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新邻居(珍珠1200加更)
    “你做什么?”被路扬拽着走出老远,舒怡问。

    “演你男朋友啊。”路扬很自然的回道。

    “……”舒怡,“行了,人家开宴会请你来,是因为宴会主角儿是你的粉丝,你这样,要让人误会了可不太好。”

    现在的小姑娘追星那都是按着理想男朋友的标准追的,要看到自己偶像同别的女人拉拉扯扯,怎么接受的了。

    舒怡一面说,一面拉开了路扬搭在她腰上的手。

    路扬摸了摸鼻子,讪讪地收回手,脸上虽笑嘻嘻的,看向地面的一双眸子却有些失落。

    只可惜舒怡并没有注意到。

    觥筹交错的场合,舒怡转了一圈,结实了些人后便觉着没意思,渡去外面花园去了。

    花园里绿植精致,园中有供人休息的桌椅半露天式掩映在树丛中,舒怡远远地就见那桌椅处坐了个人。

    看背影有些熟悉,舒怡又走近了两步,发现正是景淮。

    本市的十月,正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景淮坐在椅子上,似乎在晒太阳,他脚边还要一只橘色的小猫,扒拉着他的大腿,喵喵的叫着,而他不时地伸手摸两下。

    这是在撸猫?

    “一个人在这儿偷闲呢?”舒怡过去,在景淮身后开口道。

    她自认为自己的脚步声不算轻,对方应该有所察觉,谁知景淮听到她的身子,身子还是轻微地颤了一下。

    他手上拿着的东西也跟着微微抖动,舒怡这才注意到,他原来正在做手工:

    一个被竖着破开的塑料瓶,里面几只枯枝摆成凋落的树木,后面是一栋小木屋,两个蝉蜕被摆成拟人的姿态,坐在屋子前似乎是在下棋……

    景淮脚边的小猫,不死心地够着爪子想要去触碰那蝉蜕,景淮伸手摸它的头,似乎在叫它别闹。

    原来不是在撸猫,是在做手工啊。不对,这手艺,不该说手工,要说艺术品才对。

    “这是什么?好别致。”

    舒怡在景淮旁边的椅子前坐下,侧头去看他手里的东西。

    景淮见舒怡有兴趣,于是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刚才在院子里看到两个蝉蜕,随便做的。”

    随便做的?

    舒怡于是接过又仔细瞧了瞧,由衷地感慨道:“手巧的人果然不一样!”

    “你喜欢?”景淮,“送给你好了。”

    “……”舒怡忽然有点不知该如何拒绝着猝不及防的赠礼。

    景淮却不等她开口又道:“你等等,还有几个地方没弄好。”

    他说完,拿回东西继续倒腾起来。

    舒怡看着他修长的手,灵活将树枝用枯草拴成小巧的物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抓起地上那试图捣蛋的小奶猫,顺势将它捞起来抱在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撸着。

    曲樾从会场溜出来透气的时候,就正好看到花园里的舒怡正撸着猫,不时地侧头同景淮聊着天。

    “那个是景家那小子?他旁边那女人是谁?”曲樾问身边的曲腾。

    曲腾朝着曲樾方向望了一样:“舒怡。”

    这名字停在耳朵里莫名有些熟悉,曲樾还想再问什么,忽听曲腾补充道:“她就是当年阿思点娶进盛家的那个模特。”

    曲腾这么一说,曲樾瞬间有印象了,他看着远处的舒怡:“原来就是她啊。”

    “可不是。”曲腾点点头,忽然眯了眯眼,“说起来,这姑娘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曲樾不解。

    曲腾哼笑:“当初三丫头不是抢了这姑娘的未婚夫嘛,没想现在,这姑娘又反过来抢了三丫头想要嫁的人。”

    “你说谁?”

    “还有谁,三丫头死活认准了要嫁的商泽呗——”

    曲腾说到这儿就头疼,不禁同曲樾抱怨起了前段时间曲颖的各种不依饶,末了又道:

    “我看商泽对三丫头根本就没有那心思,我一向是不赞成这婚事的,偏偏咱爸在这方面就由着三丫头,你要是有空就多劝劝三丫头,毕竟她从小到大,也只有你的话能听进去几句而已。”

    曲腾拍着曲樾的肩头,一副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样子,

    曲樾看着远处舒怡,沉思着,没有说话。

    宴会回来,舒怡最终还是收了景淮的赠礼。不过怕鹦鹉乱啄,她索性将东西锁到了柜子里。

    从sg辞了职,舒怡一心扑倒了新公司的创立上:注册、招聘、找办公楼……

    没有合伙人,舒怡一个人,许多事都只能亲力亲为,就在她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公寓对门却搬来了位新邻居。

    关于这位新邻居,舒怡实在某天遛完鹦鹉回家后遇上的。

    舒怡这段时间忙,鹦鹉都是随便溜溜就回来,小家伙对于自己越来越短的“放风”时间颇不满意,几乎每次要跟舒怡闹脾气。

    一日傍晚;鹦鹉被遛完,照旧气鼓鼓地站在舒怡肩头,等着她买好吃地哄它。

    结果舒怡因为接打着电话什么都没买不说,鹦鹉到了家门口居然听到一阵自己最讨厌的声音——猫叫。

    好家伙,这是隔壁哪个王八羔子,居然敢养猫!

    鹦鹉听到声响,当即不淡定了,当即扑腾着就飞了出去。

    舒怡正回着信息,忽得感到肩头一轻,回过神来,只见自家鹦鹉已经朝着自己对门公寓半掩的房门里飞了进去。

    ——————

    作者:其实呢,如果当初鹦鹉是跟二哈干架,而隔壁曲樾又养了只二哈的话,可能更有意思。舒怡:得了吧,鹦鹉原来的主人已经很那啥了。

    作者:……也是。

    商涵予:阿嚏……我仿佛听见有人说我帅。

    (姨妈痛,这章写的有点糙,就不收费了,我改天再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