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27章
    。”

    他们坐在二楼的小包厢里,门口就搭了条薄薄的门帘,兰小川害怕被人瞧见时不时回头张望,所以x道格外紧,含着常久的手指chouchou缩缩地流汁水。

    “得了。”常久摸了j下就起收了手,“舍不得欺负你。”

    正巧司机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面上来,兰小川看得眼睛发直,是真的饿了。

    “久哥,面来了。”司机把盘子搁在桌边,先给常久端了一碗。

    “小川,尝尝合不合胃口。” 常久却把碗推到了兰小川面前。

    兰小川捏着筷子深吸了一口气,继而捧着碗对常久眨眼睛:“谢谢久哥。”

    “久哥,那是给你的。”司机不满地把另一碗面往桌上一磕,溅起的汤汁飞到兰小川脸上,把他烫得“哎呦”直叫。

    “一碗面而已。”常久把oga拉到身边坐着,“小川,烫到没”

    “没事儿。”兰小川揉了揉脸颊腼腆地笑了笑,“久哥,你先吃。”说着把碗推给了常久。

    “要我喂你”常久贴过去与他耳语。

    兰小川羞得筷子都握不住,连忙低头吃面,再被烫得直吸气。

    “慢点,不够我再给你买。”常久无奈地摇头,“吹凉了再吃。”

    兰小川乖乖地照做,他举手投足带着点小心翼翼的秀气,常久平日不喜欢娇嗔的人,见了兰小川才明白遇上顺眼的,怎么瞧都好看。

    兰小川吃面的时候先是拿筷子挑j根递到唇边吹,再慢吞吞地含到嘴里吸,常久吃完了整碗他还没吃进去j口。常久怕他吃着吃着面糊到一起,便夹了大半到自己碗里拌了拌,兰小川只当a没吃饱,连忙把碗推到常久面前不敢动筷子了。

    常久也不急着解释,兰小川吃完一小口,他就夹一小口到他碗里,愣是喂了大半碗oga才喊饱。

    “再来一口。”常久夹了根面条递到兰小川嘴边。

    兰小川再饱也舍不得拒绝,张嘴把面条咬住,牙齿刚要用力就听常久含笑道:“别咬。”

    nba连忙收起牙齿怯怯地抬起头。常久咬着面条另一端一边吸一边向他靠近,兰小川又羞又惊,根本不敢动,这根面基本上都被常久吃进肚里,直到他们吻作一团兰小川也没敢嚼。

    “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常久亲完意犹未尽地t了t唇角,“刚刚舌头都不敢动。”

    兰小川红着脸捶常久的肩膀,指甲盖儿轻轻压着a的手背,像是在表达不满。

    “饱了吧饱了咱们就回家。”常久替他理了理裙摆,刚想起身手就被oga拉住了。

    兰小川咬着唇悄声嘀咕:“久哥我我不想”

    兰小川到底还是把常久惹恼了。

    “不想什么”a把他按在腿间b问。

    “哎”兰小川被常久身上的气息吓懵了,“我不想跟你回家。”

    “刚刚不还好好的吗”常久气得拿手摸兰小川的腿根,“吃了碗面就不想去了”

    “你手下的人不喜欢我,”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脖子不停地往桌下滑,“别带我回去。”

    “怕什么有我在他们不敢说三道四。”

    “我不要久哥为难。”兰小川的眼眶红了,被a摸得瑟瑟发抖。

    常久收敛了气息拍了拍他的,凑过去闻兰小川身上甜丝丝的信息素:“我凶不凶”

    “不凶。”兰小川把下巴搁在常久的肩头对着a的耳朵吹了口气。

    常久没忍住,又拿手揉他s滑的t瓣:“不害怕”

    “不怕的”兰小川抱着常久的脖子轻声呻y,“久哥待我好呢。”

    常久闻言暗自叹息,到底还是顺了兰小川的意把人安顿在了外面。

    回忆到这里常久怀里的兰小川已经快睡着了,脑袋一点一点的,下巴时不时磕在常久的x口。

    “明白了吗”常久好笑地戳他的腮帮子。

    兰小川陡然惊醒,揉着眼睛问:“久哥在说什么”

    “要我说你什么才好”常久双手枕在脑后叹了口气,“如果没遇见你,我和外头那些沉迷酒se的a就没什么区别了。”

    “那是久哥自己有本事。”兰小川打了个哈欠,磨磨蹭蹭坐在常久胯间餍足地喘了口气。

    “不是。”常久低头瞄了他一眼,“是我心里只剩你了。”

    兰小川闻言半晌都没吭声,待a等得心焦时,他才掀开常久的衣f往里钻:“久哥最会惹人哭。”边说边拽病号f,“cha进来吧,没那么疼了。”

    “往哪儿爬呢”常久隔着衣f拍了拍他的脑袋。

    兰小川踌躇着换了个方向继续爬。

    “别闹。”常久坐起身把人捞了出来。

    兰小川的头发乱糟糟的,鼻尖有些红,抱着常久的腰蹭来蹭去。

    常久忍耐了一会儿把人塞进了被子:“等我。”

    兰小川却飞快从被子里爬出来,光着脚跟在常久身后默默地跑。

    “小川”常久连忙把人抱起来,“天凉,不穿鞋太冷了。”

    兰小川把冰凉的手指塞进a的掌心没说话,脑袋抵着常久的下巴从x腔里挤出一声“嗯”。

    常久抱着他走到柜子边翻箱倒柜找y,边找边嘀咕:“家里以前也没有oga,我哪儿有擦那里的y”

    兰小川听着听着闷笑起来,翻身挂在常久怀里t他的喉结。常久找得满头大汗,无暇分神,拍了拍oga的脑袋哄道:“再忍忍。”

    刚巧常衡开着车进了院子,常久抱着兰小川下楼的时候瞧见他手里拎着个袋子。

    “嫂子。”常衡见了兰小川笑嘻嘻地凑上来,“你好点没”

    兰小川搂着常久的脖子微微发抖,但到底还是应了。

    常久的目光却黏在常衡拎的袋子上:“里头是什么”

    常衡暧昧地笑笑:“久哥,说出来多不好意思。”

    “你买了j盒”

    “都买了。”常衡炫耀地打开袋子,“所有的味道我都买了个遍。”

    常久眼前一亮,伸手就掏了一盒出来:“借我用用。”说完抱着兰小川头也不回地往卧室里跑。

    常衡目瞪口呆地站在客厅里挠了挠头,一转身还撞见墙上挂着的照,顿时气得跳脚:“真张扬,一点都不懂l漫”

    而不懂l漫的常久正按着兰小川的双腿给他擦y。oga羞羞涩涩地四处乱爬,常久就追着他在床上闹。

    “久哥,人家常衡买的”兰小川被冰凉的y膏激得直笑。

    “哪里用得了那么多”常久的手指顺着他的x道来回涂抹,“他就是想在自己oga面前讨个好。”

    “久哥连个好都不愿与我讨。”兰小川笑着和常久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