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一战再战
    舒怡缠上曲樾的腰,身子扭摆在他身下,轻轻磋磨他下腹灼热勃发的位置

    曲樾呼吸急促了些,手掌掐过舒怡丰满而有弹性的臀,往那密处一摸,只触到一片滑腻粘稠。

    那是热情的、赤裸裸的邀请。

    他抬起舒怡的腿,顺从身体本能把自己勃发的欲望抵到那入口,当他那硬热的顶端触到触到她那敏感肌时,她整个人都化了。

    早在挑逗他的时候,她身下便已经湿了,如今被他撩拨一番,越发空虚难耐,只想让他快些进去,用力地填满他。

    “齐医生……”她于是唤他。

    那声音带着焦灼和求饶,同若有似无的喘息混在一起,把他的欲火再次撩拨到一个新高度;他终于忍不住掰开她那早已湿润的花瓣,将自己慢慢贯穿了进去。

    “啊……”一下子被填满,她禁不住长长地呼了出声。

    她还没来的及感慨他的炽热与粗壮,他已经扶着她的腰地律动了起来。

    他很有耐心,并不急着横冲直闯,反而变化着角度或深或浅的戳探着,观察着她的表情,似乎在寻找她最为敏感的位置。

    舒怡的手攀着他的肩头,抬头就看到他肌肉紧绷着的下颌,有种难以言说的性感。

    这个人,做起来爱也是从容不迫、游刃有余的。

    舒怡突然起了坏心思,狠狠收紧自己花穴内壁——

    “唔……”曲樾的呼吸顿时粗重,禁不住从喉间挤出的一声低吼,稳了稳身子,才凑到她耳侧,“这是想要我用力一点吗?”

    他在她耳边吐出湿热的气息,狭长的眼睛半睁半阖,硕大的性器从她身体里抽身而出,又忽地深深撞入;微翘的硕大龟头重重擦过她花茎里的嫩肉,直激起层层浪花。

    “啊……”舒怡仰头呻吟,指甲忍不住掐进了他的肉里。

    他垂着头欣赏了一会儿,伸手托住了她半悬空的腰臀,开始了深深的撞击。

    被挑畔到极致的欲望,极尽肿胀,又热又硬;他每一下都顶的很深、很重,挤压摩擦她身体里最敏感的那一处,只进入到最深。

    她被他托着腰臀,避无可避地迎接着他的撞击;渐渐开始受不住,仰头溢出细密的呻吟。

    湿热粘腻的春潮一波又一波从结合的地方溢出,蜿蜒着从腰淌到她的后背,然后打湿了床单;他拽过一个枕头垫到她的腰下,继续用力。

    快慰的酥痛酸软一波胜过一波;舒怡的眼里渐渐漫上水光,像是一条缺氧的鱼,攀住曲樾的脖子不住大口呼吸。

    在漫长的前戏时,她早被他撩拨地混身瘫软,如今没能坚持多久,便溃不成军。

    “啊……”攀上高峰的瞬间,舒怡脚趾蜷缩着,内壁下意识地收缩着,不断溢出汩汩春液。

    曲樾看着高潮中痛苦又快慰的表情,狠狠地继续了几十下,也跟着释放了出来。

    第一场,曲樾是主导者,而舒怡被动迎合。

    等彼此修整过来之后,曲樾抱着舒怡询问要不要再来一次的时候,舒怡却翻身将曲樾压到了身下。

    “这是要继续你在沙发上没完成的事?”曲樾问。

    舒怡没说话,俯身含住他的喉结轻轻舔咬,小手在他腰窝附近画着圈,身子有意无意的摩擦着他胯间的欲望。

    她甚至拉起他的手指含在嘴中,模仿性交的动作灵活舔噬、吞吐。

    曲樾被她这般色情色的挑逗,下身很快再次抬头。

    硬挺的欲望,勃发地立在双腿之间,还粘带着两人交合的液体,舒怡轻轻用手指拨了拨,那饱满的顶端便又分泌出心的液体,颤颤巍巍的,多少出卖挺主人此时的亢奋。

    舒怡逗弄了一会儿,便扶住他粗壮的欲望,掰开自己的花穴,叉开腿,慢慢的将它吞进自己体内。

    曲樾感受着自己被一点点包裹夹紧,舒爽地头皮发麻,可同时又觉得自己现在这模样着实有些像被嫖的鸭子。

    “这个姿势,一会儿你会累的。”他试图建议道。

    然而舒怡并不给他机会,坐在他身上缓冲了一会儿便开始扭腰套弄起来。

    柔软的长发,贴在白皙的前胸,半遮半掩着她一双丰满的乳房。

    她坐在他小腹上,晃着腰,挪动着下身慢慢的画着8字,同时收紧着下身,对他的欲望又吸又咬。

    曲樾呼吸失序,很快便没有心思去计较姿势的问题。

    舒怡于是按照自己的频率,慢慢起伏扭摆了起来。

    她一边起落,一边手抚曲樾坚实的腹部,曲樾的腹部被她摸得紧绷无比,只能一手抓着她的腰,一手推握着她胸前跳动丰满,按捺着欲望,配合她。

    这一场,换舒怡掌握了主动权。

    然而她没什么力气,整个过程几乎是断断续续的,速度也远赶不上曲樾,只撩得曲樾额头青筋凸显;每每想要夺回主动权,她又开始收紧下身对他又吸又咬……

    等舒怡终于抵达高潮,曲樾才寻着机会翻了身。

    他用大掌用力控制住她,灼热的欲望从她身体里抽离。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便被他换了个姿势,压在身下;抬腿,便沿着那湿滑的甬道再次贯入她体内。

    忍耐地太久,曲樾几乎是掌住舒怡的臀便打桩似的抽插了起来。

    舒怡被曲樾压在床上,看不到他脸色几近癫狂的神色,只觉他动作猛烈,完全失了先前第一次的游刃有余。

    大腿被掰折向上,他粗胀的欲望肆意在她的穴内进出,硕大的龟头在她的敏感软肉处来回的厮磨,又深又重,似乎要攻占她里面每一寸城池。

    舒怡背部不自觉地下弯起,唇角溢出破碎地呻吟,曲樾便从后面紧紧环抱住她,捏住她丰盈的软肉,不住挤压、揉捏……

    他火热的胸膛贴着她纤滑的后背,随着抽插的动作,不住厮磨。

    她在他身下彻底软成一滩,只能像个布娃娃一般任其摆弄,身下小嘴不住吞吐着他的昂扬,直泌出一汩汩的蜜水。

    “齐樾……”

    铺天盖地地欢愉将她研磨,她忍不住一声声叫他的名字,曲樾掰过她脸,往前探身侧头吻住了她。

    火热交吻,身体的欲望已经积累到极致;舒怡忍不住剧烈地收缩,再一次达到高潮。

    曲樾被舒怡吸得头皮发麻,欲望不禁胀大了一圈,咬牙抽动了几下后,也紧跟着将热烫精液一股股颤抖地射出了出来。

    可算是这一次令人疯狂的高潮,然而曲樾沉积已久的欲望并没能完全发泄完毕。后来,他同舒怡在浴室的时候又做了一次。

    他抱着她在浴缸里进入了她的身体。

    不过这一次,他很温柔,像是休憩;一面抽插,一面细碎地亲吻着她的肩头与脊背……

    舒怡被他入得很舒服,昏昏沉沉贴在他身上,绵软一团,任由曲樾捏搓;乖巧得像是他养的那只猫咪;直到他忽然开口问她。

    “你朋友都怎么叫你,阿舒、阿怡?”似乎都像叫长辈。

    “他们都是连名带姓的叫我。”舒怡回神想了想,“要不然就是我的英文名。”

    曲樾的眉头微微皱了:“那关系亲密一点的呢?”

    “亲密一点?或者你想说……床上?”舒怡回头看他,“其实我有个曾用名,舒伊伊,在水伊人的’伊’。”

    “伊伊……听起来似乎不太符合你的个性。”

    “所以改名了。”舒怡道,又问,“你呢?”

    “你说称呼吗?”曲樾笑了笑,贴近舒怡耳朵道,“在床上的话,随你喜欢。”

    舒怡眉头挑了挑,于是再没说什么。

    ——————

    曲哥哥啊,你已经失去了最好的坦白时机……

    (肉初稿的时候挺多的,修改了下,好像也没多少;其实还有第二天早晨的,不过今天实在没力气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