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恋爱中的男人
    大清早的,谁会来敲门?物业?

    舒怡狐疑地起床,换好了衣服才示意景淮去开门,结果门开后,景淮诧异的发现——门外的人他居然认识。

    “二哥?”景淮一脸惊讶得看看曲樾。

    他和盛思奕都是跟曲颖一起长大的,对曲樾也很熟悉,都跟着曲颖一起叫二哥。

    然而听着这亲切的称呼,曲樾并没有高兴,眼神反而渐渐冰冷起来了。

    当年的小屁孩,如今已长成成熟硬朗的男人了。

    曲樾回过国太忙,景淮也是个深居简出的人,两人还没约见过,没想第一次碰面,居然会是在舒怡家里。

    曲樾眯眼看着景淮: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袍,虽然嘴角微微泛肿,但脖子和胸膛上隐隐的划痕……曲樾却再清楚不过那意味着什么。

    “二哥你怎么会在这儿?”隐约觉得曲樾看自己的目光不太对,景淮于是开口道。

    “我找舒怡。”曲樾冷淡地答了一句,目光越过景淮,直直看向公寓卧室。

    舒怡正从里面赶出来,她穿着曲樾熟悉的那套家居服:头发有些凌乱,脸颊绯红,领口雪白的肌肤上一溜红紫的吻痕若隐若现。

    饶是曲樾心头给景淮的一身装扮找过无数可能的理由,但见到舒怡的那一刻,他再没办法自欺欺人。

    “你怎么——”被前男友撞见自己同现男友睡完起床,这场面……怎么看怎么尴尬;舒怡看了眼曲樾,不自在地咳了咳后开口道,“你找我有事?”

    曲樾却只是看着她,什么都没说。

    空气中流动着诡异的气流,景淮看看舒怡又看看曲樾,眉头微微蹙了蹙。

    舒怡受不了这沉默,于是又问了一遍,曲樾这才放下手中的东西道:“春节有病人送了些家乡特产到科室,想着你应该会喜欢,所以就带回来了。”

    原本怀着满腔热情来探望心上人,却没有想到撞见这样一幕;曲樾此刻的心情,就是用“糟糕透顶”也不足以完全概述。

    但他到底不比盛思奕,做不出当场翻脸的举动。

    他只是把东西放下,然后转身就打算走人。厅里的鹦鹉眼见他要出门,连忙噗噗地朝他飞过去。

    “恭喜发财!”鹦鹉落在曲樾肩头,大声喊了一句它最近刚从电视里学来的吉祥话。

    然而这次曲樾却没有掏零食给它,甚至连它的脑袋都没摸一下,他便转身走了。

    鹦鹉于是不高兴地去翻曲樾拎过来的袋子。

    景淮总觉得不对劲,忍不住问舒怡:“曲颖的二哥……你同他很熟吗?”

    关于舒怡同曲颖的恩怨,景淮虽然不完全清楚,但也知道一些,他有点想不明白:曲樾和舒怡怎么会一副很熟稔的样子?

    “也没有很熟,他住在隔壁,之前我拔智齿麻烦过他帮忙推荐过医生。”舒怡并不愿意多讲这事儿,于是伸手抱住景淮撒娇道:“早餐煮好了吗?我好饿。”

    景淮这才想起锅里还住着饺子,于是连忙回厨房看火。

    舒怡拎起地上曲樾送来的东西,才发现里面全是她家乡的特产:有蜜饯、酱汁肉、各种点心……甚至一瓶冬酿酒。

    这些在本市都是买不到,舒怡之前也不过是随口同曲樾提过几句,不料曲樾竟然记得那么清楚。

    舒怡只好暂时先把东西收了起来。

    吃过早餐,舒怡同景淮两人又在公寓腻歪了大半日。傍晚的时候,景淮接了个家里的电话被叫了回去,舒怡自己在公寓煮晚餐,看到被收在厨房里的那袋子东西,最终还是决定给曲樾拎回去。

    舒怡站在曲樾门口敲门。

    只两下,曲樾人便出来了,穿着家居服,怀里还抱着他的那只小奶猫。

    “喵——”小奶猫看见舒怡,叫了一声,便站起身想要往她身上钻。

    都说猫咪会亲近主人喜欢的人。同曲樾交往的那段时间,舒怡其实也没怎么逗那猫,但对方就是喜欢黏她,每次只要她坐沙发上,它就一个劲儿地窝她腿上。

    眼见曲樾臂弯中那毛茸茸的一团伸着爪子就要往自己身上扑,舒怡忽然忍不住想撸一把,然而还没伸手。曲樾却一把按住猫咪的头,将它揪回了自己怀里。

    “什么事?”曲樾问舒怡。

    不同于往常的不疾不徐、温柔如水,曲樾的语气很是冷清,听上去甚至比早上的时候还要没有温度一些。

    舒怡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曲樾,只将东西放在地上就要告辞,曲樾却叫住她:“你同景淮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吗?要到什么程度算认真?结婚为前提?是不是太苛刻了一点?

    若是换个人问,舒怡可能会反问一句:认真又如何?不认真又如何?

    但对上曲樾深邃的视线,舒怡却只答了一句:“算是吧。”

    曲樾闻言,眉头微微蹙了蹙,没有说话。

    往后几天,曲樾再没有来舒怡面前刷过纯在感,甚至连小区里碰面都没有过。舒怡开始忙起了公司的事,也没在意这些;倒是景淮,他节后暂时没接工作,于是趁着空闲干脆直接搬来舒怡公寓。

    都说男人谈恋爱后会越变越娘。

    这话舒怡本来是不信的,毕竟之前不管是商泽,还是盛思奕或是曲樾,同她在一起时都没有发生什么明显的变化。

    但景淮的情况却有点不一样。

    之前看着挺冷挺木的一个人,自从同她交往后,便忽然变了:喜欢“啰嗦”地同她报备行程,喜欢“黏人”地牵她的手、吻她、抱着她睡觉;还喜欢“婆妈”的关心她的三餐是否准时、作息是否规律……

    他甚至还为她研究起了厨艺。

    你能想象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大男人,每天围着围裙在厨房研究——晚饭该做拍黄瓜还是拌豆腐的,怎样才能保证晚餐营养又健康,甚至不惜算着每样食材的卡路里做菜的情形吗?

    舒怡从来没想过景淮还会有这么“贤惠”的一面。

    而最让她吐血的是,自从景笙得知景淮同她交往后,几乎每天都给他哥推送什么“读懂女人‘正话反说’”、“体贴的男人让人无法拒绝,37个女孩如是说”、“恋爱时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男友”……等等乱七八糟的文章;而景淮居然全都认真的看了,还试图在她身上验证。

    舒怡觉得景家这对兄妹简直人间宝藏。

    有时候,她其实很想提醒景淮:真那么闲,不如好好提升下其他某方面的技术……但一想到他那点都不经撩,牵个手都能硬的体质,最后还是作罢了。

    万一景淮真专研出来了,恐怕该换她吃不消了。

    眨眼到了元宵。

    正月十五当晚,商霆包了酒店准备给底下商会办新春宴;宁俏于是早早地给舒怡送来了张请柬。

    按说这种可能碰上商泽的宴会,舒怡本是不打算去的,但巧的是——她最近想要结识的某位导演,也被邀请了。

    那导演,景淮同其有过几次合作,舒怡于是收了请柬,打算宴会上让景淮帮忙牵线。

    宴会前,舒怡带着景淮去挑礼服。

    她看中了两件礼服:一件是低裹胸设计配鱼尾裙摆,俏皮活泼,纤细的腰围,露腿的设计能把她身材的优点全都放大出来;另一件是长袖高领,裙摆一直遮到脚踝,显得她整个人高挑修长,极有气质。

    舒怡一时挑不准,于是让景淮帮忙参考。

    景淮虽然在某些方面比较直男,但作为学美术出身的人,在审美上并不直男。

    舒怡将两件礼服都穿给景淮看了一遍,询问他的意见。

    景淮认真地看了,然后指着那件长的道:“我觉得你穿这条更好看。”

    舒怡:“……”

    骗鬼哦,明明刚才她穿短的那条裙子时,他眼睛都看直了。

    “把另一条包起来。”舒怡对店员道。

    景淮:“所以你问我的意见是?”

    舒怡:“排除法啊。”

    景淮:“……”

    虽然舒怡欺负人,但景淮还是乖乖地去把钱付了。

    等两人从礼服店出来,又去旁边的珠宝店逛首饰时,舒怡忽然瞥见了一个熟人——余璐。

    ——————

    作者:曲哥哥,你是不是太小气了点,分手了连猫都不让人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