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24章
    在常久腰间轻轻滑动,颤抖着用指腹抚摸狰狞的柱身:“久哥,带我回家吧。”

    “那你松手。”常久忍笑道,“握这么紧我怎么去开车”

    兰小川猛地回神,烫到似的撒了手,再慌慌忙忙把病号f拉至腿根。常久收回手以后又凑过去逗他:“挡什么”

    “羞死了”兰小川只一味拿手拽着衣摆躲。

    “舒f完就不认账了”常久见兰小川眼底的不安逐渐淡去,就可劲儿打趣,“你这里可是馋得厉害呢。”说完手指往g缝里不轻不重地一刮,沾了满手的y水出来。

    “久哥”兰小川羞愤难当,“都坏了,你让我养两天再摸。”

    “你哪等得及两天”常久作势又要cha,把兰小川吓得缩成一团瑟瑟发抖,a这才笑着回到驾驶座开车。

    兰小川趴在椅背上心惊胆战地等了会儿,见常久真的放过自己,就小心地枕着a的腿根闭上了眼睛。

    “小川,你猜我挑了哪张照”常久开着车,忍不住瞄了一眼兰小川的脸,见他睫ao下满是晃动的暖hse光影,心就不由自主跟着荡漾起来。

    兰小川被午后的日光晒得暖洋洋得泛起懒,只问:“什么照”

    “挂客厅的。”

    常久说完以为兰小川会羞恼地闹上一番,却听他平平静静地答了句:“久哥喜欢就好。”那模样就好似客厅里挂的照不是他兰小川和常久,而是别人一般。

    “别胡思乱想。”常久腾出手揉兰小川柔软的发丝。

    “久哥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兰小川垂下眼帘,眼窝里被搅碎的日光像只扇着翅膀的蝴蝶。

    “我不知道。”常久转着方向盘往院子里拐,“可我能猜到。”

    “久哥猜到也别说”兰小川的手指追逐着常久衣角的光来回摩挲,“我可没胆子当真了。”

    常久暗自叹息:“你这是不愿意和我谈以后的事儿了”

    兰小川拽着a的衣f一点一点坐直了身子,见车已经停下就整个人倚了上去:“久哥,我哪儿有以后现在的每一天都是你给的,过一天少一天。”

    “小川,你不信我了。”常久扶着兰小川的腰与他温柔地接吻。

    “不是不信,是我自己胆子太小。”兰小川亲完推开车门跌跌撞撞走了两步。

    常久连忙把他抱在怀里:“别动,再流血我可就真摸不了了。”

    兰小川乖巧地抱着常久的脖子,进了门才被放下。常久早就让人把照挂在了客厅里,和兰小川心里想的一样,a果然挑了张把他牢牢抱在腿间亲吻的相放大了装裱。

    “怎么样”常久颇为欣赏地站着看了一会儿,“卧室里我也挂了一张。”

    “我站你身后那个”

    兰小川握住常久的手慢吞吞地往楼上走,刚迈了j步台阶就被a抱了起来:“咱们想的一样,心有灵犀。”

    卧室里挂的当真是那张照,兰小川扶着墙怔怔地看了刻,午后温热的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流淌在相上他自己的脸颊边,映得那张笑脸忽远忽近,兰小川忽然觉得和常久去照相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久到他已经忘了那份雀跃从何而来。

    “小川。”常久把人反抱在怀里晃了晃,“你的表情看上去可不是喜欢的模样。”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呢”兰小川依旧盯着照上的自己发呆,“我最喜欢久哥了。”他说着掀起衣摆露出满是红痕的t瓣,“久哥,我想要了。”

    常久很少听见兰小川如此直白地诉说yu望,顿时欣喜地解了腰带压上去顶弄。兰小川的x道里满是温热的y水,根本不需要任何润滑常久就顶到了最深处,继而伸手隔着病号f揉弄oga的ru珠,cha得越发用力。

    兰小川的视线穿过午后的y光,与相上自己羞涩的目光汇聚在一起,他的心沉到了谷底以后反而不再痛,随着a的顶弄不断翘起,粘稠的yt顺着腿根蜿蜒而下,没过一会儿就忍不住s了。

    去影楼时的兰小川有多相信自己能和常久在一起一辈子,现在的他就有多渴望被常久压在身下一辈子。

    只有他一个人,永远只有他一个人这个念头像是酸涩腐臭的毒瘤在兰小川心里迅速膨胀,再在他被常久灌满的刹那炸裂开来。

    “久哥”兰小川软绵绵地倒进常久怀里,“你这哪儿是b我喜欢你,你是b我b我自s”

    常久眯起眼睛把兰小川往床上抱:“喜欢我这事儿不就该自s点吗”

    “可我不想拖累你”兰小川痛苦地摇头,“我自s了就会舍不得离开你的。”

    “我要的就是这个。”常久咬牙按住兰小川的小腹用力一压,浓稠的白浊噗嗤一声涌出x口,兰小川望着自己失禁般喷出的精水愣神,还未反应过来就听见了a嘶哑的声音,“我要你就算明知道留下是害我,也舍不得走。”

    “久哥你这又是何苦”兰小川无力地垂下了手臂,感受着a新一轮撞击不免好笑,“你何必为我这种人付出这么多。”

    “别把我想得太好。”常久cha得极深,顶弄得兰小川在床上耸动不已,“我也是自s而已。”

    兰小川仰起头喘x,绷直脚尖x口喷出了稀薄的汁水,含含糊糊说不出半句完整的话。

    “我比你想得要不堪多了,你知不知道”常久被ogachou紧的x道咬得呼吸急促,“我不需要你的改变,小川我只想把你拴在身边寸步不离。”

    兰小川闻言苦笑着呓语:“久哥,你疯了。”

    常久笑眯眯地应了,刮着兰小川的鼻尖道:“被你b疯的。”

    兰小川只得抱住a结实的臂膀随他一同起伏,再一道高c,浓稠的精水撑得他腰腹酸胀,情c退去的瞬间疲惫席卷而来,兰小川搂着常久的腰累得j乎睡去,余光瞥见墙上被映亮半边的相,忍耐许久的泪终是落下了一滴。

    连温暖的光都不乐意照亮他的身影,只把相上的常久映得一清二楚,兰小川就像是附着在a背后的肮脏黑影,一点一点吞噬常久身上的光。

    可常久却搂着兰小川在床上翻了好j个身:“小川,是你拯救了我,你知不知道”

    “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时,你身上穿的旗袍绣着艳俗的鸳鸯,别人穿都不好看,就你,我怎么看怎么喜欢。”常久的神情温柔至极,摸着兰小川的脸感慨,“其实和衣f无关,是我太喜欢你了。”

    兰小川把脑袋靠在常久肩头静静地听。

    “戏楼的阿妈还纳闷,因为那天你连句戏都没唱我就相中了。”常久捏了捏oga掌心的绷带,声音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