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心机Girl
    第一次知道曲颖这个名字;是继游艇上遇到盛思奕的一周后。

    那天在游艇上,舒怡以不知道要买哪种药膏为由,加了盛思奕的微信。

    说来好笑,之前盛思奕约会舒怡时,通过的都是网站的app,舒怡没有像他要电话号码,后来盛思奕不再登录网站了,舒怡竟没办法再联系到他。

    直到游艇上舒怡加了盛思奕微信,后来又故意麻烦他帮了一个小忙,然后她为表感谢请他吃饭,一来二往……两人又做回了朋友。

    关于曲颖,是舒怡主动问的。

    一次两人聊天,她半开玩笑的说可以帮他当军师追女孩,并询问他心头那白月光的情况。

    盛思奕当然不会同她聊这种事,但他却间接承认了慈善舞会上那女伴便是他喜欢的人。

    舒怡于是费了点力气去打听到了白月光的名字——曲颖;本市赫赫有名的曲家三小姐;同时也是国际上小有名气的年轻女钢琴家。

    4岁学钢琴、7岁学唱歌,她会弹古筝,热爱芭蕾、中东舞蹈方面还受到过国际舞蹈大师ansuya的悉心指导;20岁便作为钢琴界的“青年钢琴演奏家”,站到了维也纳金色大厅那个国际的舞台上……

    别说普通人,就算同圈里的名媛比,曲颖那也是顶耀眼的。

    都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舒怡将曲颖的底细了解清楚后,心头却觉得自己胜利的机会渺茫。

    无论外形气质、家世背景还是思想阅历;舒怡自觉同曲颖比起来并没有可以胜过她的地方。

    如果说真要有什么胜算,只有一点——那就是曲颖对盛思奕似乎并没有什么兴趣。

    舒怡依旧同盛思奕做着朋友。

    虽然她暗自里有自己心思,但面上却并不表露。

    她会偶尔寻他帮个小忙,她会在他朋友圈点点赞留评,或者“心血来潮”发些有趣的东西给他……但一切都是控制在普通朋友层面上的。

    她并不会对他表现出过度的关注和关心,但总在无意间透露出点什么:比如她能理解他,比如他感兴趣的东西她其实也喜欢,比如他们其实很聊得来。

    当然在现实中相处时,她也会耍耍小心机:比如说听到一首好听的歌,她会将耳塞从自己耳朵拔下来塞一只到他耳朵里;比如“不小心”护手霜挤多了,她会用手背擦到他手背上,等等。

    盛思奕并不反感她的亲密,舒怡便从中看到了自己的可乘之机。

    她让他渐渐习惯生活里有她的存在,当他主动找她的频率开始逐渐高过于她时,她觉得自己该收线了。

    她需要一个契机。

    然后正好那段时间,她在一次t台走秀上失误摔了跤。

    那其实是t台是忽然窜出一只猫导致的,并不怪她,但因为场面太过搞笑,媒体争相报道,一时间她颜面尽失。

    公司暂时停了她的手上的活,她于是趁机休假去旅游,回来的时候,手机却传出来许多条盛思奕的电话和短信。

    舒怡于是拨了过去,盛思奕在了解清楚情况后,毫不掩饰自己的担心道:“吓我一跳,我差点以为你失踪了。”

    舒怡想,鱼儿上钩了。

    于是以给他带了礼物为由,约他出来吃饭。

    那晚的饭自然是盛思奕请的,饭后舒怡无意提起最近上映的一部大片,正好那也是盛思奕喜欢看的类型,于是两人又一起去看了电影。

    嘈杂的电影院,他们怕被人认出,在开场15分钟后才偷偷溜了进去的。

    坐在最后排,舒怡其实没怎么注意片子到底演了些什么,只记得有一幕镜头十分恐怖血腥。

    她看着荧幕上就要遇难的的女主,很自然,也很“紧张”地抓住了盛思奕放在椅子的手臂——

    她承认她是故意的,这片子她之前其实已经看过枪版了,她知道这幕过后,接下里就是男主英雄救美,男女主亲热在一起的场面。

    这种镜头是最适合做点什么了。

    镜头很快切换,荧幕上劫后余生的男女主角,很快抱住彼此,含着对方的唇瓣细细纠缠起来,好像怎么亲都亲不够似的。

    前面刚还惊吓地埋头在男友肩头的女生,也在那氛围下,自然地同其男友亲热了起来。

    舒怡于是这才假装“如梦初醒”般发现了自己正抓在盛思奕手臂上的手。

    “抱歉,刚才我一紧张就……”

    她虽这样解释,松开的手却是缓慢的,恋恋不舍的;于是对方的手忽然抬起来抓住她的指尖。

    他的力度很轻,但她能很清晰地感受到那热度,让她有些眩晕、并且心跳加快的热度。

    她的手不觉轻颤了两下,转头有些害羞的看着她;他亦看着她,眼里蕴起温柔的笑意,嘴角却弯成漂亮的弧度,慢慢贴近她。

    她知道他的吻即将落下来了。

    影院的喧嚣顿时被隔绝了,呼吸之间,她甚至闻到他身上气息——

    一切就要成功。

    她轻轻闭眼,感受到他一点点靠近的双唇,心如擂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盛思奕的电话贴着座椅,滋滋地震动了起来。

    “喂——”

    她听见他放柔了声音接电话,不一会儿语气忽然紧张了起来。

    “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没有……不麻烦。”

    他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就要起身,好一会儿才像想起了舒怡一般,将电话拿离了耳朵同她说了一句自己有事要先走。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也听到了,低声问了一句什么,然后舒怡只听盛思奕有些不自然地撒谎道:“不是……我一个人。”

    之前还暧昧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冰冷。

    舒怡猜到了电话那头的人,也跟着起身道,“我跟你一起走吧。”

    “我本来想蹭你车的,所以让助理先开车回去了,你能送我一程吗?”说完了她又补充了一句。

    盛思奕看上去虽然着急,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于是又偷偷溜出电影院。

    盛思奕送舒怡回去的路上,舒怡表现地像个没事人一样,还是像朋友一般同他说笑。

    只是当到达目的地时,她默不作声地将自己的耳环摘下来,塞在了他副驾驶室的座位缝隙间。

    ——————

    珍珠突然涨的好快……好吧,这周要加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