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开荤
    商涵予把舒怡压倒在床上,疯狂地亲吻着她的嘴唇。

    他高大沉重的身躯沉沉地压在她身上,也许是因为她刚才的言语刺激,他的动作比之前更加急迫,更加粗暴,凶狠地蹂躏着她的嘴唇,舌头肆意侵略着她的口腔,不停与她交换着他的唾液。

    好一番纠缠后,才气喘吁吁地看着她:“这两年,你想我吗?”

    舒怡听到这个问题,实在有些无语。

    事实上,当初答应他的交往,本就是假的,她在后来的两年,她当然也有想到过他,但这与想念无关。

    最多是偶尔好奇一下,暴躁乖张如商涵予,在某天得知真相后,会不会气得暴跳如雷,又会不会找她算账……

    知道自己的答案不会是商涵予想要听到的,舒怡索性并不开口。

    商涵予大概也知道舒怡的所想,并不追问答案,炙热的唇舌在她脖颈和肩头吮吸着,留下一个个印记:“我很想你。”

    “在美国这两年,我每天都在想你,想得发狂。”他舔舐着她的肌肤,喃喃道,“你大概永远想象不到我有多喜欢你。”

    舒怡听着他的表白,心情很是复杂。

    情感上来说,她对这个生理心理年龄均比自己小的男人,实在没太多特殊的感觉;理智来说,商涵予现在根本斗不过他哥、他爸,他连婚姻都不能自主,她实在也生不出什么别的想法。

    况且他对她,更像一个孩子,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自己心仪的玩具,这种热情,极有可能在得到后不停消减,直至变得腻味。

    舒怡实在不想回应;做爱就做爱,非要浓情蜜意个什么劲呢?

    她干脆半坐起身子,伸手一颗颗去解他的衬衣扣子,挑开他的衣服,露出平滑结实的胸膛。

    眼前的男人,比两年前更加成熟有料,肩膀宽广,胸肌饱满,背肌平滑结实……

    喜不喜欢这个人是一回事,他的躯体于她而言还是有魅力的。

    舒怡的手摸在商涵予的后背,嘴唇则摩擦在他鼓起的脖筋上,从他耸起的喉结往下滑,滑过锁骨,然后是饱满的胸肌、整齐的腹肌……

    她抚摸着他炙热的躯体,将脸颊贴向他的腹部,亲吻他腹部坚实的肌肤。

    商涵予哪里经得起这般撩拨,一下子就硬挺起来。

    他再次将她扑倒在身下,胸部剧烈地起伏起,眼中布满情欲,直勾勾地看着他,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咬碎吞进肚子里。

    舒怡没想到商涵予反应这么大,身体一震,眨巴着眼睛,“你不会是——”

    不会又是个处吧?

    认识到这一点,舒怡当即想要推开商涵予。

    然而商涵予这儿欲火正炙热,哪能让舒怡反悔?他按着舒怡的肩膀,俯身吻住她,三两下就将她衣服撕扯了个干净。

    他曾经肖想过很多次她的躯体。

    纤腰、长腿,挺翘的胸部……这些时她穿着衣服时,他也可以想象得见的,但真的见到实体,冲击力却比想象中巨大多了。

    毕竟身下的一切是具象的,清晰的;那晶莹剔透的肤质,那嫩滑触感,温热的体温,他把脸深深埋入她的肩窝里,甚至能闻到她勾人的体香味。

    商涵予用下身顶着她的大腿,抚摸着她的身体,只觉得浑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欲火腾地冲上胸膛,他忍不住低头按住舒怡的胸前蓓蕾,痴迷地揉捏;那滑腻绵软的盈盈一握,在他手中起伏跳跃,那刺激的触感,简直让人发狂。

    舒怡被她弄得心神摇曳,想想,算了,由他吧。

    商涵予于是低头,看着那乳肉,试探性地舔了舔。

    那丰满的浑圆是那麽饱满、细腻,商涵予欲火焚心,手捧着舒怡的丰盈,一张嘴就含个不停。

    他一手握住她一边的滑腻搓揉着,嘴巴向另一边上茱萸含下去,舌头在那顶上来来往往地舔弄着,含住不断吮吸。

    舒怡仰头喘气,觉得他有点像在吸奶。

    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吸允舔舐让她混身战栗。

    那顶端的茱萸在他的拨弄下越发红涨坚挺,她被吸吮得浑身火热,不自觉伸手揽上他的脖子,低吟出声。

    “唔……啊……”

    她双颊绯红,半阖嘴双眼、微启饱满的双唇,不住溢出低喘。

    商涵予第一次见她出现这麽媚人的娇态,忍不住舔舐着她鲜艳的红唇:“舒舒,你这样好美……”

    “……”舒怡,“能不能别这么叫。”叔叔,还婶婶呢。

    舒怡瞪了商涵予一眼,刚有点兴致顿时又没了。

    “你不喜欢?”商涵予蹙眉,“那我叫你宝贝儿?”

    说完也不等舒怡同意,亲吻着舒怡的肩头,带点撒娇,带点霸道地一连叫了好几声。

    舒怡第一次被一个比自己小两岁的男人这么叫,顿时憋得老脸通红,只觉浑身不对劲儿。

    “你要是不想做就别做了。”她说着就去想推开他。

    “我不叫了就是了。”商涵予却拉住她的手,摸上他硬邦邦的下身,“其实,宝贝在这里。”

    然后恬不知耻地往她手心里拱了拱,问道,“是不是很大?”

    舒怡简直都给气乐了。

    好在,商涵予到底是第一次,硬起来后并没有什么耐心,就着舒怡的手耸动了两下后,很快便脱了自己的裤子,分开她大腿,顶了上去

    火烫粗壮的分身抵在她最柔软私密的地方摩动,舒怡湿滑的热液很快便顺着花瓣溢出,沾湿了他的巨大。

    商涵予睁着黝黑的双眸在光线下盯着那处欣赏了一会儿,便循着洞口,噗嗤一下就将头部挤了进去。

    巨物的入侵,让身体一下子被充实,舒怡忍不住绷紧了身体,花穴也跟着瞬间急剧收缩。

    商涵予被她这样一夹,连忙咬牙拼命压抑着体内疯狂的欲望,才没当场缴械投降。

    “别夹这么紧。”他气息不稳,咬着她的唇,有些气愤地开口道。

    “……”舒怡,怪她咯?

    欲望被温热的包裹着,商涵予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舒怡紧致的肉壁将他的宝贝紧紧吞纳,他只要稍微一动,摩擦带来的快感就能让他浑身战栗。

    当然,让他激动的不光是肉体带来的快感,还有他终于要了她这个事实。

    身下的女人,他已经肖想了两年,渴望了两年,幻想了两年;如今终于彻底占有了她,这样的认知让他混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商涵予几乎是无法克制的,当即抓着舒怡的大腿,用力打开,然后激动地挺动了起来。

    他卯足了劲,拼命横冲直撞,粗长的硬物一下下深重有力地攻占着她身上最为柔软敏感的地方。

    舒怡忍不住呻吟出声,双手攀上他的肩头,难受地喘着道:“轻……轻点……”

    然而商涵予根本忍不住。

    他已经忍了太久了,如今终于尝到那渴望已久的滋味,怎么可能克制的住。

    血管滚烫,他炙热的身躯压制着她,疯狂的胡乱的在她身体上抚摸着,啃咬着,下身用力毫无理智地抽插,饥饿得犹如久未进食的猛虎

    处男什么的,真不好招惹。

    舒怡被商涵予毫无章法的侵犯顶得身体,只好放软身体跟上对方的节奏;直到他不甘心地发出一声低吼,将滚烫的热液尽数洒进她的体内。

    ——————————

    撑不住了,还有后半段肉,下章补。

    说商对舒,更像一个孩子,不择手段的想要得到自己心仪的玩具。来自于某个“阿葵呀”的评论,我觉得挺恰当的,就拿来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