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重逢
    周末的西沙度假湾,天空湛蓝,海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清澈透明。海湾不远处,最为豪华的云希酒店在蓝天白云映射下,显得十分的恢弘壮丽。

    所有酒店进出人员都在忙碌着,因为这里即将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

    酒店内豪华的15,000平方尺大宴会厅被红、粉两色气球和缎带装饰着,会场摆放的两只六米多高的白玫瑰扎成的天鹅。

    花瓣铺成地毯,直接从宴会厅均迷人的落地窗,通往户外环绕露台,七彩的玻璃笼罩海景水台搭成一个彩虹般的教堂,四周鲜花簇拥;简直像梦中的场景一般。

    这次婚礼,前来采访的媒体有数十家;他们将这场婚礼定义为“一场公主和王子的婚礼”。

    新郎是盛思奕,来自本市盛冕集团,家世显赫,相貌不凡,确实是万千人心中的白马王子,不过,新娘嘛,媒体们觉得其实“灰姑娘”这个词可能更适合她。

    并不富裕的出身和背景,只是因为十八岁从《东方天使》选秀比赛中脱颖而出,便走上模特之路;其后因为在世界精英模特大赛中也斩获佳绩,从此星途顺畅,越来越多出现在国际秀场和大品牌的时装广告中。

    新娘舒怡,据说,三个月前才刚满二十一岁。

    而就在这样一个,许多人的奋斗吃刚刚开始的年纪,她已经站在一个让人难以企及的终点,不管是爱情还是事业。

    着实让人嫉妒。

    但灰姑娘这类能带来巨大点击量的新闻题材,媒体向来是乐见其成的,于是纷纷派了人前来采访。

    满鲜花的会场尽头,新娘安静的站在那里任由大家拍照。

    她穿着一袭绝对足以满足所有少女幻想的婚纱:精致的蕾丝镶边,镶嵌着的无数颗细小钻石裙身,超大的裙摆和超长的白色头纱……

    极为抢眼和梦幻的外形,让人忍不住惊叹,大概只有新娘那样的身材容貌才能hold住。

    舒怡头顶盖着白色的头纱,一张美艳的脸隐在婚纱后,对着咔咔的、此起彼伏的快门声中礼貌而得体地笑着。

    记者们一连拍了个几十张,才想起件事——这新郎似乎还没见踪迹。

    请帖上的开席时间是12点18分。有人不住低头看表,纳闷居然有新郎连自己的婚礼也迟到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逐渐临近正午。

    眼睛墙上挂钟的分、时、秒三针就快重合一起,舒怡挂着笑的脸也渐渐开始透露出慌张。

    她的目光不时地望向婚礼场地的入口,等待着那个自己那未来的丈夫。

    然而直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盛思奕还是没出现。倒是他那好兄弟伴郎拿着手机递给了她。

    是新郎打来的吧?

    众人从看着舒怡远远的绕到后台接电话,他们从她吁了一口气的神情里猜出了来电的人的身份;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接电话的舒怡神情渐渐开始变得凝重,连眉头都跟着蹙了起来。直到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什么,然后恶狠狠地挂断电话。

    “在座的各位来宾,亲朋好友,中午好。我是这次婚礼的新娘舒怡——”

    接完电话回来,舒怡直接站到了会场礼台中央。她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话筒,看着台下的宾客,几乎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开口道:“我刚接到电话,本次婚礼的新郎——我的未婚夫盛思奕,临时有事不能来了。所以,我在这里代表我和我的他宣布——本次婚礼取消!感谢大家远道而来,对于婚礼忽然取消大家带了的不便,我深表歉意。”

    舒怡的话音一落;底下的宾客便一片哗然。

    媒体和记者们都炸了,端着相机不断拍照,同时抛出一连串的问题:婚礼改到了其他什么日子?新郎到底为什么不来?为什么连个明确的缘由都没有?这婚礼后面还会不会举行?

    似乎捡到了一个大新闻,大家全都卯足了劲,想要挖出明日的搜索头条。

    他们咄咄逼人的发问,丝毫不关心台上的舒怡的感受;哪怕她已接近崩溃,转动眼珠直直看着酒店大厅的天花板,嘴角有些夸张地扬着,她竭力笑着,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落下泪来。

    那个无助的舒怡最终被拍成照片定格下来,登在各大媒体平台上面。

    后来舒怡自己也存了一张。

    每次看到那照片上窘迫不已自己,她都忍不住感慨自己那时候的到底还是太过年轻:走过那么多t台,经历过那么多场面,还是没办法沉稳地面对一场被放鸽子的婚礼。

    简直是人生的污点啊。

    尽管这一切随着她后来转做经纪人,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线,这事也逐渐被人忘记。

    但舒怡自己却忘不了;如果记忆可以消除,她倒是很想将这一段抹去。

    舒怡开着车,看着导航上越来越近的目的地餐厅,心头自嘲的想。

    就在这时,身边的肖莎莎忽然有些不安地问她:“suey,你说着这盛冕集团的少东——盛思奕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你入行早,应该有接触过他的吧,他好相处吗?”

    肖莎莎问这话时,还不是的拿出来化妆镜观察着镜子里自己的妆容,舒怡看她一副过分慎重其事的样子,忍不住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紧张,这只是一个代言广告而已。”

    只是盛冕集团旗下一个奢侈品珠宝品牌的代言广告而已。

    虽然该品牌曾经合作的明星通常都是国内外数一数二的大腕,或者一些欧美人气影星。而这次居然令人费解地选择了一个二线艺人肖莎莎。

    其中缘由,据说这是盛思奕亲自点名的。

    “自信一点,既然是盛总亲自点名的,说明他是看好你的形象的,况且你自己也正处在事业上升期,未来潜力无限,没理由不相信自己;退一步说,就算真没谈成,也不用惋惜,类似的代言还有很多,回头我会帮你看看其他更合适的。”舒怡安慰肖莎莎道。

    说起来,舒怡的年纪同肖莎莎不相上下。

    但是舒怡的打扮很成熟:利落干练的衣着,黑框眼镜,偏深色的口红,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了那么几岁,配上她沉稳的气质,看上去颇有御姐范,让人不自觉得想要信赖。

    当然,还有一点,她从来不会告诉自家艺人自己的真实年纪,每次开玩笑说起来,她都说自己已经奔三了。

    舒怡将车开到餐厅门口,先放肖莎莎下了车,然后去找停车位。

    等她忙完一切进到餐厅的时候,他居然在门口撞到了盛思奕以及他的助理。

    按说她已经比约定时间提早了十多分钟抵达,本来应该有时间补个妆什么的;不想一别三年,盛思奕居然也改掉了一贯喜欢让人等的作风。

    “suey你也到啦——”见到舒怡,盛思奕旁边助理模样的女人连忙过来打招呼,并问,“肖小姐呢?”

    “她先下车了,应该在包房或洗手间吧。”

    “那我们也过去吧。”助理应了一声,然后见盛思奕看了过来,忙介绍舒怡道,“盛总,这位就是肖小姐的经纪人——舒小姐,suey。”

    “舒小姐,这就是我们盛总。”

    自从上次沸沸扬扬的悔婚事件后,盛思奕一直在国外,上月刚回国接受自家企业。

    舒怡抬眼看他;三年不见,相较她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似乎没有任何不同。

    依旧是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腰身紧窄,双腿修长,上身白衬衫领口随意的敞开着,露出线条优雅的锁骨;英俊儒雅又带点性感,其外形气质毫不逊色于她手底下那些男艺人。

    许是刚从哪个饭桌过来,舒怡甚至能闻到他身上还带着淡淡的烟酒味。

    “盛总,你好。”舒怡于是礼貌的颔首,好像一副确实初次见面的样子。

    谁知对方却直直盯着她:“肖莎的经纪人果然是你。”

    早有预谋的语气,又带了点确认后的欣喜,他说这话时,深邃的眼底泛起毫不掩饰的笑意,仿佛下一秒就要拥抱贴面,给她一个久别重逢的热情问候。

    舒怡微愣,恍惚了一秒,稍稍退后了一步,笑道:“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心头却在想:他怎么可以这么无耻,纯粹像个没事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