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楼 > 都市小说 > 【ABO】撩袍(H) > 章节目录 第33章
    吻了吻他布满牙印的后颈,温柔地咬破了腺t。

    兰小川浑身微僵,继而逐渐放松,轻声呻y着发起抖,然后腰往前一送x口流出了温热的汁水。

    “下次还敢不敢喝抑制剂了”常久好笑地摸他的腿根。

    兰小川红着眼眶摇头:“久哥,我又想要”他话未说完常久就吻住了他,飞快地脱了衣f,抱着兰小川滚进被褥,不消刻被子底下就传来oga粘稠的呻y。

    接连j日兰小川都在床上黏着常久,等累到筋疲力尽以后终于算是彻底消停了,昏睡过后一身轻松,比a起得还早,套了常久的外套在卧室里蹦蹦跳跳地收拾东西。

    常久醒了先是习惯x地在床上找兰小川,摸了半晌没摸到吓出一身冷汗,刚睁眼就被窗外的光晃得恍惚不已。

    兰小川抱着窗帘笑得停不下来,撒娇似的喊了声:“久哥,该起床了。”

    “过来。”常久靠在床边无奈地笑,“让我亲亲。”

    兰小川跑到床边搂着常久的脖子给他亲,嘴里却说:“好不容易把f情期熬过去,久哥别再惹我了。”

    “不行,我没亲够。”常久把兰小川按在怀里y是要去摸他的腿根。

    兰小川吓得胡乱挣扎,到底还是被a摸出了水。

    “小川”常久摸得兴起,却见兰话,顿时收了手把人抱在腿间哄。

    “久哥久哥太坏了”兰小川委委屈屈地抠自己的手指,“欺负了我那么些天还不够”

    “和你玩呢。”常久连忙帮他拉上衣f,“舍不得再折腾你了。”

    兰小川狐疑地抬起头:“真的”

    常久不忍他害怕,只得咬牙点头:“真的,我没骗过你。”

    兰小川这才眉开眼笑,贴过去亲了亲常久的下巴,起身哼着歌收拾房间去了。常久在床边坐了会儿,盯着兰小川的背影出神,许久忽然道:“小川,咱们要个孩子吧。”

    兰小川惊得差点打碎桌上的茶杯,红着脸往屋外跑:“久哥,我我给你做早饭去。”

    “小川”常久没想到自己把兰小川吓着了,哭笑不得地掀开被子去追,“你不乐意就不要,跑什么”

    兰小川蹬蹬蹬地跑进客厅,躲在餐桌后捂着耳朵喊:“久哥不知羞”

    “我怎么就不知羞了”常久跟着跑进餐厅,见兰小川半张红红的脸从桌布旁漏出来也不戳穿,就装作找不到他的样子喊,“小川,你躲到哪里去了”

    兰小川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嘀嘀咕咕地抱怨:“久哥哪儿会找不到我”

    常久蹑手蹑脚地走到兰小川身后猛地把人从地上抱了起来:“找到你了。”

    兰小川惊叫着晃了两下腿,继而捂着x口回头瞪常久:“久哥就会欺负我。”

    “你说是欺负就是吧。”常久把oga放在地上紧紧搂住,“那我能不能再欺负欺负你,说不准欺负个孩子出来。”

    “久哥久哥想要吗”兰小川边抠常久的手指头,边用蚊子似的声音问。

    “你愿意,我就想要。”常久俯身凑在他耳边轻声道,“你不愿意,那我就一辈子守着你一个人。”

    兰小川闻言鼻子微酸,又感动又羞恼,踩着常久的脚尖哼哼唧唧地抱怨:“那那都是以后的事儿,我可说不准。”

    “小川想要我就努力努力。”常久忍着笑咬住oga的耳垂打趣,“事在人为。”

    “久哥”兰小川彻底恼了,整张脸都烧得通红,挣了a的手,头也不回地钻进厨房做早饭。

    常久在餐厅里笑得直摇头,拉开椅子一边看报一边等兰小川把早饭做好。而厨房里的兰小川正对着面包傻笑,时不时捂住脸呻y,最后连果酱都忘了拿,端着一盘子面包钻进了常久怀里。

    “你当早餐确实比面包好太多。”常久搂着他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又甜汁又多。”

    兰小川已经被常久逗懵了,死活不肯抬头,窝在a怀里呼吸都是烫的。

    “行了,我去拿果酱。”常久拍了拍兰小川的脑袋,把人放在椅子上起身去了厨房。

    兰小川好一会儿才缓过神,脸上的红晕却迟迟未曾消散,四处胡乱看了j圈,目光终于落在了报纸上。

    “咦,常衡和久哥吵架了”兰小川猛地睁大了眼睛,继而在听见常久的脚步声时把这页报纸翻了过去。

    “喜欢哪个”常久把果酱搁在兰小川面前,“我喂你。”

    兰小川还没回神,傻傻地盯着常久的脸,半晌眼角落了一滴泪。

    常久吓了一跳:“f情期不是过了吗我以为离开这么一小会儿你不会难受的。”

    兰小川慌慌张张地摇头,咬牙拽住常久的手:“不是的久哥,我就是感动。”

    常久这才放下心:“这有什么好感动的小川,我还想对你更好。”

    兰小川如鲠在喉,张了张嘴只发出一声近乎叹息的“久哥”。

    常久坐下帮兰小川往面包上涂果酱,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吃饱了咱们就去登记,今天天气也好,登记完我带你去吃面好不好”

    兰小川很轻很轻地“嗯”了一声,指甲却抠进了掌心。

    “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常久说完把面包递给了他,“要不咱再去拍些照”

    兰小川拿着面包慢吞吞地爬进了a的怀抱,闻着滚烫炽热的信息素阖上了眼睛。

    “小川”常久拍了拍他的背,“你要是累,就改天。”

    “改天”兰小川搂着常久的手悄悄收紧了些,“久哥还愿意等我吗”

    “胡说什么呢”常久好笑地揉他柔软的脖颈。

    兰小川却望着窗外明媚的y光愣神,继而坐直了身子:“久哥,其实我不胆小。”

    常久怔了一瞬:“你怎样都好。”

    “我我不胆小的”兰小川捏着衣袖低下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再抬头的时候脸上有笑意,“真的,久哥我不胆小。”

    常久把他搂在身前叹气:“好好好,你胆子不小。”

    兰小川攥着常久的一衣角眼底闪过浓浓的雾气,但是y忍着没有哭,把面包一口一口吃完才从a怀里钻出来:“久哥,我去换件衣f。”

    常久捏着他细细的手腕把人又拉了回来:“这就饱了”

    兰小川点了点头,有些急地挣开常久的手:“久哥,快让我去换件衣裳。”

    常久以为他是等不及登记,不免也激动了起来,松开手把兰小川抱在怀里往楼上跑:“我陪你。”

    兰小川咬着唇把脸埋进常久的颈窝,到卧室门口的时候羞涩地拽住了a的衣袖:“久哥,你亲亲我。”

    如果,请我们的地址o

    请大家记住站新地址