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晨欢
    隔日醒来,舒怡是蜷缩在景淮怀里的。

    晨光透过窗帘,不算明亮的光线中,他安静地抱着她,似乎正做着什么好梦,表情很是放松,尚带着微肿的唇角甚至微微扬着;往下,胸膛和肩膀上,还留下她不小心弄上去的几道指甲痕……

    舒怡回忆了一下,他们昨晚好像一共做了三次,景淮一次比一次时间长,最后她实在撑不住,连简单的冲洗都是景淮抱她去浴室的。

    房间里还残留些许交合留下的气息,舒怡在景淮怀里转了身,刚打算起床,腰上的手臂便一下子将她拉回了被窝。

    景淮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整个人也跟着醒了过来。

    他看到赤裸着身子的舒怡,连忙放开了手,而后有些不自在地别过了头。

    舒怡被他这羞涩地反应逗乐了,本来打算起床,忽然也不急了,够着身子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再次躺回了床上。

    被子底下,两人均是赤裸,感受到舒怡光着身子贴回自己身边,景淮只觉自己混身血液逐渐滚烫,性欲也随之难以遏制高涨起来。

    虽然他也贪恋这种与她温存的时刻,但早晨这种尴尬的时间——

    “你饿了吗?我去叫点吃的。”深呼吸了口气,景淮找了借口就要起床,

    宿醉加上情欲的折磨,令景淮声音黯哑低沈,有种说不出的性感,舒怡越发地想要逗弄他,于是一把拉住他:“歇着吧,大过年的,商家都关门了,还是一会儿我煮吧。”

    舒怡勾住景淮的手,感受对方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又贴身凑近了一下解锁了手机,做势就要点开外卖界面给他看——

    然而屏幕刚一亮起,上面便突兀地显示出有两个未接电话——是盛思奕凌晨的时候打的。

    舒怡不由想起昨天在酒吧那场闹剧。

    她看着那来电时间默了两秒,最后还是点了删除通话记录。

    景淮看着她这一系列操作,微微蹙了蹙眉:“你不回给他吗?”

    “没必要。”舒怡,“我同他之间,该说的早已说清楚了。”

    她是不会再次接受盛思奕的,既然如此,何必留希望给他?哪怕昨天晚上的事,她知道盛思奕受到的打击很大,但她同景淮睡了是事实,她同盛思奕又有什么好谈的呢?最多——

    舒怡转头看向枕边的景淮:“或者,你需要我帮你解释吗?”

    “解释什么?”景淮不解。

    “当然解释,昨晚的事情——其实是我勾引你的啊。”

    要说解释,舒怡其实一时也不知从何说起,她于是半开玩笑娇嗔道,谁知景淮闻言,握着她的手忽然收紧了。

    “其实昨晚,我本就打算同阿思摊牌的。”

    “?”

    “就算没有被阿思撞见,我也打算跟他说……说我想要追求你。”景淮不太擅长说这种话,垂着眼眸颇有些不自在,但他抓着舒怡的手却是用力的,“你之前答应做我女朋友,现在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他忽然抬头看她,眼眸里像是有火焰在燃烧一般。

    舒怡忍不住仰头打量起眼前的男人:明明比她还要大上两岁,炙热起来却像个少年一般,直接地让人有些招架不住。

    其实就上床来说,他的技术还有待提高,并不是个多么契合的床伴;就恋爱来说,因着盛思奕这层关系,他也不是一个特别合适的男友人选……

    但不知怎么的,当她从她从他炙热的目光后察觉他的忐忑与紧张时,她并不想拒绝。

    “那你可要好好表现啊。”舒怡眨眼,双臂环上他精瘦的腰,抬头去啄他的唇。

    她红唇温软,鼻息湿热;景淮喉结滚了滚,当即低头,加深了她这个打算浅尝辄止的吻。

    他的双手捧在她颈窝间,拇指指腹摩挲着她细腻的颊,温柔地亲吻她。

    两人的呼吸声在安静的房间里纠缠,盘旋;滚热的鼻息撩得彼此肌肤发痒……被单下赤裸的躯体摩擦在一起,舒怡很快便清晰地感觉到景淮胯间某根物事正雄赳赳气昂昂地顶立,只抵着她的下体,颇有活力地一颤一颤。

    她忍不住扭腰蹭了蹭,那物顿时激动地跳了跳,连带其主人的呼吸都变调了,炙热地大掌用力抓揉着她柔嫩的肌肤,将她用力往自己怀中带了带。

    “要吗……”松开唇舌后,他低沉着微哑的声线开口征询她的意见。

    舒怡没有回答,只是伸舌去舔他那微红的耳垂。景淮蓦地粗喘了一声,终于忍不住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在性事上,他没什么经验,姿势只会单调的传教士;但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好,至少这样他可以清楚看清身下人的表情。

    托起舒怡柔软的臀肉,景淮粗狞的硬物抵着她腿根两瓣嫩肉耐心地摩擦了几下;感觉到她甬道里渐渐分泌出了柔滑的爱液,便分开她的腿,挺身将自己往里面送。

    舒怡被他一下填满,禁不住长长地叫了一句“好满……”,景淮便忍不住抱着她重重地抽插了起来。

    情欲的缠绵总是叫人禁不住沉迷,尤其是同自己喜欢的人。

    景淮低头睨着舒怡,看她攀附着自己,在自己的地抽送下逐渐情迷意乱,只觉心脏软成一片。

    他低头吻住她娇艳的樱唇,下身不知疲倦地抽插着,跳动的阴茎随着抽送,变得越发狰狞怒张,强悍地捣弄着身下柔嫩的媚穴。

    他肿胀肉棒在她湿滑的肉穴里穿梭不停,棒身上的脉络狰狞可怕,不住摩擦着敏感的内壁,把它撑得饱胀感十足,无法容纳却又贪心地吸吮紧绞。

    情动的爱液浸湿了相连处,两个沈甸甸的肉袋因为撞击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静谧的房间尽是惹人脸红心跳的声响,使沈浸性事的两人身体更加不知餍足。

    一场性事结束,舒怡无力地躺在床上,根本没了煮早餐的意愿。

    景淮从床上起身去厨房弄吃的,舒怡缓过劲来想起冰箱里应该还有不少食物,于是隔着客厅对其提醒了一句。

    然而就在这时,公寓地门铃忽然响了。

    ——————

    唔,曲哥哥也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