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21章
    一,嘴里却道:“好多了。”

    常久一眼就看出来他在撒谎,心里有了火气,把人抱在身前狠狠地吻:“我好不容易把你疼得胆子大些,这下可好,又开始骗我了。”

    兰小川泪眼汪汪地坐在常久怀里,刚想投入地亲吻,眼前就飘过报纸上刺眼的标题,顿时哭着推开常久往边上爬。

    “小川,你别怕。”常久揽着他的腰急急道,“我以后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久哥的吊坠呢”兰小川却转身固执地b问,“我久哥的吊坠。”

    常久连忙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项链递给兰小川:“在这儿呢,我一直随身戴着。”

    兰小川用伤痕累累的手指碰了碰吊坠,继而难堪地收回手:“我脏。”

    常久闻言满心酸涩,y是把人搂在怀里亲吻,兰小川躲他就追过去,兰小川拿手抠他的手腕他就忍着,直到把人亲成一汪春水才松口。

    “兰小川,你若再觉得自己脏,我就陪着你一起,反正我这双手杀过的人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常久攥住兰小川冰凉的手指十指相扣,“你比我g净,比我好,要配也是我配不上你。”

    “久哥,你胡说些”兰小川莫名其妙地仰起头,被常久泛起血丝的眼睛吓得浑身一僵,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你的确是我买来的瘦马,可你的心比我见过的任何a都g净。”常久b近兰小川与他额头相抵,“是我把你弄脏了,也是我b着你去登记,你要恨要怪全记在我身上”常久说到这里嗓音更哑,“这样也好过你躲着我。”

    兰小川垂着头半晌没吭声,等车停在医院门口时他忽然哭着抱住常久的腰:“久哥这么好我根本恨恨不起来”

    “那就继续ai我。”常久稍稍松了口气,给常衡一个眼神以后抱着兰小川往医院门里跑,“像以前那样粘着我。”

    兰小川听了还是一个劲儿地哭,医院的医生见他浑身鲜血一拥而上,又是清理伤口又是止血,兰小川怕疼,抱着常久的胳膊chouchou噎噎地掉眼泪,把a心疼得恨不能替他受苦才好。

    可他身上的伤痕实在太多,双膝和手指包扎好以后,常久掀开他的旗袍,瞧见腰腹上的淤青手猛地攥紧:“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兰小川疼得直皱眉,指尖抠着常久的手腕打颤,继而在f情期的热c里绝望地呻y,拼命往常久怀里钻。

    医生处理完伤口犹犹豫豫地问常久要不要给兰小川喝抑制剂。

    兰小川一听抑制剂三个字就落了泪,脸埋在常久的颈窝里不肯抬头。常久叹息着拒绝了医生的好意,抱着兰小川进病房换病号f。

    常久脱下兰小川身上脏兮兮的旗袍,发现oga的眼睛一直盯在裙摆上,便说:“等你身t好了,我陪你去做新的。”

    兰小川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艰难地蹭进了常久怀里。常久怕碰着兰小川身上的伤口,就让他骑在自己腰间,伸手勾住oga内k的蕾丝花边拉扯,只退到膝盖以上就迫不及待地摸起来。

    “久哥”兰小川弓起腰,脚趾头蜷了起来。他的x口满是粘稠的ty,s软的小xchou缩着等待常久的侵犯。

    “真舍不得你。”常久小心翼翼地环着兰小川的腰,用手指将他紧致的x道撑开了些,更多温热的水便淌在了他掌心里,“f情期才过去,再来一回得累着。”

    “我不怕我要给久哥cha”兰小川低头瞧自己被手指撑开的小x,“我是久哥的”

    常久闻言忍不住挺身撞了进去,兰小川猛地坐直了身子,呼吸里满是战栗的呻y,睁大的眼睛里盈着点点情动的泪。常久进入得很慢,咬牙一点一点挤开兰小川s软温热的x道,最后停在生殖腔旁抱着他喘x。

    “久哥我好喜欢你”兰小川扶着常久的双臂chou泣。

    “我也喜欢你。”常久脸上终于露出点笑意,“别瞎想了,让我喂饱你。”

    兰小川攥着病号f下摆乖巧地点头,磨蹭着脱掉了内k,然后重又坐回肿胀的yu根上。于是常久便挺动着腰chou送,cha得既深又温柔,刚好能安抚满身伤痕的oga。兰小川的信息素香甜中混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常久猜是他膝盖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又或者是被咬破的腺t没有愈合,总之常久怀里可怜的小oga与今早出门前判若两人。

    常久头一回感到惊慌,不知道自己这辈子还能不能看见兰小川无忧无虑的笑脸,那个能站在花园里浇花,再抬头对他微笑的兰小川可能已经死了。

    窗户漏进来的y光照亮了兰小川身上宽宽大大的病号f,他纤细的身子蒙着y靡的汗水,随着常久的挺动打s了衣衫。

    “久哥,你你轻些”兰小川扶着常久的肩起伏,脸上涌起病态的红c,“我要要到了”

    常久扣住兰小川的腰,在他的哽咽声里粗暴地顶弄,yu根挤进柔软的生殖腔碾压脆弱的xr。兰小川情动得满头大汗,指甲抠进了常久的肩,继而惊叫着高c,整个人软倒进a怀里。

    “小川,还想要吗”常久被ogachou紧的x道勾得嗓音嘶哑。

    兰小川迷迷糊糊地点头,t瓣便被攥住拉开,滚烫的x器不断挤开s热的xr,回回顶进柔n紧缩的生殖腔。

    “久哥你再用些力”兰小川趴在常久肩头喃喃自语,“把我弄弄坏吧”

    “我哪里舍得”常久惩罚x地咬了咬他的下唇,挺身choucha,兰小川爽得惊叫连连,tr绷紧在常久身上颠簸起伏,没一会儿就又s了。

    这回常久不等他开口,就就着温热的y水冲撞,兰小川捂着小腹发抖,哭着闹脾气:“坏了要坏掉了”

    “没坏。”常久的掌心覆盖在了兰小川的手背上,“我还没喂饱你呢。”

    兰小川闻言把脑袋搁在了a的肩头,被顶得耸动不已,温热的y水顺着腿根流下来,洇得床单上满是y靡的水痕。

    “好涨”兰小川轻哼着咬常久的肩,尖尖的虎牙磨得a忍不住闷笑着把人搂在了身前。

    “久哥,你怎么这么大”兰小川一到f情期脑子就迷瞪了,心里想什么嘴里就嘀咕什么,“还这么y”

    常久听得心里又麻又痒,像是被猫抓似的,揽着兰小川的腰温温柔柔地顶弄,嘴里却问:“喜欢我吗”

    “喜欢。”兰小川呢喃着应了。

    “害怕吗”常久把他搂得更紧。

    兰小川撅着发抖,只道:“怕”

    常久的心像是被针扎一般刺痛,搂着兰小川胡乱亲吻:“我的小川,别怕,以后我护着你。”

    兰小川含泪摇头,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