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表白
    “阿笙被她导师抓去改论文,来不了了。”这是景淮见到舒怡的第一句话。

    “她刚刚跟我说了呢。”舒怡做出一副失望的样子,然后又笑笑,“不过还好,你有空,不用累我白跑一趟了。”

    景淮于是在舒怡对面坐下:“点餐吧。”

    景笙同舒怡约的餐厅是新开的,建在海边的悬崖上,视野开阔,全玻璃立地窗,风浪与潮汐来时,会有巨浪扑打到窗上,那种感觉相当震撼。

    对比餐厅的环境,餐厅的菜品倒不算让人惊艳,虽摆盘精致,但味道始终差了少许,好在舒怡同景淮都不是那么挑剔了,一餐下来吃的还算愉快。

    吃完饭,正值夕阳西下:日落将大海染黄,海面一片宁静,不时有白鸥飞过,惬意中透出几分浪漫的气息。

    借着消食的名义,舒怡同景淮两人转悠去悬崖上的栈道上。

    晚风微凉,灌进舒怡大衣的领口,她不禁抖索一下,景淮很绅士地侧身帮她挡住风。

    舒怡在背后打量他:不管外形还是性格来说,景淮都是一个很让人安心的人。

    他大概不会像盛思奕一样说“今晚月色很美”,或者像商泽一样说出“你想要什么不能有”这样的话;但他的直接和简单,让人觉得安心。

    至少让人不用在工作之余,还费心费力去揣测身边人所思所想。

    两人一路沿着栈道徐徐行着;舒怡看着海上的日落,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两张

    景淮见状,忽然问她道:“要帮你拍一张吗?”

    舒怡想,按照景淮这性格,能说出这样的话,想来景笙舒怡没少给他补课。

    “好啊。”她当即点头道。

    景淮于是接过舒怡的手机帮她拍照;他装的很熟练,结果一动手就暴露了。

    两人都是站着,栈道狭窄,景淮再怎么退都没办法同舒怡拉开距离;他拿着手机似乎只能拍到舒怡正脸和脖子底下一截,更别说把背景拍进去。

    舒怡看出了景淮在这方面的毫无经验,于是让他站定原地,然后自己走远了一些,转身让他拍她侧面。

    “不用全身的,你把日落拍进去,留我一个侧影就好。”

    “好。”景淮点头,稍稍退后一步,微微后仰,往栈道外侧出身子,“你把脸再侧过来一些。”

    呵,新手还来劲了?

    舒怡忍不住笑了,却还是依言照做,然后景淮咔嚓一下,把她拍了过来。

    舒怡是做过模特的,随时随地摆造型完全不在话下;但面对景淮这种新手,她还是没什么信心。

    网上经常有“有个不会拍照的男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这样的搞笑话题,舒怡早有心理准备,心想景淮大概也是那种水平,直到看到景淮拍的照片。

    他拍的很好。不管是构图,还是对于她的表情捕捉。

    照片里夕阳正将海与天染得一片火红,舒怡看到自己站在栈道上,手搭着栈道,不经意的回眸一笑,秀发被海风吹得微微扬起,在红霞滚动的火烧云下,明艳地自然又恰到好处。

    “怎么样?”景淮问她。

    “果然不愧是学美术出生的。”舒怡称赞地点头,又开玩笑道,“还缺女朋友吗?”

    景淮正垂着眸子看照片,心跳当即快了两拍,然而来得及回答,舒怡已经转去别的地方了。

    两人在四周转了一会儿,景淮送舒怡回家。

    景淮不是一个健谈的人,一餐饭差不多把能谈的话都说了,舒怡本来是个很怕冷场的人,但不知为何,对着景淮,她并没有这种感觉。

    因为忙着回工作上的短信,她索性赖得找话题,谁知回着回着,她竟困得直接在景淮车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舒怡发现,景淮的车已经停在自己楼下车库。

    车里开着暖气,景淮黑色的西装外套盖在她身上,带着一股子淡淡的他身上的味道,萦绕在她鼻尖,清冽又好闻。

    时钟指向九点,舒怡转头,只见旁边景淮只穿着一件衬衣,似乎正专注的在看什么纪录片,但看的是无声版。

    “我睡了很久了吧?怎么不叫醒我?”舒怡坐起身体。

    景淮察觉到她醒了,于是关掉视频道:“我看你好像很累。”

    “最近很忙?”他又问。

    “嗯,新公司嘛,一大堆事。”舒怡活动了一下泛酸的四肢点头。又听景淮问道:“为什么你要答应阿笙。”

    他不理解地看着她:“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眼神像在说,不过一家新开的餐厅而已,没有必要。

    舒怡默了半晌,忽然倾身过去。

    “为什么要陪阿笙吃饭?”她的脸凑近他,直到彼此鼻息都可相闻,然后眨眨眼道,“你说呢?”

    几乎是脸挨着挨的距离,她幽长卷翘的睫毛在他眼皮子底下扑闪,抬眼蛊惑地看着她,他的呼吸明显一滞,忽然没出息地侧过头咳了咳。

    “今天谢谢你。”舒怡见状,也不再逗他,将身上的外套递还他道,“我上去了,再见。”

    他说着就要下车,他忽然拉住她,手指有些微颤。

    “舒怡——”他看着她,炙热的心思就像手掌上的温度一般,掩饰不住,却终究只吐出了一句直接的问话,“你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舒怡却是看着他道:“我之前同盛思奕差点结婚了,你不介意吗?”

    “为什么要介意这个?”景淮眉头微微蹙了起来,一会儿后又道,“阿思那边我会解释清楚的。”

    他说的坚定,舒怡于是点头:“下周是盛思奕爷爷的八十大寿,他老人家邀请了我,到时候,你来接我一起去好吗?”

    盛思奕早同舒怡没关系了,盛思奕的爷爷为什么会邀请舒怡去他的寿宴,景淮稍微一思考就明白了老爷子的意图。

    “好,我来接你。”景淮当即道。

    下一秒,舒怡倾身过来,直接在景淮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这是一个猝不及防的吻,柔软而又温热。

    “晚安。”舒怡在景淮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前已经撤回了身子。

    然而当她的手刚打上车门,景淮忽然伸手过去,炙热的掌心覆上她的手背,制止了她开门的动作。

    ——————

    猜猜,两人开不开始得了呢?

    话说最近年底,真的好忙,接下来请假几天,可能要元旦再恢复更新了(最晚元旦,接下几天能更就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