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22章
    不答话就紧紧环着常久的脖子,哭得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常久的脸,然后凑过去吻a的唇,拼劲全身的力气往常久的怀里钻,惹得常久越撞越用力,兰小川被炽热的情c烧得近乎晕厥,x口往外噗嗤噗嗤冒着汁水,很快就痉挛着s了出来。

    “久哥我趴着”兰小川在高c的余韵里呓语。

    “不许。”常久把他反抱在怀里拉开双腿,“你膝盖有伤。”

    兰小川歪着头轻轻“嗯”了一声,然后被常久从身后狠狠贯穿,a的ai抚比他的顶弄更富有侵略x,兰小川身上每一寸完好的肤都被常久摸了个遍,红肿的x口更是被指尖按压得翕动不已,含着狰狞的yu根流口水。

    “小川,累不累”常久见他面se疲惫不免心疼。

    “我还要。”兰小川却绷直了双腿吻常久的喉结,“我要久哥cha进来,我要久哥把我cha坏”

    常久闻言叹息着按住兰小川的腿根:“胡闹。”说完却当真托着oga的t瓣起伏,肿胀的yu根不断挺进s热的生殖腔,把兰小川c弄得浑身发抖后含住了他粉n的ru尖。

    兰小川眼里一下子落了泪,常久从没用舌t过他的x口,兰小川被标记以后双ru敏感得厉害,这乍一被含住,顿时浑身像过了遍电流,从头到脚都是麻的。

    “小川”常久轮流t着他肿胀的ru珠,唇齿间似乎弥漫起n香,“小川我这就喂饱你。”

    兰小川哭着点头,双腿分得极开给常久cha,然后随着他的顶弄痉挛着高c,继而被常久用力一撞,生殖腔很快被浓稠的精水灌满。

    兰小川软绵绵地滑到病床上喘x,满是吻痕的身子被病号f遮住大半,常久翻身轻柔地揉捏他的tr,没想到兰小川竟主动用腿勾住自己的腰缠上来,闷哼着把半b的x器又吃进了x道。

    “小川”常久抱着他轻轻晃了晃。

    “cha着舒f”兰小川翻身重新跨坐在常久腰上,两条纤细的腿在床上来回滑动,上半身也不乱动,就呆呆地看着窗台上流水一样的光影愣神。

    常久抬手摸摸他的脸颊,又隔着病号f摸他鼓胀的x脯,摸着摸着手就滑落到t瓣上,兰小川终于回过头,俯身趴在常久x口嗫嚅道:“久哥,我喜欢你。”

    “我知道。”常久捏着他的鼻尖轻叹。

    “久哥你不知道,我真的好喜欢你”兰小川把脸埋在常久心口chou噎,“你们都不知道你们都不知道我有多ai你”

    “小川”常久按着他的后颈吻他满是泪痕的脸颊,“我知道就行。”

    “久哥。”兰小川偏头咬常久的手指,含含糊糊地轻哼。

    “兰小川,你可让我心疼死了。”常久揉着oga满是红痕的t瓣轻轻顶弄。

    兰小川舒舒ff地打瞌睡,温热的情c在他身t里流淌,让他脑子里乱糟糟的忽然很想唱戏给常久听。

    常久不喜欢他唱那些凄凄惨惨的戏文,可兰小川现在满脑子只剩牡丹亭。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小川,我不许你唱。”常久捏着他的后颈粗暴地吻。

    兰小川捏着病号fchou噎,挣扎间又去了一回,腿根黏糊糊的,稍稍动一下就情动得浑身发抖。

    “小川,我不要你勇敢了,我只要你肯陪着我。”常久把他紧紧搂在x口,“小川就算你要离开我,我也不会让你走。”

    兰小川缩在常久怀里哭着点头,攥着剩下的那个吊坠求a替自己戴在脖子上。

    “戴上就不许再哭。”常久吻他满是泪痕的眼角,“眼睛都肿了。”

    “久哥,你还愿意要我”兰小川泪眼汪汪地问道,“我让你被人笑话”

    常久的舌探进他的牙关,吻了好一会儿才责备地咬了咬他的唇角:“要,被人笑死了我也要你。”

    “久哥,我我”兰着又哭了,“好疼。”

    常久吓得猛地坐起来:“哪儿疼哪儿的伤口裂开了”

    兰小川却红着脸用手指勾住常久的衣角:“下面下面肿了”

    常久重新倒回床上松了口气:“忍着,我抱你起来。”

    兰小川一声不吭地摇头,趴在常久怀里不肯起身。

    “想cha着”常久凑到他耳边悄声问,“肿了cha更疼。”

    “我不要久哥走。”兰小川急急忙忙摇头。

    “好好好我不走。”常久无奈地捏了捏他的脸颊,“等会让医生再看看你的伤,没问题我们就回家好不好”

    “回家”兰小川猛地怔住,继而呜咽着点头,“我要和久哥回家,我要回家”

    医生来之前又是好一番折腾。

    兰小川被下了极重的y,情c稍微平息刻就卷土重来,他的身子又是刚开过荤的,根本忍不住,双腿缠在常久腰间一被抱开就掉眼泪。

    “小川。”常久用手背替他擦泪,“就j分钟。”

    “久哥”兰小川细n的腿根满是红痕,x口肿得厉害,可他咬牙松手一瞬就哭着扑回去,“我害怕”

    “我在呢。”常久一边吻一边叹息,“咱们就去看看伤口,让医生给你重新包扎一下好不好”

    兰小川虽然在点头,却抬起将a滚烫的yu根整根吞咽进了小x。

    “小川,乖。”常久咬牙托着他的t瓣把人抱起来。

    沾满y水的x器缓缓从兰小川的x口滑了出去,他捂着脸呜呜地哭,难过得浑身发抖。常久心疼得恨不能立刻扑回去抱他,可顾及伤口,y忍着叫来医生重新包扎。

    医生是个beta,身上的信息素没有什么侵略x,然而兰小川依旧哭得伤心,常久把他反抱在怀里也没什么用,只听见兰小川嗫嚅着叫自己的名字。

    医生飞快地换掉染血的纱布,又用y水重新清洗伤口,兰小川疼得浑身一chou一chou的,常久按着他乱动的腿咬他的后颈,兰小川这才没有乱动,可手指甲却抠进了常久的手背。

    “小川,好了好了。”常久在医生关门离开的刹那挺身cha送,“我来了。”

    兰小川坐在常久怀里揉眼睛,昏昏沉沉地起伏刻又开始喊疼。

    “我轻些。”常久忍得满头大汗,yu根缓缓cha进ogas滑的x道,“还疼吗”

    兰小川的下巴轻轻点了一下,含泪转身抱住常久的腰:“久哥,我还能回家吗”

    “有什么回不去的”常久搂着他轻柔地吻。

    医院里静悄悄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兰小川的信息素依旧甜得发腻,常久cha了会儿忍不住抬起他的双腿,蹙眉看红肿的x口:“小川,再cha就要流血了。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