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11章
    疼得喘不上气。

    “兰什么”常久抬手抚摸他满是泪痕的脸颊。

    “久哥,你就当我说胡话吧”兰小川含泪眨了眨眼睛,“我就是觉得当只猫儿挺好,和久哥站一块儿不会被别人嘲笑。”

    “我还能正大光明往久哥怀里钻,没人笑话咱俩。”兰眼里光芒越盛,点点泪珠看得常久心酸不已,“久哥,我如果真是只猫就能陪你一辈子了。”

    常久再也听不下去,攥住兰小川的手把人按在怀里用力搂住,张了张嘴最后只说出一句:“我不要下辈子,我要你这辈子陪我。”

    兰小川笑弯了眼角,抹掉脸颊上的泪去亲常久的下巴。

    常久与他亲吻,亲完忍不住叹气:“小川,你这愿望听得我心疼,换一个吧。”

    兰小川哑着嗓子笑:“哪有这种换法”却当真蹙眉沉思,最后眼前一亮,“我想当个普通人家的孩子,去学堂的路上遇见久哥最好不过了”

    常久听了心更疼,与兰小川额头相抵:“为何要在上学路上和我遇着”

    “遇着就能逃学了。”兰小川笑得浑身发抖,“因为久哥舍不得放我走。”

    常久由着他在自己怀里笑,眉宇间满是怜惜与无奈,他们脑袋上的遮y伞在风里绕着圈晃动,变幻的光影就在兰小川s漉漉的脸颊上左摇右摆。

    “久哥,说真的”兰小川t了t常久的耳垂,“但凡我身世比现在好上半分,你就不会被人笑话了。”

    “你如果是学生或者娇生惯养的少爷”常久却把他拉开,“兰小川,我喜欢的是你本身,不是”

    “久哥我知道。”兰小川固执地抬手捂常久的嘴,“正因为我知道才不敢久哥,我这样的人会拖累你的。”

    常久坐在躺椅上替兰小川擦眼泪,纳闷道:“你怎么就拖累我了报纸上的东西随他们编去,我和你照样过日子。”

    兰小川执拗地咬唇反驳:“不行,久哥就该光光鲜鲜的,我是久哥的污点”

    “兰小川。”常久忽然沉声呵道,“你别说了。”

    兰小川吓得浑身僵住,常久没抑制a对oga天生的支配权,直接把他惹哭了:“久久哥你凶我”

    常久顿时没了脾气,抱着他在躺椅上翻身,替他遮住刺眼的y光:“我这不是不想让你钻牛角尖吗”

    兰小川却被方才不算严厉的呵斥吓得不肯再和常久亲近,哭哭啼啼嚷着要常久开车送他走,其实是重又清醒,哪能让a真的栽在自己身上常久手下的人,背地里想要除掉常久的人,整个上海想要取代常家的家族他们都在等常久露出破绽,而兰小川知道自己如果继续留在a身边,迟早有一天会害了他。

    常久把车开回兰小川住的小楼时还在暗自懊悔,他本意是想哄兰小川开心,最后却弄成这般不欢而散的局面,好在oga虽然心情不好,却还肯亲他,就是没那么情愿而已。

    “久哥,你的外套”兰小川扭头不去看常久的脸,却把手臂伸了过去。

    常久把衣f脱了裹住兰小川纤细的身子,手臂环在他腰间不肯撒手:“我真怕你晚上难受。”

    “熬过去就成。”兰小川闷声闷气地嘀咕,指尖轻轻戳腰间的手,“久哥你去忙吧,肯定有很多事儿没处理,哪儿能整天陪着我瞎闹”

    常久闻言咬着兰小川的耳垂轻笑:“还说不能和我在一起这还没成结就管上了,成结了我还不得什么都听你的”

    兰小川听了这话,心里再难受也绷不住勾起了嘴角,到底还是舍不得离开常久,转身搂着a的脖子亲吻,继而难舍难分地松了口,披着常久的外套下车了。

    兰小川开门的时候闻到浓浓的咖啡味,房东太太背对着他站在厨房里,拿着小调羹往咖啡机里倒豆子。兰小川脱了鞋蹑手蹑脚地往楼梯边走,可再小心,还是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哟,还晓得回来”房东太太拿调羹叮叮咚咚地敲杯沿,“常久怎么不留你过夜”

    兰小川懒得理会这些闲言碎语,埋头往楼上走,进屋的时候本能地裹紧了身上的外套,继而悲伤地用额头抵住门,侧耳听常久开车离去的声音。

    被a抛弃的孤独感铺天盖地向他袭来,兰小川无声地流泪,抬手扯掉身上的旗袍,抱着常久的外套急切地嗅:“久哥久哥你别走好不好”

    昏暗的卧室里只有衣柜里的灯泡流出一点刺眼的hse光芒,兰小川摇摇晃晃站起来,搂着常久的外套往衣柜边走,扑在柜门上轻喘,再拉开它一件一件疯狂地摸和闻:“久哥久哥喜欢哪一件我穿给你看”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人回应兰小川,他的手在碰到j天前被常久扯坏的旗袍时颓然跌落,傻傻地站在衣柜前流泪,然后颤颤巍巍地去翻找抑制剂,结果手一抖把整个首饰盒都碰掉在了地上,抑制剂碎了满地,只剩一瓶是完好的。

    “久哥别生我的气”兰小川蹲下身把抑制剂拾起来,指尖被玻璃的碎屑扎破他丝毫不在意,眼里涌出的泪跌碎在手背上,像衰残的梨花,“我我真的真的不能”他猛地把抑制剂抵在唇边,却迟迟无法下口。

    常久的气息,常久的信息素,常久温暖的怀抱兰小川攥着常久的外套哭着蹲在了地上,他后颈上的腺t在隐隐作痛,无论是身t还是心里,兰小川都在疯狂地渴求常久,这种强烈的感情光靠一件衣f如何压抑得住他蹒跚地走到床边,攥着抑制剂犹豫不决。

    兰小川想起无数个和a在一起的夜晚,常久忍得再辛苦,摸他的时候都不会太粗暴,手指cha进去前总会先让他适应,常久是兰小川所知的最温柔的a,也是他最ai的a。

    兰小川慢慢倒在床上,用常久的外套勉强盖住自己的身t,然后蜷缩起来把抑制剂死死抓在掌心,窗外似乎传来j声夜猫的哭嚎,兰小川迷迷糊糊间想起自己忘记关上窗户,但此刻一切都不重要了,他举起抑制剂的瓶子,透过摇晃的透明yt痴痴地望窗外皎洁的明月,继而看见了常久模糊的脸。

    “久哥”兰小川傻乎乎地勾起嘴角,“我我真是太想你了”

    常久仿佛隔着水流向他靠近,a背着月光所以兰小川只能瞧见常久不断放大的身影,然后在跌进滚烫的怀抱时陡然惊醒。

    兰小川疯狂地挣扎起来,刚惊叫一声就被常久捂住了嘴。

    “小川,小川是我。”常久含笑的嗓音让兰小川心虚地直掉眼泪,“我想你了。”

    “别别碰”兰小川拿拳头捶常久的肩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