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31章
    ”

    常衡难为情地摸了摸鼻子:“人家可是我追了好长时间才追到手的,久哥你别乌鸦嘴。”

    “我没那个闲情逸致管你的oga。”常久没好气地笑了一下,转头见兰小川胆胆怯怯地往屋里张望心就痒了起来,“不过你这两天得待家里,我随时会动手。”

    “得了”常衡拍着x脯打包票,“等这一天等好久了。”

    常久嘴里说:“真不敢想你在法国学了什么。”眼睛却看着兰小川,最后忍不住招了招手。

    nba立刻撂下水壶蹬蹬蹬跑进屋里,一头扎进常久怀里:“久哥”

    “嗯。”常久把人搂住才彻底安心,“别浇花了,我想抱着你。”

    兰小川臊得脖子都红了,常衡倒对他哥眨了眨眼睛,用嘴型说了声酷,继而溜进了房间。

    “别动,让我抱会儿。”常久揽着兰小川的腰亲他的脖子。

    “羞死了”兰小川窝在常久怀里撒娇。

    “那就让我闻闻。”常久掀开oga的衣f顺着他的颈窝往下闻,然后含着兰小川的ru珠吮吸,“好像大了些。”

    “久哥别t”兰小川舒f得脚趾蜷缩起来在沙发上来回滑动,“痒”

    “我还没t够呢。”常久用手按住兰小川乱动的腰,舌尖勾着他的ru粒t弄。

    “久久哥”兰小川的嗓音软了,瘫在沙发里轻声呻y。

    常久t完亲了亲oga肿胀起来的ru尖,然后摸了一把兰小川的腿根:“要不要”

    “刚洗过”兰小川不满地嘀咕,“揉揉就好。”

    “真是饱了就烦我。”常久好笑地搂着他用手指按压s软的x口。

    兰小川乖乖趴在a的x口轻哼,刻呼吸一滞,哆哆嗦嗦地握住了常久的手:“沙发s沙发上了”

    “没事儿。”常久把人抱起来往回走,“这两天你先歇歇,我和常衡处理些事情。”

    兰小川靠在常久怀里好半晌才回神:“久哥,你是不是”

    常久轻轻“嗯”了一声,抓着兰小川还绑着绷带的手亲吻:“别怕。”

    “久哥,我没关系的。”兰小川勾起了嘴角,“他们在背后说我总比说久哥好,反正我的身份”

    “小川。”常久不满地打断他,“谁说你都不行。”

    兰小川闻言眼神微微晃动,到底还是不再多话,抱着常久的脖子泛迷糊去了。

    常久说要办事,第二日就和常衡在客厅谈到了半夜,没有a在身边兰小川根本睡不着,抱着被子往客厅跑,还没跑j步就跌了一跤,好在人摔在被子上没受伤,倒把常久吓了一跳。

    “小川”常久冲到楼梯口把人捞进怀里仔仔细细地查看,“害怕了”

    兰小川抱着a的腰蹭了好一会儿才睡意朦胧地开口:“久哥,我睡不着。”

    常久摸了摸他的腰腹,又伸手轻轻碰他的小x,觉得有水意便抱着oga叹息着往卧室走:“让你喝那么多抑制剂,现在遭罪了吧”

    兰小川抿着唇不答话,双腿倒是缠住了常久的腰。

    “换了旁的a,哪会像我这么顺着你”常久见oga不吱声,故意凶巴巴地吓唬他,“肯定把你绑在床上cha到下不了床,下面那张嘴一碰就出水。”

    “久哥”兰小川羞得拿脚踹常久。

    “舍不得欺负你。”常久偏头亲了他一口,回到卧室以后把oga塞进了被子,“最近天冷,别老光脚跑。”

    兰小川偷偷摸摸把冰凉的脚塞进常久怀里:“有久哥在我就不冷。”

    常久闻言捏了捏oga小巧的脚趾,千言万语化为一声叹息,把人搂在怀里哄着睡觉。

    常衡在客厅里等了刻,见常久卧房的灯熄了就自顾自回了房间,第二日吃早餐时才在饭桌上对着他哥打趣:“久哥,嫂子离不开你呢。”

    兰小川拿面包的手一抖,常衡还没继续开口,他人已经钻进常久怀里躲着了。

    “吃你的饭。”常久抱着兰小川瞪常衡,“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久哥,您可求着我办事儿呢。”常衡眉飞se舞地开玩笑,“就这态度”

    常久扔了面包在常衡盘里笑骂道:“明明是你自己眼巴巴地盼着有些事做,还想赖在我头上”

    兰小川窝在常久怀里悄悄探出头,慌慌张张拿了面包塞进嘴里嚼,常久说话的时候瞥见了,忍着笑喂他喝牛n:“慢点吃。”

    兰小川乖乖地捧着玻璃杯,ru白se的yt沾在唇角勾得常久忍不住凑过去t。

    常衡憋闷地望着天花板,拿汤匙敲碗边:“办完这事儿我就搬出去,不碍你们的眼。”

    “走走走。”常久亲完搂着兰小川笑,“你早些走,省得我整日提心吊胆怕你惹出事儿。”

    常衡闻言扮了个鬼脸,起身溜走了。

    兰小川见屋里只剩自己和常久便大着胆子爬到了另一张椅子上:“久哥,我还想喝牛n。”

    常久把自己的杯子递给他:“不坐我腿上了”

    兰小川想了想又爬回a怀里:“怕你抱着我累。”

    常久没忍住笑出了声:“抱你哪儿会累”

    兰小川听了这话脸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捧着玻璃杯慢吞吞地喝牛n,喝完主动凑过去给了常久一个满是n香味的吻。

    “刚刚常衡在的时候你怎么不亲我”常久边往面包上涂h油,边逗兰小川,“缩我怀里偷吃面包倒是有一套。”

    兰小川闻言惊得愣愣地“啊”了一声,含着满嘴的面包不敢嚼。

    常久好笑地捏他鼓鼓的腮帮子:“到现在还怕我”

    兰小川废了好大劲儿才把面包咽下去:“不怕,我从来都没怕过久哥。”

    “那就好。”常久拿着杯子耐心地喂兰小川喝n,“以后记得当着常衡的面亲我,要不他老是显摆,好像咱没他们恩ai似的。”

    “久哥,你在意这个做什么”兰小川含含糊糊地笑倒在常久怀里。

    常久喜欢逗兰小川开心,便故意接下话茬:“怎么能不在意常衡得意的就像全天下就他的oga会咬人我的oga明明也会。”a说完作势要扒衣领,兰小川的脸腾地红了,匆忙扔了面包去按常久的手。

    “你会不会咬”常久没撒手,凑过去逗兰小川。

    “会呢”兰小川臊得满面通红,声音小得常久都快听不清了,“我会咬,久哥你快把衣扣系好。”

    “再咬一口。”常久却得寸进尺起来。

    “久哥”兰小川又羞又气,回头瞥了眼客厅敞开的门,“让人看见多羞”

    “我的oga咬我,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