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动怒
    商泽打电话给舒怡的那天晚上,舒怡正陪人吃饭。

    饭局是关于某部电影的选角,而该电影是根据某部网络上极火的小说改编的,大制作,名导演——

    先不管票房如何,那绝对是部能让演员名气大涨的电影。

    舒怡当初也追过那小说,知道要改电影后便琢磨着怎么把自己的艺人塞一两个进去。她于是找了相熟的相关人员——该电影副导演。然后对方告诉她,塞人进去问题应该不大,不过要演主要角色的话,投资人那边得亲自见见。

    舒怡表示理解,很快便让副导演牵头组织了饭局。

    她本以为这不过是寻常的吃饭,ok就安排试镜,或者直接进组;谁知事情同她想的不太一样。

    饭局定在市内一家特别高档奢华的餐厅,当晚,舒怡带了手下艺人方浅过去,跟着副导演在服务员的招呼下一起入内,进入包房,发现里面男男女女岔坐着,已经坐大小半桌人。

    被夹在中间的是三个是女人,穿着性感的裙子,是其他公司的经纪人和演员,舒怡见过。

    剩下四个男人,其中一个是制作人,舒怡也认识,只是没有跟副导演那么熟而已,另外三个据说是投资人,而盛思奕也在其中。

    上次在某部电影庆功宴上见他,他说对投资电影感兴趣,没想居然是真的。

    舒怡带着自家艺人入内,盛思奕的目光便跟着扫了过来,只是他还没开口,另外某个挺着啤酒肚、带着眼镜的男人已经眼睛一亮,先站起了身来。

    “原来还有两位女士啊,来,这边坐。”

    眼镜男说着,就给走在前头的方浅拉开了他自己座位旁边的椅子。

    方浅有些犹豫,舒怡见那眼镜男过分殷勤,本是打算抢先一步坐过去的,不料另一边制作人先叫住了她。

    舒怡只好先过去给制作人打招呼,最后她落座的位置便成了制作人的旁边,正好也是盛思奕的对面。

    蛋疼的安排,舒怡微微皱了皱眉。

    但既然盛思奕是投资人之一,她也只能热情地周旋,虚伪的奉承。

    而一边,方浅一落座,眼镜男便殷勤帮她倒茶,问她出道多久了,演过些什么戏。

    “我今年刚毕业,还没机会演什么戏呢。”

    然后眼镜男便笑了:“方小姐这么漂亮,想要什么样的机会不容易……”

    伴随着他的话语,方浅只觉膝盖被人擦了一下。

    她以为旁边人是无心的,于是便挪到另一边,谁知过一会儿,只觉腿上被人摸了一把,而旁边人正转头意味深长地看她,目光猥琐。

    方浅想到他刚才那句话,顿时一下子明白过来了。

    她一个激灵站起身,身后的椅子同地面摩擦出刺耳的声音,顿时桌上所有的人都朝她看了过去。

    舒怡自然也跟着看了过去。

    因为盛思奕坐在对面,总是找她搭话,舒怡忙着应付,不免有些忽略了方浅。如今看方浅怒气冲冲地站起身、面色紧绷,而她旁边眼镜男压抑着怒气,脸色难堪……

    舒怡一瞬间,便什么都明白了。

    这餐桌,桌布又厚又长,真是方便了某些心怀不轨的人。

    舒怡在心头暗恼自己的疏忽,但也知道,撕破脸并不是一个明智的行为,因为没有证据,对方很可能反咬一口。

    “好好地吃着饭呢,方小姐这是做什么?”果然,眼睛男先发制人地开了口。

    “你——”方浅顿时憋红了脸,就要发作,舒怡赶在她发作前打断了她。

    “浅浅——”伴随着又一声椅子与地面摩擦的刺耳身下,舒怡起身走到方浅身边,“你的裙子怎么了?”

    方浅今天穿的是条米白色的裙子,刚才她起身太急,带翻了酒杯,现在裙子腰部明显沾着一滩污渍。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舒怡拿起桌上的纸巾帮她擦拭,擦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干净,于是又道,“还好我包里有涂抹的清洁剂,走,去卫生间里我帮你弄。”

    她说完,也不顾桌上其他人的表情,直接将人拉了出去。

    方浅第一次遭遇这种事情,大脑显然不够用,只能懵逼着被舒怡拉走了;等到了厕所,才发现舒怡并没有什么所谓的清洁剂。

    “suey姐……”方浅有点不解。

    “没事,我叫你出来,是想问问你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方浅于是全都说了,末了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自己刚才那一突兀的一站太过不妥。

    “suey姐,我是不是太过激动了?”

    “没有,你做的很好。这种事情不能接受,就要第一时间拒绝。”

    “可这样会不会——”

    “没事,这部电影咱不接了。”

    舒怡签到手下的艺人,她都会为他们负责。

    冯瑶那种愿意牺牲色相换取机会的,她不会去妨碍,方浅这种纯良的小白花,她也尽量不去污染——

    毕竟现在不是两年前,她手上也并不缺资源。

    这部电影不行,她换另一部给方浅接就好了;倒也不用委屈自己或委屈方浅去陪那种恶心的人。

    舒怡下了决定,拉着方浅一番安慰,并让她先回家好好休息;自己则折返包厢,准备在离开前去打声招呼。

    毕竟还有副导演和制片人在场,场面上,她应该应付一下。

    将方浅送上了出租车,舒怡转身进了餐厅就往包房方向而去,然而还没进门,只见盛思奕怒冲冲地从包房里出来,见了她,抓着她的手便道:“跟我走。”

    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骇人的气势,紧拽着她的手腕,拉着人就往餐厅外面走。

    舒怡手腕被她握的生疼,只能将啪啪地踏着高跟鞋,紧跟着他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