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1章
    abo撩袍

    作者:冉尔

    文案:

    民国风帮派大佬a一见钟情了nv装旗袍oga

    强攻弱受ao

    nv装nv装nv装

    s设多,三观粉碎x骨折

    第一个故事 常久x兰小川年上

    夏末秋初,清晨的江风卷来些凛冽的寒意。

    兰小川坐在床边,光洁的脊背上映着点金se的光,原是木窗上贴了层淡金se的纸,这丝金光顺着他的脊椎骨滑落到腰侧,染得他腰间纹的梨花平添了j分旖旎。

    “久哥,别赖着了。”兰小川转了个身,拿脚尖踢了踢床里侧的a,“今儿要去接人呢。”

    常久的手从被子里探出来,摸索着攥住了兰小川白n的脚踝,微微用力把人拉到被子里去了。

    兰小川闷声闷气地笑,和常久两个人躲在被子里闹,闹了会儿忽然禁了声,继而嗔怪道:“久哥,别摸了。”

    常久掀开被子,把沾着透明黏y的手指递到唇边t,t完揽着兰小川的腰吻他红润的唇,

    兰小川喘着气挣扎,粉n的脚趾滑出被褥,胡乱踢了j下没了力气,软倒在常久怀里拿拳头捶他的肩。

    “今天怎么了”常久吻完把他从床上抱起来,兰小川光l的身子上满是吻痕,“脾气不小。”

    “今儿久哥要接人,不能耽误时间。”兰小川扶着常久的手臂走到穿衣镜边,蹙眉摸了摸自己的腿根,“下次别咬这儿,走路疼。”

    常久把他抱起来,对着镜子分开双腿打趣:“咬哪儿”

    兰小川瞪了常久一眼,愤愤道:“哪儿你都没少咬。”

    常久拿手指温柔地抚摸他殷红的x口,摸出水以后深吸了一口气:“天天盼着你的f情期早点来。”

    兰小川挣了常久的手臂跑到衣柜边笑,拿了件暗红se的旗袍出来:“得了,久哥你又不能真标记我。”

    常久闻言蹙眉走过去,把兰小川按在窗上帮他穿旗袍。

    兰小川和寻常oga一样,身形纤细,腰肢柔软,后颈的腺t都小巧得可ai,白n的臂膀被清晨的微光照得近乎透明。常久拽着旗袍的裙摆往下拉,让淡金se的晨曦爬上旗袍上绣的玫瑰,但拉到腿根的时候手停了下来,指尖沿着兰小川的g沟往深处滑。

    “久哥”兰小川急了,转头羞恼地望常久,粘稠的ty顺着细n的腿根蜿蜒而下,“来不及了。”

    常久猛地压上去,牙齿划破兰小川后颈上的肤,呼吸粗重了j分。而兰小川浑身僵住,双膝一软,信息素像常久年y时最喜欢的梨花香。

    “别怕,肯定等你f情期到了再标记。”常久哑着嗓子笑,帮他整理旗袍的下摆,又拍了拍兰小川的,“伤到你,我得心疼死。”

    兰小川拿含情的眸子瞥了常久一眼,磕磕绊绊走到床边,抬起一条腿往腿根套细细的黑se套圈。

    常久靠在窗边摸着下巴看,欣赏兰小川被y光照亮的侧脸。最近租界流行往腿上绑这个,常久没想到兰小川也会去学,就招手把他叫到身边,手指从旗袍的开衩探进去,挑剔地摸了摸。

    “久哥不喜欢”兰小川作势要脱。

    常久按住了他的手:“你什么样儿我都喜欢。”

    兰小川被夸赞自然高兴,主动凑到常久面颊边亲了一下,然后哼着歌跑到镜前整理旗袍的下摆:“久哥,这料子好,你别使劲儿拽。”

    “你喜欢我再给你买。”常久依旧靠在窗边看他,“这身你穿着好看,不过你打扮成学生的样子我也喜欢。”

    兰小川头也不回地叹了口气:“这身就是你买的。”

    常久挑眉道:“怎么没见你穿过”

    兰小川终于理好了裙摆,从昏暗的墙角走进明晃晃的日光里,拉住了常久的手腕:“料子太好,又是你头回见面送我的,哪里舍得穿”

    常久闻言忍不住低头亲他:“还不搬我那儿去住啊”

    兰小川躲了一下:“说什么胡话”

    “我说胡话糊弄过你”常久的声音低沉了些。

    “久哥才不会糊弄我,可我知道自己有j斤j两。”兰小川笑眯眯地拽着常久的手往外走,“连个戏子都算不上,哪里配得上久哥这样有头有脸的人物”

    常久眯着眼睛跟他往外头走了j步,忽然将人打横抱起:“小川,你f情期怎么还没到”

    兰小川匆匆往楼下瞄了一眼,房东太太已经醒了,在厨房里噼里啪啦地折腾早饭,他连忙捂住常久的嘴:“别在屋里闹,你走了人家还。”

    “跟我走吧。”常久轻手轻脚抱着他下楼,木板吱嘎吱嘎地响,“我都想把你绑走了。”

    兰小川搂着常久的脖子笑嘻嘻地与他耳语:“久哥最疼我了。”

    常久板着脸轻哼:“疼你才要等f情期,要不然我何必忍这么久不标记你”

    “久哥,我怕疼。”兰小川摸了摸后颈上的牙印,“成结疼不疼啊”

    常久暗自叹息,哄他:“不疼,到时候我轻些。”

    兰小川眼角浮现出淡淡的笑纹,垂下眼帘不说话了。常久把他搂得更紧,眼神复杂万分。兰小川是oga,又与寻常的男xoga不一样,他是租界最底层的人,连戏子都算不上。常久遇到兰小川的时候他刚成年,第一次出来接客就和常久看对了眼。常久直接把人买下来,兰小川比他小了将近十岁,连f情期都没经历过,爬到常久床上的时候战战兢兢的,说话还带着南方软糯的口音。

    常久把人抱在怀里剥得gg净净,摸了j下就舍不得撒手了,本yu买个乐子,没想到一下子就动了真情,倒舍不得直接标记,就耐心地等兰小川的f情期。

    兰小川年纪小,有点小孩儿心x,一开始不太喜欢常久,嫌他太霸道,后来发觉常久温柔得很就大着胆子敢闹了,他俩相识到现在不过半年,虽然未曾标记,但也算是形影不离,只不过身份差距太大,外头的小报上流言蜚语一大堆,明里暗里嘲讽兰小川手端高,能勾搭上上海滩数一数二的人物。

    兰小川虽然没怎么见过世面,看人脸se的功夫却厉害,心里头跟明镜似的知道自己不能拖累常久,所以s底下偷偷喝抑制剂,只盼着常久对他的感情能淡些。

    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归是快活的。兰小川迷恋常久的信息素,就像他迷恋常久本人,原本一周见个一两回也就罢了,现在基本夜夜都黏在一块儿,常久和他亲热的时候很克制,除了亲吻和抚摸以外从不逾越。

    说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兰小川悄悄亲了亲常久的耳朵,a的t温总比他高,无论何时都有点烫人的意思。

    “其实你今天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