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拉红线
    商涵予的鹦鹉自从在宠物店同猫打了一架后,就恨上了猫这个物种,但凡见到猫就想要上去冲上去干架,也不管对方是黑是白。

    舒怡眼见着鹦鹉听到猫叫飞进了隔壁邻居的屋子,于是也连忙跟着追了进去。所幸这次,自己鹦鹉并没有动手,大概是,这新邻居的猫实在太小了。

    就比巴掌大点,浅蜜黄色,缩成小小的一团,浑圆的两颊还带着鼓鼓腮帮子,一双蓝绿色的眼睛滴溜溜的,看品种像是英短金渐层,最多两三个月的大小,十足十的小奶猫。

    鹦鹉大概也觉得自己欺负这么小的奶猫太没脸面了,飞进去同其对峙了半天后,居然试探性的“喵——”了一声。

    小奶猫一边警惕地看着它,一边奶声奶气回喵了一声。

    然后两只就开始你一声我一声地喵个不停,直到男主人从卧室里面出来了。

    “我还说从哪又蹿出来只猫呢,原来是只鹦鹉。”

    男人穿着家居服,身材挺阔,眉目清隽;舒怡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来了,这就是半个月她在韩国机场见过的那个男人。

    他居然搬来了她隔壁?

    舒怡诧异地看着来人,对方也是一阵吃惊,只盯着她道:“是你?”

    他说完看着停在沙发上的鹦鹉:“这是你养的宠物?”

    “是。”舒怡没想到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却还是解释道,“你门没关,刚才鹦鹉听到猫叫,就溜了进来。”

    “所以你也住在这层楼?”

    “嗯。”

    “看来我们很有缘分。”男人笑道,指着四周道,“我今天刚搬过来。”

    偌大的客厅,家具杂乱的摆放着,有工人正忙碌着把其搬去合适的位置。

    舒怡四下打量了一会,不得不承认男人的品位还是不错的。

    “家具很漂亮。”她赞叹了一句,然后逮了自家鹦鹉就要告辞,临出门的时候,男人却叫住她,递过来一张名片。

    “既然这么有缘,不如认识一下。我叫齐樾。”

    “suey。抱歉,我没带门片出门。”

    舒怡看了一眼名片,只敷衍地回了一个英文名便转身走了。

    虽然齐樾外形气质都不错,但舒怡对他印象是在算不上好,原因在于她清楚记得他被偷钱包那一幕。

    只是稍微漂亮一点的女人他便没有抵抗力;他到这个年纪,也不知道上过多少女人,或者被多少女人上过了。

    舒怡向来是不喜欢这类的男人的。

    不过好在现代社会,邻居与邻居之间并不需要有什么交集;舒怡回到自己公寓,几乎是转几乎是想都没想便将那名片丢到了垃圾桶。

    又过了两天,两人再次在电梯门口撞见;曲樾声称自己家已经收拾好了,问舒怡有没有兴趣过去坐坐;舒怡毫不犹豫地以还有工作要忙为由,拒绝了。

    十一月初,舒怡公司名注册下来了,壹粟文化传播。

    舒怡前期只注册了500万的人民币,给公司的定义是国内首家提供定制化服务的经纪公司。

    她在租金不菲的东二环商务区某间写字楼租了一层给公司坐办公室,简单地招了几个工作人员后,便开始忙起了办公室的装修。

    舒怡办公室装修期间,早同sg解了约的冯瑶同新东家谈得不太愉快,于是找到舒怡,说是想入股同她一起干。

    舒怡同意了,然后又挖了几个业内同行,主要是经纪人,连带他们手下一起跳槽过来的艺人,建立了初始的创业团队。

    冯瑶之前被雪藏的太久,一回归,便业务不断。

    公司几乎是刚成立便忙个不停,在招新艺人方面,舒怡倒是也不急。

    她手中还有干大票的资金,脑中也有一炮打响自己的公司主意;但毕竟新的团队需要磨合,她不想太过急进。

    于是十一月便在忙碌与平顺中度过。

    期间盛思奕曾经找主动找上舒怡,问她是否需要帮忙。

    舒怡坦言不用,然而有两次谈大的合同,却发现盛思奕有暗中帮忙,舒怡于是终于忍不住主动约了盛思奕。

    “这是公司目前的组织架构、经营的状况以及未来的规划,盛总如果对我公公司感兴趣,我们可以来谈谈投资的问题。”饭桌上,舒怡直接将商业计划书递给盛思奕。

    她公司现在其实不需要拉什么投资,所以这份计划书,是她特地做给盛思奕看的,对投资方来说,根本讨不到什么好处。

    没想盛思奕看了却道:“好的,我会考虑一下。”

    舒怡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愣了好一会儿才道:“盛总感兴趣就好。但我想说的是,不管您投资与否,这都是公事,对于改善一些私人关系,不会有任何帮助。”

    最后一句话,才是舒怡找盛思奕的主要目的,她不希望盛思奕以补偿的心理,或者怀着求复合的目的在她背后搞什么小动作。

    谁知盛思奕点头道:“我知道,伊伊,我只是想帮你,没有任何所图。”

    舒怡于是真的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盛思奕做生意的时候,也是讲数据,讲收益率的;但换在感情上面,不知为什么,就成了一种自我感动式的不求回报。

    也不知当初曲颖是不是看清了这一点,所以有恃无恐。

    但舒怡做不到。她没办法心安理地接受盛思奕的付出;尤其是在谈话后,盛思奕帮她帮得更加隐秘。

    舒怡说什么都没有效果,简直恨不得找个男朋友,拉去盛思奕面前,好让他死心。

    可男朋友从哪来呢?

    舒怡头疼的时候,人选自己跳了出来——景淮。

    自从上次宴会上收了景淮送的东西后,舒怡同景淮其实并没有什么联系;但景淮的妹妹——景笙,却主动搜索了她的号码,加了她微信。

    一开始,景笙只说想同舒怡打听sg娱乐某个男明星的事。

    舒怡想,景笙这个年纪,追个星什么的是常有的,于是便把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诉了景笙。

    谁知景笙又开始同她请教起了护肤、美妆、服装搭配之类的问题。

    都说女为悦己、己悦者容。舒怡想,既然小姑娘有了喜欢的人,想要变美大概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于是闲了的时候,也耐心地同她分享一些心得。

    一来而去,两人慢慢熟络,景笙开始约舒怡出来。

    第一次说是逛街。结果舒怡带着景笙没逛多久便“碰巧”遇到了景淮,而后景淮便给两人充当了一天的拎包客,各种刷卡付款,还顺带帮忙餐厅订位等位。

    舒怡自然是不好用景淮钱的,景笙趁势以转账的名义,让景淮加了舒怡的微信。

    而景淮加了舒怡微信后,时常在舒怡朋友圈点赞留评,在舒怡抱怨新装修的办公室味道重的时候,还特地送了一堆盆栽过去。

    后来景笙再约舒怡出来:什么时装秀啊,party啊,十有八九也会撞上景淮。

    舒怡当然知道两兄妹在玩什么把戏,不过她没拆穿。

    就像现在,她坐在餐厅,看着景笙发来的爽约短信;又看着被服务员领进餐厅的景淮,很配合地给了一个一脸意外的表情。

    ——————

    商二:送盆栽?够心机啊,舒怡又不会种花,这不是要时常请教?

    曲樾:楼上1

    作者:别的男主还好说,你俩有资格说这话?一个人走了鹦鹉还留着,一个专门养只小奶猫,谁比得上你俩心机?

    大家圣诞快乐啊,晚些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