他偏躲着,左躲右闪就是不接。

    顾今夜:“我的花,我想给谁就给谁,没那么多规矩。”

    赵白露无语:“你这人做事都这么没定性的吗?我不管,你拿回去!”

    她想让顾今夜自己亲手把玫瑰花送给孟妍晗,而不是她来转交。

    意义不一样,而且顾今夜这奇怪的态度也让她有点生气。

    顾今夜还是摇头。

    他笑了,说:“谁说我没定性,我做事有我自己的标准。”

    赵白露手都酸了,这时候了她还能静心和这人唠嗑,她都佩服自己。

    “你有什么标准?”她把花往前递,刚想说“不管什么标准,自己的花自己送”,就听到他痞里痞气的声音——

    “我的标准啊……”他目光带了调侃,与视线齐平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张脸,他弯下腰,手撑着膝盖上,调笑道:“就是我的心情。”

    “……”

    他把玫瑰花往前推回去,再直起身体,后退两步,很快拐出门口。

    “你想留就留着吧,不想要就扔掉。”

    ——

    顾骚这时候不是在调戏女主,别误会,老哥很有道德底线的!

    这波回忆杀就这么短了,大概再写两三张就开车车啦。

    当然,前提是不堵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