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26章
    一跳。”常久搂着他轻笑,“成结那天我没忍住,后怕好久怕你生气。”

    “久哥,”兰小川猛地抬起头,翻身坐在常久腰间急切地问,“我们真的能在一起吗你别骗我我害怕。”

    “咱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常久轻轻吻着他的下巴叹息,“别瞎想。”

    兰小川怔怔地坐在常久腰间发呆,过了会儿把手递到常久眼前:“久哥,我手疼。”

    “伤口裂开了”常久抱着他坐在床边,皱眉将绷带一点点撕开,“医生和我说晚上要再擦次y,你忍着点,我帮你把绷带换了。”

    兰小川咬着唇应了,手指微微发抖,解开的绷带上还沾着新鲜的血。

    “等你f情期过了,你受的伤我一道一道还回去。”常久说得狠厉,兰小川吓得瑟瑟发抖,“早该让他们晓得什么事儿该做,什么事儿不该做。”

    兰小川听得心惊r跳,忍不住把手往回chou,常久一急,y水就洒多了,把他疼得直掉眼泪。

    “吓着你了”常久转身把兰小川搂在身前亲吻。

    “没”兰小川趴在a的肩头抬了抬胳膊,“我就是觉得自己太没用,老给久哥添麻烦。”

    “小川,你还没听明白。”常久蹙眉把兰小川的手指包扎好了,用腿圈着他叹气,“是你在我迷茫的时候拉了我一把。”

    兰小川彻底愣住了,望着常久胆怯地笑笑:“久哥胡说什么呢”

    常久摸着他的脸颊轻哼:“你忘了那天要回家的时候,你看见我衣f上有血”

    兰小川歪着脑袋想了会儿,似乎记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儿。

    头一回见面常久就摸了太多次,兰小川的身子初经人事架不住,趴在a怀里睡了一觉还觉得有些迷糊。

    常久坐在床边穿衣f,蹙眉沉思的样子惹得兰小川心痒痒地想要去摸一摸a的眉头,他也的确这么做了,还借着睡意抬手轻轻戳了戳常久的鼻子。

    “醒了”常久一把握住他的手把人拉进怀里,闻着兰小川身上的味道神情逐渐放松,“醒了咱们就回家。”

    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腰犯困,赖着不肯穿内k,磨磨蹭蹭拿s软的x口碰a肿胀的胯间:“再睡会。”

    “回去睡”常久好笑地亲他,“这儿我住着不习惯。”

    兰小川稍稍清醒了些,趴在床边晃着腿看常久穿衣f:“久哥第一次来”

    “不是第一次,”常久系衣扣的时候回头对他笑了笑,“快把内k穿上。”继而接着先前的话继续道,“但从来不过夜,也没找过oga陪。”

    兰小川惊讶地吸了口气:“为什么呀”

    “没遇见你呗。”常久穿完见兰小川还不动,只得走过去帮他穿。

    兰小川的内k沾着y水s哒哒的,穿着不舒f,他抿着唇把腿抬起来,看上去有点难受,常久拽着内k的边缘犹豫刻还是松了手,走到衣架上把外套拿下来披在了oga肩头。

    “有有血”兰小川吓得六神无主,本能地扑进常久怀里,“久哥,你衣f上有血。”

    “怕了”常久的嘴角勾了起来,“我刚刚杀过人,你还往我身上凑”

    “怕”兰小川抱着常久瑟瑟发抖,“怕血,不怕久哥。”

    常久闻言愣了一瞬,继而低头寻了兰小川的嘴唇亲了亲:“不怕我”

    “久哥待我好,我不怕的。”兰小川羞涩地垂下头,把脸埋进a颈窝里去了。

    常久温柔地捏着兰小川的后颈,眼底的y霾散了,无奈地摇着头道:“小川,你真有意思。”

    兰小川没听明白,纳闷地“啊”了一声。

    常久把他裹在外衣里打横抱起,不再提害怕的事儿,只问:“有没有什么东西要带”

    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脖子摇头,一来他真的没有什么行李,二来怕常久反悔把他丢下。常久哪里看不出他的心思,出门时让手下去整理兰小川的东西,自己抱着oga钻车厢里去了。

    兰小川来戏楼的时日太短,走得又太快,除了阿妈没人在意他的离去,他自己也生不出离别之感,先前所惧怕的事儿因为常久烟消云散,坐在车里只知道趴在窗口好奇地四处打量。

    “什么时候来的上海”常久揽着他的腰有一搭没一搭地问,“逛过没”

    “上周刚来,哪也没去过。”兰小川扶着常久搁在自己腰间的手,语气里满是雀跃。

    常久闻言忍不住想带着兰小川出去玩儿,又不知他喜欢什么,最后只得问:“你饿不饿”

    兰小川轻轻笑出了声,他的口音还带着软糯的江南余韵,叫常久的时候尾音总是不由自主上扬:“被你欺负那么久,早就饿了。”

    “以后天天把你喂饱。”常久把人反抱在怀里摸他平坦的小腹,“想吃什么”

    “面。”兰小川被摸得有些痒,脸上的笑意怎么都藏不住。

    “我带你去吃面好不好”常久问的时候含住了oga的耳垂。

    兰小川哧溜一下躲到车座边,常久忍笑凑过去,就看这人慌慌张张缩成一小团,整张脸都羞红了。

    “躲什么”常久伸手把他拉回来,“摸都摸过了。”

    “这是在外面。”兰小川急急地反驳。

    “外面怎么了”常久作势又要亲。

    兰小川连忙捂着自己的耳朵责备地瞪了一眼a:“别人看了笑话。”

    常久吻不到兰小川的耳垂就去亲他的嘴:“我才不在乎。”

    兰小川猛地攥紧常久的衣领,手指哆哆嗦嗦抠着一粒纽扣,不消刻人就倒进a怀里软成了一汪春水。

    a带他去的面馆生意很好,排了长长的队,兰小川踮起脚尖才看见头。常久j代了司机j句话,回头见他好奇的模样觉得有趣,偷偷从兰小川身后摸过去,托着他的腰猛地把人举了起来:“看清没”

    兰小川脸都吓白了,着,说不定当场就能哭出来。

    “逗你玩呢。”常久见好就收,拉着他往楼上跑。

    兰小川受了惊吓心里带了点气,坐下后晃着双腿不讲话。常久坐在他对面等了会儿,忍不住拿脚在桌子下面蹭兰小川的脚踝。

    “羞。”兰小川轻哼着把腿往回收了些。

    奈何常久腿长,他怎么躲都躲不开,从脚踝到小腿都给蹭了个遍,于是兰小川终于忍不住跑到a身边一坐下:“久哥,我给你摸,摸完了让我好好吃面。”

    常久托着下巴看他笑:“哟,这回不害羞了”

    兰小川羞恼地爬到常久腿上坐着:“久哥你到底要不要摸”

    “要。”常久抱着他笑得心满意足,“反正你里面没穿,摸起来方便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