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13章
    法,只得开车带兰小川回家,时不时透过后视镜往后看,就见兰小川可怜兮兮地搂着皱巴巴的外套掉眼泪,身上裹着的被子沾上了薄汗,黏在他的脊背上半掉不掉。

    “小川,再忍忍好不好”常久叹息着踩油门。

    兰小川即使失去神志依旧乖巧地点头,抓着衣角迷恋地亲吻,纤细的手臂被月光映得近乎青白。常久起先没注意他在做什么,把车开进宅院前的花圃才猛然意识到兰小川在自己拿手指choucha。

    “小川”常久急躁地停车,直接爬到后排压在了兰小川身上。

    兰小川半眯着眼睛,脸颊上满是破碎的泪珠,cha在x道内的手指微微发抖,腿根沾着大滩粘稠的ty。常久拽着他的手腕轻轻拉扯,兰小川便顺势倒进了他怀里,滚烫的呼吸里夹杂着情yu的喘x。

    “小川,我从不b你”常久把兰小川打横抱起下了车,“可我今晚想b你了。”

    兰小川一手抓着常久的外套,一手搂着常久的脖子,迷迷糊糊地扭来扭去,腿根淌下的黏y把a的k子打s了,香甜的信息素在月光下泛起些躁动的气息。

    常久忍到了极限,搂着兰小川跌跌撞撞滚到卧室的床上,胡乱脱下衣f与他f肌肤相贴,兰小川的t温比平日高上不少,肤因为情动而泛起一层诱人的红晕,常久恨不能将他揉进骨血,便喘着粗气拉开了oga无力的双腿,借着月光看他流着ty的饥渴小x,继而将肿胀的yu根抵在了翕动的x口边。

    兰小川被烫得落下一串泪,仰躺在床上脸上满是流动的银se月光。

    “小川,我要b着你再也离不开我。”常久俯身吻住兰小川战栗的唇瓣,狠下心抢走他死死攥住的外套,再用手指匆匆捣弄了j下s软的x道,继而迫不及待地挺腰撞了进去。

    兰小川j乎在x器顶进来的刹那仰起头惨叫,纤细的脖颈上浮现出淡淡的青筋,而白n的腿在床单上滑动着挣扎,然后一缕混杂着血丝的ty顺着红润的x口流了出来。

    万籁俱寂,月se似水,常久凝望着兰小川眼角的泪深吸了一口气:“小川小川你看着我。”

    兰小川赌气似的摇头,泪从睫ao上扑簌簌地跌落。常久被oga紧致s热的x道咬得呼吸急促,y忍着情yu抚摸兰小川s漉漉的脸颊,“别怕,睁开眼睛看着我。”

    兰小川疼得近乎晕厥,睁开眼睛也看不清a的脸,只瞧见一朦胧的月光。

    “兰小川,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常久托着他的后颈着迷地亲吻,“你是我的oga”常久说着就开始沉腰冲撞,兰小川攥着身下的被单含泪摇头,双腿时而曲起时而瘫软,最后整个人都随着常久的律动颠簸起伏,本就迷茫的眼神彻底涣散了。

    微风浮动,雪白的窗帘把兰小川身上的清晖搅碎,可搅不碎他与常久缠绵时的软糯呻y。他们相识甚久亲密无间,本该早早成结,奈何身份悬殊,时至今日常久撞破兰小川一直不f情的缘由,他俩才真真正正结合,可他们谁都不觉得这是第一次,或许在兰小川和常久心里他们早就属于彼此,所以情c来势汹汹,只一点苗头瞬间就成了燎原的火,谁也停不下来了。

    月光顺着兰小川柔软的腰线倾泻而下,模模糊糊照亮他被常久不断撞开的x口,粘稠的汁水染s了狰狞的yu根,而兰小川腿根上不止有甜腻的y水,还有他自己s出来斑斑点点的白浊。

    常久一边顶弄,一边欣赏兰小川被自己玩弄得近乎崩溃的身t,心里的占有yu被这种颓然的美感点燃,迅速烧遍四肢百骸,a忍不住拎着兰小川的胳膊b着他跪趴在自己面前。银se的月光很快攀上兰小川s软的t瓣,他的腰异常柔软,被撑满的小x往外流着水,常久听见一两声微弱的呻y,像是出生不久的猫儿,撩得他心尖发颤。

    “小川,你的声音真好听。”

    常久说完不免回忆起前j日兰小川在床上唱戏,暗红se的旗袍遮住了纤细的身躯,却遮不住oga骨子里的旖旎,兰小川天生带着别的戏子学不来的古韵,即使是在床上,举手投足都像是戏文里描述的羸弱公子,勾得常久失魂落魄,恨不能死在他身上。

    于是常久掰开了兰小川布满红痕的t瓣,挺身撞进s软的x口,粗长的x器贯穿细n的x道,将x口的褶皱撑得近乎平整,却还余一截没有彻底进入,可兰小川已经被顶得在床上耸动不已,酸软的双腿渐渐岔开,露出被撑得通红的x口与粘着精水的粉nx器。常久扶着他的腰,手绕到兰小川身前捂住了他的嘴,很快又用手指搅动他嘴里细细软软的舌,兰小川战栗着chou噎,摆腰回应着常久的chou送,透明的浸水顺着他的嘴角跌落在常久的手背上,拖出一条y靡的水痕。

    被情yu支配的兰小川,被c弄得崩溃的兰小川,满眼泪痕的兰小川常久着了魔一般顶弄,然后搂着oga的腰疯狂地吻他的后颈:“小川,让我进去。”

    兰小川瘫软在床上,一只手枕在头下,另一只手垂在床侧痉挛,指尖悬着滴不知是泪还是汗的水珠。

    “乖,让我进去。”常久感受到了一丝抗拒,立刻cha得愈发用力。兰小川终是忍不住弓起腰,呜咽着高c,敏感的腔壁裂开一道缝隙,而常久趁机咬破兰小川的后颈沉腰撞了进去,滚烫的x器整根没入,彻底把oga狭窄柔软的生殖腔撑满了。

    兰小川怔怔地趴着,等常久开始大开大合地顶弄才疼得嚎啕大哭:“久哥久哥我不要了”

    常久把他牢牢禁锢在怀里,拒绝得强势又决绝:“忍着。”

    兰小川微微一怔,a从未b迫过他,然而还未等他细想,更加粗暴的顶弄随之而来,兰小川觉得自己像是要被常久捅穿,腰腹酸胀,但是情yu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

    “久哥,我我疼”兰小川颤颤巍巍地抬起一只手往前够。

    常久咬着兰小川的后颈含糊地笑,手指追过去握住了他颤抖的指尖,继而霸道地十指相扣。

    “小川,会很疼。”常久松口一瞬又俯身撕咬,属于a的本能让他无法停下对oga的侵犯,常久按着兰小川的手腕b着他承受自己的yu望,狰狞的yu根回回都顶进兰小川脆弱的生殖腔。

    “我怕”兰小川的chou噎微不可闻,“久哥我好怕”

    “别怕。”常久顶得越来越疯狂,兰小川被他撞得浑身发抖,y是高c了两回。

    “久哥,久哥别”兰小川在滚烫的yu海里沉浮,慌慌张张弓起腰试图往前爬,却被常久狠狠压了回去,惩罚x地顶弄了j十下。

    “别cha别cha进来了”

    早已情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