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后悔药
    助理很快拿了冰袋上来,盛思奕用毛巾包好了,伸手想要帮舒怡敷脸,却被她一把接了过去,冷淡地道了一句:“谢谢”。

    盛思奕讪讪收回手,怀着内疚和心疼,又问:“疼吗?”

    舒怡没回答道,反是开口道:“我妈年纪大了,脾气不太好,你别见怪。”

    她脸上还带着红痕,一开口却是同他道歉,那样疏离的态度,让盛思奕只觉心头说不出的难受。

    舒怡却似乎浑然不觉,又问:“我妈找你说了些什么?”

    说了些什么?无外乎是替舒怡出气:骂他当初当众悔婚没担当;骂他明明心有所属却还要玩弄舒怡的感情……

    盛思奕虽也觉得自己确实该骂,但对于舒妈妈的骂点——

    当初他自从决定同舒怡在一起之后,曲颖那边他就已经决心放下了,他承认他或许做得不够好,但也从来没有想过玩弄舒怡的感情;至于后来的悔婚……骤然看到那样的视频,是他不够理智没有处理好整件事,但原因却并不那么方便解释;毕竟他没办法在吴慧面前说舒怡的不好。

    他只能沉默加认错,吴慧大概也是觉得他这态度敷衍,于是又让人打电话把舒怡叫了过来。

    谁知舒怡来了,她不知怎么的,甩了人一耳光又走了。

    盛思奕现在都还有些懵。

    舒怡看他那表情,忽然反应过来一个问题:“你看过u盘里面的内容了吗?”

    “u盘?”盛思奕疑惑的拿起茶几上那黑色的usb,“这个?”

    “……”舒怡总算是明白过来了。

    也对,吴慧陡然从她房里找到一个u盘,怎么会猜想里面的内容盛思奕根本没看到过呢?

    她八成是看了里面的内容,气不过所以跑来盛思奕这儿兴师问罪;而按照盛思奕的性格……舒怡大概可以想见她来之前这里的情形了。

    难怪刚才吴慧第一句话便是问她孩子怎么掉的;看来是想拉着她一起同盛思奕对质。

    然而她没弄清楚状况,那回答,吴慧肯定以为她是在维护盛思奕,所以这才扇了他一巴掌,恨铁不成钢地走了。

    舒怡看着盛思奕手上的u盘,于是开口道:“有些事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过了就是过了,追究没有任何意义,但既然东西已经到你手里,你还是好好看看吧。”

    “有的人,不值得的。”

    舒怡丢下这么一句,将头发拨到一边,挡着被扇了的那半边脸,走了。

    盛思奕目送着她离开后,狐疑地将u盘插进了电脑,刚点开里面的视频没多久,整个人就愣住了。

    当年收到曲樾电话,盛思奕没多想就去了医院。

    他一方面焦急着救人,一方面焦急着救完人赶去婚礼,火急火燎地赶到医院,然而到了才发现——曲颖并没有出车祸,只是感冒了,卧病在床。

    盛思奕当时气得差点没同曲樾动手,愤怒地转身就要离开,曲颖却给他看了一段视频。

    就是台球室当初舒怡摔倒那一段。

    盛思奕反复看了几遍,确认视频里舒怡是真的有伸手推台球桌后,整个人愣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印象中体贴、善解人意的舒怡居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盛思奕怎么都觉得接受不了。

    当时,他没有意识舒怡是在吃醋、在嫉妒……震惊中,他只依稀听得曲颖在旁边开口道:“……真是好计谋,先是怀了孕让你同她订婚,然后等婚订了,又找着机会把孩子做掉;既保全了她的模特的事业,又如愿嫁进了豪门……阿思,你就是性格太好,她吃准了你不会因为她没了孩子同她解除婚约,才敢那么算计你……”

    曲颖话像一把尖利的刀直直扎入盛思奕的心脏,尽管他不相信舒怡真的如此不堪,但还是忍不住回想起了许多交往之初和交往中的细节……

    比如他当初在汽车副驾驶室里摸到的舒怡的耳环;又比如舒怡明明声称同他一样是某个歌手的铁粉,却被他撞见暗自里做功课;再比如他曾无意从舒怡手机中看到的关于如何提高怀孕几率的搜索记录……

    他不傻,虽然当初两人的开始是他表白的,但他也能隐约感觉到,这段关系,其实舒怡才是主动的那方。

    那些恋爱中的小心机,或许不值得计较;但如果连她自己肚中的孩子都能故意设计流掉的话……

    盛思奕觉得,这样的舒怡对他而言太过陌生。

    盛思奕反复看着那视频,最终忍不住打了电话给舒怡,问她当初是不是故意摔倒的。

    电话那头,舒怡承认了,然后只不停地说一切不是他想的那样的,却根本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要伸手推球桌。

    那一刻,盛思奕只觉得混身血液都凉了。

    “思奕,我们都要结婚了。宝宝以后会有的……”电话那头,舒怡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盛思奕本来想说婚礼取消的,可听着舒怡几乎快要哭出来了的哀求声,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最终只回答道:“我想要静一静。”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他的处理其实十分不妥:毕竟宾客都等着,他不该留下舒怡一个人应付那场面。

    可等他缓过神来急急赶去婚礼现场的,他因为开车开得太急,出事故了。

    骨折。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出院后,舒怡早就找不到人了。

    再后来,他去了国外。

    那之后没多久,曲颖就暗示过,可以试着同他交往,但,他拒绝了。

    明明之前暗恋了那么久,他曾经幻想过无数种她被打动的瞬间,可偏偏,真等到她松了口,他却发现他早已经不喜欢她了。

    倒是记忆中另一个女人——

    三个月、半年、一年、两年……盛思奕总是不由自主的想到舒怡,一开始他以为是刚刚分手带来的不适应,可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直到某天他在异国街头无意看到一个像极了舒怡的背影,忍不住拔步追了几条街……他才算是明白过来了——对于舒怡,他可能再放不下了。

    人生的许多领悟,很多时候都是在一刹那降临的。

    之后盛思奕回了国,费了好一番功夫,总算找到了舒怡。

    三年不见,她比之前瘦了一些,穿衣打扮成熟了许多,整个人看起来干练无比,一双眼眸沉敛冷静,与之前记忆中巧笑嫣然的鲜活样子相差甚远。

    他看着她那模样,想要叙旧都不知如何开口,于是并没有贸然采取行动。

    直到后来舒怡报复性地睡了他之后,两人这才第一次谈及了当初的话题。

    “谈什么?谈你当初只是一时想不通?谈你为了你的白月光悔婚后才发现你真正喜欢的人是我?”

    “三年了,你但凡真的喜欢我,会现在才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确定你不是你追了人家三年没追到手,转头才想起了我这么个人?”

    “可能你已经忘了当初的事,但我永远忘不了,我一个站在婚礼台上的那种难堪。盛思奕,那是我这一生最耻辱的一天。我这辈子到死都忘不了那一天的所有情形,一直到我闭眼断气……我都不会忘记那一天的任何一个细节。”

    …………

    想起舒怡的那些话,盛思奕便心口扎得生疼,第一次意识到他对她的伤害那么深重,却不太理解她所谓的“为了你的白月光悔婚”是从何说起……

    直到——

    盛思奕愣愣的看着那已经黑下去的电脑屏幕,什么都明白了:原来她同舒怡间竟然有那么深的误会。

    原来她竟然以为他心里一直装着曲颖,当初甚至因为嫉妒,失手摔倒了他们的孩子。

    孩子……如果当初那个孩子留下来,现在应该都会走路了。

    一想到这一点,盛思奕只觉心头仿佛被剐了一刀般,鲜血淋漓地痛。

    怪谁?还不是怪他自己。

    曲颖纵容挑拨离间,如果当初他在交往的时候,多照顾一下舒怡的情绪,如果当初他对舒怡多一点信任……一切何至于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吴慧的火发的急,消得也快。当晚,在舒怡同其保证以后不会再同盛思奕有任何牵扯后,吴慧便不再提这事了。

    没想第二天,盛思奕却打电话约舒怡吃饭。

    舒怡其实并不太想搭理,但想到盛思奕骤然消化掉那u盘的内容……有些话还是一些性说清楚的好,免得以后再纠缠。

    舒怡答应了,下班后便去了盛思奕预定的餐厅。

    那是之前两人约会常去的某家法国餐厅,舒怡被服务员领着进去,盛思奕已经早早地等候在餐桌旁了。

    舒怡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当年她之所以喜欢来这里,一是因为这家餐厅食材大都是新鲜空运过来的,符合盛思奕挑剔的口味,二是餐厅环境优雅、有情调,适合两人谈情说爱;三,则是因为这餐厅常有狗仔蹲点,可以时常被拍到。

    但除了这些理由,舒怡并不怎么待见这儿,毕竟她晚上鲜少进食,何况是油腻的法国菜以及那高热量的甜点。

    舒怡有时候忍不住想,难怪当初盛思奕追了曲颖那么久都没追到手。

    他真的是不太了解女人。尽管他也体贴,可他的体贴多是源于本身的性格和教养,很多时候,他并不清楚女人心头在想什么。

    入座,点餐。

    菜品很快上了桌,侍者根据两人的主菜,推荐了一款白葡萄酒。

    琥珀色的液体盛在漂亮的水晶中,昏黄的灯光、浪漫的落地窗、新鲜的玫瑰……

    “这段时间公司很忙吧?”

    “还好。”

    “听说你公司新签了好些新人?”

    罗曼蒂克的环境中,盛思奕小心翼翼地找着话题,然而舒怡并不想同他唠嗑,单刀直入道:“u盘的内容你看了吧?”

    “嗯。”盛思奕。

    “那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地方?”还不明白?还不相信曲颖是个怎样的人?

    舒怡有些火大,然而盛思奕并没有询问什么,反而嗓音低沉地开口道:“对不起……”

    舒怡有些错愕他这突入起来的道歉,愣了一会儿才道:“都过去了。”

    “我……”盛思奕还想再说什么。

    舒怡打断他道:“其实你也不用说对不起,当年是我自己作,况且——我也确实骗了你。”

    “你可能不知道吧,从一开始,我就是故意被水母蜇引起你的注意,后来一起看电影,我还特地把耳环遗落在你的副驾驶,还叫了……叫了那种服务想要扰了曲颖同你独处……”

    不想以后再有无谓的纠缠,舒怡所幸一次性把话摊开说个明白,然而还没罗列完,盛思奕却忽然按住她放在桌上的手,打断她:“伊伊,我都知道的。”

    舒怡顿住,“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当初我看到你推台球桌的动作,有些事情就反应过来了。”

    这下舒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试图抽会被盛思奕抓住的手,然而盛思奕却抓得更紧了,继续开口道:“还有一件事,三年前,曲颖曾提出过同我交往,我拒绝了。”

    这样关乎女人颜面的事,要不是因为看了u盘里的内容,盛思奕本不想拿出来说的。

    “伊伊,我早已经不喜欢曲颖了,当初同你在一起也是认真的。”盛思奕看着舒怡道。

    舒怡因“曲颖被盛思奕拒绝”这事意外了好几秒,半晌才开口道:“你没必要同我说这个的。”

    相比盛思奕的激动,她整个人波澜不惊,眼里并没有丁点释怀或者欣喜的情绪;盛思奕万千话语卡在喉头,接触到她冷淡的眼神,忽然不知如何继续。

    怎么没必要,当初的孩子……

    一想到那孩子,盛思奕嗫嚅着唇,心痛到几乎难以开口。

    舒怡又道:“盛思奕,我不喜欢、也不会吃回头草,我希望你最好也抱有同样想法。当初是我明知道你心头有曲颖,还故意接近你的,我想从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利益,名气,地位……我目的不纯粹,不过最后我也得到了报应,我们就算两清了。你现在又何必说这么些有的没的?”

    真的受够了盛思奕的纠缠,舒怡连报复的心思都淡了,干脆否定掉自己感情,免得盛思奕继续愧疚。

    然而盛思奕听完她的一席话,并没有松开手,反而掐着她道:“伊伊,我不傻,如果你只是为了这些,当初又何必同曲颖斗气,导致孩子都掉了?”

    “……”

    “退一步说,就算你图的是利益,是名气,是地位……只要是你想要的,我全部都给你!伊伊,你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好吗?”

    盛思奕紧抓住舒怡挣脱的手:“我承认三年前我想岔了,可是伊伊,我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盛思奕声音艰涩,说到最后眼睛里隐隐泛着水色。

    他一直是一个简单又理想化的人,尽管商场尔虞我诈,他依然把信义摆在首位,坚守原则和底线,何况感情……

    这几乎是他最大的妥协了。

    然而舒怡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我也不排除对你当初对你有感情,可那都是三年前的事了。”

    “至于借助你身份可以得到的——”舒怡一点点掰开他的手指,“我现在已经不需要。”

    轻飘飘的一句“不需要了”,将盛思奕最后挣扎着的期待也打翻了。

    道歉不够,放低姿态不够,承诺放下面子让她悔婚一次也不够;哪怕是利用,她都不需要了……

    像是忽然陷入绝境,盛思奕只能松了手,看着舒怡起身离去。

    ——————

    盛怎么说呢,在感情方面,真的……不然也不至于被曲颖迷惑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