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32章
    ”常久坦然地解开衣扣,按着兰小川的后颈yb他咬。

    兰小川心里也带了气,抱着常久的脖子胡乱地啃,尖牙在a的颈侧留下一连串红痕,可他咬着咬着动作就慢了下来,舌尖沿着咬痕重又t回去:“久哥,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喜欢你呗。”常久揉了揉他的脑袋。

    兰小川沉默了一会儿,轻柔地吻自己的牙印:“久哥,我知道你是在逗我开心呢。”

    “小川,我还真想让你多咬咬我。”常久捏着他后颈的腺t轻哼,“咬脸上也成。”

    兰小川把下巴搁在常久肩头痴痴地笑,继而喃喃道:“久哥你赢了,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

    “真的”常久愣了一瞬,继而飞快抱着兰小川往卧室跑。

    “久哥”兰小川吓得拿手抠a的脖子。

    “咱们去登记,今天就去。” 常久把兰小川放在床上,起身就要换衣f。

    兰小川却怯怯地扯住了常久的衣袖:“发f情呢”

    常久动作一顿,揽着兰小川的腰用手来回摸索他的腿根,继而又好气又好笑地跌坐在床边:“得了,让你乱喝抑制剂,现在可好,f情得停不下来。”

    兰小川抱着膝盖有些委屈:“久哥不是说盼着我一直一直f情吗”

    “是盼着,可我更想和你登记。”常久把兰小川拉进怀里抱着,“你呀,发个情除了我还有谁能接近连常衡靠近些你都难受得要命,我哪能带你出门。”

    “在久哥身边最舒f了。”兰小川悄声嘀咕,“久哥你一直抱着我好不好”

    “好,一直抱着。”常久帮兰小川脱了身上的衣f,把人按在怀里只温柔地抚摸,倒未曾再亲热。

    兰小川光溜溜地贴在a身上,舒f得像在晒午后微烫的日光,常久的气息无处不在,他仿佛置身温水,暖意蔓延到四肢百骸,脑海里离开的念头一时间烟消云散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院里忽然响起一声鸣笛,常久把兰小川放在床上,走到窗边挑眉往下望,只见常衡踩在一人x口仰头对他笑嘻嘻地招手。

    常久眯起眼睛瞧自己气息奄奄的司机,半晌从x腔里挤出了一声意味深长的“呵”。

    这司机来常家有段时间了,算起来他跟着常久的日子比兰小川还要长。

    常衡不等常久下楼就把人打晕扔在了客厅,自己坐在桌边吃早上剩下的面包,待听见他哥下楼的脚步声才抬起头边吃边问:“久哥,前j年你娶的那个oga到底是怎么回事”

    常久揉着眉心脚步微滞:“小声些,你嫂子睡着了。”继而坐在桌边蹙眉解释,“那年我还没接手家里的事儿,爹擅作主张趁我不在家接了个oga进门,然后对外宣称我结婚了,如此一来俩家自然顺理成章联了姻。”

    “还有这种事儿”常衡听得目瞪口呆,“那你岂不是连人家面都没见过”

    “可不是”常久好笑地摇头,“那oga也是可怜,据说是被两家父母骗来的,到了点才知道自己是来结婚的。”

    “你俩真是倒霉。”常衡绞尽脑汁只想出这么一个词儿,“后来呢”

    “后来我到家傻了眼,总不能祸害人家是不”常久回忆起这事儿总有些心虚,“就想着偷偷把人送出去,可没想到他一病就没救过来,早早死了。”

    常衡听罢唏嘘不已:“可真是百口莫辩,说出去都没人信,怪不得那家人要买通司机害你和嫂子。”

    “害我也就算了,主要是你嫂子”常久深深叹了口气,“算了,早些把他解决了早些完事儿,你嫂子f情期没过,我拿件衣f给他抱着糊弄j分钟,等人醒了指不定还要怎么闹,”

    “久哥,说起来我今儿听到个偏方。”常衡忽然一拍脑门凑到了他哥身边,“据说oga用了就能怀”

    “谁信你的鬼话。”常久烦躁地把他踹开,“再说你嫂子用过抑制剂,f情期都不稳定我哪敢要孩子”

    常衡讪讪地坐回原处,摸着鼻子解释:“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你别当真。”

    “心思成天都用在什么上了”常久冷哼着起身,在司机怀里摸索着寻到一封信。

    “我看了。”常衡抢在常久开口之前急急地解释,“就是人家以为咱们兄弟俩关系不好,想坐山观虎斗呢。”

    “坐山观虎斗”常久嗤笑着把信撕碎,“也不怕被老虎咬死。”

    “久哥,先咬谁”常衡兴奋地j乎坐不住。

    常久却直接给他泼了盆凉水:“谁也咬不了,人家不出手我们没机会反扑。”

    常衡闻言立刻倒回沙发上恹恹地哼唧:“啧,真没意思。”

    “就你这样还能结婚”常久哭笑不得地拿脚踹他,“咱演一出戏引蛇出洞自然就好出手了,拿捏住把柄才能打蛇七寸,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明白”

    常衡这才来了精神:“明白明白,久哥你去忙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常久没好气地摇头,起身往楼上去了,走到卧室门前的时候听到了一声枪响,继而是门后兰小川压抑的chou泣。

    “小川”常久连忙冲进门,见兰小川抱着自己的外套哭得伤心yu绝,衣料洇s了一大块,也不知哭了多久。

    “小川,我回来了。”常久掀开被子刚要搂住兰小川,oga就躲开了。

    “小川”常久眯起眼睛凑过去,y是扯走了自己的外套。

    兰小川犹犹豫豫地摸了摸a的脸颊,继而扑到常久怀里哭喊:“你骗我。”

    “我怎么骗你了”常久轻轻拍着他的背哄道,“小川,可别瞎想。”

    “你就给我留个衣f骗子”兰小川搂着常久的脖子委屈得不停chou噎,“衣f哪是你”

    常久暗自叹息,用手背替他擦眼泪:“原来这么难受那以前你被我临时标记还y撑着说有衣f就能熬一夜,现在看来都是骗我的。”

    “我我那时又没被你cha过”兰小川哭声微顿,“不一样。”

    “那现在怎么办”常久揽着他的腰翻了个身,“再让我chacha。”

    “久哥”兰小川羞得顾不上哭,瞪着哭红的眼睛捂常久的嘴,“羞死了。”

    “要我cha的时候就不知道羞。”常久摸着他光溜溜的脊背感慨,“也不知是谁哭着喊着不肯我走,非要cha着睡呢。”

    兰小川闻言臊得浑身泛起一层情yu的红,磕磕绊绊道:“久哥,你你欺负我”

    “我就喜欢欺负你。”常久拿被子盖住他的身子,稍稍收敛了些逗弄的心思,“好点没”

    “久哥,你咬我一口呗”兰小川蹙眉思索了会儿,主动低头往常久面前凑。

    常久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