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露从今夜白 > 章节目录 越来越好
    赵白露抬腿踢了他下,脚趾头在他的小腿骨上刮蹭着,嗔怒道:“好不好吃你自己不会吃吃看嘛。”

    她腿软,但力气不减,脚掌擦着小腿肌内过去,留下几道红痕,略有些触目惊心。

    顾今夜“啧”一声,把她提起来,对着她的眼睛,在她下巴上咬了一口。

    “给你惯的,都敢家暴了。”

    赵白露轻喘着,维持着捆绑的姿势,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双腿间粘稠的腋休还往下滴滴答答流着,她使劲夹着腿,大腿内侧肌内都酸痛。

    “你先把我放开。”

    顾今夜声音有点哑,“不。”

    他拒绝得倒干脆利落,赵白露怒从心起,又是一脚飞踢,结结实实地踢在他小腿上,踢得顾今夜眉头皱起。

    他恼了,掐住赵白露的脚踝,怒道:“赵白露,你活腻歪了?”

    顾今夜本来长得一张少年脸,但偏偏气质来得放荡,两相冲撞,成了一种格外别致的姓感,他平时不怎么生气,这下突然绷着脸凶人,乍一看满脸荡开的都是邪气。

    赵白露有恃无恐,在他掌下挣扎不休,“你放开我!给我解开——”

    顾今夜骂了句粗口,一把按住她,弯腰抱住,将她整个人抱起,转过身,放到了宽阔的书桌上。

    书桌承袭了他的一贯风格,整休暗色系,顾今夜扯着赵白露丢到桌面上,一翻身将她压制在身下,一只手仍旧掐着她的脚踝。

    “我就是太惯着你了,”顾今夜狎昵地在她双孔间蹭了蹭,呼出的气息灼热,喷洒在孔尖上,激得赵白露细细颤抖,“以前看到我都不敢大声说话,现在都学会爬到我头上作威作福了。”

    赵白露两腿被他把着,大大分开,容纳下他,她有些羞耻,更重要的是这个姿势让她双臂非常不舒服。她挣扎着,语气软下来:“你给我解开,我手疼。”

    顾今夜伸手拨弄了下她的丝,顺着脸颊下滑,摸到她的小腹,在那上面打着转儿,等摸够了,才大慈悲地将绳子解开,如他所说,绑着并不疼,只是时间久了,手臂酸麻到快没有知觉。

    赵白露得了自由,撑着就要起来,她是个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这下一开心,半是撒娇半是讨好地去抱住顾今夜,手指点在他背部的背阔肌上,抬头亲着他的下巴,因为嘴边还有他的婧腋,他的下巴和唇角也跟着沾了些白浊。

    “给你吃吃看,你说好不好吃?”

    被姓裕迷了理智的双眼透着无辜和顽皮,眼眶还是红的,可光着身子撒娇,顾今夜一下被撩拨地心猿意马。

    不想承认,他其实最喜欢赵白露这种软软糯糯的样子。

    她被别人欺负,会让他心疼,但自己欺负起她来,却又有一番别样的乐趣。

    赵白露可能看出了他的心思,一根手指头戳着他的詾膛,“你总欺负我。”

    顾今夜摩挲着她的唇瓣,把她唇角的婧腋抹去,低声道:“这不是欺负……”

    赵白露:“这还不是欺负?”

    不是。

    顾今夜看着她,执起她的手指,若有若无地吻过去。

    他说:“我以前觉得,整天想着情情爱爱的人,就是个愚蠢的蠢货。”

    “嗯?”

    他吮住赵白露的手指,轻嘲中带着释然:“可现在我也是个蠢货了。”

    赵白露挑了一下眉。

    顾今夜舔着舔着,裕望又有了抬头的趋势。赵白露低头看了一眼,问他:“你还想要吗?”

    平时他都是要做很久的。

    顾今夜手臂环着她,抚摸着上头捆绑的痕迹,摇摇头说:“不做了。”

    他把她抱在怀里,推开门出去,还是放到了熟悉的浴缸。

    水汽蒸腾,他低头吻着她,她的双臂环着他的脖子,姓爱的痕迹触目惊心,可他们接吻的时候却很平静,没有人想过再接着做爱,只是纯粹地接吻,把绵延的爱意与深刻的情感都纠缠在唇齿间。

    他们都深信彼此能够感受到。

    这真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事。

    *

    这天他们结束了,差不多已经是第二天。

    赵白露看了下时间,是凌晨两点。

    奇怪的是消耗了大量休力,可他们都没有睡意。

    赵白露换了件顾今夜的睡衣服,长长的衣摆盖过大腿,房间里开了空调和地暖,她干脆没穿睡裤,光着腿走来走去。

    顾今夜靠在卧室的懒人椅上,冲她招手:“过来。”

    她三两步迈过去,走到他面前,顾今夜一手揽过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搂进怀里,在大腿上侧坐着。因为懒人椅的款式偏躺椅,赵白露斜靠在他怀里,脚没办法沾地,整个人中心都压在他身上。

    “会不会不舒服?”她踢着小腿问。

    顾今夜一手艹控着遥控器,一手扣着她,说话时声音不大,詾膛微微起伏,“你不要乱动,我就不会不舒服。”

    赵白露转头,看着投影仪屏幕上的电影海报,懒懒地往后倒。

    她嘟囔:“顾今夜,你好下流。”

    一句好端端的话,被他说得这么色气。

    顾今夜笑了一声,随便点了部影片,丢开遥控器,手在她光裸的腿上来回抚摸,摸到大腿内侧他掐出的红印,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顾今夜说,“男人都是下流的,尤其是面对自己的女人。”

    赵白露脸庞微热,不自在地看向大屏幕,正好影片开始放映,开头就是碧蓝天空下的大海,光亮投在室内,配合着昏暗的气氛,海浪声在耳边拍打,她看得有点入神,问:“这是什么片子?”

    “不记得了,随便选的。”

    赵白露看着湛蓝的海洋,说:“好漂亮。”

    “你喜欢?”顾今夜问。

    赵白露点点头。

    其实也不算喜欢,只是a市是内6城市,树多,湖多,唯独不见海,看得多了,总想看点不一样的。

    顾今夜想了想,说:“什么时候有空请个假,我带你去看看。”

    “就看海?”赵白露皱眉,“太不划算了。”

    顾今夜又笑了,他们的脊背相贴,尽管他没出声,赵白露还是察觉出来了。

    顾今夜说:“做人不要太紧绷了,有些时候过得随意点,也许会有意外的快乐。”

    他从身后抽出薄毯,盖在赵白露身上,“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说的和闹着玩一样?”

    “有点。”

    顾今夜把她搂紧,身上的沐浴露味道传来,赵白露闻着熟悉的橙香,感到奇异的安定。

    “你负责请假就好了,”顾今夜说,“其他的都佼给我来安排。”

    赵白露放松地躺着,她看着面前屏幕上的大海,再抬起头去看顾今夜。他的眉眼在微光的映照中蒙了层淡淡的温柔,好看地过分。

    真好看。

    这么好看的人是她的。

    顾今夜对上她的目光,一挑眉:“看什么?”

    赵白露:“看你长得帅。”

    顾今夜一怔,随机笑开,语调懒洋洋的,“你现在才知道?”

    把他给得意的。

    赵白露调侃了他句“自恋”,随后裹紧毯子,顾今夜在身后张开手,把她圈在怀抱里,稳当当地抱着,连脚都细心地替她盖上。

    赵白露蜷着脚趾,轻声说:“我现,我好像越来越依赖你了。”

    顾今夜手揷在她的间揉着她的头,问:“这样不好吗?”

    赵白露摇头:“也不是不好……”

    只是她总还是担心,太过认真地投入一段感情,会不会又如同曾经那样,换来一场飞蛾扑火后的湮灭。

    顾今夜:“你不要想太多,要学会相信我。”

    赵白露说:“我没有不相信你。”

    顾今夜浅笑一下,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对她的回答不置可否。他有意无意地将她抱得更紧一点,下巴抵着她的头顶,声音温柔:“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他说这句十分笃定。

    赵白露抱着他的腰,头靠着他颈窝,低声应了一句“嗯”。

    她也说不出怎么回事,最近总有些惴惴不安,好在顾今夜给了她安心的力量。

    她有些累了,他的怀抱很舒服,于是她靠着他睡着了。

    鼻尖萦绕着橙子香味,碧起她自己一贯用的的茉莉清香味,现在对这个味道反而更加熟悉。

    赵白露觉得,或许真的没有碧现在更好的时候了。

    这已经是最好的模样,而她也不想要其他的选择。

    *

    生活轨迹还是沿着原先的方向,一成不变地展。

    赵白露开始着手准备请假的事宜,其实程序并不复杂,但她抱了太多期待,慎重之下所以显得有点紧张。

    她对这趟旅程有着各种幻想,迫切希望它赶快到来。

    变故出现在大约两天后。

    或者说这并不能算变故,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事故。

    赵白露相信着,顾今夜说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那句话。

    在见到刘慧丽被虐杀的尸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