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科幻小说 > 声色(NPH) > 章节目录 困境
    舒怡收到电话的第一个想法,是景淮告诉了林芳瑜他同自己交往的事;但转念一想,按景淮的性格,哪天他真要说了,怕是该直接带她回家才对,断不会让他母亲单独来约她。

    林芳瑜既说是单独见面,舒怡也就没同景淮说起此事。

    两人约在一家茶室见面,舒怡为了表示尊重,提前了时间过去,没坐一会儿,林芳瑜就到了。

    “舒小姐,你好。”林芳瑜笑着同她打招呼。

    “阿姨,您好。”舒怡亦笑着回她。

    按说,她该叫一句林总或是景太太的,但对方既然都单独约她了,想必该知道的都知道,她估摸着自己也没必要装。

    早在当初同盛思奕交往时,舒怡同林芳瑜便有过数面之缘,当时舒怡只觉林芳瑜看上去挺和气,见谁都是笑意盈盈的;但盛思奕却告诉她,林芳瑜其实为人挺强势的,在生意场上并不好糊弄。

    盛思奕是个没什么心眼的人,当他都觉得一个人表里不一的时候,那这个人应该是真的表里不一了。

    不过景淮和景笙都是好性格,舒怡实在很难想象林芳瑜会是一个多难相处的人,直到这次见了面,她总算是清楚了:林芳瑜也就是看着和蔼而已。

    从一落座开始,林芳瑜便叫退了茶艺师,自己动手泡茶,她一边泡,一边不动声色地审视舒怡,扯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两人就这么聊了半个多小时,直到茶都换了一道,舒怡实在忍不住了:“阿姨找我什么事,不妨直说吧。”

    “也没什么事,只是听说舒小姐如今在同我儿子交往。”林芳瑜这才切入主题,笑了笑,“阿淮这孩子心眼实;又木讷,想必不太会照顾人吧?”

    这自谦的话,一听就言不由衷。

    舒怡都不知道该怎么接好:顺着说吧,那叫不懂事,反着说吧,万一人家说,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没被儿子体贴过呢?多尴尬。

    “阿姨哪里的话。”舒怡于是笑笑,端着杯子喝茶。

    林芳瑜又道:“对了,我还听说舒小姐公司最近资金有些紧张,有这么回事吗?”

    电影资金链断了这事,舒怡并没同景淮吐露过半句。她虽然四处拉投资,但从没要到景家跟前去过。

    舒怡不禁愣了愣:“阿姨这消息从哪听来的呢?”

    “前几天政府的某个招标项目上,我听shr集团商总无意提了几句。”林芳瑜用公道杯往舒怡的杯中续了半盏茶,抬头看她道,“也是他提醒,我才知道了舒小姐同阿淮交往的事。”

    商家同景家的生意有竞争也有往来,林芳瑜同商泽也是长打交道的,舒怡同商泽过往的那些暧昧,林芳瑜也知晓一些。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舒怡,姿态虽还是客气的,但不那么客气的心思已经呼之欲出。

    舒怡也不想再同她浪费时间,索性直接挑明道:“阿姨想说什么不妨直说。”

    “我就欣赏舒小姐的直接。”林芳瑜笑,紧接着话锋一转道:“其实我想舒小姐应该也知道,阿淮对于家里的生意向来没什么兴趣,更是做不得主。我想说的是,舒小姐若是公司资金紧张的话,或者有什么别的需要,还是直接找我比较好;不必在阿淮身上浪费时间,毕竟舒小姐当初差点嫁进盛家的事,在本市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林芳瑜的语气听着温温柔柔、客客气气的,这说的内容却是过分至极。舒怡忽然觉得自己简直脑抽了才会决定单独来见她。这分明就是自取其辱。

    舒怡心头憋屈,面上却是灿烂地扯起笑容,直接打算对方道:“阿姨说笑了——,我公司最近不过是在投资的某部电影上遇到了一点问题而已,还谈不上什么资金紧张。”

    “那一点小钱,我自掏腰包也是出得起的,就不劳烦阿姨了;毕竟从阿姨的作风来看,贵公司的效率恐怕也不会太高,等一番流程走完批下款来,恐怕电影早拍完了呢。”

    舒怡撂下话,也顾不得林芳瑜难看的脸色,当即结账走人了。等走出茶室老远,仍未觉解气,忍不住拿出手机拨给了商泽。

    “商泽你什么意思?”电话一接通,她便怒气冲冲地质问。

    那语气,商泽稍稍一猜便知道发生了什么,果然紧接着,他又听她道,“我公司的电影你不投资就算,你同林芳瑜说是什么意思?”

    商泽承认这消息是他故意放出去的,反问她道:“你说呢?”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丑媳妇早晚要见公婆不是吗?”

    舒怡听到那话,整个人都快气炸了,直骂他有病。

    说实话,她根本没想过同景淮会有见家长的一天,她之所以答应景淮的交往请求不过是寂寞作祟以及一时的感动,根本没想过那么长远。

    反正他同她都睡过了,多睡几次又如何?

    舒怡目前只想要纯粹地享受感情;商泽却非要把景淮他父母扯进来——

    “商泽,你这么多管闲事有意思吗?”从商涵予、到曲樾到景淮,每一次她同谁在一起,商泽都会不遗余力地搞破坏?

    舒怡略微沉思了一下:“你不会是对我念念不忘吧?”

    舒怡语气不善,不是真的是询问商泽想法,不过气急了的讥嘲而已,商泽自然不会答她,不过却也难得地没有冷笑或反讽。

    舒怡于是又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神经病,然后才把电话挂了。

    经历了这么一出儿,舒怡也不拉投资了,自掏腰包解决了难题。

    她没有同林芳瑜说大话:两年多的模特生涯加三年多的经纪人,加上盛思奕与商泽的赠与,以及她这些年自己的理财同投资收益……她还是有些积蓄的。

    舒怡干脆投了两个亿,自己做起了电影最大投资人。结果拍摄又进行了一个月,为博票房找来的流量明星男主和女二相继被曝出了问题。

    一个包养小三,一个偷税漏税:本来就是触及底线的原则性问题,再加上有心人的舆论引导,连带整个剧组都被“义愤填膺”的观众们骂了个狗血淋头。

    “拍摄不会有影响吧?”数千万的片酬和一个月的拍摄成果几乎全打了水漂;一向不怎么关注娱乐消息的景淮都知道了此事,忍不住问舒怡道。

    “没事,不过是换两个人重拍而已。”舒怡云淡风云地答他,但心头却清楚——

    这两人却不是随随便便找谁都能换的;为了后期的票房着想,剧组怕是得换两个有正面影响力的当红明星才行。

    而这换人的钱,和重新拍摄的钱……舒怡之前投了两亿,基本是把自己全部家当都投出去了,她实在是拿不出钱了。

    景淮看出了舒怡的难处,直接将存着自己的所有积蓄的银行卡交给了舒怡。

    而舒怡对着那张卡沉默了许久,最终并没有收。

    自从无意得知林芳瑜找过舒怡,景淮回头就同自己母亲认真谈了一场。

    舒怡虽不知具体情形,但也可以想见那不是什么愉快的谈话,因为自那之后,景淮整个人用钱忽然变得省了许多。

    这种节省并不表现在给舒怡花钱身上,但最近一连几场文物拍卖,景淮明明有喜欢的藏品,却一件都没有下手,舒怡随即便猜到,景淮的经济,极有可能已经被家里断了。

    虽然景淮工作了好几年,自己也有积蓄;但道具师的收入并不算高,加上富家公子哥花起钱来一般没什么概念,而他又喜欢收藏各种古玩……舒怡不用猜都能想见,他根本不可能存下什么钱。

    景淮的钱,舒怡没有收,实际收了也是杯水车薪;正窘迫的时候,路扬忽然找上了她,表示他有兴趣投资电影。

    “你确定要投资?”面对路扬开出来的支票,舒怡颇有些诧异。

    自从离开sg之后,舒怡同他再不是经纪人同艺人的关系;除了过节的问候和偶尔游戏双排一把之外,并没有什么联络。

    上次拍卖会路扬那般帮她,舒怡已经觉得意外了,没想这次她遇到难题,他再一次选择雪中送炭——

    “你想清楚了?”她不得不再一次同他确认。

    “清楚了清楚了,阿姨你好啰嗦啊。”路扬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不用反复同我确认,我都说了我相信你的眼光,虽说现在情况是有点棘手,可要不是情况棘手,也轮不到我分一杯羹不是?”

    “……”舒怡。

    路扬最终投了五千万,不多,但也算是缓解了舒怡的燃眉之急。

    电影的男主和女二分别换了人;拍摄得以继续进行;然而投资人还得继续找。

    这期间,舒怡其实考虑过商霆的,然而正月过后不久,对方便出国未归。舒怡虽然从宁俏那问到具体去向,但舒怡的电话商霆一个都没回,舒怡也不好贸然跑去国外找人。

    毕竟商霆当初虽承诺投资,但也是要看公司收益的,这才不到半年,舒怡便赶着找上去要钱,后面对方大概也不会看好她的公司了。

    舒怡只能另外拉投资;但是因着商泽对谣言的放任和林芳瑜的暗自阻挠……舒怡每次约人,基本都是无功而返。

    在餐厅的洗手间吐完,舒怡倚在包厢外僻静的走廊上,默默地点了一支烟。

    包房里还有一桌子人得应付,但大概都不会有什么结果……舒怡深吸了口烟,感叹她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

    一开始,她就不该地急于求成地选这么一个大制作的剧本;而后来,她更不该因为受了林芳瑜的刺激,便一下子将自己全幅身家都投进去……

    可钱投都投了,如果现在终止拍摄,她就是血本无归;所以哪怕咬着牙,也只能继续往里投钱。

    拍摄还在进行,每天都在烧钱,而除了电影的事,公司好几笔资金回款也出了问题……

    舒怡烦躁地吐着烟圈,就在这时,她看到了盛思奕。

    他大步朝着她走来,她虽隐约猜到他来的目的,却又有些不确定:在经历了景淮那件事之后,他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想要同她复合。

    “你怎么在这儿?”缓缓地吐了口烟圈,舒怡问盛思奕。

    盛思奕却没有回答,只低头看着她手指中的香烟:“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什么时候学会的?当然是被他悔婚的当晚。

    但这话舒怡并不想对盛思奕说,她见他不回答她的问题,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摆了摆手,表示自己还要回包房继续应酬。

    谁知人刚走出半步,盛思奕忽然拉住了她。

    “你还需要多少钱?”他紧拽着她的手腕,蹙眉问她。

    舒回头看他,只觉两个多月没见,他似乎变了许多:就像他现在问出的这句话,并不像他以前一般混着心疼、责备、生气等等复杂情绪,他只是冷静地开口,似乎什么情绪都没有。

    舒怡有些诧异于他的转变,一时忘了回答,很快她又听盛思奕重复道:“你投资的电影不是还需要资金吗,还差多少?”

    一样无甚情绪的声音,甚至表情都是无甚情绪的。

    这样的盛思奕带着一种陌生的感觉,让舒怡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的话语,就在这时他高挑的身影压向她道:“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舒怡,景淮并不适合你。”

    舒怡看着他,仍旧没说话,他于是继续道,“舒怡,你的野心很大,你也有那个本事,可这个社会,做什么都是需要资源和人脉的。在这点上,景淮帮不了你,可是我不一样……”

    醉意上头,舒怡思绪有些迟钝,并没有仔细地听清盛思奕的每一个字,但看着对方张合的双唇,她还是清楚地确定:他是真的变了——起码,他变得会讲条件,会抓人软肋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同景淮分手,你就会帮我是吗?”舒怡回过神来,总结了一下盛思奕的陈述。

    盛思奕没有反驳,只直直看着她:“舒怡,同我在一起,今后整个盛冕都可以是你的后盾。”

    安静的走廊,灯光柔和寂静,盛思奕这话一出,仿佛四周都是回响。

    舒怡不可避免地开始走神:尽管她之前说她不需要盛思奕,可如今吃了亏才发现,她还是太自以为是了:就是有能力又如何?她依旧斗不过资本家一根小指头……

    察觉到舒怡的动摇,盛思奕俯身吻住了她。而就在这时,景淮正站在不远处的门厅。

    他是来接舒怡,在电话里得知她喝了酒,他第一时间便问明了她吃饭的地点,来等着接她回家,结果还没到包房,他就看到了眼前这么一幕。

    果真天道好轮回。

    他从没想到这一天就这么快的报应到自己身上,他怔怔地望着亲在一起的两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抓着盛思奕揍一顿;可同时他不得不承认,盛思奕的话说的很对:比起什么都不能做的他,盛思奕却是能帮舒怡更多。

    一瞬间无比痛恨自己的无力,他愣愣站在原地,似乎听到自己干涸的呼吸声,直到舒怡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忽然转过头来。

    景淮一愣,忽然转身,大步离开了现场。

    ————————

    本周1w任务完成,稍后还有一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